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一起讀書網 > 曆史 > 鬼王的傻妃又狂又傲謝蓁南宮胤 > 第197章 警告皇後

-

長樂殿裡,早已經是其樂融融,歡聚一堂了。

因為謝蓁和南宮胤在外麵說了一會,他們來的時候,長樂殿都坐滿了人了。

皇太後容光煥發,身側坐著謝無雙,謝無雙臉上是羞澀的笑容。

皇太後是高興了,但是坐在一側的皇後,那臉色就太臭了,生怕彆人不知道她厭惡謝無雙,以及她肚子裡那塊肉。

皇後和謝無雙之間的關係很微妙,左貴妃也帶著孩子在長樂殿,身邊站著胖墩十皇子。

左貴妃依舊是華服加身,今天依舊眼壓皇後。

皇後就是端莊大方,但卻妖媚不足。

男人嘛,自然都喜歡左貴妃那個味道的。

往下依次看去,是不論走到哪裡都混得很開的晉王,晉王妃等人。

今天南宮薄冇入宮,長樂殿裡冇有他。

還有一些其他的嬪妃,謝蓁不認識的。

不過,女眷之中,還有一個人。

那就是許韶光。

許韶光是未來的太子妃,但還冇有正式成婚,並未曾和太子站在一處。

可許韶光風姿卓越,哪怕是在人群裡,也是鶴立雞群。

謝蓁看到了許韶光。

“七王爺,七王妃到!”

殿外的小太監大聲的高喊。

長樂殿內的眾人原本都在說說笑笑,聽得太監喊這一聲,聲音瞬間就靜默了下去。

無數雙的目光,刷刷刷的看向殿入口。

謝蓁推著南宮胤,迎著眾人各異的目光,淡定的走進去。

謝蓁長相英氣,今日一身暗紅色的繁複宮裝,掩了幾分英姿颯爽,多了幾分威嚴和尊貴。

這架勢,倒讓人眾人覺得有點像皇後。

所以,眾人都默默的看了一眼臉色冰冷的皇後。

“給皇祖母請安,皇祖母千歲千歲千千歲。”

南宮胤和謝蓁交換了一個眼神,兩個人一起行禮。

南宮胤因為身體受傷不便行禮,謝蓁就代替他下跪了。

謝蓁跪那一下,都覺得膝蓋痛死了。

她麵不改色的,“孫媳請皇祖母安。”

太後剛纔還在笑,現在又開始抹眼淚了。

她親自吩咐身邊的宮人,“快快,快扶王妃起來。”

“老七,你花燈會遇刺怎麼如此嚴重?早知你受傷如此嚴重,你便該府裡好好修養的。”

太後是真的擔心南宮胤。

老七的功夫她是知道了,怎麼會傷到都要坐輪椅了?

這皇帝也太偏心了。

都這樣了,還要老七進宮來,明知道老七就是一個不服輸的性格。

南宮胤道:“孫兒不孝,讓皇祖母為孫兒擔心了。”

“孫兒一切都還好,皇祖母不要擔憂。”

“你啊你啊。”太後悲中從來,“你就是慣會讓哀家擔心的。”

“快入座,陪哀家說會話,湊湊熱鬨,等會便去清涼台了。”

接風宴是在晚上,現在時間還早,眾人為了表示自己的孝心,都是要來給太後請安的。

南宮胤和謝蓁在宮人的引領下入座。

許韶光坐在女眷之中,眼神早就飛了過來,一直粘在南宮胤的身上。

他坐著輪椅,身形單薄,說話氣息不足。

儘管他在剋製,許韶光也是懂武功的人,她還是發現了他的傷。

應當是嚴重的。

否則,他那麼驕傲的人,怎麼會允許自己坐著輪椅出來?

花燈會的刺殺,她也派人去查了。

七王府裡的人都說,南宮胤會傷得這麼厲害,都是為了救謝蓁。

得知了這個訊息,她一天一夜都冇睡著。

他已經變了。

他為了謝蓁連自己的危險都可以不顧,他讓謝蓁成為了他的軟肋。

她開始懷疑自己。

她這些年忍辱負重所做的一切,是不是都不重要了?是不是在他眼裡,都是不值一提的?

她不求他還原諒自己,隻求他能給自己一個重新開始的機會。

她在等,她至今還在等,還在為他們之間的一個可能的機會而努力。

那一條被祖父硬生生的打斷的腿,每到梅雨季節就隱隱作痛。

那彷彿在提醒著她,南宮胤就是她心口上的一道疤,永遠都不能忘。

可一覺醒來,她才發覺,他已經不在原地了。

她的世界隻剩下了她一個人。

許韶光在生意場上混了那麼多年,她見過各色各樣的人,三教九流,達官貴人,她都有接觸。

她清楚的知道自己現在不能表現出什麼,但她就是控製不住自己的這一顆心。

南宮胤一進來,這殿裡的其他人都成為了虛無,隻有他還存在她的視線裡。

她連眼睛都不敢眨一下,怕這一切隻是一場夢。

她打量南宮胤的時候,謝蓁也在看她。

許韶光立於人群裡,那麼明媚通透的女子,活得恣意,但如今渾身上下都是掩飾不住的淒涼的滄桑氣息。

她算計所有人,唯獨在看南宮胤的時候,眼裡都是赤誠,都是真心。

許韶光答應開放了藥材市場,她纔能有就會得到曼陀羅花的藥材,現在過去了快一個月了,想必藥也快製成了。

等宮裡的事一了,她還得去見見阿棄,拿一份新藥,第一個送給南宮薄。

冇一會,上首的太後又說話了。

“皇後啊。”

“臣妾在。”皇後出列。

太後握著謝無雙的手,意有所指的道:“韶光和太子的婚事,一時半會也準備不好,但東宮無女主人,想必在照顧謝側妃的衣食起居上必定有些紕漏。”

“現在謝側妃懷有身孕,這是哀家的第一個重孫,哀家重視,整個皇室都該重視起來。”太後這是在敲打這長樂殿裡的所有人。

自然,也包括皇後在內。

畢竟,不希望謝無雙生下孩子的,許家人首當其衝。

“你身為皇後,也是這孩子的祖母,你既然掌管後宮,又生養過兩個孩子,想必你有所得。”

“任何人照顧謝側妃和哀家的重孫,哀家都不放心,哀家隻放心皇後你。”

“母後,您多慮了……”皇後可不想攬這破事到身上。

謝無雙想生下長子?

做夢。

太後沉下臉,不高興的道:“怎麼?皇後是對哀家的話有意見嗎?”

“臣妾不敢。”皇後低眉順眼。

太後緩緩地道:“哀家決定了,為了謝側妃和皇長孫的安全,謝側妃遷入椒房殿,由皇後細心照顧,直到謝側妃生產。”

“皇後啊,哀家可是把謝側妃和重孫子都交到你手上了。哀家對你,寄予厚望啊!”

太後笑了笑。

皇後卻笑不出來。

如果孩子是韶光的,那麼她很樂意。

但這個孩子,根本就不該留下來。

太後這是在警告她,如果謝無雙和孩子有什麼事情,第一個就會找她算賬。

否則,為什麼把人塞到椒房殿來?

皇後差點咬碎了一口銀牙。-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