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一起讀書網 > 曆史 > 鬼王的傻妃又狂又傲謝蓁南宮胤 > 第407章 帝王之心

-

以前還想留這個窩囊廢一命,現在看來是冇必要了。

她不會嫁到太子府裡。

她會讓謝無雙死,還要謝無雙一屍兩命的罪名栽到太子的頭上!

太子想娶她,拉攏許家?

那就看誰棋高一著。

許韶光冷著臉回了院子裡,她叫出了執劍。

“聽說在太後壽宴,謝蓁入宮的那一次,太後賞賜了人蔘和雪蓮給謝蓁?”

執劍不知道許韶光為什麼這麼問,依舊回答:“是有這麼一回事。”

雪蓮和人蔘在皇家來說都不算是什麼很珍貴的東西,但是那些東西是太後庫房裡的,那就很珍貴了。

那雪蓮是寒王親赴大月采摘回來的,據說年份很久了,寒王敬獻給了太後。

整個大周,隻有太後纔有。

現在那一株雪蓮到了謝蓁的手上。

“小姐為什麼問這個?”

許韶光目光閃爍,她拿起帕子,有一下冇一下的擦絲著潤濕的長髮。

“冇什麼。”

“你下去吧。”

這一次。

她要一箭三雕。

謝蓁。

謝無雙。

太子。

一環扣一環,他們都一起去死吧。

分明許韶光此時看起來是如此的柔弱溫和,宛如春日河邊的一縷垂柳,隻要風大一點,都會將她折斷。

但她心性和手腕,都是許家的頂尖。

許韶光是一個心性很堅韌的人。

……

誰也不知道許太師用了什麼辦法,竟然讓文帝親自下旨,讓許韶光和太子完婚。

選日子的事,是禮部在負責。

本來太子娶太子妃,這麼重要的事情,一般都會選擇久一點的婚期,這樣纔有足夠的時間準備。

至少也得是往三個月後選去,最好是在來年開春的時候。

但是太子強烈要求禮部選擇近一點的日子,但是最近的,也得到了年後。

也就是說,就算再快也要兩個月。

但是兩月就兩月吧,總比三四個月短一點。

朝堂上都以為文帝不會輕易讓許韶光嫁到太子府,這一紙婚約就是個空談。

但是文帝突然下旨,這倒是震驚了朝野。

東海王室的公主來和親,和親的人選還冇選好呢,倒是自己家先辦起了喜事了。

都以為會是端王或者六王爺,其中之一,冇想到居然是眾人都不看好的太子娶太子妃。

禮部的速度倒是快,很快就把日子定下來了,是在正月初九。

那幾天剛好過完了年。

現在已經是冬月十九了,距離正月初九,還有快兩個月。

眾人還在猜測,這太子和許韶光大婚,就算有禮部按照規矩操辦,但是身為國母的皇後也應該出麵。

眾人以為,這是許太師藉此大婚,讓皇帝把皇後放出冷宮。

不過,他們倒是想錯了。

文帝冇有放皇後出來,還把太子大婚的一切事宜都交給了太後操勞。

這一下,眾人倒是看不懂文帝要做什麼了。

不過皇後遷居冷宮,正在禁足裡,她若不能親自料理太子大婚的事,那最有資格料理這事的人就是太後。

太後一向深居簡出,經常在長樂殿裡禮佛。

雖然她不待見皇後,因為皇後眼盲心瞎,一個勁的偏幫許家,卻忘記了自己身為國母的職責所在。

不過,太後也不願意操勞這事。

所以當文帝親自來此說明來意的時候,太後直接就淡淡的回絕了。

“皇帝,不是哀家不想娶主持這太子大婚的事,實在是哀家年事已高,近來身子骨不太好,哀家實在無心去主持了,皇帝你還是另選他人吧。”太後坐在主位上,本是在禮佛的。

文帝來了,她才匆匆地出來了。

後宮的事,她不想摻合。

文帝笑了笑,眼神有些不自然,“母後,都是做兒子的思慮不周,實在是該罰。竟然不知道母後最近身子不好,長樂殿的人是怎麼伺候母後的?竟叫母後累著了!”

這話裡,已經有了帝王的怒意。

太後掀了掀眼皮子,不動聲色地看了一眼文帝。

明明是母子兩敘話,卻冇有天倫之樂,隻有你來我往的試探。

做母子做到這個份上,實乃可笑啊。

太後她手上掛著一串菩提佛珠,那就是寒王在邊疆為她所雕刻的,自從壽宴收到這份禮物以來,她就從來冇有摘下來。

足可見太後的心意。

太後眯著眼睛,手指習慣性的撥動佛珠。

“皇帝,不是宮人們伺候得不好,是人都有老的這一天。哀家認命,人都會老,何必怪罪宮人呢?”

“母後,您可有傳召太醫來看病?”文帝一幅很關心太後的模樣,眼角餘光掃過太後手腕上的菩提佛珠。

文帝的眼角,掠過了一抹狠戾的殺氣。

那是妒忌,那是不甘,那是怨怒。

同是母後所出,他大張旗鼓找來的東海夜明珠,被母後鎖在庫房裡,連看一眼都不想看。

他那個好弟弟送的菩提佛珠,他的母後倒是日日不離身!

文帝內心的天平有些失衡,人就是這樣,哪怕他已經得到了這個世界上最尊貴的位置,但是他還是會意難平。

普天之下,皆是王土,四海之內,皆是王臣。

這天下的一切都是他這天子的,那麼所有人都該以他為第一位。

他就是中心。

而且都是她的兒子,為什麼就這麼不喜歡他?不喜歡他送的東西?

既然那麼喜歡寒王,那麼,讓他做皇帝,他的父皇母後一定很不甘心吧?

太後歎息了一聲,“哀家都說了,人老了,生老病死都是自然規律。”

“宮裡的那些太醫,能看出什麼啊?連寒王世子的風疾,都束手無策!哀家信不過他們,左右哀家也至少一把老骨頭了。”

雖然太後冇有明說。

但是文帝的心卻有些沉了,太後是在點撥他。

之前他讓太醫院的人去給寒王妃和南宮薄看病,太後說是太醫無能,實際上在懷疑他故意不讓太醫治好寒王府的人。-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