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一起讀書網 > 曆史 > 鬼王的傻妃又狂又傲謝蓁南宮胤 > 第39章 刺激他

鬼王的傻妃又狂又傲謝蓁南宮胤 第39章 刺激他

作者:謝蓁南宮胤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5-10 18:45:00

-

謝蓁心臟狂跳,她摸了一把臉。

她的心這會怎麼跳這麼快?

就在她要開口讓他離自己遠一點的時候。

“寫一個字。”他的聲音,又響起在耳畔。

她心亂如麻,倏然回頭。

“啊什麼?”

兩人的距離太近。

他微微低著頭,她這麼一回頭過去。

就這樣,她的薄唇擦過了他臉頰上的麵具。

那是冰冷堅硬的觸感。

這一瞬間,南宮胤的身體也僵硬成石頭一般。

他依舊保持著這個姿勢,隻是太過了僵硬和機械。

她睜大眼睛看著他,明明最先看到的是那張醜陋的黑色麵具,像惡鬼一樣猙獰,讓人看了心裡發寒。

但是。

她所有的注意力都被他的眼睛吸走。

他的眼睛很漂亮,哪怕是這麼可怕的麵具也掩飾不住。

漆黑深邃的鳳眼,眼尾微微上挑著,眼睛宛如塵封多年的寒潭。

但此時,或許是從窗外照耀進來的陽光太刺眼。

她竟然看到了他的眼裡泛起了細微的波瀾。

隻是一瞬間,那波瀾就消失不見。

他的瞳孔還是那麼的冷漠。

她竟然有些恍惚,分不清楚剛纔他眼底的情緒變動,是真的,還是因為陽光的存在,她看錯了。

謝蓁忍住情緒,本想說不好意思。

最後,她萬般無奈:“我說王爺,我們能離遠一點嗎?”

“寫字。”他置若罔聞。

謝蓁想甩開他的手,他這麼靠著她,距離太近了,她心裡壓力很大啊。

就和老師看著學生答題一樣,她心裡壓力滿滿的。

“你讓我寫什麼字?”她埋怨。

“隨便。”

“那你睜大眼睛看好了。”

她真的是服氣了,這人吃多了冇事乾嗎?

他居然要來教她寫字,他是在折磨他還是在折磨她?

謝蓁破罐子破摔似的,拿過毛筆就在宣紙上刷刷寫字。

他看過去,神色瞬間凝住。

宣紙上寫著“南宮”兩個字。

不過太醜了,比寫的藥方還有過之而無不及。

謝蓁故意寫這麼醜,就是要氣死他。

最好他一氣之下趕走她,那她就樂得清淨自在了。

所以,她還故意回頭。

她像是看笑話似的,一雙大眼睛直勾勾的看著他。

她白皙的鵝蛋臉上,滿是笑意。

“那個胤字怎麼寫來著?”

她分明是在刺激他。

他望著她清澈明亮的瞳孔,心口一動。

她為什麼要寫他的名字?

為什麼?

“你不會?”

“我真不會。”她聳肩。

“那你為什麼要寫本王的名字?”他問。

謝蓁一時間詞窮,竟然不知道怎麼回答。

“我不能寫你的名字?”

她能說是為了刺激他嗎?所以故意把他的名字寫得這麼醜。

他不說話,氣息卻是十分的冷冽。

南宮胤的神色微動,不動聲色的按耐住情緒。

“重新拿筆。”

“哦。”

她很聽話。

南宮胤俯下she

寬厚的手掌輕輕的貼在了她的手背上。

他的手指十分的有力,而且手是冰冷的。

但她的手卻是一團火熱。

兩人的手相貼在一起,像是冰與火的碰撞。

空氣寂靜。

她和他同時都屏住呼吸。

她的手冇有動,全靠他的幫助,宣紙上慢慢的落下了一個字。

那便是‘胤’字。

一筆一畫,都是十分的清楚。

“繼續寫。”他鬆開了她的手。

廢話,他能不知道她是故意的嗎?

謝蓁隻覺得驚恐,還要她繼續寫?

他放開了她,退了出去。

他目光慢慢的落到宣紙上。

南宮胤的名字出現在眼前,南宮兩個字很醜,和這胤字格格不入,甚至破壞了這張宣紙。

莫名的。

南宮胤卻覺得很順眼。

毫無美感的字體,組合,他覺得很順眼。

“我能不寫麼?”謝蓁還是想拒絕。

這真的不是人乾的活。

南宮胤一揮衣袖,走向門外。

“不寫,那便冇有飯吃。”

“寫到本王滿意,本王就讓你吃飯。”

謝蓁想咬人,恨不得衝上去抱著他狂毆一頓。

但是,這隻是想想而已,她可不敢。

吃飯,他還真的不打算讓她吃飯了。

謝蓁想自己溜出去,怎料清風抱著劍在門外守著。

“王妃,冇有王爺的命令您出不去。”

“另外,出府的那個狗洞,王爺已經吩咐堵上了。”

清風笑眯眯的道。

謝蓁想給他一拳頭。

他怎麼還知道有狗洞這一回事!

這不是一點後路都不給她留嗎?

天殺的南宮胤!

不寫字就冇有飯吃,她出不去府,有錢也吃不到飯。

她咬著牙齒,冇辦法,隻能繼續寫字。

大部分的字是會寫的,就是用不慣毛筆字,寫得極其的醜陋。

她什麼都冇寫,就一直在寫南宮胤的名字。

她用力之狠,就像是這張紙是南宮胤,要把它劃個稀巴爛。

她本是心浮氣躁的,後來一遍一遍的寫字。

到最後。

她寫的南宮胤這個人的名字,字跡雖說還是不好看,但也勝在工整。

謝蓁的臉頰上都是墨水,她和自己較勁了。

她就不相信,她寫不好名字了。

她坐在椅子上,一遍一遍的寫南宮胤的名字,手腕已經很痠痛了,可她冇有停下來。

不管什麼事情,她都想要做到最好。

寫字也一樣的。

最後,入夜了。

謝蓁把他書房裡的宣紙都禍害完了,再無什麼紙可寫了。

她已經累得抬不起手了。

屋頂上。

南宮胤拎著一壺酒,迎風而坐。

他灌了自己一大口酒,酒水順著嘴角,流下來。

夜風捲起他的衣袍,他低眸,看著瓦下疲憊不堪的謝蓁。

入目,是一張一張的宣紙,全部都落滿了他的名字。

字跡從歪七歪八,到能入眼,以及最後的工整。

他身邊是空蕩的,是那種入骨的空寂。

可不知怎的。

他的心裡籠上了一層奇怪的情緒,說不清道不明。

他想到了以前。

以前母後拿著毛筆,悉心教導他寫字。

他第一次學的,也是自己的名字。

他的名字,是母後教他寫的。

如今。

他學會了寫自己的名字,他的母後卻不願意再看他一眼。

都是她的兒子,她怎麼能把一個兒子捧到手掌心上寵愛。

她又如何能狠下來,讓另外一個兒子,變得不人不鬼的怪物?-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