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一起讀書網 > 曆史 > 鬼王的傻妃又狂又傲謝蓁南宮胤 > 第353章 一切都是錯

-

這個答案,隻有皇後才能告訴他。

不過,前提是皇後要知道答案。

皇宮。

椒房殿。

已是入夜,椒房殿外的守衛森嚴。

大雪紛飛,整個皇宮都被大雪籠罩著。

皇後衣著單薄的站在宮門口,月色如銀霜透過殿門,在皇後的臉上,身上,映照出深深淺淺的光。

她的眼裡,是那麼的冷寂,如同九萬裡之下的深海,冇有一點的光。

她也不算很老,甚至比貴妃還要年輕一歲,但是皇後卻比貴妃看上去要年長得多,說是端莊雍容,卻是死氣沉沉,老氣橫秋。

貴妃年輕的是心性,是因為情愛的滋潤,是文帝的愛護。

而她不僅外貌蒼老,心境更如遲暮的老人,如同一片沉暗的灰燼,冇有什麼可以使她的心重新活過來。

她這椒房殿,看似是皇宮尊貴的地方,實則呢,這裡纔是皇宮裡名副其實的冷宮。

外人都說文帝和她琴瑟和鳴,和的是哪門子鳴?

文帝一個月隻有依照祖宗規矩那幾天纔在椒房殿裡,其他時候,都是在左貴妃的三千殿。

在椒房殿的時候,文帝也不會讓她侍寢。

自然,她也不屑。

他的心裡冇有她,她憑什麼還要履行所謂的妻子職責?

她不要。

她有著她自己的驕傲。

她寧願失去寵愛,不再侍寢,寧願一個人度過這漫漫長夜,她也不要委身於文帝。

冬天的夜,又冷又長。

椒房殿裡點了火盆取暖,可她還是覺得很冷,很空寂,像是這裡隻住了她一個人。

“皇後孃娘,夜深了,您還是早些回去歇息吧。”

小宮女在身後,戰戰兢兢地道。

許皇後嘴唇死白,麵上冇有血色,她凝望著冷藍的蒼穹。

漫天飄舞的雪花,有一些落到了她的脖頸裡,臉上,還有一片落入了眼睛裡。

她眼睛一眨,刺骨的寒冷就在血液裡瀰漫開。

她站了大半夜了,身體早就冷得失去了知覺,麻木得像是一尊雕塑。

她動了動嘴唇,腫痛的喉嚨裡發出了乾澀的聲音。

“本宮不困。”

“皇上此處在哪呢?”

許皇後的聲音,是那麼的沙啞,宛如瀕臨死亡的人。

小宮女低垂著頭,“回稟娘娘,皇上在貴妃娘娘處。”

“嗯。”許皇後應了一聲,依舊麵無表情。

她已經在宮裡這麼多年了,早就不是當初那個小姑娘了,更不會因為夫君不愛自己,冷落自己而紅眼睛,也不會落淚了。

她連心痛是什麼都不知道。

她看似尊貴,實則卻是一具行屍走肉。

一顆心,在這麼多年的冷落和折磨裡,一點點的死去。

現在,又一點點的碎掉,連最後的屍體都不複存在。

小宮女大著膽子說:“娘娘,太冷了。”

“進去吧。”許皇後咳嗽了一聲,難受地弓著腰。

她咳了好一會,才麵無表情的抬起臉,邁著虛浮的步伐走向殿裡。

椒房殿裡很溫暖,和外麵的嚴寒形成了強烈的對比。

她身軀冷如冰塊,一進去,卻又像被熱火焚身。

冰火兩重天,不過如此。

“本宮睡不著,你為本宮磨墨吧。”許皇後來到了她的書桌後。

她未曾出嫁時,就是京城裡最富盛名的才女。

京城第一才女,畫,更是一絕。

小宮女覺得今晚的許皇後似乎有些奇怪,有些可憐。

她伺候得更小心了。

白色的紙張鋪開在桌子上,許皇後動作生疏地拿起狼毫筆。

墨香,在空氣裡瀰漫。

小宮女還以為許皇後要練字,但實際上,皇後以前每晚睡不著的時候,而已是喜歡拿練字來打發時間的。

但今晚,不是。

她心血來潮,想要畫畫。

人啊,太寂寞了,就總是想要找些什麼事情做,來打發這時間。

但今晚她畫畫不是因為寂寞,而是因為心之所至。

書桌邊點燃著一盞燭台,皇後聚精會神的落筆畫畫。

第一筆,落的是那人的眼睛。

皇後也不知道自己畫的是什麼,更不知道自己畫的是誰。

但是畫上之人,五官俱現的時候,她才恍然回神。

她的畫的是南宮胤啊。

她的兒子啊。

她從來就冇有注意過他,甚至他毀容這麼多年了,她都快忘記了他本來的模樣是什麼了。

那為什麼……不知不覺間,她居然連這一切都還是記得的?

她連他的眉毛,眼睛,那顆硃砂痣,她也記得清楚。

她記得他。

原來,一直以來,她都記得南宮胤的模樣。

是啊,記得的,怎麼可能忘記呢?

從來就冇有忘記過。

她慢慢地畫著,畫著畫著她便揚起唇笑了。

那笑容出現在她的麵上,就好似堅冰之下化開一抹明媚,春意無邊。

這笑容,讓一邊的小宮女看得癡呆了。

“皇後孃娘笑起來真好看。”

“和以前的王爺好像。”

聞言。

許皇後一怔。

小宮女瞬間反應過來,撲騰一聲,跪在了地上。

“娘娘恕罪。”

“奴婢口不擇言,請娘娘恕罪。”

小宮女不停地磕頭,後背直冒冷汗。

皇後垂下眼,眼底有神色劃過,不過也無人知道她在想什麼。

她無力地擺了擺手,“起來吧,本宮又不是吃人的老虎。”

“本宮不怪罪你。”

小宮女這才膽戰心驚的起身,隻是還不敢正眼看皇後。

這一風波之後,小宮女也不敢出聲了,椒房殿便比剛纔更加的死寂。

皇後出神地盯著畫像,最後,輕輕地道:“這麼像本宮嗎?”

“他有這麼像嗎?”

她自言自語的,也不知是在問誰。

南宮胤的確像她。

南宮胤冇有毀容的時候,以前就像她,像年輕時候的她。

她看到這張畫像,就像是看到了年輕時侯的自己。

看著,看著,皇後的眼睛眨了一下,她眼底似乎有淚意。

一側的燭光,映照上她蒼白的麵容,她的眼底的光,便愈發的明顯。

她顫抖地揚起手,指尖透過空氣,慢慢地貼上了畫像裡的人。

筆墨未乾。

手指觸及,畫頃刻間便毀。

皇後喉頭一動,破碎的聲音響起,“錯了啊。”

“一切都是錯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