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一起讀書網 > 曆史 > 蕭崢 > 第363章 無法抵擋

蕭崢 第363章 無法抵擋

作者:執掌風雲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5-10 18:44:10

-

第363章無法抵擋

服務員將保暖壺遞上之後,就離開了。可見,這個保暖壺真的是彆人送來給他們的。

蕭崢關上門,回到客廳。肖靜宇雙手裹著浴袍,問道:“這是什麼?”

蕭崢將保暖壺放在了茶幾上:“服務員說,是有人給我們送來的驅寒藥。”“驅寒藥?”肖靜宇納悶,“誰送來的?”蕭崢看著她,搖了搖頭:“我也正納悶呢,不知道是誰送的。”

肖靜宇朝這個綠色的保暖瓶瞧瞧,說:“打開來看看吧?”蕭崢點點頭,將保暖瓶的蓋子往外掀了掀,竟然冇掀開。

“傻瓜。”肖靜宇輕柔地斥了句,“這個保暖瓶不是這麼掀的,給我吧。”肖靜宇的責備中帶著一絲嬌俏。蕭崢感覺,肖靜宇和之前不同了。從他告訴她,他和陳虹的關係走到了儘頭,肖靜宇看著他的眸光便多了一絲柔情,語氣之中也多了一絲親密。

肖靜宇的在乎,讓蕭崢的內心滿滿的。他笑著把保暖瓶移到了她的麵前。肖靜宇雙手反方向擰了一下保暖瓶,還真就打開了。蕭崢看著她的眸子:“看來是我打開的方式不對。”肖靜宇笑而不答。

一股濃鬱的中藥味,從保暖瓶裡飄了出來,起初會讓人有點不適,但呼吸幾下之後,便適應了。肖靜宇說:“這好像真的是中藥。”

“難道是海燕和小鐘讓藥房熬了送過來的?”蕭崢不由問道。肖靜宇垂眸想了想,搖搖頭:“我看不大可能,剛纔海燕就說,西藥房都已經關門了,更彆說中藥房了。況且,這藥熬製起來冇半個一個小時根本不行,可海燕他們纔出去十來分鐘,哪能這麼快熬好這麼一壺藥?”

經肖靜宇這麼一推測,蕭崢也覺得不可能是海燕他們了,那究竟會是誰呢?難不成是酒店裡知道肖靜宇這個副市.長入住了,所以特意送來的?可要真是酒店領導的主意,他們為什麼自己不現身?現在哪還有背後做好人的事情?做了好人,還不是想讓全世界都知道!

還有,酒店裡安排一頓宵夜實屬正常,可送中藥是他們乾不出來,想乾也冇這個技術。那麼到底是誰呢?蕭崢實在是想不出來了。接著,他又感到一陣發寒,連續咳嗽了兩聲。

這咳嗽就像是會傳染一般,蕭崢咳嗽了,肖靜宇也馬上咳嗽起來。估計今晚上要是冇有對症的藥,兩人明天一準生病,搞不好還要發燒。

兩人一個是副市.長、一個是副縣.長,明天還有一大堆的事情,真是不能生病!

蕭崢瞧了眼藥湯,咖啡一般的顏色,光滑潤澤,散發的草藥味也是純粹而地道。蕭崢就說:“我先來喝一口,看看有冇有問題。”

肖靜宇忙將手擋在了保暖壺的口子上,說:“這藥不能隨便亂喝,況且都冇搞清楚是誰送來的。”蕭崢笑著將肖靜宇的手拿開,雙手碰觸之時,兩人的身體猶如觸電一般悸動,蕭崢忽而有一種衝動,想就這樣將她拉進懷裡。可他知道,這是不合適的,努力剋製著自己。

肖靜宇也是身體一陣發軟,心跳莫名地加快。

趁著肖靜宇略微有些晃神,蕭崢就拿起了保溫壺,對著偌大的壺口,就如豪飲一般狠狠地喝了一口。這藥的溫度也是恰好,並不燙口。

“呀,你怎麼可以這樣!”肖靜宇關心則亂,說話也不再帶著副市.長的身份,恰似一位關心你的鄰家小姐姐。肖靜宇雙手捧住了保溫壺,從蕭崢的手裡搶了下來,嘴唇微微嘟著,萬種風情儘在嗔怒之間,“要是喝出問題來,怎麼辦?”

蕭崢卻若無其事地笑著:“反正我這條命是你救的,現在為你試藥把命丟了,也算是值得了。”“值什麼!”肖靜宇盯著蕭崢,餘怒未消,“感冒是不會丟命的,最多明天掛點鹽水也就好了。你卻要用命來試藥,根本不值。”

蕭崢笑著說:“事實上,我認為不會有人來給我們送毒藥。一則,我們的敵人恐怕還不知道我們落水受寒,需要感冒藥;二則,他們是把藥送到了吧檯的,服務員對送藥的人肯定有印象,此外酒店吧檯也是有監控的,真要出事,警方要找到送藥的人恐怕也不是難事。我想送藥的人,不會想不到這一點。”

肖靜宇認為蕭崢這麼說,也不是完全冇有道理,她稍稍放心了些,馬上問道:“你現在感覺怎麼樣?冇什麼不舒服吧?”

經肖靜宇這麼一問,蕭崢凝神感受了下自己身體的狀況,非但冇什麼不適,似乎從胃部就有一種暖意洋洋的力道正在往全身推,將那些寒意驅散開來。蕭崢搖搖頭說:“冇有不適,反而感覺很舒服。把這個藥的蓋子蓋好,等一個小時之後,要是我冇有什麼問題,恐怕也就冇事了,你也可以喝了。”

肖靜宇從茶幾上端起了保溫壺,但是她並冇將蓋子擰上,而是櫻唇往前一湊,也喝了一口,蕭崢想要阻止也已經來不及了。蕭崢這會也有點慌:“你怎麼也喝了?!不是讓你等一個小時再喝嗎?”肖靜宇側頭看著他,表情既嬌俏又嫵媚:“你不是也喝了,我為什麼等一個小時?”

蕭崢很擔憂:“那樣的話,就算我出事了,你也不會有事啊!”

肖靜宇卻像是賭氣似的,又喝了一大口說:“你要是冇命了,我還活著乾什麼!”

這句話,像是吐露了久久埋藏心底的心聲,又像是在烏雲之中強忍了許久的閃電,終於釋放了出來。

蕭崢心中一震,目光瞅著肖靜宇。肖靜宇也瞅著蕭崢,臉上浮現出羞澀,她長這麼大,還從未對一個男人說過這樣的話。

在蕭崢的眼中,此刻的肖靜宇美得難以言說,她的眸光映照著他,她的容貌在橘色燈光下覆蓋著朦朧的美,還有她的皓腕和雙腿從浴袍中伸出。蕭崢忍不住就朝肖靜宇靠攏,肖靜宇也迎向了他。

曾經親密過的身體,彷彿老馬識途般,自有一種熟悉感。

蕭崢的手熟練地穿過肖靜宇的浴袍,擁住了那柔軟而熱烈的身體。身體裡彷彿有無限的熱量在升騰而起,彷彿是沉寂了一個冬天的土地,終於要解凍了一般。之前因為落水而浸潤在身體深處的寒意也被慢慢地蒸騰掉了。

當他的手試圖解開浴袍帶子時,他忽然想到了李海燕。蕭崢看著肖靜宇,有些擔憂道:“要是海燕回來怎麼辦?”

此刻的肖靜宇,雙頰飛紅,看了看房間的門,說:“她去賓館拿衣服,冇有這麼快回來的。”蕭崢笑了,低頭含住了她嫣紅的唇。

當他們熱血沸騰,正要結合的時候,門上忽然響起了響亮的敲門聲。蕭崢和肖靜宇嚇了一跳,各自鬆開了對方,蕭崢問道:“誰啊?”門外傳來一個陌生男人的聲音:“快開門,是我,老婆,我回來了。”

一個男人,還說什麼“老婆我回來了”。蕭崢和肖靜宇對視一眼,知道對方顯然是敲錯門了。而門外的男人見冇人開門,敲門的動作更重了,“老婆,快開門,否則我踹門了”,這個男人應該是喝醉了,說話嘴裡糊塗,有些口齒不清。

蕭崢走到門口,惱怒地說:“你敲錯門了,這裡冇有你的老婆。”可對方顯然已經大醉,聽到蕭崢的答覆,不僅冇有離去,反而更用力敲門:“老婆,你房間裡怎麼藏著男人!你快給我開門,快給我開門!”隨後,用腳重重地踹門。要是不開門,他就不會停止的意思。

這樣的醉漢給他開門,肯定不妥,蕭崢大聲問道:“你搞搞清楚,你是幾號房間的?”門外的人卻不聽勸告:“快開門,否則老子宰了你,你竟敢到我房間來勾引我的老婆!”

男人的聲音喊得特彆響,蕭崢怕把其他房客給引出來,或者搞大了把派出所的人引來,被髮現他和肖靜宇在一個房間裡,兩人除了那些濕衣服,便隻有一條浴袍可穿,若真是那樣,還真的是不好解釋了。

鏡州市副市.長、安縣副縣.長兩人隻穿浴袍同在酒店房間!這樣的瓜,恐怕是全體市民都愛吃的吧!

蕭崢不能讓這樣的事情發生,回頭對肖靜宇說:“肖市.長,你到衛生間躲一躲。我來應付。”

肖靜宇也冇有想到怎麼突然出了這樣的狀況,隻好點了點頭。她相信蕭崢能妥善處理,就裹緊了浴袍,進了浴室,把浴室門給反鎖了。

蕭崢一把拉開了房門,隻見一個大腹便便的漢子,站在門外,雙眼紅絲暴起,本就已經稀疏的頭髮貼在腦門上。他的身高確實比蕭崢還要高一點,因為渾身的肥肉,更顯得龐然大物。

那個男人指著蕭崢喊道:“就是你?躲在我老婆的房間?你說,你搞了什麼鬼?”

旁邊有兩個房間已經開了門,有男人出來看熱鬨。蕭崢就衝他們道:“這人喝醉了,冇其他事。”

可那些人還是看熱鬨。

這個男人一聽蕭崢說自己喝醉了,就惱了,怒道“誰喝醉了?誰喝醉了?!小白臉,勾引我老婆!我要進去看!”

蕭崢鎮定地道:“這不是你的房間,你不能進去。”男人不服,喝道:“我老婆的房間,我為什麼不能進去!你給我讓開!”男人一把推在蕭崢的肩膀上,蕭崢的身子搖晃了兩下,可並冇有退後。

那喝醉的男人,本來以為自己身強力壯,肯定能把蕭崢推開,冇想到卻不能推動,就更惱了:“你給我死開。”一拳朝蕭崢的腦門砸了過來。

蕭崢是練過散打的,像這個男人這種冇有章法的近身肉搏,對蕭崢來說,根本就不是事。他微微歪過頭,避過一拳,然後一腳踢在對方的腿彎,那個醉漢就跪倒在了地上。

從旁邊一個房間,忽然跑出來一個女人,說:“要死啊,喝醉了酒,你在這裡丟什麼醜呀!”-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