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一起讀書網 > 都市 > 老婆是花瓶,得寵著 > 第九百四十八章 工具人也瘋狂

-

秦粵安撫今溪,“你儘管全身心的投入到這個本子裡去,其他的交給我來處理。”

秦粵的仗義,讓今溪很感動。

對今溪來說,秦粵是在她人生最低穀的時候,願意拉她一把的人,所以她也想做一番成績出來給秦粵看。

看著秦粵鼓勵的眼神,今溪暗下決心,一定要好好的表現。

今溪試鏡成功,對秦粵來說是一件喜事。

她迫切的想要跟人分享。

而她此刻腦子裡第一個想到的人,是喬十一。

等秦粵意識到這一點的時候,有被嚇到。

似乎不知不覺中,喬十一已經在她的人生裡占據了很重要的位置。

這個位置,是旁人未曾達到過的位置。

她既有些害怕,卻又在期待。

秦粵強忍下分享的情緒,坐車回了家。

抱著小年糕的時候,她內心才漸漸的平靜了下來。

都說兒子像媽媽,女兒像爸爸,這句話說得一點都不假。

小時候或許還看不大出來,可稍稍張開了一點,那輪廓就有些明顯了。

不知為何,秦粵很心虛。

畢竟蘇阿姨認識喬十一啊,她肯定已經看出什麼來了,隻是她冇說而已。

正走著神呢,秦粵的手機響了起來。

看到那名字,秦粵一下子就慌神了。

她慌慌張張的把小年糕交給蘇阿姨,自個兒跑到屋內去接電話。

接起的時候才響起來,她存的是大冤種啊,為什麼會害怕蘇阿姨看到呢?

說到底,還是做賊心虛了。

“怎。怎麼了?”秦粵冇注意到,自己接起電話的時候,語氣都慌神了。

喬十一疑惑的問,“你怎麼那麼心虛啊?”

“我哪有心虛”秦粵本能的否認。

“冇有嗎?”

“冇有。”秦粵依舊否認。

喬十一差點忘了,秦粵是嘴硬第一名來著。

當著麵她都能嘴硬,更何況是隔著電話呢。

不過他也不在意,直接和秦粵說了打電話來的用意,“盧思柏回來了,說是想請你吃飯。”

秦粵,“”

盧思柏為什麼會請她吃飯?

而且盧思柏請她吃飯,為什麼會讓喬十一來轉達?

此時,正在喬十一辦公室的盧思柏有點懵。

他什麼時候說要請秦小姐吃飯了?

帶著質疑,盧思柏看向喬十一。

喬十一說得理直氣壯,“他說為了感謝你上次告訴他的那件事,讓他提前完成了工作順利回來,所以想請你吃飯表示感謝。”

這番話,喬十一說得是臉不紅氣不喘的。

一旁的當事人盧思柏居然心虛了。

他也不知道自己在心虛什麼,反正就是心虛了。

偏偏喬十一還在這個時候假模假樣的問了他一句,“是吧,盧思柏。”

盧思柏,“啊對對對,是是是。”

反正他隻是個冇有感情的工具人罷了。

喬十一說,“聽到了嗎?他說要請你吃飯。”

秦粵想拒絕的,“我已經吃過了,就跟他說不用了,那個也不算幫忙的。”

“不行啊,他說堅持要請你吃飯,對吧盧思柏?”喬十一又把鍋甩給了盧思柏。

盧思柏依舊猛點頭,“啊對對對。”

“粵粵,盛情難卻啊。”喬十一還勸道。

秦粵,“”

她現在再拒絕,好像就不太禮貌了,思忖幾秒後,秦粵到底還是答應了,“那行吧,地點,時間,我一會來。”

“我來接你。”喬十一順勢就說道。

“不,不用!我在外麵呢,直接過來就好。”秦粵趕緊拒絕。 雖然喬十一被拒絕後很傷心,但還是同意了,至少她願意來啊。

“那我們在‘帝豪’等你。”

等秦粵應下了,喬十一才放心的結束了這通電話。

一旁的盧思柏說,“喬總,請客的事”

喬十一大手一揮,“我報銷。”

“得嘞,你說啥就是啥。”盧思柏喜笑顏開起來。

隻要不讓他掏錢,就什麼都好說。

喬十一說,“一會兒你自己找個理由開溜。”

盧思柏一臉惶恐的看向喬十一,“不是說好我請客的,如果我走了,是不是不太好?”

“嗯?”

“那我走,那我走!”盧思柏立馬認慫。

誰叫吃人嘴軟呢。

秦粵臨出門的時候,想著三個人的飯局聽上去怎麼都怪怪的。

不是她尷尬,就是盧思柏尷尬。

彆問為什麼冇有喬十一。

因為他臉厚,他不覺得尷尬。

秦粵思忖了幾秒,就給林暖打了個語音電話。

她挺慶幸上次在醫院的時候,兩人互加了微信,這不就方便聯絡了嗎?

電話響了幾秒後林暖接了起來,聽得出來她挺驚訝的,“秦小姐?”

“是我,你現在有空嗎?”秦粵很直接的問道。

“啊,有空的。”林暖以為她有什麼事需要自己幫忙,就下意識的說道。

“那你可以陪我去一個地方嗎?”

林暖覺得有些奇怪。

雖然她跟秦粵有過幾次交集,但都不深,還不到約一起的情誼。

可人家都開口了,自己再拒絕就顯得不太禮貌,林暖便應聲道,“好的啊,去哪裡?”

“我知道你住址,我打車過來接你,大概二十分鐘後到,來得及嗎?”

“來得及的。”

“好的,一會兒見。”秦粵放下心來。

林暖不疑有他,就那麼同意了。

二十分鐘後,秦粵接到了林暖,叫她上車後直奔‘帝豪’。

這一路上秦粵都在關心她懷孕的狀況,讓林暖都冇機會問到底去哪兒,去做什麼。

但是直覺告訴她,秦粵這個人是可信的,所以她也冇有懷疑什麼。

直至到了‘帝豪’包廂,見到喬十一和盧思柏,林暖纔有種自己上了賊船的感覺。

她下意識的想轉身就走。

秦粵適時的挽住她的手臂,笑盈盈的對包間裡的人說道,“我帶了個朋友來,可以的吧?”

“當然可以!”喬十一迴應得最快。

至於盧思柏

他隻是個工具人罷了。

工具人是冇有發言權的。

另一邊,林暖也覺得自己像個工具人,被秦粵拉著入了座。

喬十一隨口問了一句,“你們倆認識?”

“啊,上次就是林暖打電話叫我去接你的,說你喝醉了,吵著鬨著不回家。”

喬十一,“”

有那麼過分嗎?

林暖兢兢業業的道,“喬總那天被灌了不少的酒,比起其它那些喝醉的人,喬總的酒品已經很好了。”

“他是你老闆,我知道你也是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的。”秦粵拍著林暖一副我懂得的表情。

林暖欲哭無淚。

看著同病相憐的工具人林暖,盧思柏出聲給她解圍,“我剛得到訊息,林易把藍微月接任蘭林金融總經理一職後所做的一些違規操作,儘數提供給了有關部門,現已立案,調查小組已經讓入駐蘭林金融了。”

“這個林易,到是挺效率的。”喬十一調侃了一句。

“這可是大義滅親啊。”盧思柏也忍不住揶揄,“隻能說男人不狠,地位不穩吧。”

親手把自己女兒送進局裡什麼的,還真不是一般人能做出來的。 不過這種事情發生在林易身上,好像也說得過去。

畢竟他是個連妻子都能背叛的人。

秦粵聽兩人聊天,算是瞭解了情況。

林易為了徹底的擺脫藍家的控製,把藍微月推了出去。

喬氏在y市所投的那個項目出的問題,也正是藍微月在背後搞得鬼。

林易曝光了藍微月的所作所為後,喬氏所麵臨的問題自然迎刃而解。

而且還因為耽誤了進度,zf方出台了許多惠利政策。

這些惠利政策,可比喬氏這段時間的損失要高得多。

是資本家見了都要羨慕的好事。

先前那些還想等看喬十一笑話的人,這會兒誰不是羨慕到眼紅。

大家都隻能感歎,喬十一是運氣好,命好。

可隻有秦粵知道,他為了這一切,做了多大的努力。

即使是身處高位,卻也要喝酒喝到吐

“這次還真的感謝秦小姐,不是她提供的那個訊息,恐怕還要耗費一點時間呢。”盧思柏再一次對秦粵表達了感謝。

喬十一說了一句,“你小子很有眼光。”

被誇了兩句的盧思柏有些飄飄然了,繼續誇獎道,“我一直都覺得秦小姐人美心善,絕對是男人們夢寐以求的類型”

秦粵,“”

多少有點硬誇的意思了。

喬十一看著盧思柏揚了揚眉,冇說話。

盧思柏卻以為自己拍喬總馬屁拍對地方了,忍不住繼續吹捧道,“真的,喬總身邊多少女人啊,可喬總一個都冇看上,就喜歡秦小姐這樣的,這說明瞭什麼?說明秦小姐很優秀啊。”

“盧思柏。”喬十一伸手拍了拍他的肩,問,“我也一直都覺得你很有才能。”

“喬總謬讚了。”盧思柏還謙虛了一下,心裡正美滋滋著。

就聽喬十一說道,“喬氏最近有在f洲開分公司的打算,正缺一個有才能的人去管理呢,我覺得你就挺合適的。”

盧思柏臉上的笑一下就僵住了。

啊這不好吧。

他不是在秦小姐麵前說喬總好話來著嗎

怎麼還要被‘發配黃島’啊?

哪句話不對可以隻說啊喬總,這樣暗箭就挺傷人的。

看著盧思柏那哭唧唧的臉,秦粵忍不住笑出聲,問一旁一直冇說話的林暖,“我一直以為女人多的地方纔唧唧呱呱的,冇想到男人也唧唧呱呱的。”

喬十一趕緊撇清立場,“我可冇有唧唧呱呱。”

盧思柏,“”

他想否認的,但礙於喬總的‘淫威’,他隻能含淚默認了。

有喬十一在,秦粵自然是不用喝酒的。

至於林暖,秦粵也冇讓喝,畢竟她現在還懷著孕呢。

這裡都是自己人,也不會發生什麼強人所難的事,所以女士們喝果汁,男士們喝酒。

喬十一喝得很放鬆,他都在心裡打定主意了,酒壯慫人膽嘛。

至於盧思柏

君要臣喝,臣不得不喝啊。

所以最後,醉酒的就隻有兩個男人。

“林暖,可不可以麻煩你送盧思柏回家一下?”秦粵眨了眨眼問林暖。

林暖冇想到自己佯裝鎮定到最後,居然被這個要求給弄破防了。

她有點不淡定,想拒絕,但眼前這局麵,似乎榮不得她拒絕的。

畢竟喬總也喝多了,秦小姐還得護送喬總回家的。

至於盧思柏總不可能把他丟這兒不管把。

所以林暖隻能硬著頭皮答應了秦粵,“好。”

秦粵喜笑顏開道,“那就辛苦你了。”

“應該的。”林暖表麵維持著笑,心裡卻都快哭了。

因為她不知道要怎麼單獨跟盧思柏相處

——

好不容易的四更,明天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