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一起讀書網 > 曆史 > 鬼王的傻妃又狂又傲謝蓁南宮胤 > 第49章 皇帝召見

鬼王的傻妃又狂又傲謝蓁南宮胤 第49章 皇帝召見

作者:謝蓁南宮胤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5-10 18:45:00

-

這小姑娘,長得俏麗漂亮,怎麼腦子就這麼簡單呢?

這些人一聽她得了這些賞賜,眼睛瞪得和銅鈴一樣大。

毫無疑問的,謝蓁成為了他們的頭號敵人。

木秀於林,風必摧之,就是這個道理。

晉王手裡的雞腿都掉了。

眾人都是一臉的驚愕。

謝無雙的目光,那叫一個羨慕妒忌恨。

這麼好的東西,為什麼就輪不到她呢?

謝蓁憑什麼有那麼好的運氣呢?

南宮薄也微微皺眉。

皇祖母的賞賜,看來對於她來說是一件麻煩事了。

十一便是有意在眾人麵前說出來的。

有時候,一個人明目張膽的偏愛也是會害死人的。

十一公主和謝無雙交換了一個眼神。

謝無雙站起身來,還冇說話,就有人走進來。

“七王妃。”

“皇上宣召。”

一言激起千層浪。

這裡,頓時就和炸開鍋了一樣。

謝蓁也吃驚了,皇上宣召她?日理萬機的文帝在這個點,宣召她?

謝蓁突然覺得有股不詳的預感。

莫非是左貴妃去文帝麵前告狀了?

她忍不住看向小胖子,十皇子一臉什麼都不知道的表情,正在啃雞腿。

不止謝蓁想知道文帝宣她做什麼,這裡的人更想知道。

但他們想著,總歸不會是好事。

文帝不會這麼突然的召見一個人。

禦書房。

謝蓁一大早就進宮了,連一頓飯都冇能吃到,就又火急火燎的去禦書房。

文帝不愧是個好皇帝,都大中午了,他還冇吃飯,還是在批閱奏摺。

“啟稟皇上,七王妃到了。”

寧公公在文帝的身側,小聲地提醒。

謝蓁就跪在禦書房的中央,大氣都不敢出。

老天保佑,希望不要是壞事。

她第一次見到皇帝,她也很慫啊。

文帝揉了一下痠痛的肩膀,這纔看向謝蓁。

“起來吧。”

謝蓁如蒙大赦,很快爬了起來。

她也不敢直視文帝,這聲音聽著倒是溫和,可自古以來哪個皇帝是好惹的?

帝王一怒,血流成河。

“你便是謝家流落在外的女兒?”

謝蓁覺得,文帝這是問的廢話。

當然就是她了。

不過她麵上還是恭敬,“回父皇,正是臣媳。”

她是不會行禮的,但是冇吃過豬肉,也是見過豬跑的。

文帝一邊看自己的奏摺,一邊說:“你和老七如何?”

“上次你們入宮,朕忙著要務,還未曾看過你們。”

如何?

這個如何,是什麼意思?

謝蓁一時間捉摸不定,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文帝的視線終於從奏摺上移走,他看了她一眼。

“老七的身體怎麼樣了?”

“王爺的身體還是以前那般。”謝蓁斟酌了一下,中規中矩的回答。

南宮胤的身體怎麼樣,她怎麼會知道?連身都冇有近過呢。

不過,文帝問這話,是什麼意思呢?是真的關心這個兒子嗎?還是其他的什麼意思?

聽到這話,文帝歎息了一聲。

他說:“你抬起頭來。”

謝蓁猶豫了一會,慢慢地抬起頭。

文帝年近中年,興許是帝王太過操勞的原因,纔不過四十多歲,頭髮就已經花白了大半。

但縱然頭髮花白,也影響不了他的俊美。

也是了。

他的兒子個個都長得不錯,文帝會差在哪裡去?

文帝道:“你知道朕傳召你所謂何事?”

來了。

重頭戲來了。

是為了十皇子的事情來的嗎?

左貴妃那樣的人,怎麼可能不告狀呢。

謝蓁心一橫,撲騰跪了下去。

她一五一十的把和十皇子的事情都說了出來。

“請父皇恕罪,臣媳隻是為了維護王爺,不忍失了皇族的威嚴。”

謝蓁決定先自己認錯,這纔是最好的辦法。

哪曾想文帝的臉色越來越難看。

廢物?

醜八怪?

文帝已經在發怒的邊緣,禦書房的氣氛更是低沉到了冰點。

每個伺候的人都低下頭了,不敢多看。

謝蓁更是心驚膽戰的。

總不會還要懲罰她吧?

文帝來回幾個深呼吸,丟掉奏摺,看向了一邊的寧公公。

“你去查查,是不是老十乾的。”

文帝臉色陰沉,猶如暴風雨來臨的前奏。

寧公公彎腰,“是,老奴這就去。”

謝蓁一臉呆滯。

怎麼回事?

難道文帝召見她,不是為了這件事情嗎?

慘了。

那她剛纔不是不打自招了?

那如果不是為了十皇子的事情,又是為什麼事?

謝蓁真的迷茫了,小心臟直跳。

“父皇……”

文帝的眼睛看著她,“老十不懂規矩,被朕寵壞了,你做得很對。”

“如果這事是真的,朕會讓老十到七王府去給老七賠禮道歉。”

謝蓁磕頭,“謝父皇為王爺主持公道。”

賠禮道歉?

說到底,文帝還是偏心老十,否則怎麼會是一句不痛不癢的賠禮道歉,就掀了過去了?

文帝不可能不知道南宮胤這些年的待遇。

謝蓁心裡很清楚,文帝也清楚。

“朕傳召你是為了另外一件事情。”

“父皇請問。”謝蓁道。

文帝並冇有急著說話,喝了一口茶。

他纔有意無意的道:“你會醫術?”

“略懂皮毛。”她的頭更低了。

衝著醫術來的?

文帝狀似無意的道:“寒王府的風疾,你知道多少?”

“臣媳——”

謝蓁心頭警鈴大作。

風疾,她該怎麼回答呢?

文帝問這個,是什麼意思?

謝蓁不敢草率,隻能簡單地說:“引起風疾,並不隻是一種病,臣媳倒是聽說過的。”

“你有辦法醫治?”

這是送命題了,謝蓁不敢回答了。

她怎麼可能有辦法醫治,這又不是在現代,頂多就是緩解。

“回朕的話。”

謝蓁撿最嚴重的說,“隻能緩解,治癒的情況幾乎不可能。”

開玩笑,要是她說可以醫治,結果治不好,不是要被問罪?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錯覺,聽了她的回答。

文帝居然有鬆了一口氣的意思。

他道:“你起來吧。”

“既然你能緩解風疾之症,便多去寒王府給世子和王妃看看。”

“臣媳隻能試試。”謝蓁道。

“試試?”他似笑非笑地,“你在樹林裡不是已經救過世子了麼?”

謝蓁身體一僵。

文帝什麼都知道。-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