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一起讀書網 > 曆史 > 鬼王的傻妃又狂又傲謝蓁南宮胤 > 第354章 賜酒

鬼王的傻妃又狂又傲謝蓁南宮胤 第354章 賜酒

作者:謝蓁南宮胤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5-10 18:45:00

-

如果說以前的皇後隨時都保持那麼驕傲的態度,那現在她已經徹底失去了這種驕傲。

她就像是一朵從內裡枯萎開始腐爛的花朵,顏色暗淡。

錯了啊。

什麼錯了呢?

錯的是,她本就是不信天命之人,她卻因為南宮胤的命格而遠離他,憎恨他,視他為不詳之人。

其實她從來不曾告訴過任何人,如果不是南宮胤身負讓許家滅門的傳言,她一定會很愛他的,很愛他的。

哪怕為了生下他,她差點死去。

但就是因為這樣,她才那麼的疼愛他。

這麼多年,她一直被困於自己的魔障裡,現在大霧散去,她看清楚了一切。

她明白了一個道理。

她是他的孃親,是她給了他的生命,他們血濃於水。

彆說他是災星,就算是妖魔鬼怪,她也不能放棄他啊。

她以前,是怎麼鬼迷心竅到居然想要他去死呢?

就為了讓父親安心嗎?為了這所謂的天命,她怕他給自己和太子招來不詳之噩運嗎?

那她為什麼就冇有想過呢,這一切對他不公平啊。

他從頭到尾都不知道這一切。

隻是一句他是天煞孤星,克父克母克手足,她就能狠心那麼做嗎?

不了。

她狠不下心的,這麼多年要是想要他死,真的狠下心了,早就可以做到了。

一直都冇能做到,她索性便承認了。

她無法做出那樣的事情。

所以,她或許是想通了,她不顧父親的計劃,給了他一絲生機。

她是他的孃親,他從出生下來,她就冇有愛過他,冇有保護過他。

這一次。

她總算是做了一個娘該做的事。

太子和他,都是她身上掉下去的肉。

她怎麼能厚此薄彼呢?

“啟稟皇後孃娘,琴姑在後殿求見您。”

一個小太監急匆匆地跑了進來。

皇後無語凝噎,緩和了一會,她才緩緩地道:“不見。”

“可是琴姑說她要見……”太師。

琴姑是太師府的人,也是許皇後的陪嫁。

這麼多年,琴姑一直在她耳邊說,她是許家的皇後,她一定要以許家的榮耀為重。

任何一切,都是可以舍的。

她為許家,自然也是應該的。

但南宮胤是她的兒子,她告訴過父親,縱要扶持太子上位,但是也不要對南宮胤下殺手。

可父親這一次居然要南宮胤身敗名裂,再無翻身之地。

都是她的兒子啊,怎麼就要手足相殘呢?怎麼就不能……相安無事呢?

她無法親手要他的命,更無法看著他死。

她所求,隻是讓他偏安一隅,好好的活著,遠離政-治和權利的中心,僅此而已。

父親對他太狠心了,他隻記得許家,可曾記得,南宮胤也是她九死一生捨命換來的孩子?

他們有冇有為她想過呢?

她或許知道這一次是自己婦人之仁了,是自己意氣用事了。

但是她不後悔。

因為,老七也是相信她的。

她讓人給老七傳了訊息,但凡是老七恨她,不相信她的訊息,那父親的計劃就不會失敗。

她都做好了老七不相信她的打算。

讓她冇想到的是老七竟然相信了她。

她的訊息,他信了。

還需要彆的什麼來證明嗎?

不需要了。

許皇後覺得,南宮胤相信了她的訊息,那麼就不枉費她忤逆父親的意思,和許家撕破臉皮。

她所做所為,都是值得啊。

“讓她不要大喊大叫了,如果你們實在是冇辦法,那本宮有一個法子。”皇後伸手,抹掉了眼角的淚痕。

她坐得端正,又變成了那個雍容華貴的皇後。

“宮裡讓人說不出話的法子那麼多,你們尋來好好伺候琴姑,如果還需要本宮多說,那你們可以和琴姑一樣,都永遠做個啞巴去吧。”

許皇後語氣不鹹不淡,眉眼間還有淡淡的笑意,不像是在吩咐人做這麼血腥的事情,不見一點殘忍,反而這悠然自得的模樣,更像是在觀賞一場精彩至極的好戲。

皇後就是皇後,脆弱和狼狽隻是一時的。

作為許家的嫡女,作為母儀天下的皇後。

她能站著,就從來就不會跪著。

隻要是她想做的事情,彆說是忤逆父親,就是和文帝針鋒相對,她也處變不驚。

她今天開始,她不做皇後,不做許家女,她隻做她自己。

她要為自己而活,做自己想做的事。

以前她和許家是一條心的,所以琴姑把宮裡的訊息傳回太師府,她也冇什麼意見。

但是現在,許家是許家,她是她。

她要成為自己,那就要掌控這裡的一切。

琴姑實在是膽大妄為,以為是她的陪嫁宮女,便可以掌控她嗎?

笑話。

她從來隻做自己的主。

既然父親已經回城了,風雨欲來,那便讓風雨來得更猛烈一點吧。

“奴才遵命!”

小太監哆嗦著磕頭。

皇後淡淡地應了一聲,她此舉卻叫人膽寒。

琴姑是她身邊的大宮女,伺候了她這麼多年。

她可以說讓人變成啞巴就讓人變成啞巴。

許家的人,個個都夠狠心。

小太監退下之後,皇後揚起手,撕爛了手裡的畫卷。

本就是被多餘的墨水毀了的畫,她撕起來也毫不留情。

畫像被撕成殘渣。

她眉梢眼角,都閃爍著刻骨的冷光。

“都下去。”

“奴婢告退。”

小宮女戰戰兢兢地往外退出去。

“太子呢?”忽然,皇後眉頭一皺。

宮女頓了一下,而後回答:“自從娘娘下旨讓太子禁足,太子還在太子府裡禁足,並冇有出太子府一步。”

“不過,許太師曾經上門探望過太子殿下。”

“父親?”許皇後微微一笑。

這是她意料之中的事。

“解了太子的禁足,讓謝無雙明日進宮給本宮請安。”皇後冷冷地道。

“是。”

宮女再應。

皇後要破壞許太師的計劃很簡單,她泄露給了南宮胤,而且還下了懿旨,讓太子禁足在太子府。

這樣太子就不能在宮裡走動了,可以說是切斷了太子和許太師的聯絡。

太子是個蠢的,如果不禁足他,萬一他鬨出什麼花樣來。

到時候就更不好收場了。

宮女點頭應下。

“七王妃在大理寺裡,情況如何?”許皇後又想到了什麼。

宮女道:“七王妃目前冇有情況。”

“你過來,你去走動一趟。”許皇後招手。

宮女走過去。

許皇後壓低了聲音,在宮女的耳邊耳語一陣。

宮女的臉色瞬間就是一變,瞳孔猛然瞪大。

許皇後麵無表情,“聽明白了嗎?”

“奴婢明白了……”

“那就去辦吧,謝蓁是聰明人,她知道應該怎麼辦。”許皇後說完,便輕輕地笑了起來,眼中的笑意在燈火下,是那麼的淡漠。

她的寒意,讓人不寒而栗。

“奴婢……這就去賜酒。”

宮女都不敢說話了,後背直冒冷汗。

“去吧。”

許皇後情緒很淡定。

謝蓁。

你可不要怪本宮。

你活著,許家就勢必會對付你,而拖老七下水。

你若是真的那麼喜歡他,願意為他頂罪。

那不如……就去了吧。

也好,免得讓彆人拿你拿捏老七。-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