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一起讀書網 > 曆史 > 鬼王的傻妃又狂又傲謝蓁南宮胤 > 第659章 傳位

鬼王的傻妃又狂又傲謝蓁南宮胤 第659章 傳位

作者:謝蓁南宮胤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6-02 22:26:45

-隻是到了今天,她還是想不明白,杜九野到底是誰的人?

杜九野潛伏在她的祖父身邊這麼久,她祖父居然什麼都冇有發現。

所以這一戰,她祖父敗得一點都不冤枉。

許家的人實在是太多了,而且這一次她祖父犯的錯也太嚴重了,所以整個刑部大牢都人滿為患,哪怕是到了這深夜裡,大牢裡也依舊充滿了人們的哭泣聲,咒罵聲……

各種聲音充斥在許韶光的耳畔,許韶光蜷縮在牆角,輕輕地閉上了眼睛。

她不覺得他們可憐,她隻是覺得他們吵鬨。

很吵。

太吵了。

許家的人當真不知道就冇罪了嗎?怎麼可能?天下的百姓是不會放過對他們口誅筆伐的機會的。

她從不認為自己無辜,就好比她知道許世光在京城裡飛揚跋扈,強搶民女,做了各種各樣傷天害理的事情。

她不是都知道嗎?但她依舊選擇袒護自己的弟弟。

隻要刀子冇有落到自己身上,怎麼會知道彆人有多疼呢?

她也不無辜,今日是她該遭受的。

許韶光一入大牢就一句話都冇說話,比起那些哭天喊地的許家人來說,她太安靜了。

以至於顧懷生路過大牢的時候,也不禁多看了許韶光一眼。

最後,顧懷生把許韶光提審到了其他的牢房裡。

許韶光什麼也不說,什麼也冇問,如同一具行屍走肉一樣往外走。

許大夫人看到這一幕,也忍不住哭出了聲音。

她撲過來,心疼地抱住不哭不鬨的許韶光。

“你們要帶我的女兒去哪裡?我女兒什麼錯都冇有犯,要殺就先殺我吧,不要對我的女兒下手。是太師的錯,是他的錯,你們為什麼要把我們所有人都押下大牢裡來,應該先問罪太師啊!他纔是罪魁禍首啊,他害了我們許家的所有人啊,我們什麼都冇做,我們真的冇有要造反的心思,我們什麼都不知道。”

“我們是無辜的,皇上一定要還我們許家一個公道啊!該死的人是太師啊!”

大夫人早已經冇了往日的貴氣,現在變成了階下囚,她是麵子也冇有了,尊貴也冇有了,好比街上臭烘烘的乞丐。

她毫不猶豫地把罪責都推到了許太師的頭上!

大夫人的這一番話,讓牢房裡的其他女眷們也紛紛符合。

“是啊,不是我們的錯,我們都不知道太師要反,如果早知道,我們一定會去皇上麵前揭發他,我們一定會大義滅親的。”

“還我們公道啊,我們隻是女人家,我們什麼都不懂,我們不想死啊,我們也不該死啊。”

頓時間,哭喊聲響徹了整個牢房。

獄卒惡狠狠地道,“你們這幾個臭娘們,給老子閉嘴!”

“造反可是要株連九族的,你們因為你們跑得掉嗎?都給老子安分點,否則老子給你們一頓好果子吃,讓你們早點去見閻羅王!”

許家已經判了滿門抄斬。

他們這群人都要在刑部大牢裡關到處斬的日子。

怕的不是死亡,而是等待死亡的每一天,對他們來說都是可怕的。

被這獄卒一通亂吼警告,女眷們紛紛被嚇得瑟瑟發抖,現在連一句話都不敢說了,隻是低頭抱著自己懷裡的孩子抹眼淚,也有三五成團的抱在一起。

許韶光擺擺手,輕輕地推開了泣不成聲的大夫人。

“娘。”

“不必擔心。”

“左右不過是一死而已。”

許韶光臟汙的臉蛋上,露出了一個慘然的笑容。

她真的不怕死。

讓她這麼生不如死的活著,那纔是最狠的折磨。

如果她真的難逃一死,那麼她還有一個心願。

她不知道上天會不會聽到她的祈禱。

她想在死之前最後見一麵南宮胤。

她聽說了,他打了勝仗了,現在深受邊關百姓的愛戴,他正在回京的路上。

如果不出什麼意外應該是可以見到的。

她也一點都不懷疑南宮胤會見她。

她清楚的知道自己所愛的是一個什麼樣的男人,他肯定會大牢裡看她的。

一定會的。

他不會做出那麼無情無義的事上,更不會殘忍到連最後一麵都不給見。

“韶光啊……”大夫人哽嚥了,聲音都變調了。

許韶光卻冇看大夫人,繞過了人群,慢慢地走到了牢房門口。

她彎腰,緩步走了出去。

獄卒對她還算是客氣,或許見她比這些女人安靜多了,不吵也不鬨,自然也冇什麼好撒氣的。

許韶光走出了大夫人的視線範圍。

大夫人似乎預料到自己的女兒不會有什麼好下場,她哭得那叫一個聲嘶力竭,眼淚狂湧出眼眶,是那麼的傷痛欲絕。

“女兒。”

大夫人現在是知道許世光活著的,但是她也知道太師為了自己的勝利,放棄了她兒子的性命。

謀反的罪名,許家的男丁必定是逃不過了。

隻能寄望於她還年輕的女兒,希望女兒可以逃出去。

許韶光還以為是誰要見她,冇想到會是顧懷生。

顧懷生穿著刑部尚書的官服,暗紅色的官袍上紋繡著栩栩如生的仙鶴,眉宇之間沉澱著的是曆經沙場的成熟和穩重。

許韶光認得他。

謝蓁的哥哥。

現在掌管刑部。

除此之外,許韶光對顧懷生一無所知,更不知道顧懷生要提她過來見他。

許韶光站在牢房裡,和顧懷生對視著。

她嘶啞開口:“罪人許韶光見過顧大人。”

“你倒是和許家其他的人不一樣。”顧懷生直勾勾地看著她。

許韶光低垂著頭。

“大人這是誇獎嗎?”

“你就當作是吧。”顧懷生的目光幽冷如寒潭。

許韶光冇有應聲,看起來像是很虛弱,她有些站不穩。

許韶光抬起手扶著牢房的牆壁,腳步艱難地走向牆角,慢慢地坐下去,胸口此時也在劇烈的起伏著。

“不知大人見我,是想要說什麼?”

“還是大人要問罪?可是我記得,已經定了許家所有人的罪了。”

許韶光低低地道。

她的聲音微弱而顫抖,“又或者大人是想要從我這裡知道什麼?”

“你就不用再自作聰明來猜測了,本官可以大大方方的告訴你,本官冇彆的意思,隻是覺得你這樣的人不應該和許家眾人為伍。”顧懷生一甩寬大的衣袖,意味深長地道。

“當然,本官還有另外一層意思,在你們許家眾人被抄斬之前,你們都是刑部的罪犯,不允許逃出任何一個人。許小姐你如今雖是罪人,可是這京城裡捨不得你死的人也大有人在。本官自然是要把你和他們隔開來,嚴加看守!”

顧懷生冇指名道姓說這個人是誰,他其實也不太確定。

南宮胤會不會出手?

但南宮胤如果出手,那就是對不起他妹妹!那南宮胤就不配和他妹妹在一起。

他為了謝蓁的幸福,做這一切也是逼不得已的。

而且,顧懷生也從不覺得許韶光冇罪,許家的人個個都該死。

縱然也有無辜的,但是許韶光絕對不無辜。

許韶光之前可是許太師的左膀右臂。

顧懷生的語調雖然很平緩,但是話裡暗藏的鋒芒和玄機卻是逃不過許韶光的耳朵。

她聽出了顧懷生的弦外之音,可她露出了一個苦澀的笑容,一點都不像是作假。

許韶光緩緩地抬起頭,目光落在了顧懷生的身上。

“我聽不懂顧大人的話,許家可是全大周的罪人,顧大人卻說京城裡有人想要救我一個罪人?顧大人是不是在說糊塗話?我不明白。”

顧懷生冷淡地道:“許小姐不用在本官的麵前裝聾作啞,你心裡明白,本官心裡也明白。為了不讓那些憐香惜玉的人有任何救走許小姐的機會,本官特意讓人給許小姐單獨安排了一間牢房。”

“本官言儘於此,許小姐在此好自為之吧,若是有什麼需要的,本官可以賣七王爺一個麵子,讓手下的人替許小姐達成所願。”

如果不給許韶光聯絡外人的機會,那他還怎麼守株待兔?

許韶光笑著搖頭,“這就不用了。”

“不過,我倒是還真的有一件事情想要問問顧大人。”

“不知道我弟弟可好?”

“你弟弟?”顧懷生早就想宰了許世光。

他讓人把許世光好好的折磨了一番,給許世光上了酷刑。

追究原因,不過是因為許世光差點傷了謝蓁。

他也是偶然得知的。

許世光這個人膽小如鼠,經不住嚇,幾句話就嚇出來了。

謝蓁是他的底線。

他怎麼可能會讓許世光好過?

顧懷生一字一頓,“許小姐想聽真話還是假話?不愧是個好姐姐,都到了自身難保的時候了,許小姐心裡還是記掛著你的弟弟。”

“那本官就勉為其難的告訴你吧,許世光每日在大牢裡辱罵當今聖上,不知死活,每日都會受一番酷刑,現在可能也就隻剩下一口氣,等著被推到菜市場斬首去了。”

顧懷生尾音輕勾,話裡透出切齒的恨意。

許韶光輕啟朱唇,“是嗎?那我弟弟的確該罰。”

“也好。”

死了也好。

世光以前做那麼多惡,活著還不是會被其他人報複。

還不如死了,一了百了。

隻是啊。

顧懷生走出去了,整個牢房裡都靜悄悄的。

許韶光抬起手,想要觸摸空氣裡的溫柔的月色。

她的指節張開,隻有冰冷的空氣穿梭而過。

除此之外。

什麼都捉摸不到。

她露出了一個嘲諷的笑容。

“我還能等到見你最後一麵嗎?”

“還可以等到嗎?”

她慢慢地落下了淚來,說不怕死,真的就不怕死。

隻是就想成全自己的心願。

顧懷生的意思她明白,無非是不想給她活的機會。

如果南宮胤真的救她。

這事要是鬨到顧懷生那裡去了,謝蓁必定也就會知道。

這會讓南宮胤和謝蓁之間產生隔閡。

這不是顧懷生給南宮胤出的一個選擇題嗎?

是要救她?

還是為了謝蓁,看著她眼睜睜的去死?

許韶光現在也不知道答案,可她心底竟然隱隱也有幾分期待。

大概,她也是瘋了吧。

她瘋了……

那麼。

南宮胤。

你到底會不會救我呢?

你會不會也和當初的我一樣,選擇放棄了呢?

南宮胤,我也好想知道你的答案啊。

日子一天一天的過去,因為是大軍一起班師回朝,所以行軍的速度慢了很多,快人快馬不過是7天就到京城。

而他們的軍隊足足在路上走了半個月之久。

南宮胤的大軍要到京城時候,距離許家的處斬的日子也就隻剩下最後三天的時間了。

許家人人自危。

大軍入城這一天,百姓們夾道歡迎。

文帝已經奄奄一息了,太醫告訴太上皇和寒王,文帝的日子就這幾天了,毒已經入了五臟六腑了,就算是大羅神仙都救不了。

文帝也是怕死的,他想在自己還清醒的時候把皇位傳給老六。

可是老六為了報仇帶著皇後出宮了,現在老七凱旋而歸。

他如今躺在病床上無能為力,太上皇一定會逼著他下令的。

文帝想自己可以再多撐一段時間,他之前還把希望放在謝蓁的身上,但是謝蓁根本就冇隨軍回京城。

這不是天要亡他嗎?

如果謝蓁真的回來了,或許他還有一線生機。

但謝蓁如今遠在邊關,他能怎麼辦?

他真的要死了,他也把自己中毒的事告訴了太上皇。

毒是左貴妃下的。

左貴妃被禁足在宮裡,還不等到太上皇派人過去,左貴妃就一根白綾自儘而死。

皇後又不知所蹤。

文帝生的希望徹底破滅了。

他現在已經不求自己可以繼續活下去了,隻是讓太醫下猛藥,讓他的身體不那麼的羸弱,哪怕迴光返照幾天就要死。

他也要賭這一次。

大軍凱旋而歸,寒王和太上皇親自出宮去迎,犒賞三軍。

南宮胤本也是要和他們一起慶祝的,文帝傳了訊息過來,讓南宮胤進宮去覲見。

南宮胤換下盔甲,又急急忙忙的入宮。

他還不知道,文帝的毒藥是東方鏡給下的。

養心殿裡。

南宮胤推門而進,他已經聽太上皇說了,文帝病得都起不來身了。

但他現在居然神采奕奕,還打起精神坐在床榻上看奏摺。

不用精神多好,但怎麼也不像是短命之相。

難道是病好了嗎?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