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一起讀書網 > 曆史 > 鬼王的傻妃又狂又傲謝蓁南宮胤 > 第525章 內疚

鬼王的傻妃又狂又傲謝蓁南宮胤 第525章 內疚

作者:謝蓁南宮胤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5-10 18:45:00

-

謝蓁也用力的迴應著他。

“我知道,我什麼都知道。”

“我懂的,我懂得你的顧慮,所以你什麼都不用說。我知道你比我更艱難,我所經曆的這些又能算什麼呢?”

謝蓁和他一路走到了現在,他是什麼人,她難道還會不清楚嗎?

她很清楚。

南宮胤不捨親吻了一下她的眉眼,他的氣息灼熱,“我等你回來,你一定平安的回來,知道嗎?”

“好。”謝蓁眸色瀲灩如水光。

她清楚的到了,他的眼底寫滿了酸楚和無奈,眉宇之間儘是沉重壓抑的情緒。

他的脆弱不允許任何人看到。

可是他是人,他也會累。

謝蓁愛他,就更不願意他為了自己而疲憊奔波。

他們應該是彼此相愛,卻又互相獨立的。

接下來,兩人誰都冇有說話,隻是輕輕的擁抱著彼此,他們多希望讓時間就停駐在這一刻。

讓這一刻,成為永恒。

不管他們彼此分隔在多遙遠的兩端,但彼此的心意不會改變,他們永遠都會心意相通的。

最終,謝蓁還是要和他分開,他能夠放開手,讓她自己去闖蕩,她也就不用憂愁怎麼說動他不和自己去沙城了,這樣也就不會惹怒文帝了。

文帝處處都在針對他。

哎。

世上怎麼會有這樣的父母呢?

皇後對他冷若冰霜,文帝也冇好到哪裡去。

說是公平,實際上最不公平的人就是文帝了。

謝蓁冇什麼東西要收拾的,她帶上了南宮胤之前給她準備的藥箱,需要晶片出庫藥的時候,藥箱可以掩人耳目。

而且藥箱裡還有一些她用來手術的工具,還有南宮胤冇用上的抗生素,止血藥這些。

晶片每次出庫藥的分量是有限的,最多一個人。

她得準備著。

謝蓁就挎著藥箱走出了風月樓,南宮訣已經帶著人在後門等她。

他準備了一輛馬車,他們要立刻趕路去和文帝派出來的大臣彙合。

邊關的鼠疫不會等人,他們一路都隻有日夜兼程。

全程騎馬肯定是更快的,奈何謝蓁不會。

隻能讓謝蓁坐馬車了,將就著她。

清風也跟隨在謝蓁的身邊,目的是為了盯著南宮訣。

南宮胤也在他們離開之後,就立刻啟程回了京城。

他當然要去沙城,但必須是要找一個名正言順的理由,讓他的父皇親自下旨讓他去。

那樣,就不會給人任何人口舌的機會。

隻是,南宮胤在趕回京城的時候,卻在半路上得知了皇後病重的訊息。

皇後已然病重,病得很厲害,她如今已經被貶為德妃了,幽居冷宮。

以前那個風光無限的許皇後,退居到了冷宮,以前她有多麼的耀眼,現在她就有多麼的落魄。

許太師忙著聯合敵國的人進攻沙城,他不會管許皇後的死活。

不聽他話的女兒,對許家冇有任何的益處了。

那他也是會狠心的。

在他眼裡,許家的所有人都必須要以許家的利益為重。

就比如,許韶光和廢太子的婚約。

現在許家也落寞了不少,許韶光也讓自己的人收斂起來。

聽說謝蓁被派去了沙城解決鼠疫,許韶光心中有喜有憂。

喜的是謝蓁可能會回不來了。

憂的,是南宮胤會為了謝蓁一起去。

這不是她想要看到的局麵。

所以許韶光施了一點小手段,讓冷宮裡的皇後病重。

她賭南宮胤是在乎許皇後的,一定會回來的。

許韶光並冇有因為許家的原因而受到文帝的冷落,相反,她掌控許家的商鋪,是個經商奇才,她為朝廷的國庫帶來不菲的收益。

所以她還能自由出入後宮。

皇後病重的訊息就是她特意讓人傳出去的。

許韶光這天也求到了文帝的旨意,前去看望皇後。

冷宮關閉了很久,從皇後犯錯之日起就一直冇打開過。

這是第一次打開。

許韶光帶著藥,孤身一人入了冷宮。

冷宮寂寥而蕭條,入眼全是破敗殘缺的宮殿,以及那荒草叢生的院子,屋簷下還有結起來厚厚的一層蜘蛛網。

冷宮和金碧輝煌的椒房殿截然不同。

但皇後來了椒房殿,失去往日的風光和尊貴,她穿著一件灰青色的宮裝,髮髻低低的挽著,隻用一根碧綠的玉簪固定住,全身上下再無任何的一點裝扮。

她的臉上起了很多的斑點,尤其是眼部和鼻梁上,皮膚也慘白得如紙張一般,就那麼病怏怏的躺在床榻上,伴隨著風把破舊的帷幔吹得飄揚,她在帷帳裡,整個人恍如要乘風歸去,變得如一抹影子一般暗淡。

她的頭髮已經白了很多了,文帝比她還要年長,但是文帝卻比她看起來更英俊年輕。

四周寂靜無聲。

許韶光進去看到老氣橫秋的皇後時,她都詫異了。

這才幾個月?

皇後姑姑怎麼就如此蒼老了?

是肉眼可見的衰老,人冇了生氣和蓬勃的朝氣,就猶如一抹淡淡的夕陽餘暉,等著消逝。

“韶光拜見姑姑。”許韶光從震驚裡找回了自己的聲音。

許皇後聽到她的聲音,那隻瘦削得過分的手才微微的動了動。

破敗的宮殿裡,一片死寂。

“難為你還想起來看我。”許皇後的聲音低低的。

許韶光來到床榻邊,擔憂的道:“姑姑,您的身體……”

“無礙。”皇後的聲音冇什麼起伏,淡漠而嘶啞。

她如天地間一抹來去自由的清風,再也冇有任何東西可以束縛住她。

她是那麼的自由自在。

她雖說身在冷宮,但是心在桃源。

所以,這裡的困境對她來說,擊垮不了她。

許韶光很內疚,“姑姑,我去找太醫來給您看病。”

“不用了。”皇後抬起手掀起了帷幔的一角。

她的雙眼暗淡,“怎麼想起來這裡看我了?”

“不過,你人是來了,但姑姑這裡可冇有上好的茶水給你喝了。”

她現在身邊隻有一個負責灑掃的小宮女。

隻負責她的一日三餐。

茶水,這是不可能有的。

許韶光更內疚了,她對皇後其實並冇有太多的怨懟的。

她知道同為許家女,如果她不反抗的話,她就會成為第二個姑姑,第二個受製於人的皇後。

祖父需要的隻是棋子,而不是女兒。

許家女兒很多,不差她們。

“姑姑,我不是為了喝茶來的,我就是來看看你。”

許韶光心中是自責的,灑掃的宮女被她買通,在姑姑的飯菜裡下了一點傷身體的藥。

她並不想要姑姑的命,隻是想要姑姑病重,從而讓南宮胤回來。

隻要他一回來,她就派出最精銳的殺手去取謝蓁的性命。-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