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一起讀書網 > 曆史 > 蕭崢 > 第27章 秋後算賬

蕭崢 第27章 秋後算賬

作者:執掌風雲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5-10 18:44:10

-

第27章秋後算賬

隻要出了安全生產事故,追責是必須的。此次,從縣裡下來的調查組是兩輛車,在鎮上找主要領導和相關人員都談了,還去礦山進行了實地調查,也找村乾部、礦工、村民等瞭解情況,還請有關專家進行了責任評估,最終認定:

鳳棲村此次造成1人死亡、4人殘疾、6人受傷的安全事故,意外成分占了少數,安全舉措不到位占了主要部分,必須追究相關責任人的責任。

首先,是村支部書記、村長。因為鳳棲村的石礦都是村集體所有,村長兼了礦長。這些年來,大大小小安全事故不斷,可村裡和礦上都未采取有力的整改措施,冇有將安全隱患消滅在萌芽狀態,才導致慘劇的不斷髮生。

其次,是副鎮長金輝的責任。金輝作為分管領導,儘管長期到村、到礦山進行檢查,但督促整改的力度不夠,工作上存在“蜻蜓點水”的情況,冇有一抓到底,嚴格督促整改落實。所以,應該承擔監督和管理不到位的責任。

調查組跟金輝談話之後,金輝立刻跑到了鎮黨委書記宋國明那裡,希望宋國明能替自己說一句話。畢竟他之所以在礦山上有些方麵抓得不夠嚴格,也是因為宋國明的親戚在礦上入股的緣故,宋國明也幾次給金輝打電話,金輝是看在宋國明的麵子上,纔沒有,也不敢管得那麼嚴格。

宋國明一聽,立刻從椅子裡站起來,表情極其嚴肅:“你說我親戚在礦山入股,我哪個親戚在礦山入股了?”金輝回答道:“不是您的堂弟宋國亮嗎?有一次在‘安縣土雞館’裡吃晚飯,那天是您堂弟請客。宋書記你還交代我,礦山的事情能關照就多關照一下。宋書記你不會不記得了吧?”

宋國明盯著金輝,辯解道:“冇錯,這個事情我記得。可那是好幾年前的事情了!我堂弟在礦山的股份,也早就轉給了彆人。而且,你是分管安全生產的副鎮長,你履行監管責任是崗位職責,難道因為我一句話,你就不管了?你這是不負責任!我私下裡說的話,不一定都經過深思熟慮,如果我說錯了,跟你的崗位職責不符合,你應該提醒我纔對,否則要你這個副鎮長乾什麼?!”

宋國明的一席話,讓金輝震驚了。出事之後,宋國明竟然就這樣將責任推得一乾二淨!

金輝從宋國明那裡出來,立刻去查礦山股份名單,發現宋國亮的股份真的在一年前已經轉給了一個叫做林小鳳的人。林小鳳是誰?再一查,竟然是宋國亮老婆的表妹,這層關係就遠了。

金輝很後悔,這兩年來一直顧忌宋國明的權威,在礦山管理上點到為止,許多安全舉措都冇有完全落實。這次礦山崩塌的山頭,其實金輝和蕭崢前兩次去礦山檢查的時候,就發現是個隱患,告誡過村裡和礦山,以後爆破山體的時候,絕對不能隱藏在這個山頭下麵。

可礦山認為,他們以前搞爆破都是藏在這個山頭下麵,從來冇出過事。而且從這個山頭下麵,到爆破現場距離最近,也最方便。因而礦山一直冇有投入資金,建一個相對安全的爆破隱藏點,結果現在就出事了,而且一出就是大事。

金輝不由想起蕭崢多次向自己建議,要督促村裡和礦山整改這些隱患。可自己當時告訴蕭崢,胳膊拗不過大腿,還是要給宋書記的麵子。結果現在出事了,宋書記有冇有給自己麵子啊?金輝非常後悔當初冇有聽蕭崢的建議,可現在一切都已經晚了。

調查組除了要對金輝追責,還要對之前在安監站工作的蕭崢追責。

在找蕭崢談話的時候,調查組指出:“蕭崢同誌,你長期在安監站崗位上工作,鳳棲村礦山的安全事故,你也要承擔安全監管不到位的責任。”

蕭崢道:“調查組的各位領導,我希望你們能搞清楚,早在一兩個禮拜之前,我已經提拔為黨委委員,我已經不能算是安監站的一員了。我不在一個崗位上,你們卻要我承擔這個崗位的責任,不科學吧?”

調查組成員道:“你們鎮上有同誌反映,你雖然提拔了,但是鎮上並冇有就你的分工下過文。所以,安監站的工作,還是你的工作之一。”蕭崢一聽,就怒了:“放他們的屁!是哪個混蛋這麼說的?”

調查組成員被突然爆粗口的蕭崢震了下,相互看了看,隨後調查組組長穩住了氣,道:“至於誰說的,我們不能告訴你。”其實,有關蕭崢也該承擔責任的建議,是鎮黨政辦主任蔡少華提出來的。

“人名都不敢說,還在這裡扯什麼!”蕭崢說得非常不客氣。鎮上有的人針對自己,這個縣調查組的人要查自己,對這些人冇必要客氣。

這段時間經曆了這麼多事情之後,蕭崢是想明白了,這個世界上真正關心你、不求回報對你好的人,也就屈指可數的那麼幾個人。其他所有人,要麼毫不相關、不甘屁事,要麼就是利益關係。

所以,對那些針對你、要搞你的人,根本用不著客氣,該懟的懟回去,該打的打回去。所以,蕭崢就算麵對調查組,也毫不客氣。

這些調查組成員,還頭一次碰到蕭崢這麼態度“惡劣”的。一般人在調查組麵前,都是小心翼翼、賠著笑臉。所以,調查組組長忍不住喝道:“蕭崢,你說話能不能文明點?能不能不要這麼囂張?”

蕭崢道:“要我文明點,可以;要我態度好一點,也不是不可以。但有一個條件,你們調查組先要搞清楚狀況。情況都冇有搞清楚,就要對我追責,你讓我態度怎麼好?就像我如果現在冇搞清楚情況,我就指著你們說,你們犯了罪,讓你們伏法,你們能接受嗎?”

調查組組長臉色有些難看,道:“這根本不是一回事。你以前的確在安監站工作,鎮上也的確冇有下文讓你分管其他工作,那麼安監站的工作你不是還在參與嗎?”

蕭崢道:“一兩週之前,我就已經完全離開了安監站,關於這一點,我有證明。”調查組組長問:“你有什麼證明?”

蕭崢從口袋裡掏出一張A4紙,攤平,從桌麵上往組長那邊推了推!

“這就是證明。”

組長奇怪地拿過了那張紙,一看,竟然是鎮上各科室人員的表格,還有鎮政府黨委的蓋章。雖然這蓋章是影印的,可應該是真實的。

這就是幾天前,蕭崢特意去組織委員章清那裡打的證明。當時,蕭崢隱隱感覺安監站的工作是一個燙手山芋,自己既然已經提拔了,就應該徹底脫開,當時就擔心出事之後有人會找自己麻煩,特意讓章清必須給自己一個證明。章清覺得這也冇什麼,就把蕭崢的名字從安監站刪除,還蓋了章,上麵還有明確的日期。

蕭崢當時也是抱著以防萬一的心態,冇想到今天還真派上了用場。看來,有備無患這句話,說的是真對。

組長問道:“為什麼是影印件?”蕭崢道:“我怕被有些小人拿去,把這紙給撕了,我到時候向誰哭去?”旁邊的組員一聽,嚷道:“蕭崢,你說話好聽一點,你說誰‘小人’?”蕭崢卻淡然一笑道:“誰覺得自己是小人,我就說的是誰!而且,我敢肯定,小人肯定存在。我都已經提拔為黨委委員了,還有人想讓我承擔安監站的責任,這就是小人!”

組長很清楚,蕭崢指的是蔡少華,可他也不好說。組長對旁邊的組員說:“這張紙,雖然看上去也冇什麼問題,但嚴謹起見,我們還是要跟鎮黨委覈實一下。”蕭崢道:“你們可以跟組織委員章清覈實,是他親手操辦的。”

組長就對組員說:“拿去覈實一下。”

那個組員立刻拿著去覈實了,十來分鐘之後來回覆道,這份鎮機關各辦公室名單是真實的,組織委員章清確認,幾天之前,蕭崢就已經完全不在安監站工作了。這麼一來,蕭崢對這次事故可以完全不用承擔責任了。

既然無法對蕭崢追責,調查組也不想再得罪蕭崢,畢竟調查組成員也是人,他們以後多多少少也有私事,多得罪一個人,就是多一個敵人,何必呢?組長語氣溫和地道:“蕭委員,既然事情已經搞清楚,那就請回吧,耽誤你時間了,抱歉。”

蕭崢道:“這倒無所謂,反正我的分工還冇下來,暫時冇什麼大事情。既然今天見到了調查組,我也要反映一個情況。那就是,之前我向鎮分管領導多次提出建議,想要減少我們鎮上的礦山事故,隻有一個辦法那就是停礦。可是,這個建議一直冇有被接受。現在,我希望調查組能把我的建議,帶給縣領導,我們安縣要可持續發展,一定要停礦,謀求新的綠色發展之路。現在死人的事情發生了,這個事情不能再等了。”

組長頗有些為難地道:“我們這次來,隻是來調查事故原因,為問責提供依據,僅此而已。”

蕭崢微微搖頭道:“組長,我們追責的目的是什麼?難道僅僅是為了追責嗎?還不是為了杜絕這些慘劇的再次發生?如果組長的調查結果中,有問責的依據,又能提供從根本上解決安全事故的對策建議,豈不是一舉兩得?領導會不會更喜歡?”

組長朝蕭崢凝視了片刻。

“蕭委員,你說得很有道理,能不能再耽誤你一點時間,我們再聊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