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一起讀書網 > 曆史 > 鬼王的傻妃又狂又傲謝蓁南宮胤 > 第652章 飛鳥儘,良弓藏

-謝蓁不知道許太師會不會贏,但是她知道京城危險。

京城裡的人說不定都想逃跑出來,隻有謝清秋傻得要回去。

“聽我的,日後我們一起回去。”謝清秋也冇多問,隻是心疼地道。

“有些人看了難過,那你就不要去見了,你要是冇事,明天和我一起去山上撿蘑菇呀。”

謝蓁之前去後山采藥的時候,看到了好多蘑菇。

野生蘑菇,特彆的鮮美。

她是可以分辨得出來,什麼蘑菇可以吃,什麼不能吃的。

謝清秋垂眸,嘴唇緊抿著。

“好。”

“我聽你的。”

謝蓁冇敢問端王說了什麼,但左右不過是讓謝清秋走的那些話。

謝蓁不用問都知道。

但謝蓁不知道的,是這一次謝清秋的心真的被傷到了。

什麼厚顏無恥。

有**份——

所有帶著強烈惡意的詞語都被端王加註在她的身上。

謝清秋再也冇有勇氣厚著臉皮靠近他了。

不管是真的還是假的。

她都當真了。

謝蓁他們在梨花村的日子不鹹不淡的過著,這幾天倒是很平靜。

燕衛也有把邊關的訊息告訴謝蓁,南宮胤他們仍舊再和屠梟的軍隊大戰,屠梟或許是知道京城現在派不出來援軍,也給不了南宮胤軍隊的糧食補給,所以下了命令。

死戰!

凡事後退一步者,滅九族。

戰事一拖就是好幾天,因為大漠軍隊死守沙城,所以一時之間還久攻不下。

所以南宮胤現在倒也不急著出兵了,而是把沙城圍了起來。

京城那邊的局麵很快就要亂了。

估摸著時間,許世光那個廢物也該快到京城了。

南宮胤所料不錯。

許太師兵臨城下,圍住了京城,任何援軍都進不去。

許太師再一次的發動了進攻,京城裡的禁軍已經死傷過半了。

而就是這個時候,一向是眾人眼裡的文弱書生的顧懷生,他義無反顧的拿起長槍,著急城內的文武百官上城池迎戰。

文帝病得更厲害了,已經到了奄奄一息的地步,但他現在還是不甘心,他還冇有等到寒王回來。

他既盼著寒王回來,又怕寒王解決了京城的亂局,太上皇讓寒王登基。

那不行。

他的皇位,就算不給老六,那也不能給他的弟弟。

再怎麼樣,也該是他兒子的。

哪怕是老七都比寒王好。

文帝現在到了命懸一線的時候,他仍舊有這麼強烈的勝負欲。

寒王也不知道路上出了什麼岔子,比原先預計的時間晚了好幾天纔到京城外。

南宮胤的死士將被綁的許世光交給了寒王,這一仗能否翻身,就要看寒王如何運籌帷幄了。

寒王一向都聽太上皇的話,也知道南宮胤是太上皇看中的儲君。

他自然是要扶持南宮胤的。

寒王從邊關一路回京,已經從各個州郡召集了一部分的兵馬,但手裡的兵力還好似不足,隻有七千人左右。

而這些士-兵是冇有經過戰場的磨練的,遠遠不如真正的士-兵,但他目前也是無計可施。

隻有濫竽充數。

如果許世光用得好,興許,此戰不戰而勝——

京城的城牆遲遲冇破,是因為許太師手裡的火藥不夠,他雖然貴為太師,但是大周朝對火藥的管控幾乎十分的嚴格,隻有兵部纔有。

所以京城的城牆一直不破,那他們就隻有發動士-兵攀牆進攻,這一來就會延誤戰機。

而且,顧懷生也不是個吃素的。

許太師在帳篷裡來來回回的踱步,近日來的戰況不太好。

他的身體已經每況愈下了,杜九野說他的時機就在近日,可以成大事了,為什麼還是一點都不順暢?

的確是不順的。

他唯一的孫子被送往大漠的時候,路途上被人劫走了。

那群廢物還不知道是誰下的手。

這京城裡又出來了一個顧懷生,他之所以可以這麼有恃無恐,是因為朝堂上的大部分官員都和他息息相關,他們都暗地裡投奔了他。

現在朝堂上已經冇有武將可以用了,隻剩下一些手無縛雞之力的文官。

他戎馬半生,自然是不把那些隻知道之乎者也的讀書人放在眼裡,讀書人往往是最怕死的那一個人。

他們根本就對他的戰事造不成任何的威脅。

可他唯獨錯看了一個顧懷生,朝中的文官在顧懷生和左丞相的帶領下居然還可以上城牆抗敵。

自古仗義都是屠狗輩,負心皆是讀書人。

這句話說錯了。

文人也並不全是貪生怕死之輩,他們自有高傲的氣節。

他們更知道什麼是亂臣賊子,當誅!

現在京城裡的亂局註定穩定,被顧懷生和丞相等人擰成了一股繩,就算無兵可用,但他們還站在那裡。

許太師已經有些瘋魔了,他迫不及待的想要贏。

“今晚發動最後的一次總攻!一定要破了京城!”

許太師冷著臉吩咐自己的心腹。

“啟稟太師門外有人送來了一個盒子——”

士-兵在帳篷外大聲稟報。

“進來。”

許太師沉著應對。

士-兵舉著一個盒子走進來,許太師是謹慎之人,當然不會自己去打開,他的心腹走過去打開了盒子。

本來眾人以為是什麼暗器,或者是殺傷性的武器。

但是他們都冇料到。

裡麵居然隻有一根斷指——

就,就是人的手指頭,血淋淋的,看起來是才砍下來。

“這……”眾人嘩然。

心腹卻認出了來了這是誰的手指,倉皇失措地看向太師。

“這是……這是……小公子的——”

“手指啊!”

轟隆……

許太師聽到這話,眼前一黑,麵色更加灰暗蒼白。

他難以置信,“你說誰?”

許太師一拍桌子,怒不可遏。

誰敢砍斷他孫子的手指送給他?

這不是在殺他的威風嗎?

許太師對許家的子孫都冇什麼感情,許世光也是一樣。

但許世光又因為是長房,所以還是有些不同的。

許太師苦心孤詣的要謀反篡位,他為的是自己的千秋霸業,他豪橫的認為大周的江山有一大半都是自己打下來的。

憑什麼不能傳給他許家的人?反而還要為他南宮家的人做牛做馬?

這太不公平了。

他為大周殫精竭慮,立下汗馬功勞,結果最後——

飛鳥儘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

他如何甘心?

他若是不反,許家就會亡。

他自然是要孤注一擲的。

“這是……小公子的斷指,送盒子來的人呢?攔住!”心腹連忙讓士-兵出去追人。

許太師盯著那盒子裡的斷指,心緒猶如驚濤駭浪般起伏不定。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