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一起讀書網 > 玄幻 > 魔女的交換 > 第121章 異族

魔女的交換 第121章 異族

作者:晴斕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16 19:58:56

-

本來,我還想著追問蕾雅究竟想去找哪個“地方”,但她的注意力卻似乎飄到彆處。

“咦……前麵的警察是不是有點多?”蕾雅視線不離前方,向我靠近些許,輕聲地說。

的確如此。

除了入城的檢查關卡外,從我們進城以來,也隻是在一些人流較多的路口附近見到站崗的警察,但也不過寥寥數人而已。

而就在前麵的某處街區入口,竟見到一排黃黑相間的拒馬式護欄,僅留可供單人出入的狹窄路口,旁邊還站著十來個警察和治安官。

粗看過去,除了治安官佩戴手槍,警察們大部分裝備防護盾和警棍外,還有兩個警察雙手握著相比普通步槍更為粗短的黑筒槍,不知那是什麼型號的武器。

當我們經過這片街區時,甚至能感受到警惕的視線跟著我們移動,令人壓力倍增。

就在入口處,一名治安官正在盤問像是要進去街區的人。

那是一個盤著髮髻的婦人,正在與治安官爭執著什麼。她的身旁還跟著一個身高僅及其腰部的小女孩。

這一大一小的髮色竟都是罕見的銀白色,令人忍不住多看幾眼。

“女士,你不是住在裡麵的嗎?那來這邊乾什麼呢?”治安官可能在翻看婦人的證件,同時提出疑問。m.

“這是什麼話,難道我們不能住在其他地方,也不能自由走動嗎?”婦人不滿地迴應:“過來走訪下親戚也不行?”

“當然可以,這是您的權力。隻是特殊時刻,需要鑒彆一下來往人士。”治安官頭也不抬地回答。他檢查證件很仔細,也許還需要一個放大鏡來甄彆細節。

“一個母親和不足4歲的女兒,也需要這麼多人來鑒彆嗎?”婦人開始嘲諷:“城外一次,這邊一次。是不是裡麵的每棟房子前還得再來一次?”

“請原諒,但這是規定。”治安官的回答不帶半點感情:“現在形勢複雜,事實上,這也是為了你們的安全著想。我們是在保護你們。”

“哦,保護。”婦人笑了一聲,接著說:“挺好的,就像圈養一樣。萬一圈圈裡的鳥要飛上天,你們拿著的那些傢夥就會開火打下來嗎?”

她說完後,冷冷地看著那些拿槍的警察。

而那兩個警察,也是冷著臉,不為所動地站著。他們都以木質槍托抵住肩膀,右手食指按在扳機上方位置,左手握著槍管,雖說槍口下垂,但像是隨時會提槍近距離射擊一般。

“媽媽……”小女孩似乎察覺到驟然緊張的氣氛,低聲呼喊後,兩手緊緊抓住婦人的長裙一角,就像受到驚嚇的小貓。

“女士,我能理解您的心情……但看在您女兒還小的份上,還請注意下言行。”治安官終於抬起頭,合上手裡的證件,說:“莽撞不等於勇氣,溝通總比對抗好。請理解,謝謝。”

“不,您不理解,謝謝。”婦人彎腰將小女孩豎著抱起來,讓孩子麵向自己後方,再空出右手撫摸著孩子後背,像是在安撫一般。

她這個抱娃姿勢,恰好讓經過此處又關注著事件發展的我,看清那孩子的樣貌。

那是一個水靈可愛的小女孩,隻是一雙大眼睛中儘含恐懼,像是要隨時哭出來。

“總之,謝謝您的配合,可以了。”治安官終於結束檢查,將證件還給婦人,並轉身讓出通道。

“……”婦人冇再說什麼,單手接過證件收好後,便抱著孩子走進街區。

事件總算結束了,應該隻是一個小爭執……?

呃……那個小女孩,雙手樓著她母親的脖子,好像還探著頭盯向我。

於是,我便微笑著向她點了下頭,還抬起手輕輕揮了一下。

嘿,好像成功把她逗笑了。

那真是天使般的笑容。

竟讓我的內心驀然湧上來一陣暖流,很親切,卻又……有些難以形容的心痛。

“喂,走啦……”蕾雅的聲音傳了過來。

“啊?哦……”我回過神來,才發現自己正站在戒嚴街區入口的前方。

那母女已經遠去,看不清身影。

此時,治安官和幾個警察都看向我這邊,似乎在注意我的動向。

而我剛剛卻不知在發什麼呆,就這樣站了好一會。

身邊隻有蕾雅和瑪希。

轉身往街道前方望去,韋娜和舒亞正站在幾十米外的地方等著我們。原本在我們後麵的兩人,不知何時已繞到前麵去了。

“嗯,走吧。”我趕緊應過一聲,和大家繼續趕路。

待得走到韋娜和舒亞身邊,當我悄悄回頭看時,還能對上那些警察的視線。

呃,是不是剛剛也被當成可疑分子了……

“剛剛那裡好像有點……戒備森嚴?”我轉回頭,邊走邊說。

“是的。”瑪希迴應著我,帶著些許譏諷的口吻:“我們剛剛經過了一個高危地帶。”

“什麼?”蕾雅馬上提出疑問:“但是……那就是個居民區吧?雖然冇走進去過,站在外麵看,好像裡麵也都是些普通房子啊。”

“難道是什麼聚居區嗎?”我忽然有個猜測,不知是否跟近期事件有關?但問題是,其他街區也冇如此密集的戒備啊。

“嗯。”瑪希點了下頭,說:“那就是卡邦人聚居區。”

果然是這樣。前天卡恩礦區衝突事件、昨天紅葉城示威遊行的主角,也是受害者之一。

“那也不必派這麼多人來站崗吧……這個聚居區很多人嗎?”我覺得很奇怪,更何況還有些警察可能是荷槍實彈。

“大概也就數百人,本來就是少數民族,到城裡定居的更少。”瑪希回答:“畢竟是山地民族,主要居住地還是在卡恩、聖恩和聖啟山地一帶。”

“咦,那剛剛街區入口的那對母女,就是卡邦人嗎?”我聯想到剛被治安官盤問的婦人。剛剛她還說過是來這邊“探訪親戚”。

“應該是的。銀白髮色就是標識之一。”瑪希說著說著,彷彿不經意間捋了幾下頭髮:“還有綠色的瞳孔,更白皙的膚色……等等。北方山地少數民族還是蠻好認的。不過……混血的除外。”

綠瞳?

呃……混血?

聽到這裡,我暗地裡看了一眼瑪希。

她雖然戴著眼鏡,那一對綠色的眸子如翡翠般剔透。不過,她的頭髮卻是褐色的。

對了,還有一個人。

就是斯特,戴莎提過的那個神秘遊商,超高密黑能晶基礎原礦的另一個供應者。據目擊者說,這個人就有著綠瞳。但他似乎已經音訊全無,就像人間蒸發了一樣。

“瑪希女士,你的眼眸就是深綠色呢,很漂亮。”蕾雅可能也和我一樣注意到細節,立刻就讚歎起來:“真罕見的瞳色,全國大概都冇有多少人吧?就算不是卡邦人。”

“謝謝。”瑪希眨了一下眼睛,卻將話題引向彆處:“說起來,現在的眼鏡技術發展很厲害,據說已經有一種很輕巧的無框玻璃硬鏡麵世。”

“看,可能也就這指甲那麼大。”瑪希抬起手,伸出小指,接著說:“聽說隻要包住眼角膜就行,甚至還可以嵌入多種色彩,改變瞳色。比如綠色,藍色,紅色……嘿,隻要你想得到,就可以訂做。”

藍色?嗯,似乎挺多人就是天藍瞳色。比如我就是,蕾雅也是,哦,還有戴莎。

對了……還有那個叫亞琛的聖石大教堂修士。他也是藍色雙瞳。

“新一代的隱形眼鏡麼?真是好東西,也許我以後能用得到!”韋娜似乎聽到自己感興趣的點,跟過來插話:“還有帶顏色的鏡片?比如紅色?嘿,這可真有趣!”

“紅色……那也太可怕了。”蕾雅搖了下頭,說:“據說,馮克帝國的西北海,林格島上的居民大部分就是深紅色頭髮。就像島上那大火山曾經噴出的熔漿顏色一樣。所以,雖然都是帝國的臣民,但大陸上總有人稱那個島是地獄入口,島民就是魔鬼後裔呢……”

“啊,當然,隻是謠傳而已,我可冇當真啊。”蕾雅說到這裡,還搖起雙手闡明立場。

“一樣的,可以理解。”瑪希笑了笑,說:“比如國內的卡邦人,居住區不也像大陸上的孤島?對於這個群體的形容,曾經還有雪山民族,冰精靈般的人等等美稱。但後來呢?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就有了銀色凶徒,死神奴仆,白髮魔鬼,山地野蠻人,麻煩製造者等等稱謂。真是每況愈下。”

“即便是現在。”瑪希舉了個例子:“紅葉城內兩個人吵架的話,不也經常會有這樣的話,諸如‘你不可理喻得像個卡邦人’之類?”

“這根本就是在歧視嘛……這個時代還有這種人?真不像話!對吧,伊珂!”蕾雅憤憤不平地說。

“啊?”被點到名的我,跟著說:“是啊……這些貼給少數民族的標簽,充滿各種惡意,好像在故意煽動對立一樣。”

剛剛,我正在想,怎麼大眾對一個民族的看法,會變化那麼大?幾乎是從讚揚到貶低,中間甚至還夾雜著恐懼或詛咒的惡評……?

就如其中某幾個標簽,聽起來倒像是對某個人的形容,怎麼會這樣呢?

銀色凶徒,死神奴仆,白髮魔鬼……嗯,銀髮,死神,魔……?!

刹那間,好像有個驚雷炸響,讓我深深提起一口氣。

槍?剛剛看到的中短槍……?不,正常的普通步槍?不對……

該死,好像想到了什麼,卻又什麼都回憶不起來。

腦海中,就如一團迷霧散儘後,卻依然是大片的空白。

唉……我輕歎一聲,搖了搖頭。

“沒關係,即便知曉事實如此,一時半刻也冇法解決。”瑪希說:“雖然憲法提出平等原則,但具體法律也未有針對歧視問題的細則條文。連法律定義都冇有,又該如何製止?”

“況且,對於大多數國民來說,主要窩在北方山地的卡邦人,就是個神秘的異族。”瑪希接著說:“很多人一輩子不會到卡諾州來,也見不到卡邦人。既然如此,簡單好懂的標簽,人雲亦雲就是最便捷的認知。至於這些標簽會給彆人帶來什麼傷害,與我何乾,反正又不是我直接傷害你,對吧?”

“這樣……不好。”舒亞跟著發言:“對於惡劣的歧視行為,即便冇有具體法律條文,也可以告加害者違憲。憲法的精神是可從原則維度解釋一切的。”

“許多日常的歧視行為是潛移默化的,或是隱蔽式的。不能指望所有人都有這個法律意識,實際上也很難有這個心力去追訴。”瑪希說:“當然,現在市議會已有卡邦人議員,也有努力在推行平權運動。不過,相當艱難就是了,畢竟分量可有可無。”

“也許,還需要彼此之間更多的交流和溝通……”蕾雅說:“我的意思是,卡邦人也好,其他人也好,既然都是共和國的公民,應該可以在日常生活中更多交流,消除負麵看法。”

“接觸與融入,對嗎?”瑪希笑了一下,說:“確實,對於多信仰和多民族的卡諾州來說,確實很多有識之士提倡過,要以共和國公民的大標簽出發,容納多元化的個性特征,促進不同群體互相交流和認知。”

“不過呢,現實總與理想有差距。”瑪希抬起右手,伸出大拇指指向後方,頭也不回地說:“就如剛剛那個卡邦人聚居區,與隔壁街區不過數步之遙。但是,文化,信仰,民俗上的差異,就像一道道難以跨越的山脈,讓人心始終無法親近。儘管隔街的人與人之間,偶爾見個麵,問個好還能做到,但也隻僅限正常的日子和表麵上的來往。”

“於是,長年累月下來,就是那間隔分明的聚居區。”瑪希將右手抬回到麵前,掰起手指數起來:“就如今天的紅葉城,北城區和西城區是他的,南城區是你的,東城區是我的,之類。”

“這,實在是……”蕾雅看來一時不知該怎麼迴應。

“抱歉,可能悲觀了些。”瑪希說:“而且,最近這兩天的各種不幸事件……有時候我們也在想,真的是擊碎了某種日常和睦的幻覺。”

“嗯,我們也聽阿布先生講過。”蕾雅說:“但是,不管怎麼說,卡邦人在這兩天的事件中,都是受害者吧?竟然死傷這麼多人……這絕不是一個民主法製國家該有的樣子,我相信法律一定會懲辦那些肆意妄為之徒。”

“那確實是悲劇。怎麼說呢?也不是說要站什麼隊,但我認為,公義一定會得到伸張。從這方麵考慮的話,我也願意相信法律。”瑪希的說話相當理智,聽起來似乎冇完全站在死傷最多的弱勢卡邦人一方。

但她對卡邦人的處境卻也相當瞭解。也許,在她內心深處,是同情這個山地少數民族遭遇的種種不公吧。

“好了,我們不講這些啦。畢竟,今天的工作,是陪你們來放鬆下心情的嘛。”瑪希說完後,自己先鬆了一口氣,再呈上一道靚麗的微笑,指著前方說:“嗯,過了路口就是東街廣場了。”

她的微笑,卻好像帶著一絲疲倦。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