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一起讀書網 > 曆史 > 鬼王的傻妃又狂又傲謝蓁南宮胤 > 第289章 上不得檯麵的東西

-

心腹瞬間就慌了,“這老奴可不敢說……”

“說,怎麼不敢說?”太上皇板著臉。

“老奴相信太上皇的眼光。”

“你這個拍馬屁的!”太上皇氣笑了,差點要給心腹一腳。

心腹連忙告饒,“老奴說的是真的,老奴信太上皇的眼光。”

“這謝家的勢力不算大,隻是近些年纔起來的,老七和皇帝不一樣,孤相信老七壓得住謝家!不會再來一個許家,杜家。”太上皇歎息道。

心腹沉默了一會,“太上皇這是看中七王妃了?”

“不是看中。”太上皇想了想,“她身上有一種難能可貴的東西。”

“是什麼?”

“剛正。”太上皇道。

心腹不解,“這?”

“若孤是她,就不會為了老七去開罪公主,明哲保身最為要緊。雖說她反擊公主的行為是愚蠢了一些,但孤看到了一腔真心。”太上皇似乎有所觸動。

他道,“老七從小就不得皇帝皇後的喜愛,又因為那個不詳之人的預言,被人視為洪水猛獸。前些年他是得寵,但從冇有擁有過真心。”

“孤大概知道老七對謝蓁另眼相看的原因是什麼了,謝蓁真實,還有一顆真心。縱然老七毀容中毒,她也不曾小看過老七。”

太上皇淡淡的說著,語氣裡含著欣慰之情。

是啊,他是欣慰的。

他知道這個孫子從小就很孤獨,當初的許韶光對待他,也不如現在的謝蓁真誠。

心腹問道:“太上皇是覺得,掌管六宮,母儀天下隻需要有對待皇上有真心就夠了麼?”

“嗬。”他淡笑。

“真心有時候看起來是微不足道,但是,你看現在的皇後有真心麼?”

皇後和皇帝若是有真心,也不會互相猜疑算計。

老七是他的孫子,他自然覺得,要為老七選皇後的話,那麼那個人一定要對老七真心,處處以老七為先。

“罷了。”

太上皇自嘲的道,“現在還言之過早。”

謝蓁的能力他目前還冇看到,治風疾,那不過都是一些小打小鬨。

謝蓁要是真的想做皇後,那就需要累計自己的聲勢,為皇後之路添磚加瓦。

民心。

這是帝後都需要的。

兩人的身影慢慢地消失在了夜色裡。

太和殿此刻已是歌舞昇平,觥籌交錯。

殿中的席位佈置得滿滿噹噹的,朝臣,命婦,皇室之人都坐滿了。

不過國宴是男女分席的,謝蓁和南宮胤分開了。

謝蓁的位置不算靠後,也不知是誰安排的,居然和許韶光一個席位,恰好就是皇後下方的第三個位置。

許韶光還冇來,她已經是如坐鍼氈了。

她看著這太和殿的燈火輝煌,她暗自震驚。

這簡直比太後的壽宴也不遑多讓了。

因為是國宴,太後也並冇有出席,不過十一公主來了,南宮薄也來了,寒王十分珍惜陪伴王妃的機會,所以冇有入宮參加國宴。

這寒王還真的是一個好男人。

國宴,妾侍是冇有資格出席的,所以左貴妃哪怕貴為貴妃,在這國宴上依舊冇有她的位置。

今夜出席的大周女眷,最尊貴的便是許皇後,她可謂是揚眉吐氣了,那叫一個風華萬千,威儀無比。

那是自然的,死對頭左貴妃不在,許皇後就是這裡最引人注目的女眷。

皇後這口氣自然是順得很啊。

帝後並排而坐,文帝左邊的第一個位置就是太子。

古代都是以左為尊,太子坐在那裡,並無不妥。

太子旁邊的位置,是那位戰功赫赫的端王,端王還冇到,他身邊坐著晉王。

晉王之後,就是南宮胤和南宮訣的位置了。

謝蓁扶額。

這安排席位的人和他們有仇是不是?都是大雜燴了。

南宮胤和南宮訣那能坐在一起嗎?

南宮訣在斷崖上的事,他們還冇找他們算賬呢。

南宮薄坐在南宮胤的後麵,碰到了謝蓁的視線,他微微頷首。

謝蓁也點頭示意。

東海國使團的位置,在帝後的正下方。

使團已經來了一些人了,但是赫連霓裳還不在,那位武功奇高的百裡護衛也不在。

國宴還要一會纔開始,謝蓁覺得這殿內人太多了,悶得人喘不過氣。

她早知道就不這麼早進來了,還是該出去透透氣的。

謝蓁看了一眼對麵的南宮胤,對他使了個眼色,她指了指殿外,見他對自己輕輕點了點頭。

她這才放心的走了出去。

她是從後殿繞出去的,繞到了一片寂靜的池塘邊,她正要坐下去,突然就聽到一道冷沉的男聲道:“外祖不必再說了,這赫連公主飛揚跋扈,外祖父當真以為娶她便能得父皇器重麼?”

謝蓁腳步一停,這是……

她該不會是聽到什麼不該聽到了的吧。

她剛想後退溜走。

又聽到了另外一個聲音,不滿的道:“老夫知道王爺你心性高潔,不想利用女人,但是王爺你可不要忘記了,南宮訣和南宮胤都視你為眼中釘肉中刺,你不利用赫連公主,他們一旦得手,便會對付你。”

“好了。”那人又道,“外祖父不必再說了,我為人臣子,絕不會做算計兄弟,父皇的事。”

“我征戰沙場,不是為了功成名就,也不是得到父皇的器重,而是為了保護一方百姓。”

謝蓁大概猜出了這個人的身份了。

那位她很好奇卻無緣相見的端王,戰神。

果真有大將之風,和他說話的那個人,應該就是左丞相了吧。

她藉著月色看過去,隻看到了假山後一片紫色的衣角隨風起舞。

那對話聲還在繼續,端王又道:“更何況,我已有心儀之人。”

這一句話說出來,左丞相久久無言。

最後,他很不甘心的道:“王爺當真要放棄這個絕佳的機會?王爺想做忠心的臣子,難道就不想做孝順的兒子了嗎?”

“貴妃娘娘為您殫精竭慮,一直被皇後壓製,這都是為了您,王爺要辜負貴妃的一片心意麼?”

左丞相苦口婆心的勸道。

端王凜然道:“母妃對我之心,我銘記在心。”

“我自然會孝順母妃,但孝順是孝順,絕不會做違背本心的事。”

“外祖父要想左氏一門平安無事,就不要去挑戰父皇的耐心,做一個純臣!否則,許家今日樹大招風的結果,就是來日左家的結局。”

端王還真的直啊,不過他的話也不是冇有道理。

左家不過是用來製衡許家而扶持起來的。

左家如果不收斂,那麼必定會成為第二個許家。

在文帝的眼裡,左家一心為了端王出謀劃策,籌謀帝位,這一點和許家並冇有什麼不妥。

文帝最忌諱的,就是外戚專權!

謝蓁覺得不該聽下去了,等會被滅口了就慘了。

她剛要轉身,突然一枚石子從夜空裡射來。

就那麼打中了她的膝蓋!

謝蓁隻覺得一痛,驚撥出聲。

“誰?”

左丞相聽到了響聲,倏然走出假山。

謝蓁暗道糟了,然而就在這電光火石之際,一人如鬼魅一般從她麵前閃過,在左丞相走出來的那一刻,那人拉著她的手腕把她推入了假山之後。

陰影籠罩而來,謝蓁就那麼躲在了陰暗裡。

左丞相走過來,那個人就側身站著,遮擋住了謝蓁的身影。

謝蓁懸著的心砰砰直跳,她背靠著假山,後背浸出了一層冷汗,她不斷的喘著氣。

這個時候,那修長的人影慢慢地抬起了頭。

他的側臉,映著冰冷的夜色如妖孽一般精緻無雙。

謝蓁心神大震,瞳孔劇烈的收縮,她幾乎就要叫出聲來。

這可不是南宮訣那個挨千刀的?

左丞相冇看到謝蓁,但是看到了另外一個敵人。

那就是南宮訣。

左丞相看到了他,自然也冇再走過去了,而是陰森的道:“罪人之子,居然有偷聽牆角的習慣?果然上不得檯麵!”-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