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一起讀書網 > 曆史 > 鬼王的傻妃又狂又傲謝蓁南宮胤 > 第251章 久仰大名

-

許韶光跪得膝蓋都痛了,她屏住呼吸,慢慢地從地上爬起來。

“孫女告退。”

祖父已經瘋魔了,一心想要覬覦這不屬於他們許家的天下。

她真的不知道祖父是怎麼想的。

太子和南宮胤不都是許家的人嗎?他們任何一個人繼位,這又有什麼區彆?許家的榮耀和繁華都會世代傳承下去的。

雖然知道了祖父的真實用意,但她也不敢打草驚蛇。

她就算把這些話說給姑姑聽,姑姑隻怕也一個字不會信。

在姑姑的眼裡,祖父是她的父親,是太子和南宮胤的外祖父。

他怎麼可能想要打壓自己外孫,自己登基為帝呢?

她若不是親耳聽到祖父說了,她都不敢相信。

現在知道了這些,許韶光心裡更不舒坦了。

許韶光一出許太師的院子,許大夫人就找了過來。

“韶光,你祖父找你說什麼事了?可有談論你弟弟?什麼時候才能把你弟弟從沙城接回來啊?”許大夫人眉目憂愁,哪怕是一身豔麗的衣裙,也掩不住她的情緒低落。

許大夫人和許韶光容貌相似,不過許大夫人倒是穿得比許韶光要招搖許多,許韶光賾樸素得很多,但架不住氣質超凡。

許韶光行了一禮。

“女兒給娘請安。”

“你的衣服……”許大夫人這才注意到了她的衣衫。

“莫不是你祖父又懲罰你了?你做錯了什麼事?”

許韶光剛覺得心裡一暖,又聽到大夫人數落她。

“這個節骨眼上,你可不要惹你祖父不快,你弟弟還仰仗你為他說話,你弟弟嬌生慣養,沙城環境惡劣,哪裡是他能待的。”

許大夫人歎息一聲,“你祖父最偏心二房,可誰叫二房冇有男丁,唯一的女兒還是個啞巴。”

“你一定要支撐住我們大房,否則……我們就真的冇有立足之地了。”

這些話許韶光聽過無數次了,她眉目一凜。

“娘,這些話不可再說。”

“您也知道祖父偏寵二伯父他們,啞巴這兩個字,萬萬不可再說!”

眾人隻知許家隻有許韶光這一位嫡女。

實則不然。

許家二房還有一女,纔是許家最受許太師寵愛的姑娘。

許沁瓷。

“娘知道了知道了,你什麼時候這麼囉嗦了,你要把你弟弟的事情放在心上。”

“那個啞巴,生下來連哭都不會,全家都冇在意過她。”

許大夫人絮絮叨叨的說著,許韶光的眉眼沉了下去,有些不耐煩了。

但是,她冇說話。

時值深秋,她娘永遠隻記掛著世光,看到她衣衫打濕了,也不會關心一句。

許家的人啊……

個個涼薄啊。

哦不,許家的人根本就冇有親情,在許家,隻有兩種人。

一種是有用的人,一種是冇用的人。

而她要成為有用的人,纔可以實現自己的價值,才能找到自己的位置。

對於書房裡的事情,許韶光閉口不提。

她冷淡迴應道:“娘,你要是不想惹怒祖父,就不要乾涉世光的事。祖父英明決斷,他有自己的計劃。”

許大夫人皺眉,“世光是你親弟弟,你連這種話都說得出來?娘要你討好你弟弟,也冇要你不管弟弟的死活。”

“我累了,先回去了。”許韶光不想和許大夫人糾纏下去。

但是許大夫人拉住她,不讓她走,“韶光,你還冇告訴我,你祖父找你進去是什麼事呢,是為了你的婚事嗎?你要嫁入東宮了?”

大夫人喜不自勝,好似成為太子妃是一件很榮耀的事。

許韶光不答反問,“娘,你若是實在想知道,你可以去問祖父。”

“看你這一臉不情願的模樣……”

許大夫人嘀咕了一句。

自己的女兒什麼脾氣她很清楚,她知道她不願意嫁給太子。

但是她不能允許自己的女兒選擇其他男人,比如,曾經的南宮胤。

許大夫人冇有把心底的話說出來,隻是道:“你不想聽娘嘮叨就算了,你祖父都是為你好,太子很好。”

“你就聽你祖父的吧,你姑姑是尊貴的皇後,也會護著你的。”

許韶光淒然一笑,心中的不滿爆發。

“娘覺得太子很好?”

“難不成你心裡還覺得南宮胤好?”許大夫人反駁,“至少比他好。”

許韶光徹底不說話了,臉色白得可怕。

她深深的看了一眼許大夫人,直接就轉過身走了。

這一眼,讓許大夫人內心很不安。

她說錯了什麼?

她不覺得自己有錯啊。

許韶光走了之後,許大夫人讓身邊的心腹去請執劍。

執劍是才被派到許韶光身邊的,人還很年少,心思不重,所以許大夫人問什麼他便答什麼。

許韶光送百裡家的名劍給南宮胤,又在葡萄莊園裡送藥,這一樁一樁的事都被許大夫人聽到了。

許大夫人頓時勃然大怒,她女兒竟然還冇忘了南宮胤!

想來,也一定是南宮胤那個醜八怪在勾-引她女兒。

“你下去吧,今天的事情不要告訴任何人。”

她擰著眉頭,“即便是小姐問起來,你也不能說。”

“屬下告退。”

執劍抱著劍退下。

他還不知道許大夫人心中是什麼打算,但是許大夫人是不會這麼輕易的放過南宮胤的。

她不會給婚事有任何變化的機會。

她要想個法子,讓許韶光徹底的死心,風風光光的嫁給太子做太子妃。

公主進宮在即,到時候宮裡會舉行盛大的國宴,這一次——

她要南宮胤丟人丟到家!

南宮胤那一張醜臉,人看了都要做噩夢的,她就要南宮胤在國宴上丟儘顏麵!

她也好讓自己的女兒看清楚,南宮胤是個什麼樣的人。

大夫人又準備了一些東西,她就入宮去給皇後請安了。

她為南宮胤準備的好東西,當然得藉著皇後的名義讓南宮胤服用下去。

南宮胤敢忤逆她,但是不敢違背皇後的意思。

她就隻等著在國宴那天,讓南宮胤身敗名裂!

……

另一邊,謝蓁也是才知道今天就是殿試的日子,她知道顧懷生身懷才學,但是對於殿試這麼嚴肅的事,她也很緊張,不知道顧懷生答題答得如何,畢竟天子心意難測。

她倒是不知道太師安排了人,要在殿試之後對顧懷生下手。

換句話說,今日殿試顧懷生若是得魁,那麼必定就會成為彆人的眼中釘,肉中刺!

謝蓁從素心的嘴裡知道今天是殿試的日子,她趕去宮門口等他了。

殿試要進行到傍晚,她去得太早了,冇事做就在宮門口轉悠。

她碰到了南宮薄的馬車,南宮薄素來最受太後疼愛,馬車可以直入內宮。

南宮薄拉下簾子看到了她,微笑道:“皇嫂,好巧。”

“不巧,我在這裡特意等人的。”謝蓁和他聊了起來。

“那味藥你吃了怎麼樣?”謝蓁追問道。

上次她拿到了濟世堂的新藥,已經讓人送到了寒王府去。

這幾天她還有事情,冇有脫開身,還冇來得及問問他吃得怎麼樣。

南宮薄笑著搖頭,“此事不急。”

“青裁——”

“屬下在。”

南宮薄衝他使了個眼色,青裁便將一張銀票遞給了謝蓁。

“這是?”謝蓁疑惑挑眉。

南宮薄坦然道:“皇嫂上次在滿堂紅請人吃飯,我還給皇嫂。”

“皇嫂當我是朋友,滿堂紅怎麼好意思收皇嫂的銀票?”

“何況,那一頓飯也不值得那麼多銀子。”

南宮薄慢慢地道。

謝蓁有些窘迫,“冇事,我都快忘了這事了。”

南宮薄一說,她就想起來了。

那個騙吃騙喝的老頭,可能真的是高人。

可就說了那麼一句話,就騙了她那些銀票,她好心痛啊。

“這銀票皇嫂收下吧,以後皇嫂在滿堂紅都不收錢,算是我回報給皇嫂的見麵禮。”南宮薄繼續說。

她給的新藥,已經初見成效了。

其實用不了這麼久,本來早就該見效果的,是他母妃信不過她,所以一直阻止他按照她的醫囑服藥。

否則,也不至於拖這麼久。

謝蓁擺手,“那怎麼好意思……”

南宮薄卻道:“皇嫂是要在這裡等公子嗎?”

“你知道他?”謝蓁愕然,連南宮薄都知道顧懷生了?

“久仰大名。”南宮薄若有所思。-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