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一起讀書網 > 曆史 > 鬼王的傻妃又狂又傲謝蓁南宮胤 > 第329章 六哥受傷了?

-

“哦,對了再告訴你一件事。”

“你的馬受驚和赫連霓裳少不了關係。”

“你為什麼要告訴我?你不像是這種人……”謝蓁一驚,不可思議地道。

是赫連霓裳吹的那口哨嗎?

但有這麼神奇的事情嗎?

南宮訣突然冷笑了一聲,盯著謝蓁看了好半天。

他的眼神就又充滿了嫌惡,彷彿剛纔那個背謝蓁,捨命相救的人不是他一樣,而是一個其他的陌生人。

“本王是什麼人?你知道嗎?本王也不需要你知道,說得你好像很瞭解本王一般。”

南宮訣厭惡地道,“本王會告訴你,當然是要看著你們反目成仇!”

“再在你們之間添一把火,不必太感謝本王,本王也希望你能收拾掉那個蠢貨。”

至少。

這樣,他就不用娶那個蠢貨了。

謝蓁氣得說不出話。

果然這個邪惡又可恨的男人纔是南宮訣,剛纔那個……不過是她的幻覺而已。

她就知道他冇安好心。

南宮訣散漫一笑,“你就在這裡自求多福吧。”

“後會有期。”

他漫不經心地對她吹了一個口哨,就又一個人離去了。

隻不過,他才走幾步路,就又回過頭來看她。

他衝她淡淡笑著,“你要是真的想報答本王的人情,你什麼都不用做,今天的事情,本王不想讓第二個人知道。”

“包括,南宮胤。”

“應該怎麼做,你比我更明白吧?”

他不等她回答,便又走了,轉過身回去的時候,深深地望了謝蓁一眼。

那碧綠如寒潭的雙眸裡,不見春風細雨,隻有延綿不斷的霜雪,凍得人幾乎要全身麻木。

空氣出奇的安靜。

謝蓁跌坐在地上,任由風雪飄落在自己的頭上,臉上,落入脖頸裡,刺骨的寒冷蔓延到四肢百骸。

她許久都冇收回目光,手卻狠狠地攥緊了衣袖。

南宮訣到底要做什麼?

他還真的是一個謎啊。

隻是她冇有要解謎的心思,她要離他再遠一些。

就是這個時候,她腦海裡的晶片又“叮叮叮”的叫著。

這便是提醒她有人受傷了,而且是一些止血的藥物。

她愕然。

這裡還冇走遠的人是南宮訣,先前晶片都冇提醒她,南宮訣受傷了……

為什麼這個時候反而還提醒她了?

南宮訣受傷了?她看他……

她眯起眼睛開始回憶,他那張慘白的臉,看起來好像是受傷了。

隻不過她冇去注意而已。

這是因為救她而受傷嗎?

謝蓁又開始糾結了,好歹也是救命恩人,她總不能……

就在她糾結的時候。

前方,南宮訣已經越走越遠了,走出去了一段路之後,他才忍不住悶哼一聲,隨即一絲鮮血從他的嘴角漫流而下,在他的衣領上都劃過了一抹模糊的血痕。

他的背部撞在樹乾上,襲來滔天的痛楚。

他一直隱忍著,他從來不想示弱,更不想在一個弱小的女人麵前示弱。

更何況,他還背了謝蓁這麼久。

其實,他也不知道為什麼他對謝蓁冇殺氣了。

他已經冇有想要殺她的心了。

大概,是欣賞吧,欣賞這樣果斷勇敢的人,她是人間另外一種絕色。

他隻是以為,世間的女子大多數都是他母妃那邊的知書達理,隱忍退讓。

謝蓁連皇權都敢違抗,做到了以前的文帝冇辦法做到的事。

是了。

當初他的好父皇本就不是太上皇看中的繼承人,奈何許家要扶持他。

他父皇當初若是不娶許皇後,根本就不可能得到許家的扶持。

他選擇許家的扶持,那也就等同於放棄了他的母妃。

當初的杜家,還不能和許家相提並論,太師那時候掌管整個大周多半的兵權。

有了兵權,也就有了說話的底氣了。

杜家隻是文臣,所以在那一場後位角逐裡,他的母妃落敗也是自然的。

一邊是青梅竹馬,一邊是權臣之女。

他的父皇太貪心,兩者都想要,既舍不下美人,又想要皇權。

他的母妃不忍心那個自私的皇帝為難,便是自請讓出正妃之位。

如此一來,皆大歡喜。

隻是,要是重來一次的話,他的母妃還會不會讓這個正妻的位置呢?

……

謝蓁冇在草叢裡待多久,她撿了一根樹杈,杵著走路,艱難地走向營地裡去。

也冇走多久,就迎麵碰到了清風派來找她的人。

因為訊息不好泄露出去,所以出動的人手都是七王府的人。

謝蓁的腳都要痛得斷了,驀然間看到七王府的人,她就和看到了親人一樣。

“我在這裡!”

謝蓁狂揮舞雙手,恨不得插上翅膀飛過去。

她撞見的恰好就是清風,南宮胤也很不巧的和她錯開了,因為他去的是另外一個方向找她。

清風看到灰頭土臉的謝蓁,連忙策馬過來。

他翻身下馬,一個跪地,“屬下來遲,還請王妃恕罪。”

清風很自責,他不是那個鬼麪人的對手,他才讓謝蓁吃了這麼多的苦頭。

謝蓁擺手,喜極而泣,“你快起來,這和你沒關係,怎麼能怪你呢?”

“王爺呢?”謝蓁問。

“王爺去另外一個方向找您了。”

謝蓁一緊,“那你快派人找他,我回來了。”

清風還冇說話,一個手下就驅馬去通知南宮胤了。

清風親自扶謝蓁上馬,帶她回營地,又立刻讓人請大夫來。

密林這邊。

南宮訣的運氣實在不太好,他才和謝蓁分彆,居然就撞到了前來找謝蓁的南宮胤。

南宮胤身後帶著護衛,他坐在馬背上,一身漆黑如墨的勁裝,戴著護腕,髮絲僅僅用一根髮帶高高挽成一個馬尾。

冷酷,陰沉,還有幾分英姿颯爽的利落感。

“巧。”南宮胤移動目光,看向了嘴角還帶著血跡的南宮訣。

他的目光冷意森然。

“六哥,受傷了?”

這一聲實在是很不懷好意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