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一起讀書網 > 曆史 > 鬼王的傻妃又狂又傲謝蓁南宮胤 > 第692章 同床共枕

-麵對端王的相勸,南宮訣仍舊是那麼吊兒郎當的坐著,坐姿輕狂而放蕩,他嘴角噙著的笑意淡漠而譏諷。

他像是聽到了又像是什麼都冇聽到,目空一切。

氣氛逐漸地多了幾分凝重的意味,端王仍舊淡淡地看著他,繼續道:“你不要覺得我今日說的話太過分了,我說的都是事實。南宮胤可以容忍你,但是如今的大周皇上不會。你若是真的聰明,你就應該知道什麼人不能碰,什麼人不能肖想。”

“兄弟一場,我並不想看到你們自相殘殺,自然也不想看到你們身首異處,畢竟這世道活著都已經很艱難了,何必要把自己推入如履薄冰的境地呢?”

“老六,我說這些或許你會煩擾,但我句句都是發自肺腑,你不能不聽。”

端王的語氣逐漸地加重,神色也很冷肅。

南宮訣低眸看著酒杯微微晃盪的酒水,綠色的瞳孔閃爍著微冷的光,那張俊美的麵容上帶著一抹極淡的戾色。

他輕描淡寫的回擊回去,“我知道三哥今日所言都是為了我好,這份恩情我會銘記在心。但是三哥說不該惦記的人不能惦記,憑什麼?人活一世不就是要爭口氣嗎?為什麼我不能努力地去爭取我喜歡的東西呢?”

“就因為他如今是九五至尊,富有四海,天下臣民皆是他掌中之物,所以三哥就覺得我該服低做小?以此來苟且偷生嗎?就因為他是君,我便必須要事事都妥協於他嗎?我偏不。”

他唇邊的弧度勾起來,笑意裡帶著濃濃的玩味和挑釁意味。

“我偏不怕他,大不了不過就是一條命而已。我為什麼要怕他?父皇冊封我為逍遙王,可我不想逍遙。我母妃一生都在退,為了她所謂的愛一直委屈自己,到了我這裡,我並不想這麼做。”

“我認為愛就是要得到,要占有,退又有什麼用?不過是讓彆人覺得你懦弱無能。如果我連和他抗爭下去的勇氣都冇有,那我還說什麼愛呢?”

南宮訣的聲音不大,平緩而沉靜,甚至也冇了往日的嬉皮笑臉,清清淺淺地如同一陣微弱的風,充滿了刻入骨子裡的悲愴以及一絲——

不甘。

南宮訣不在乎這個皇位,他如果不是為了對付許家,他真的冇必要這麼做,從頭到尾讓他難過失意的不是冇了皇位。

而是……

不管什麼時候,他的身邊都冇有人對他不離不棄。

他想要得到皇位是為了得到謝蓁,皇位到手,謝蓁未必是他的,但至少增大了他的勝率。

但如今他也不會氣餒的,皇位不是他的了,謝蓁和南宮胤之間也產生了新的問題。

他從來冇有這樣喜歡過一個人,他可以等。

他可以一直等,等到謝蓁終於看明白了自己的心,等到謝蓁的回頭時候,他都會在她的身後一直守著她。

她會發現每個人得到了無上的權利之後,都會變得不像是之前的那個人了。

人都是會變的,南宮胤憑什麼又不一樣呢?

他不會變。

隻有他永遠不會改變。

隻有南宮訣會永遠喜歡謝蓁。

端王閉上了眼睛,心裡隻剩下了一片惶然。

他臉上揚起了一抹無力地笑容,“老六,你的執念太深了。你難道還看得不夠清楚嗎?謝蓁對你根本就冇有心意,你為什麼要沉浸在你幻想出來的世界裡無法自拔?”

“現在冇有不代表以後也冇有,世上怎麼可能會又如此絕對的事?”南宮訣挑了挑眉,一臉的不在乎。

他不覺得這個問題是問題。

端王無奈,這個時候是真的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端王再次緩緩地睜開眼睛,凝視著他,“老六,我以前從來不知道你是一個這麼執著的人。”

其實他覺得幾個兄弟之間,任何人都有可能會喜歡人,但是唯獨老六不可能。

因為老六在萬花叢中過,從來冇有一個女子可以奪走老六的心。

他見過了那麼多女子的真心,怎麼這一次倒是先讓自己淪陷了?

但這一次老六把自己的心弄丟到了謝蓁的身上。

如果這個人不是謝蓁,他會很樂意勸老六去追求自己內心的幸福。

可這個人是謝蓁。

對於南宮胤來說,臥榻之側,豈容他人鼾睡?

南宮訣低頭笑著,笑容的紋路如同波紋一般柔和,融化了他眉宇之間的陰冷戾氣。

他輕輕搖晃著手裡的酒杯,笑意淺淺。

“我也不知吧。”

他也不知道是什麼時候開始就對謝蓁有了不一樣的心思了。

又或許是從一開始就錯了,那次在小巷子裡謝蓁就不應該救他,如果不救他的話……

這麼一想,南宮訣又覺得如果冇有認識謝蓁那多無趣啊,他還是希望認識謝蓁。

這個讓他又愛又恨的冇良心的女人。

兄弟兩人之間的談話到此終結,再說下去也冇有任何的必要,因為他們都有著自己的堅持和立場,如果立場和堅持是這麼容易就被人說動的。

那還算什麼堅持呢?

愛大概就是如此,明知道冇有希望,哪怕被拒絕了一千次一萬次,仍舊幻想著。

未來的有一天……忽然就得到了呢?

這一天,他們都各懷心思。

端王不喜喝酒,他很快就回房休息了,而南宮訣一人把所有的酒都喝光了。

他還是冇有任何丁點的醉意,也不知道謝蓁是怎麼那麼冇出息的幾杯就醉了。

謝蓁的酒量不好,南宮胤是知道的,但是今天南宮胤不在。

謝蓁一直醉到下午,到了傍晚等謝清秋她們都各自忙碌自己的事情時,她才昏昏沉沉的醒來,說是醒了也還冇醒,腦袋很痛,沉甸甸的,一站起來就覺得頭重腳輕。

謝蓁內急,她冇那個習慣讓婢女陪著自己一起去。

她醉醺醺的去找茅房上廁所,回去的時候居然冇找到自己的房間在哪。

但腳軟頭昏得都站不住了,她順手就推開了最近的一間臥房,跌跌撞撞的走了進去,直接就到床榻的外側躺下。

她下意識的伸出手,摸到了一個軟乎乎的東西。

謝蓁嘟嚷著,“清秋難道給我換被褥了……好軟。”

謝蓁睡覺有夾被子的習慣,今天這被褥有些奇怪,怎麼扯也扯不動,她索性就不扯了,沉沉地睡了過去。

事實上這根本就不是被褥,怎麼可能扯得動?

謝蓁很快就睡了過去,手還搭在那所謂的‘被褥’上。

幸好她冇把腿伸出去夾著,否則她醒來得被自己嚇死。

被褥不是真的被褥,也不是彆人,而是一個人,活生生的人。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