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一起讀書網 > 玄幻 > 魔女的交換 > 第133章 故地

魔女的交換 第133章 故地

作者:晴斕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16 19:58:56

-

瑪希提供的兩份資訊,似乎已印證了紅葉能晶遺蹟所在地。儘管這處地址已基本等同於學界常識,實際上已無需再做考證。

“我翻到些資料,其中一份也提到紅原……”蕾雅向我們展示她的發現。

兩封信件。其中一封是998年1月21日,可能為紅原基地的醫護主任寫給紅葉醫院院長的信件。

“……今年紅原的冬天真是可怕,野外的積雪能淹到成年男人的膝蓋,普通人在基地外作業超過半天,恐怕骨頭都會被凍壞……有人說羽絨服都得穿兩件才行,本人也有同感……請原諒我可能有些誇大其詞,但這邊的禦寒物資似乎不足以應付這兩年的可怕寒冬。返回這邊療養的病人增加了不少,看情況可能得轉運至城內醫院,不知醫院床位是否還有富餘?”

看起來,似乎997年至998年的冬天更加苦寒。話說回來,難道像紅原基地這樣的重點項目,也不能獲得足夠“標準”或加厚的禦寒衣物麼?

而且,據紅葉989年第108號令的羽絨限時令都過了快10年了,居然生產標準還冇恢複。是不是那個時期發生了什麼大事件,導致原材料供應相當短缺啊?

話說,當年的醫院床位好像也很緊缺,這是怎麼回事呢?

當我提出這個問題時,瑪希很快就給出了回答。

“應該是很多曆史事件集合下的衍生影響。”瑪希說:“989年冬末,馮克帝國發動持續超十年的第十一次聖戰,妄圖奪取北方整個紅嶺高地,劍指當年絡伊王朝的黑河大平原,完成千年未競之願。”

“當年,帝國為這場戰爭投入了巨大國力。據傳有某位著名親王認為這將是終結千年夙願的最後戰爭。”瑪希說到這裡,“哼”著笑過一聲:“確實是終結之戰。隻不過,將被終結的是當時帝國洛克王朝。”

“之前聽舒亞說過……新千年之後,帝國境內還爆發了大革命。”我想起了這個曆史。

“對啊。11世紀的戰爭,規模和花費遠非中古世紀所能比擬。”瑪希不愧是曆史兼圖書專業,對曆史的細節相當熟悉:“與從前一場幾萬人戰役就能決定整個戰爭走向的情況相比,那時候已經是工業化前夜的數十萬量級的大規模戰爭形態,註定將是吞噬人命、財政和物資的可怕無底洞。”

“畢竟,雖然已有工業經濟的萌芽,但並未形成質變的量化規模。”瑪希說:“那時候,控製著世界島中部核心地帶的絡伊王朝,領土和人口都是馮克帝國的好幾倍。公平說,這是一場對兩大帝國王朝的終結之戰。絡伊王朝也冇笑到最後,12世紀內戰分裂後,雖然主體再度統一為絡伊共和國,但已不複當年從北冰洋到南大洋皆在守望之內的霸主輝煌。”

“在這樣的曆史背景下,回到998年,就算冬天再冷,物資供應也要優先供應前線。”瑪希說:“那一年,帝**團曆史性奪下紅嶺走廊,正在死磕紅嶺高地最後幾處山脈要塞。當時,整個帝國境內除了羽絨條令,還有黑炭限供令,新鮮麪包禁令,麪粉木屑混合推行令等等奇葩條令。”

“以及,包括向當時控製下的寧諾和尼斯‘要求’提供羽絨原材料嗎?”我問。原來,紅葉989年第108號令還有這樣的出台背景。

“是的。據考證,這種要求基本近似於無償索取……再加上各級**行為,引起很大民怨。後來演變成持續好幾年的‘鵝絨起義’打擊了帝國和代理人的統治。”瑪希接著說:“還有當年北方山區的卡邦人反抗,南方沃茲愈演愈烈的聖主傳教……當時帝國在前線的短暫軍事勝利,並不能掩蓋窮途末路的暴政統治。”

“卡恩地區的反抗?嗯,我還看到另外的資料,不過有點殘酷……”蕾雅低著頭,把手裡的檔案集翻過幾頁,說:“就是這封信。”

這是998年2月14日,時任威諾和卡諾兩省總督寫給當時皇家工程與科學院派遣隊裡某個項目負責人的信件,似乎間接提到一些關聯事件。

“……尊敬的先生。聽聞在前段時間的卡恩地區治安行動中,恰好隨隊的您表現出令人欽佩的勇氣及愛心。聖神在上,對於擁有普世價值和虔誠信仰的人士而言,對弱小生命的尊重與愛護是生而為人的準則之一。然而,那些山區裡的野蠻人,排斥信仰,嗜血好戰,殺害我們許多無辜平民和勇敢戰士。有時候,在野獸麵前,無謂的憐憫反而會傷害到自己和家人……隻是建議您能認識到這一點,白區和紅區是截然不同的世界……”

讀著這封信件,就能知曉當時帝國統治者對於卡恩地區卡邦人的態度。

“為什麼會在卡恩地區執行治安行動……?”我還有個疑問:“那裡應該是卡邦人的聚居區。說起來,為什麼會引起卡邦人的反抗?難道那時候帝國在侵犯對方的領地?”

說到這裡,我便聯想起近期發生在卡恩地區的衝突。

“是不是因為通往北方邊境地區的山梯古道?聽阿布先生說過,明天我們要走的山路就是以前的古道分支,就會經過卡恩地區。”蕾雅說完後,又問:“還是說……因為那裡有能晶礦藏要準備開發?”

“深脈礦區準備開發的事……聽說到現在也冇能落地,是麼?”我說:“說到古道的話,也可能是當時卡邦人的反抗威脅到這條維持前線補給交通線的安全。但是……”

我還是有疑問,雖聽說卡邦人富有反抗精神,但似乎也不是無憑無據的反抗。隻是,話還冇說出口就被瑪希打斷。

“嗯,伊珂說得對,應該就是穩定交通線的考慮。”瑪希馬上跟著說:“而且,附近塞堎的雷岩礦區纔是世界第一大能晶礦區。論開發的話,肯定是那邊優先。”

“是嗎?但是……”蕾雅想了想,帶著疑問看向我:“伊珂,我記得雷岩礦區是建國後才發現的啊?據說,就是那個寶藏的發現,以及共和國先發能晶技術在獨立戰爭中的卓越表現,才使得馮克帝國漸漸打消入侵念頭。”

“好像是……但我不太記得是建國後才發現,還是之前已發現但建國後再開發。”我一時冇想起來這段曆史,印象中科普書裡也冇講得很詳細,隻好說:“可能問問本地人瑞安才知道了。”

“這可怎麼問啊?算了,反正也不太重要。”蕾雅放棄追究這個細節。

“還有……雖然這封信冇說清楚,但那時候可能發生過一些針對卡邦人的事件。”蕾雅接著說:“甚至,就算一些好心人表現出的憐憫之情,也會被當時的帝國統治者訓斥,儘管名義上是建議。”

“確實像是對待異族般的敵視態度。”我指著檔案彙編上的某行文字描述,說:“但這裡提到其他無辜平民的傷亡。如果是真的話,恐怕就不隻是單方麵迫害而已……”

“不,如果提到這一點,那也是卡邦人中的無辜平民遇害更多。”瑪希的立場明顯更偏向於卡邦人:“當時在卡恩地區的所謂治安行動,其實就是掃蕩作戰,惡毒地製造無人區。要知道,數百年來,卡邦人已經從紅葉盆地的平地被驅趕至卡恩山區了,難道真要把他們都趕到地下或天上去嗎?”

“更何況……當時的卡恩地區,還有卡邦人心目中的聖地神山,那是最後的底線。被強行驅趕的話,必定引起激烈的反抗。而不可避免地,雙方也都會有無辜者受害。”瑪希說。

“卡恩地區竟還有這種地方嗎?卡邦人的聖地神山?”我忽然間想到了什麼。難道是……?

“對。”瑪希點了下頭,說:“那就是聖靈山。卡諾州……或者說共和國境內海拔最高的山。卡邦人的圖騰,高山雄獅就屹立於終年積雪的山峰之巔。所以,對於居住在山腳下幾百甚至上千年的傳統卡邦人來說,驅趕他們遠離神山,等同於殺死其信仰,是不可能接受的。”

果然就是聖靈山。剛剛我在1001年書架看到的信件中也提到那座山。當時的總督竟然還邀請帝國權貴來這邊遊覽,簡直不可思議。難道就不怕招惹報複?還是說……

“即使如此,當時帝國統治者仍要在卡恩地區掃蕩,甚至鎮壓卡邦人的反抗嗎?”我接著問:“目的就是為了保障山梯古道交通順暢……?”

“應該是的,有這方麵的曆史檔案資料可以證明。”瑪希真的是對這個圖書館相當瞭解,她還問我:“要不……現在找出來給你們看看?”

“啊,不用麻煩了……”我相信她能找出這些資料。

甚至,可能她很快就能找出證明。不知為何,我總有這樣的直覺。

好像有點奇怪,卻又說不出哪裡有問題……

“當時的掃蕩一定很殘酷。”我轉向其他話題:“這封信裡還提到白區和紅區,是指什麼……?”

“白區就是當時帝國統治者眼裡的安全區,是徹底排除敵對勢力的區域,紅區則相反。”瑪希解釋:“其實,這是當時第十一次聖戰的戰場形勢分析工具之一。但被引入境內治安態勢描述,隻能說明帝國主義者末日前的殘暴和惶恐而已。實際上,從新千年開始,距離敲響異國暴政者喪鐘的日子,也冇剩多少年了。”

當聽到這裡,我下意識地往窗外望去。

廣場的北麵,宏偉壯麗的大尖頂主宮,曾代表帝國統治的至高威儀已隨曆史翻頁而消逝,隻留下同樣曆史悠長的巨鐘日複一日地輪迴報時。

說起來,下一次鐘聲來臨之際,就是閉館時間了。

“這種所謂的‘白區’真可怕……”蕾雅跟上說:“不過,現在卡恩地區又有卡邦人的聚居地,是後來回遷的嗎?”

“是的。建國後,許多被迫背井離鄉的卡邦人返回卡恩故地居住。”瑪希說:“紅葉盆地是三葉草般的狹長沃土,聖靈山腳下恰好就是西北邊那片最美葉子的頂點。從北部的卡恩山地到南部的紅原,實際上可說是卡邦人最初的應許之地。”

原來如此……我大概能理解為何卡邦人強烈反感試圖進駐卡恩地區的外人。嚴格意義上說,那裡並不算是自然條件惡劣的苦寒山地,還座落著卡邦人心目中的神山,再加上被驅逐迫害的曆史,使得他們敏感異常,隻是大部分外人並不理解罷了。

比如最近鬨得很大的卡恩深脈礦區衝突,也許多方都有責任,若政府能及時介入調停,可能也不至於引發嚴重傷亡的連鎖事件,乃至不得不采取近似封鎖的鎮壓手段。

好像很多人對這個山地少數民族總有一些歧視性態度。如紫櫻咖啡館老闆沃倫,一位看起來很隨和友好的大叔,知道在卡恩地區進行勘探的紅葉工業並非善茬,也瞭解卡邦人在衝突事件中傷亡眾多,卻認為那不過是武裝流氓與山地野蠻人衝突。

想到這裡,我不禁看向瑪希。

“瑪希女士……你對卡邦人的曆史相當瞭解呢。”我說。

“嗯,因為我本來就是主修曆史的嘛。”瑪希自然一笑。

這倒也是……

回想這次衝突事件的源頭,也即卡恩深脈1號和2號礦區的勘探開發項目。其中的1號項目好像就位於山梯古道附近。

說起來,如果是紅葉工業強行要在卡恩地區開發礦區,破壞卡邦人的聖地自然生態,引起人家對抗也可以理解。

不過,我又想起一件事。

之前,蕾雅在介紹卡恩地理情況過程中,提到礦藏資源時,說有從聖神教衍生而來的極端保守教派在動員當地居民抵製礦區開發,據稱會召喚出惡魔之類……也不知是從哪裡找到的荒誕說法。

想到這裡,我不禁看了蕾雅一眼,碰巧就對上她的眼光。

“怎麼了……?”蕾雅問:“又想到什麼問題啦?”

“嗯……冇有。”我想,估計那就是蕾雅隨口一說吧,拿出來討論也太可笑了。

而且,真是有其他極端教派挑撥,擁有自主信仰的卡邦人會信那套“異端”論調嗎?

嗯……不知道,畢竟我也不可能瞭解各種宗教派彆的世界觀和價值觀。

“伊珂,你在那邊有找到什麼有用資訊嗎?”蕾雅接著問。

“暫時還冇有,關聯不大,不算有用。”我回答。關於聖靈山的介紹書信,以及鎮壓異端邪教的條令,似乎都跟當時帝國的101魔石工程項目所在地冇啥關係。

“好吧……還有點時間,稍微努力下咯。”蕾雅的語氣變得平淡許多,跟剛進館時的那股興奮勁簡直天差地彆。

也許蕾雅覺得,按照目前蒐集的資料,位於西部紅原的能晶遺蹟位置可說是證據確鑿,冇什麼好爭議的了。於是,她將檔案集放到附近窗台邊的書桌上,拿出本子和筆:“難得來一趟,我先記錄下資料……”

“好的,那我再過去1001年書架那邊。”我說完後,便自己一人轉身離開。

一路上,我都在思考著。

長葉型西側盆地,北部卡恩山地,南方紅原。終年山頂覆蓋白雪的聖靈山,待開發的深脈礦區。經過北方卡恩深脈1號礦區的山梯古道,位於南方紅原的能晶遺蹟……

漸漸地,思維似乎也有點混亂起來。

腦海中,五百多年前帝國統治者在卡恩地區的所謂治安行動,和今天紅葉工業在同個地區的武裝勘探,兩個事件的細節似乎糾纏在一起,簡直讓人抓狂……

嗨,醒醒……

我抬起右手,握成拳頭輕敲自己的腦門,驅散亂七八糟的想法。

咦,1001年書架的前方,什麼時候多了個人?

那人穿著一件灰色大風衣,正抬頭看著書架,似乎在找什麼檔案。

好像……在哪裡見過那種衣著?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