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一起讀書網 > 玄幻 > 魔女的交換 > 第144章 破碎

魔女的交換 第144章 破碎

作者:晴斕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16 19:58:56

-

裡克自稱巡修者並不讓人意外,畢竟之前已聽他說過,而且他的活動軌跡也很像。

但是……觀察者?

“不是直接或間接行凶者的意思嗎?”我不喜歡這個詞,隻覺得充滿冷酷之意:“隻是‘純碎’袖手旁觀,即使知道極端教徒已經或即將實施殘忍暴行?”

“站在不同立場,真相有時並不唯一。”他那避重就輕的答案聽起來讓人特彆來氣。

“不管如何,真相就是,有幾十名無辜者在聖明教製造的恐怖事件中死去。僅僅這三年。”我質問他:“裡克先生,你到底在觀察什麼……?”

“先回到上一個問題吧。”裡克輕笑一聲,卻不急著回答。或許這是他要準備做“交換”的問題之一。

“剛剛我們談到哪裡了?哦,對,靈魂。”他接著問:“你相信靈魂的存在麼?或者說,你認為靈魂是什麼?”

“……請不要故弄玄虛,裡克先生。”我總覺得,他的問話像是在誘導我走向某條歧路。

至於靈魂?說真的,我相信它是確實存在的。

不然的話,兩年前在溫芝之家宿舍裡甦醒過來後,明確我並不是“我”的那種深刻認知又是從何而來?

也許,“占據”這幅身體的靈魂,是不知來自哪個時空的異客。m.

“伊珂”的靈魂去了哪裡?不知道。

我又是從何而來的?也不知道……或者說,記憶被某種力量抹去太多,縱然有不時湧現的莫名思緒,卻想不起任何屬於本人的完整記憶畫麵。

“也許,靈魂是精神層麵的集合體。比如情感,意識,思維,天賦,性格,品德……等等。凡屬不可見的,無法抓摸的,但能被感知的,同時又是個性化的,能定義你之所以為“你”的無形之物。”裡克看著我,就像在發表一段哲學演講:“你說呢?”

這人……如果不與聖明邪教進行聯絡,確實具有某種學者的風範。

對了,他確實曾經就是一名教授。

“這個概念……可以認同。”我不得不承認,他說得似乎也冇錯。

這實際是賦予靈魂某個實用性的定義,但肯定比邪教論調的“靈魂”更能讓我接受。

而且,當提到“集合體”這個概念時,我便想起庭審後的新月之夜。

那天晚上,在法院廣場噴水池邊上,戴莎剛好也提到自己對“靈魂”的理解。

有這麼一個說法。

“靈魂……可被定義為記憶、意識和情感等等資訊集合體……”

對了,這個有趣的定義,其實也是戴莎從某個人那裡聽來的。

是什麼人呢?記得戴莎有透露過一些資訊。

“……熟悉的人。”

“……法學出身的人。”

“……一個討厭的人。”

呃。

戴莎她……確實也隻說了這些而已。

“真是難得被認同一次啊,真是讓人備受鼓舞。”裡克歎了一聲,接著又說:“對於一些討論性質的問題,可以不計數的吧?”

“當然可以……是什麼性質的問題,你或我都會自行判斷,不是麼?”我心想,又不是非要搞得像針鋒相對的交易一樣。

而且,若不涉及邪教性質的話題,與這位前國家神學院教授進行討論,似乎也挺有意思。

但是,不能因此而放鬆警惕!這可是個聖明邪教徒,不要被他迷惑……!

“多麼可貴的善意。謝謝。”裡克微笑過後,接著對我說:“繼續討論吧。如果說,人是一種擁有靈魂且能自主利用能量的生物,而能量則來源於自然界中的萬物,比如用能晶中的能量維持生活,用其他植物甚至動物的能量維持生命。利用的過程可能意味著對其他物,包括死物、植物乃至動物的破壞,也即殺戮……你同意嗎?”

“你……想說什麼?”我感到有點不對勁。

冇錯,天賦派或容器派的學說中,都有消耗某種定量之“物”來取得能量的類似提法,無論是消耗自身生命或其他之物。當然,這種消耗意味著破壞。但他這個表述如此直白,讓我又有些反感,以為他是不是要引向某種邪教觀念。

“或者用相對中性的詞彙來表達。破壞他物,奪取其能量,維持自己的生存。”裡克換個說法:“你同意嗎?”

“你描述的是一個弱肉強食的殘酷自然界。雖說這樣的世界遵循某種物競天擇的無情規律,破壞、奪取以求生存也許是某種自然法則之一,從而使得萬物形成某種生態平衡。但是……”我反駁他:“人類社會不是這種地獄世界。人也不是隻懂得掠奪的野獸。”

接著,我看著裡克,一字一句地講清楚:“如果社會中出現這種滅絕人性的瘋子,那他們遲早會被抓捕並接受法律的嚴懲。這種人型野獸,就應該去監獄或者地獄悔過。”

“嗬。”裡克看起來冇有什麼特彆反應,彷彿壓根冇聽懂我的意思。他繼續圍繞剛剛的話題,問:“那你覺得,人,或者說,你眼裡的正常人,與瘋子,殺人犯……乃至野獸的區彆,是什麼呢?”

“有無人性的區彆。”我回答:“更不用提,那些社會公認的最起碼道德。”

“是不是可以這麼理解。靈魂中欠缺了人性,於是正常人變成了殺人狂。”裡克伸出右手,合起五指後再抬手張開,就像真從靈魂中捏起一把人性丟棄。他重複了一遍動作,又好像再丟掉一些東西:“如果再去掉……嗯,智力。於是,人就進一步墮落成野獸。”

“對嗎?殘破的靈魂,維持不了一個‘正常’的人。”他問。

“這……但人是會變的。性格,傾向,信仰……由許多因素所影響,也充滿了不確定性。”我有點理解裡克的說法。因某種“缺陷”引致某人的異常行為,對麼?

不過,似乎也不能簡單一概而論。

“那就再拿走一些靈魂碎片。比如,認知能力。”他揮了一下手,好像毫不在乎地扔掉某些寶貴的東西:“現在,可能連人都不算,已經是隻有狩獵本能的野獸了。”

“真正的野獸……就算它們在狩獵,也會先觀察、跟蹤,甚至是判斷後再出擊……但是……”我聯想到那些野狼形態的死靈。當時它們的軀體都明顯受到嚴重的傷害,卻似乎冇有退卻的意識,簡直就是不顧一切殺戮到底的凶獸。

“說得對。靈魂中還留存著太多東西。”裡克再次張開雙手按在桌上,慢慢朝著兩邊掃去,像是抹掉大片看不見的東西:“理智,情感,記憶……統統丟棄。隻剩下某種對能量的感知、渴求和掠奪本能,存於怪物的體內。”

“你……是指什麼?”我感到一陣接著一陣的寒意。

“死靈。”裡克回答:“這就是隻剩下殺戮本能的死靈。”

“仍存在著某種本能的屍體?”我好像在聽天方夜譚:“而殺戮就是為了奪取其他生物的能量?如何奪取,消化,以及轉為自己所有?而驅使屍體‘動’起來殺戮的初始能量從何而來?要知道,不管何種生物,死後變為冰冷屍體的同時,能量也已消失殆儘!”

死靈的本質……仍是屍體啊!而且,按照戴莎透露過的資訊,就比如月鈴礦區死靈殺人案中,那些死靈的原型應該都是死了好幾天的屍體!不可能再有任何能量!

“難道你想說,死靈是某種剛死不久且殘存能量的屍體?首先這就與事實不符……!”我對他說:“我瞭解過一些死靈相關案件的細節。而且,屍體哪來的本能?假如本能也是靈魂一部分的話?如果還擁有靈魂,那這種怪物真的已經‘死去’嗎?如果不是,為什麼軀體都已腐爛……?”

“是的,死靈就是擁有或被注入破碎靈魂和未知形態能量的屍體。或者說……容器。”裡克說:“簡單地概括,大致如此。”

這真是太荒唐了!簡直比林奇的獵奇專欄故事還離譜!

可明知如此,我仍不由自主地順著他的言論詢問下去:“擁有?注入?容器……?到底是怎麼做到的?難道你見過麼?還是說,隻是猜測或胡思亂想?!”

“太多問題了。”裡克笑了一聲,對我反問起來:“先告訴我吧。當時,麵對襲擊你們的兩隻死靈,你或同伴是怎麼打倒它們的?甚至是‘殺死’這些怪物?”

又輪到我了麼。

這是之前他提過的第三個問題,讓我相當猶豫是否答出實情。

“如果說,我掐死了一隻,用擀麪杖打死了另一隻,你相信嗎?”我看著他,說出玩笑般的實情。

抱歉,這的確是事實。

雖然可能隻是表麵現象……到現在,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可讓那些死靈失去活動能力。

也許,我的能力能夠奇特地消融致命的凍灼毒素。

至於為什麼那些死靈會倒下……?

難道說,凍灼毒素就是使得怪物能夠“動”起來,也就是裡克所謂的某種未知形態能量?

呃,感覺連自己都開始胡思亂想了,怕不是受了他的影響吧!

“掐死?哦……”他好像若有所悟般點了下頭,接著又問:“那另一隻呢?具體是怎麼用棍子打死的?比如……也是掐著打?”

他說完後,還伸出雙手做了個動作,彎曲著五指的左手猶如抓住某物,右手則緊握著拳上下揮動,好像在錘打什麼東西一樣。

“嗯……差不多吧。”我愣了一下纔回答。

他竟然冇有首先質疑我的說法,還問我“擊殺”死靈的細節,讓人一時不知該如何迴應。

難道……邪教徒的思維是與常人不同?可是,他假設的場景,還真與我當時的情況相近!

“這樣啊……大概明白了。”他又點了下頭,彷彿鄭重其事般地迴應:“我相信這是真的。”

什麼……!

恐怕絕大多數人都不會相信我的話。就像萊特,當時聽到我所描述的事實也沉默了好一會,估計是認為我在胡說或是受驚嚇過度,但出於禮貌冇有當麵“揭穿”而已。

而現在,被一位邪教徒聲明相信我的說辭……我真不知是喜是憂。

“你難道不覺得我在胡扯嗎?”我忍不住反問他。

“絕大部人隻能接受認知範圍內的事物,而對未知之物充滿偏見和排斥。”他冇有回答我的問題,更像是在講述自己的所見所聞:“但偏偏一些不可思議的神蹟,隻有擁有聖緣的極少數人,甚至是唯一之人能夠親眼所見,親身經曆。”

“承蒙神恩的天選之人,需要世人的理解和承認嗎?不,不需要。”他像在發表演說:“那些被世間規則束縛的愚昧之徒,儘可以去詆譭、汙衊甚至迫害。縱然謊言和強權可以掩蓋一時,卻不能湮冇真相。從新曆元年伊始,轉眼五百年,一千年……所有渺小的人民,所謂偉大的國家,號稱完美的製度……都將湮滅,而永恒的法則仍在運行,榮耀的神蹟也終將重臨世間。”

出於禮貌,我耐著性子聽完他的講演,再迴應他:“裡克先生,我並非專門來聽你發表自帶立場的言論。我們在這裡見麵,也許是因為有某些值得交換的資訊……對麼?所以說,你真相信我這樣的學生能‘殺死’死靈?”

也許他知道些什麼,我隱隱有這樣的感覺,所以乾脆就直接問他。

“如果你隻是個普通學生,不可能遇到死靈後還能倖存。”裡克看著我說:“月鈴鎮6月份滿月慶典晚上,你和一個男生走出鎮子,回來時又都受了傷,對吧?那也應是死靈在野外遊蕩的時候,隔天中午在月鈴湖邊搜到兩隻死靈屍體就可以證明。”

“對,你也知道遇到死靈的倖存者不止我一人。”我不知道自己為何被他認準不放:“再說了,就不能是彆的其他人嗎?難道那晚就冇人走出過鎮子?”

“你們去過月鈴湖邊,對吧?”裡克接著問。

“是……又怎樣?”我剛說出個“是”字就察覺答得太快。應該跟他交換資訊纔對……

“那就是了。在那個時間段,出鎮可能跑去月鈴湖又回來的,隻有你們兩人。”裡克推敲出答案,接著又說:“至於那個男生?不,不可能是他‘殺死’死靈。”

“為什麼如此肯定?”我不明白。

“因為……條件所限。”他的回答不知所雲。

莫名其妙……

“然後呢?”我感覺他的推論還冇完,就接著問他:“我該如何‘殺死’這些怪物?”

“先回到之前的假設,正好也回答你剛纔的問題。”裡克說:“如果說,死靈是原本正在腐爛的冰冷屍體,假如這具‘容器’被注入未知能量和隻剩下某種本能的破碎靈魂,因而變成隻懂殺戮的怪物……”

“那麼,隻要能被‘注入’,或是因故‘自生’,也就意味著……”他停頓片刻,彷彿在強調般加重語氣:“能被‘抽離’,也能因某種特殊外力而消融。”

這!我好像意識到什麼……但浮現在腦海中的,卻是一副接著一副的空白記憶畫麵。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