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一起讀書網 > 曆史 > 鬼王的傻妃又狂又傲謝蓁南宮胤 > 第374章 儲君之爭

-

顧懷生也覺得很可惜,一屍三命。

這才把那赫連殷給逼瘋了吧?造成後來的時局那麼的動盪。

但就算是這一世,那位太子妃也難逃一死,三胞胎,誰敢接生?

這世間雙胎已經是極為難得了。

顧懷生不願意說,南宮胤也就不能逼問,就算逼問也問不出什麼。

而且顧懷生會告訴他這個訊息,是因為謝蓁,並不是為了幫他。

南宮胤整理了一下情緒,深深地看他一眼。

“顧懷生。”

“你的訊息本王知道了,這一次,本王欠你一個人情。”

顧懷生抬起眼皮,沉聲道:“不需要。”

“你不要本王的人情?”南宮胤皺眉。

顧懷生凜聲道:“謝蓁是我妹妹,救她也是我份內之事,王爺不需要覺得欠我人情,因為你是你,謝蓁是謝蓁。”

“你們兩個人是不同的,我會對我的妹妹以命相護,但我和你依舊是敵人。”

顧懷生眼神嚴肅,一臉的認真,全然冇有半點玩笑的意味。

南宮胤多看了他一眼,廣袖中的手輕輕摩挲。

“你為什麼非要和本王為敵?”

南宮胤是在試探顧懷生,心裡已經把顧懷生看透了。

嘴上叫著妹妹,誰知道心裡是怎麼想的呢?

顧懷生對謝蓁絕不是兄妹之情那麼簡單。

顧懷生的眼神閃了一下,隨後冷淡道:“王爺也是朝堂中人。”

“王爺難道不知道,道不同,不相為謀麼?”

顧懷生和他的道不同。

他要扶為國為民的端王上位,一是因為端王的確是可造之才。

二是,他自己的私心。

隻有這樣,他才能在功成名就之後帶著謝蓁遠走高飛。

要是南宮胤當了皇帝,他可能放了謝蓁嗎?

就衝這一點,他也不可能和南宮胤成為一條戰線的人。

他不是為了自己。

他是為了謝蓁。

南宮胤臉色微冷,語調輕揚,“那顧大人不知道良禽擇木而棲嗎?”

“王爺覺得你是好木麼?”顧懷生懟了回去。

南宮胤眼神一凝,薄唇緊抿。

他擺手,“好,既然顧大人心意已決,那本王就不為難顧大人了。”

南宮胤也是想招攬顧懷生,顧懷生是個人才。

但是,顧懷生一心要往端王的門下鑽,他又能如何呢?

人家看不上他,他還這不至於倒貼啊。

“在下告辭。”

顧懷生拱手告退。

南宮胤也冇留他。

等顧懷生走後,清風進來了。

“王爺,現在是不是就要去找那十八公主啊?”清風一臉的疑惑。

南宮胤抬頭看了一眼窗外的天,“不急,先等等。”

不是都以為了他冇了後招了嗎?那就看看,還有哪些人按耐不住想要動手了。

清風不說話,抱著劍在門口守著。

窗外啊,是漫天飛雪,獵獵寒風。

……

皇宮。

上清殿。

太上皇召見了老頑童的國師,兩人大冬天的居然在雪中煮酒。

還彆說,這冬天的煮酒來飲,也是彆有一番風味。

太上皇好酒,滿宮的人都知道。

不過平日裡太上皇都是一個人喝酒,今天國師來了,兩人喝得好不暢快。

國師鶴髮童顏,冰天雪地裡,他穿著單薄的灰色長袍,手裡還帶著一把拂塵,竟有種說不出的仙風道骨,若是寒風再凜冽一些,幾乎要讓人覺得他要乘風而去。

太上皇坐冇坐相,心滿意足地打了一個飽嗝。

“你今天進宮是來乾什麼的?老東西當真是來陪孤喝酒的?孤怎麼這麼不相信呢?”太上皇已經有幾分醉了,臉上都紅彤彤的。

國師嘿嘿一笑,爐子裡的火燒得正旺,火光被冷風吹得搖曳,從側麵映上太上皇的麵容,他一瞬間,好似年輕了幾歲。

“太上皇,真的是冤枉啊。貧道真的是來陪太上皇喝酒的啊,這都喝了快一罈酒了,太上皇還不相信貧道嗎?”

太上皇也笑著,酒氣沖天。

“孤以前是被你坑怕了,所以總覺得你是不懷好意。”

“冤枉。”國師趕忙道。

太上皇又往爐子上的酒壺裡看了幾眼,“今天興致好,再喝點。”

太上皇又把酒加滿了。

爐火慢慢地變小了,小火燙著壺裡的酒,很快酒味就有飄散在空氣裡。

燒燙了的酒比冷酒更好喝,唇齒生香啊,光是聞著都快醉了。

太上皇是酒癡,更不會錯過這個機會。

兩人又繼續喝酒,都喝得滿臉通紅,但是神誌也還算是清晰。

尤其是太上皇,看似醉了,實則雙眼清明。

“逍遙啊。”

“都說了不要叫貧道逍遙!”國師瞬間就炸了。

太上皇覺得好笑,靠著軟墊,笑哈哈地:“但你本來就叫逍遙子啊。”

“你……”逍遙子很生氣。

但他和太上皇認識了二十多年了,現在也無計可施。

“好吧,今天給你個麵子。”

太上皇摸著鬍子,“全天下也就隻有你敢不給孤麵子了。”

“嗬。”逍遙子氣得灌了自己一杯酒。

太上皇見狀,又給他滿了一杯酒。

不過這一壺酒是才燙出來的,溫度很高,熱氣繚繞。

“逍遙啊,孤倒是冇看出來啊,皇帝還是有幾分禦人之術的,這一次影密衛倒戈了,孤……竟然不知道到底是哪一步錯了。”

太上皇很惆悵,彷彿有憂慮。

影密衛是他年輕時一手創建,按道理說那些人都應該對他忠心。

之前影密衛的統領一刀會隨時傳遞訊息過來,可是這一次獵場的招親會,許太師和皇帝謀了那麼大一盤棋,要不是皇後臨時改變計劃,隻怕老七已經身敗名裂了,而朝政也被許家把持了。

皇帝還是太年輕了,操之過急,要滅許家之心是有,但要徐徐圖之。

許太師的門生遍佈天下啊,朝堂裡有一大半的官職都是許家人,他們怎麼會允許許太師倒下?

單純的殺了許太師,冇有任何的意義,反而會激起許家那些人的不滿。

獵場的事情他全然不知道,影密衛這一次冇有告訴他。

皇帝居然這麼狠,要用老七去對付許太師。

太上皇陷入了對自我的懷疑裡,他把影密衛交給皇帝,雖然是出於真心,但是讓影密衛也同時傳遞訊息給他。

可見影密衛現在認了皇帝為主,這不,獵場的事情才瞞著他了?

一刀說,一奴不侍二主。

擇了皇帝為主。

是不是皇帝一開始就知道,影密衛在給他傳遞訊息?所以皇帝才懷疑他把影密衛交給他,到底是不是真心?

那這些日子來,影密衛傳訊息,皇帝都是知道的,而且是默許的?

太上皇真的覺得很疲憊,本可以開誠佈公的和皇帝談談。

但是,他和皇帝的目的不同,就算談上幾百次也冇有任何的意義。

皇帝要立老六為未來的儲君,他看上的人是老七。

他們誰都不可能退步,都有必須堅持的理由。

那必定會碰撞在一起,必定會引發勢力的爭奪。-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