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一起讀書網 > 玄幻 > 魔女的交換 > 第99章 偶遇

魔女的交換 第99章 偶遇

作者:晴斕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16 19:58:56

-

我停下腳步,站在小賣部之前,裝著挑選貨品,好聽清楚那兩箇中年店員的講話內容

而她們,隻是其中某人對我瞥了一眼,就繼續聊起天,冇有半點招攬生意的意思

這倒好,契合我的需求我還怕湊過去後中斷她們的思路呢

剔除她們的碎碎念後,基本能整理出一條事件線

似乎是三週前的事我估算了一下,大概在8月10日左右

而8月11日那個週六,是我和凱爾第一次到醫院探望維利的日子當時我抽空到小賣部時,也碰巧聽其中一個店員講過起因

可能在8月10日當天晚上,該店員的女兒作為新人護士,第一次在重症樓a區夜巡

由於a區絕大部分病人都是近乎無意識狀態的患者,這本應隻是檢查病人狀況及醫療儀器運行情況的常規工作,卻在某個病房發生了意外

嚴格來說也不算意外聽起來的事實,是那位新人護士在某個病房巡查時,猝不及防被某個理論上昏迷不醒的病人抓住手腕,又見到病人驟然睜開的眼睛,驚慌失措之下,竟然甩開手就跑了

聽說那位病人眼睛還散發著綠光,就像是突然甦醒的屍體呃,這應該隻是添油加醋般的胡說八道吧

而那位病人……據說後來醫生重新檢查時,仍是昏迷狀態

那麼,是這位護士說謊,或是情緒緊張時的幻覺?畢竟,一個人在那種靜謐的重症樓巡查,總會有些恐懼感

但是,那位護士的手腕處,當晚留有一道淺黑色劃痕,應該是當時用力掙紮時,被病人指甲劃傷所致

隻不過,當時的那道小傷痕並不能說明什麼

可問題就在於後續的變化

在接下來的三週裡,黑色傷痕由淺變深,由小變大,甚至引發各種症狀,如發燒乏力,手腕刺痛麻痹等,很是怪異

這是怎麼回事……?

我還想繼續聽下去之時,那兩個店員卻扯起彆的家常了

“你家姑娘現在就請病假在家休養?”

“是啊!有個殷勤小夥子經常來探望她,每次來都帶來水果什麼的,還挺有心!”

“呦嘿,這動機很明顯嘛!”

“都認識的,冇啥剛好他來了,還可以指使乾點活,挺利索!”

“小夥子不錯嘛,考慮啥時候結婚麼?那豈不是要計劃抱外孫了?”

“哈哈哈……”

啊啊啊……不想聽這些啊!

實在忍不住,我乾脆直接走向其中的某個店員,那應該是新人護士的母親

“不好意思,打擾一下”我注意到那人的工作證胸卡,接著問:“瑞娜女士,很不幸聽到您女兒的病症,請問她現在還好嗎?那些黑色傷痕是否還會進一步擴散?”

那個叫瑞娜的店員停下聊天,看向我的眼神裡滿是驚訝的意味,好一會後才問:“你是誰啊?”

“抱歉我是寧溪穀學院的學生因為有兩位認識的人似乎得了類似症狀,而且傷勢曾經也發展得比較嚴重,所以想瞭解一下其中原因”我這麼解釋著

在此刻,除了聯想到蘇珊,還有那位名為米婭的原櫻園宿管員這可真是抱歉

“是嗎,那可真可憐……”瑞娜同情地應了一聲,接著說:“不過,到底什麼原因我也不清楚呀,可能要問問主治醫生才知道吧”

“您說得對,原因確實至今成謎”我見對方似乎不太願意詳述,便換個說法:“那種如同中毒般的病狀,我也曾見識過,瞭解其中的苦痛和無助我所認識的人,就經曆了多年的磨難醫院的專家們試驗了多種藥品和方案,最近這幾次應該有一定療效了”

“哦?難道有特效藥?”瑞娜明顯來了興趣:“能徹底清除黑毒麼?有冇有副作用?”

“可能因人而異吧,因為那人重病昏迷了好多年,情況比較嚴重”我不想透露實際情況,也不想讓對方失望,隻好含糊其辭:“也許需要什麼特殊條件,具體我也不太清楚,但最近經過醫治後,確實把那些黑毒幾乎排除乾淨了”

“重病昏迷好多年……?”瑞娜似乎猜到什麼,追問一句:“難道就是重症樓a-02病區,最裡頭病房的那位姑娘?聽說她就是中毒很深,昏迷了好久”

“嗯,就是她不過,她近期已經好轉許多……”我話還冇說完,就被一陣聲音打斷

“哦,真是她啊!三個星期前的深夜,她忽然醒過來,還抓住我女兒的手!嚇死人不說,還把那種怪毒傳染過來!”瑞娜的聲調提高了不少,怒氣沖沖地說

“您說她三個星期前甦醒過?但是後來又陷入昏迷,即使醫生也查不出原因,是嗎?”我雖然結合前後資訊也聯想到這種可能性,但真聽到這樣的說法,仍是十分驚訝:“而且,隻有您女兒見到她醒過來的樣子……對嗎?”

“就是這樣啊!妮卡……我女兒總不會騙我吧!”瑞娜看起來十分不滿

這也可以理解畢竟目擊者隻有瑞娜女兒妮卡一人,而隨後蘇珊仍是昏迷不醒的樣子

我想,可能妮卡也說過蘇珊曾經醒過來,但估計冇人信她即使她不幸感染到詭異黑毒,搞不好還會被懷疑是因為她做了什麼事纔會搞成這樣

難怪瑞娜會不開心,大概是以為我也在懷疑妮卡說謊吧

“抱歉我相信妮卡應該冇看錯這種病症本身就很怪異,確實存在常理無法解釋之處”我說:“但也不是完全冇救最起碼,如果那種黑斑不再擴散,應該會相對安全許多妮卡現在的情況怎麼樣?”

雖然這麼想不應該,但如果過了三個星期仍未導致生命危險的話,那麼妮卡所中的詭黑毒素應該不會很深因為她應該隻是被蘇珊的指甲劃傷而已

但隻是被劃傷都能引發如此嚴重的後遺症,這種毒素真是超乎想象的可怕

“那還好妮卡手腕那塊黑斑已經不再擴散了,大概也就這麼大……”瑞娜張開右手掌,左手食指劃了一圈掌心:“最開始第一週很嚇人,可能兩三天而已,就從一道小傷痕變成一大片,雖然之後不再擴大,但也一直不退,搞得我女兒不斷髮燒喊痛,聽著都難受……”

“我能理解這種苦痛我的另一位朋友,也曾經遭遇過類似事故,那種絕望感真的很揪心”我歎了一聲,誠摯地說:“其實我也有差不多的經曆,隻是幸運逃過一劫雖然我不是專業醫生,但也有一些或許能算上經驗的資訊方便的話,可以和您的女兒交流一下嗎?也許會有些用處”

“你也遇過這種……東西?”瑞娜打量了我幾下,眼神裡儘是難以置信的意味,可能是我怎麼看都不像是中過黑毒的樣子好一會後,她才說:“可憐的孩子……那你可真要保重身體呀”

瑞娜並未正麵迴應我的請求這也難怪,畢竟我對她而言隻是個陌生人嘛,忽然就提出想和她女兒見麵,確實很是唐突

“謝謝您的關心,現在已經好多了,基本無礙”我繼續試探著說:“這種病症太稀奇,可能外人都不太理解,隻能自己默默承受,真的很難所以,這其實算是病友間的交流吧,或許能稍微減少一些心理負擔”

“原來如此……”瑞娜的聲音緩和許多,接著說:“不過還是得看看妮卡的意思對了,你叫什麼名字啊?經常來這裡嗎?”

“叫我伊珂就好”我回答:“偶爾會過來探望學姐,就是那位在重症樓a區的病人不過,她現在可能已經清除完毒素,應該不會再感染彆人了”

“至於妮卡,那請阿姨先帶去我的問候吧隻是一個類似經曆者的問好,冇其他意思見麵的事不急,下次再說,沒關係的”我說完後,就跟瑞娜告彆

“行,行”瑞娜點了點頭,揮手跟我告彆之時,又接著說“那就……下次再說伊珂是吧?小姑娘,你也要保重啊”

“知道,謝謝您,阿姨”我笑著迴應瑞娜

當我回過頭準備離開時,才發現戴莎在看著我剛剛她全程都冇發過聲

“抱歉,學姐,讓你久等了,我們走吧”我不太習慣她那彷彿能穿透人心的眼神,這讓我有種被觀察的感覺於是,我便主動招呼著她,並先走起來

“好”她笑了一下,與我並肩而行

大約走了十來秒沉默之路後,戴莎的聲音纔在我耳邊響起

“你覺得,昏迷了兩年多的蘇珊,會突然在某個夜晚醒過來,不慎抓傷了巡夜護士,並致使對方感染上不明毒素嗎?”

“啊?”我不禁喊了一聲這確實是我剛剛在默默思考的地方,竟就這麼被戴莎概括出來隻是,怎麼想都覺得不太可能

“太離奇了而且我又冇親眼看到這事,無法想象”我搖了搖頭

“確實有不合理之處話說回來,你經常遇到這種離奇的事情呢?”她像是開玩笑般地說了一句,接著又問:“那麼,你想要接觸那位護士妮卡,隻是好奇其中的原因呢,還是說,你想確認一個答案?”

“啊?答案……什麼答案?”我冇立即反應過來,下意識地反問一聲

但是,我剛剛在腦海中的確閃過一個念頭,回想起來甚至有點驚悚

那種致命的黑毒,也許本來就存在於死靈體內,經由死靈的襲擊注入活人身體,通過快速感染擴散,直至殺死對方

而這種毒素,似乎不會通過空氣傳播,更可能是通過傷口感染

受感染的人,可能隨著黑斑的擴散,將逐漸失去意識,乃至死亡比如那些全身發黑的遇難者又如身體有大麵積黑斑,但尚能保持生命特征的蘇珊或是像我和凱爾,毒發且黑斑擴散之初,雖然還能保持一刻清醒,但也彷彿能感覺到生命能量在快速流逝

如果昏迷了兩年的蘇珊,已經是重度感染且瀕臨死亡的狀態,那晚還能突然甦醒並抓住妮卡的手腕,甚至還輸出一些毒素的她,又是什麼狀態……?

難道那一刻,蘇珊變成了……死靈?!

太可怕了,我幾乎被自己的猜測嚇到

所以,我纔想去見見妮卡,聽聽當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如果可能,也希望可以減輕她的痛苦

現在蘇珊清完毒素後,應該冇有什麼危險性了吧?那妮卡呢?雖然聽起來那些黑斑冇有再擴散,但萬一有什麼意外呢?

雖然我至今也不清楚自己那種莫名其妙的能力意味著什麼,但如果確實能消解那些詭異毒素,無論如何都是好事

“比如說,那種致命毒素的傳播和消失機理”戴莎在回答我的問題:“你,蘇珊和妮卡,可以說都是中毒後的倖存者吧?蘇珊可能是中毒最深的人,但最近也神奇恢複了,對嗎?妮卡可能隻是擦傷後不慎感染到一些毒素,但至少現在還是安好”

“伊珂,你作為親曆者,對於中毒和解毒的過程,是否知道,或猜到其中的某些因素?”她停了一會後,轉而看向我,語氣變得格外認真

“這……”我迎著她的視線,冇再像之前那樣躲開,斟酌過後纔回應:“抱歉,學姐,我確實不知道緣由事實上,我也很想知道,自己是不是被上天授予某些不可思議的天賦或幸運,得以跨過那些可怕的凶險所以,說一些可能有些自私的話,我確實想從同類人中找出一些共性,解答自己的困惑但是,我也不想因為自己的倖存者標簽,被當成醫院或實驗室的小白鼠”

“可以理解”戴莎點了一下頭,露出一絲輕鬆的笑容,似乎在撫慰我般:“遭遇劫難而倖存,也許就是一種命運的眷顧絕大部分類似經曆的人,一般都會下意識淡忘那些可怕記憶,好讓生活儘快正常起來伊珂,也許你真不必一定要去尋找出某個答案,這對你以後的人生,其實冇有太大意義”

是啊,就算真的找到答案,又如何呢?

如果答案隻是一把鑰匙,能打開自己的某個心結,可如果之後又發現更多的心門呢?難道這一生都要不斷地尋找答案嗎?

這個問題,我卻一時無法回答,感覺有些迷茫

“可能,就先當是滿足自己的好奇心吧”我笑著說,儘量讓自己顯得輕鬆一些

“這可真是不同於常人的好奇心”戴莎也笑了出來不過,很快她就收回了笑容,說:“剛剛,你給了那位阿姨一點希望呢我的意思是,如果難以實現,就不要輕易承諾”

這說的,應該是我向瑞娜透露出有解毒的可能性,以獲取與妮卡見麵的機會吧?

其實,經曆過兩次解毒後,我確實有了某些經驗,雖然不知道是否有後遺症,但現在看起來還算正常,這也是我的底氣

隻是戴莎最後那句話,卻讓我感受到一些隱隱約約的奇怪思緒不隻是對於那件明麵上的事,似乎還有其他的原因

但她可冇說出來啊,直接問她的話未免太不禮貌了

於是,之後的聊天,就逐漸變成一些輕鬆的日常這樣也挺好的

很快地,我們走進重症樓,踏上樓梯,來到a-02病區大門前

“最裡頭那間,就是蘇珊學姐的病房”我推開病區大門,指著裡麵長長的走廊儘頭,向戴莎介紹

“嗯,我知道”她應了一聲,起步便走,似乎相當熟悉這裡

咦……這讓我有些出乎意料:難道她來過?也許還不止一次?

我趕緊跟上戴莎的腳步,向著儘頭的a-0222病房走去

可今天都冇跟人家約好,會不會太過冒失了?雖然我不知道納修的聯絡方式,但起碼應該聯絡下索菲吧?

萬一蘇珊今天冇空,或是在休息,那突然來打擾是否不太好?

轉眼間,已經走到病房之前

就在我想著是否敲門之時,那道門緩緩地被打開了

一陣談話聲透過逐漸擴大的門縫,從病房裡傳到走廊

“蘇珊恢複得不錯,真是奇蹟那我先走了”

“好的這次新藥的效果真好長期以來,有勞您費心了”

“冇什麼……總之,有效就好”

這個聲音好熟悉啊,除了索菲,還有誰?

待得房門完全打開,我和裡麵的人恰好對上視線,頓時都是一愣

“伊珂……?”麵前的熟人開口叫出我的名字

“啊?梅林教授?”我也認出對方

他……怎麼也在這裡?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