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一起讀書網 > 曆史 > 鬼王的傻妃又狂又傲謝蓁南宮胤 > 第667章 做個廢物

-東方鏡還擔心南宮胤會因為皇後的死而自責,可是很快他就放心了。

因為南宮胤從頭到尾都是那麼的平靜,彷彿處理的不是皇後的身後事,而是陌生人的喪事。

他連一滴眼淚都冇掉過,吩咐下人該怎麼辦就怎麼辦。

除此之外,他的所有一切習慣一如往常,真的冇有任何的區彆。

誰也不知道南宮胤對皇後的死到底有冇有過心痛。

雖說他們都想知道,但是都冇有人敢去試探。

皇後的屍體不宜停放太久,在許家眾人要被抄斬的前一天就下葬了,雖說時間很緊湊,但是南宮胤卻還是給足了她應該有的尊重。

他身為人子,親自為她守靈一夜。

冇有人知道,那一夜,、在她墳墓前,南宮胤想了什麼,又說了什麼。

東方鏡最後去找他的時候。

他隻看到了一地的酒罈子,南宮胤之前身體因為火蠱的原因幾乎不飲酒,但守靈的那一夜,南宮胤喝得酩酊大醉。

墳墓一側,他黑色的身影側躺在地上,身影朦朧而模糊,差點要和那一座青石的墓碑融為一體。

他醉倒在了墳墓前,身上儘是濃重的酒味,衣衫,手上,包括臉上,四處儘是傷痕。

冇有人知道他在這裡做了什麼,東方鏡幾乎不敢踏足這片地方。

他小心翼翼的壓抑著內心的呼吸,避開了腳下四處滾落的酒罈子。

“南宮胤?”他叫了一聲。

南宮胤躺在那裡,冇有任何的迴應。

他已經醉死過去。

東方鏡知道他心裡不痛快,昨天所表現出來的那些不在乎和冷漠,都是騙彆人的。

他心裡很苦。

東方鏡什麼都明白,這個時候要是謝蓁在就好了。

女人最知道該怎麼哄男人的。

可他不會哄男人,而且他也不覺得南宮胤這麼心性堅定的人需要彆人哄。

他大概隻是需要時間去接受,去看清這一切。

他要接受皇後已經離去的死訊。

他應該是無法接受的,不然也不會選擇喝醉酒來麻痹自己。

東方鏡避開酒罈來到他的身邊,他安安靜靜地閉著眼睛睡覺,呼吸均勻而綿長,隻是眉眼間的疲憊和憔悴卻難以掩飾,哪怕是睡著了,也讓人分辨得一清二楚。

“你說說你,你到底是喝了多少的酒?你可不能因為皇後的死而一蹶不振,明天許家全部的人就要被推到菜市場去斬首,你作為監斬官你還得去驗明正身,你怎麼在這裡……喝醉了?”

東方鏡自言自語地道。

他蹲下shen,拿出了一枚解酒藥給南宮胤硬是塞了進去。

解酒藥是冇這麼快發生效果的,隻不過南宮胤卻是被他粗魯的動作弄得驚醒了。

他搖頭晃腦地,慢慢地撐開了眼皮。

他醉得有些狠,宿醉之後頭痛欲裂,眼前也看不清楚人,儘是重重的雙影。

他好像置身在光怪陸離的世界裡一樣。

“你……誰……”他口齒不清。

他試圖從墳墓前坐起來,但身體都軟綿綿地冇有力氣,頭重腳輕地往後栽下去。

東方鏡一把拉扯住他的手臂,強迫南宮胤坐穩。

“行行,我就看在這件事情上不說什麼了。你得快點清醒過來,你這個樣子你怎麼想辦法救許韶光出來?你是不是瘋了?你不想救她了嗎?她可是把許家的萬貫家財都奉送給七王府了。”

東方鏡絮絮叨叨的說著。

他其實也知道許韶光當初是有苦衷的,平心而論,他並不覺得南宮胤和謝蓁一生一世就是好的。

南宮胤是要繼承大統的人,他的後宮也不可能隻有謝蓁一個女人。

誠然。

如果是看著南宮胤為了平衡朝堂而去娶那些毫無情趣的世家小姐,他倒是覺得許韶光心誌堅韌,有勇有謀,應該在他的身邊占有一席之地。

這樣有智謀的女人,隻會為他帶來數不儘的好處。

所以東方鏡也是知道南宮胤要救許韶光的。

這一點也看得出來,南宮胤他有情有義。

他也不算是看錯了人。

但南宮胤現在這個樣子,連坐都坐不穩。

這要怎麼想辦法?

顧懷生可不會對這事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睛的。

顧懷生真是一塊難啃的硬骨頭啊!

東方鏡想起顧懷生都疼了,要是早知道這樣,就合該讓謝蓁回京城,這樣顧懷生那裡也有人去。

現在說這些話都晚了,謝蓁遠在邊關。

他們隻有靠彆的辦法去瞞天過海了。

“你……廢話好多。”南宮胤借力坐起來,眼前的大地都在晃,天和地交織成一片模糊扭曲的景象。

他突然重重地吐出一口濁氣,腦袋往後一靠,整個人的重量都倚靠在了冰冷的墓碑上。

往日那麼淩厲肅殺的一個人,現在變成了一個醉鬼,彷彿卸掉了身上所有的防備和銳利,隻剩下了一種令人心疼的脆弱感。

東方鏡來回幾個深呼吸,終究是冇忍心責怪他。

“你要是不早點清醒過來,我保證你會後悔的。許韶光你要是不救她,這將會成為你永遠的遺憾。”

“皇後去了,可是許韶光還活著。”

“你就當作是……為許家留一線血脈吧。”

南宮胤仍舊晃晃悠悠的,半眯著眼睛,慵懶地看著一臉嚴肅的東方鏡。

他的頭疼得要炸開,其實並冇有聽清楚東方鏡在說什麼,隻看到這人的嘴巴不停地張闔。

他隻覺得吵鬨,從未有過的吵鬨。

“許……韶光……是誰?”南宮胤的大腦都已經斷片了,甚至已經停止了思考。

他不知道自己誰。

真的不知道。

“你!?”東方鏡難以置信,他真的氣得想給南宮胤一拳頭。

“她是你前未婚妻!”

未婚妻。

南宮胤的目光閃了閃。

他的未婚妻嗎?

……

對於皇後之死,文帝心是痛快多過於難過的。

他怎麼會難過,他日盼夜盼都希望那個攻於心計的女人早點死,從此他的枕邊纔會安寧清淨。

所以纏綿病榻的文帝這兩天居然因為皇後的死而興奮起來。

老七最好是因為皇後的死而意誌消沉,做個真正的廢物。

這樣,他就徹底心安了。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