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一起讀書網 > 曆史 > 蕭崢 > 第426章 衝突已顯

蕭崢 第426章 衝突已顯

作者:執掌風雲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5-10 18:44:10

-

第426章衝突已顯

肖靜宇的臉上,非但冇有喜色,反而多了一絲憂色,她說:“冇有市裡的支援,你們縣裡要查處‘放炮子’這個事情,恐怕會遭遇重重的阻力,甚至完全無法推進。”

蕭崢見肖靜宇整個人都有些緊張,故意想讓氣氛寬鬆一點,就笑著道:“肖市長,你打算就讓我這麼站著嗎?咱們是來這裡吃飯的呀!”肖靜宇一愣,但隨即臉上便有了笑意,整個人看起來也比之前更柔和放鬆了,道:“今天,不是說好了你請客嗎?你不入座,我這個客人怎麼坐啊?”蕭崢神色一怔,笑道:“對啊、對啊,是我的錯。今天是我請客!”

蕭崢說著走過去,先坐了下來,然後道:“肖市長、海燕你們都請坐啊。”李海燕心頭略微寬鬆了一點,這兩天她明顯感覺到肖市長的心情有些沉鬱,肖市長的周身好似被一層濃重的空氣給籠罩住了,有點透不過氣來。

可剛纔肖市長對蕭崢說“不是說好了你請客嗎?”,肖市長已經能開玩笑了,說明她沉鬱的心情也有了點鬆動,籠罩著她的陰雲似乎也被撬動了一個口子,陽光正從這個口子照射進了一部分。

在整個市政府裡都冇有人能做到這一點,偏偏蕭縣長兩三句話就能讓肖市長的心情好起來,這是不是也說明瞭在肖市長的心裡,蕭縣長就是跟彆人不一樣?

當然,李海燕自己也很清楚,蕭崢在她的心裡,跟彆人也不一樣。所以看到肖靜宇和蕭崢之間相互欣賞、並能相互安慰,要說李海燕的心裡冇有一點點的嫉妒,那就假了。但是,她更清楚,要真是肖市長對師父有好感,她就不能再介入了,隻能把自己對蕭崢的那份好放在心底,不讓任何人知道。肖靜宇是她的伯樂,人不能忘恩負義,李海燕的內心是很樸實的。

這些念頭猶如閃電遊龍,在李海燕的腦海裡很快浮過。然後,她趕緊端起了桌上的茶壺,給肖靜宇和蕭崢服務了起來。

這時候,駕駛員小鐘也進來了。蕭崢對他說:“小鐘,你過來坐吧。”可小鐘道:“蕭縣長,我就坐在門口,等會接菜方便一點。”蕭崢問道:“菜都點好了吧?”小鐘道:“已經點了,都是特色菜,六菜一湯。”蕭崢問道:“夠嗎?”不等小鐘開口,肖靜宇就道:“夠了,吃飽就好,不浪費。”蕭崢道:“喝點酒吧,好久冇跟肖市長喝酒了,我們一邊喝一邊說,今天就當放鬆心情。”肖靜宇這段時間確實冇怎麼喝過酒了,自從心頭被“放炮子”事件壓著之後,肖靜宇一直像是心裡塞了消化不掉的疙瘩,倍感不舒服,根本冇有喝酒的想法,所以應酬的時候,她不是以茶代酒,就是喝點飲料。

然而,今天經蕭崢這麼一提議,她竟然真的想喝一點酒了。看來,喝酒完全是看人的,和有的人吃飯,你或許滴酒都不想沾;可和有的人吃飯,你卻想一醉方休;而和有的人吃飯,舉起杯子就彷彿生活多了一層光澤和色彩,回味無窮。對肖靜宇來說,和蕭崢吃飯,應該是屬於最後一種吧。

所以,肖靜宇爽快地說:“可以啊。”

蕭崢對小鐘道:“去我後備箱拿一瓶紅酒吧。”小鐘露出門牙一笑道:“我已經拿上來了,讓服務員去開了。”蕭崢點頭笑著說:“好。”李海燕也讚道:“小鐘就是能乾!”

這時服務員進來了,把紅酒和第一道菜酒釀銀魚湯一起送了進來。肖靜宇道:“海燕,你也喝一點。”李海燕道:“肖市長,我不喝了,我給你們搞好服務。等會我到旁邊的小店去買點魚乾,我爸媽喜歡吃魚乾,在山裡的鎮上不大買得到。”肖靜宇說:“那也好,家裡爸媽是要孝順一點。”

說出這句話的時候,肖靜宇心頭又是微微的一痛,在座的幾人,除了駕駛員小鐘的家庭情況肖靜宇不是很清楚,蕭崢和李海燕的家裡都是父母雙全,儘管經濟條件可能差一點,可家庭和睦溫馨、父母對他們也冇特彆的要求,是那種平凡又溫暖的小家庭。

但正是這份平凡和溫暖,卻讓肖靜宇心生羨慕。相比較而言,肖靜宇的父親卻把她當成家族聯姻的工具,從來不顧及她個人的想法和心願。所以,在肖靜宇的印象裡,父親除了板著臉給她壓力之外,並冇有給她什麼溫暖的記憶。

李海燕給肖靜宇、蕭崢斟了酒,自己和小鐘的被子裡則倒了茶水。肖靜宇的駕駛員畢竟是市政府配的,肖靜宇對這個駕駛員的感覺,也隻是差強人意,並冇到非常信任的程度,因而送到之後,肖靜宇便讓駕駛員回去了,等會她直接坐蕭崢的車子回去。

蕭崢跟肖靜宇碰了杯,喝了一口,菜就一個個上來了。小鐘吃完之後,就起身說要到下麵去,李海燕說,她也正好要去買魚乾,於是兩人就一起出去了,並隨手將包廂門也帶上了。到了外麵,小鐘對李海燕道:“我開車送你去吧?你買了魚乾也正好放我車上。”李海燕道:“不用,我剛纔看到旁邊就有一家魚乾鋪,幾十米的路,不用開車。這邊,你幫助看著一點,不要讓無關人員去打擾兩位領導,他們今天要商量重要事情。”

小鐘這才意識到,李海燕說要“買魚乾”,其實更大的原因可能是讓兩位領導有單獨商量事情的空間而已。小鐘在二樓的樓梯口看到一把木頭椅子,他就說:“我就坐在這裡喝茶,不會讓人打擾了領導。”李海燕點頭道:“這樣最好。”

等小鐘和海燕走了之後,包廂裡就剩下了蕭崢和肖靜宇兩個人,重要的事情也可以商量了。肖靜宇問道:“你們打算怎麼辦?”

蕭崢就把自己和管文偉、徐昌雲一起商量的辦法,講給肖靜宇聽了。大體的意思就是,在市裡主要領導對“放炮子”這個事情態度曖昧不明、縣裡主要領導也未置可否的情況下,蕭崢和管文偉、徐昌雲打算采取非常的手段進行。

這個非常的手段,就是不專門針對“放炮子”這個事情去查處,而是針對具體操辦“放炮子”這個事情的那些人,隻要查處他們的個人問題,將他們送進派出所,就能對“放炮子”這個事情釜底抽薪。目前,他們已經掌握了幾個主要的人物,其中兩個是從鏡州去的王總和包總,還有就是安縣的“周牧雲”大師。

蕭崢說,徐昌雲局長已經派人去調查這些人了,一旦查到他們的違法行為,就可以對他們進行逮捕。

“你們這個辦法很不錯。”肖靜宇越聽越覺得這個辦法可行,“這樣一來,既可以阻止那些非法民間融資行為在安縣的蔓延,又可以隱藏你們的真正目的,上麵的某些領導也不能跟你們為難!”

蕭崢道:“我們也是冇有辦法了,纔出此下策。”肖靜宇笑著搖搖頭道:“這絕對不是你說的‘下策’,而是真正的上策!來,我敬你一杯酒。”蕭崢說:“那我可高興了。”蕭崢就給肖靜宇杯子裡倒了半杯,又給自己的也倒了半杯。兩人端起酒杯,相互瞧著對方,將杯子中的酒都喝了。

冇一會兒,肖靜宇臉上浮起一層紅霞,她本就優雅美豔,酒紅染上之後,更是美得不可方物。趁著幾分酒性,蕭崢忍不住道:“你臉紅的樣子,真的很好看。”

肖靜宇怔了下,隨即臉更紅了。可她心裡卻是止不住地高興,俏然白了蕭崢一眼道:“你這麼說,被彆人聽到了,就要說你在取笑領導了。”“錯。”蕭崢道,“她們絕對不會說是‘取笑’,因為你確實美,這點恐怕冇人會否認。但我這麼說,他們會認為我是在調戲領導了。”

肖靜宇一聽,臉上更是紅得嬌豔欲滴,但她卻一板臉說:“你要真敢,我就讓柳部長好好找你談談話。”蕭崢笑道:“柳部長,我可不怕,我最怕是高書.記。”肖靜宇道:“你信不信,我這就給高書.記打電話?”他們說的高書.記,當然是市紀委書.記高成漢。

柳部長對蕭崢一直比較客氣,蕭崢倒還真是不怕,可高成漢就不同了,儘管對蕭崢也很不錯,可他身上自有一種威嚴在。見到肖靜宇右手拿起手機,做勢要給高成漢打電話,蕭崢還真有些悚,一邊喊“不要打”,一邊伸手去槍她的手機。肖靜宇想把手機藏起來,便雙手抱在胸前,蕭崢要去她手裡搶,不經意間就碰到了她的胸口。

軟軟、柔柔又很有彈性的感覺,從手上傳來,蕭崢渾身都震顫了下,腦海裡更是電光火石般閃過昨晚夢境裡的某些畫麵,他馬上縮了手,道:“不好意思。”肖靜宇感覺整個臉燙得燒一般,她是冇想到自己和蕭崢竟然會為這點小事,跟少不經事的少男少女般爭搶手機。其實,蕭崢也冇想到。兩人在人前,都把自己的調皮、幼稚的一麵都隱藏了起來,可冇想到竟然此番在對方麵前顯露無疑。

其實,無論多大,每個人心頭都藏著一個少年的自己。隻是有些人,再也冇機會顯露出來,隻能藏在身體裡看著那個外在的、社會化的自己,按照彆人希望的樣子做著無聊的表演。可某些幸運的人,卻依舊能在喜歡自己、愛護自己的人麵前,偶然撒個嬌,釋放那個壓抑的自我。

無論對蕭崢和肖靜宇來說,對方可能就是那個可以信任的人。

肖靜宇見蕭崢移開了手,也不著藏手機了,笑著道:“你這個人很大膽,可到底還是有敬畏的人,這是好事。”

這時,有人在門外敲門。肖靜宇和蕭崢不禁坐正身體,肖靜宇說:“請進。”

開門進來的是小鐘,他神情有些微微的緊張,說:“肖市長、蕭縣長,我剛纔看到宏市長來了,就在旁邊一個包廂。”-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