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一起讀書網 > 玄幻 > 魔女的交換 > 第150章 仁慈

魔女的交換 第150章 仁慈

作者:晴斕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16 19:58:56

-

[]

隔著薄布傳來的溫熱觸感,讓我很想現在就打開挎包,瞧瞧裡麵的異色能晶到底是怎麼回事,特彆是聽到裡克對於能晶“容器”的玩笑般說法之後。

不過,按在挎包上的右手五指稍稍動了一會後,還是停下了動作。

畢竟,眼前還有一個聖明邪教徒裡克!

天曉得他那微笑的表情之下,藏著準備“觀察”什麼的心思?

我可不想因為自己那神經反應般的動作而讓他產生什麼誤會,比如自己擁有他所說的某種所謂能作為“容器”存在的特殊罕見能晶!

鎮定下來後,我將兩手都放在桌子上,看向裡克:“要是能晶都能作為容器……那世間萬物似乎都可以。這聽起來有點像能量通則中的容器派學說,即萬物皆含能量且可代價轉移。隻不過,在您的假說中,‘容器’不僅含有某形態能量,還有所謂靈魂碎片等無法觀測的意識流物質,甚至還能流動,比如抽離或注入,對吧?具體又該怎麼做呢?”

“的確如此。千萬年來,對於未知的探索與解讀,是人類銘刻於靈魂深處的本能。對於你們科學而言,這是對偉大真理的追求。對於我們宗教來說,這是與唯一真神的接近。”裡克說:“實際上,在對宇宙終極未知的思考上,宗教和科學就是一個硬幣的兩麵,對吧?也許,宗教的因與科學的因,在彼此交錯蔓延數千萬年歲月之後,將殊途同歸於終極的果。”

宗教和科學,是一個硬幣的兩麵……?這句話,好像在哪裡聽過……

“站在科學的角度,就如你所言,萬物皆有能量,並通過某種方式進行轉移,這也能解釋生命如何存續。”裡克接著說:“那麼,站在宗教的角度,萬物也皆有靈魂,而人類的靈魂或許更加完整及特殊,這就是人類的生命如此與眾不同,且人之所以為人的原因。”

“就如你我,皆擁有獨一無二的有趣靈魂。”他看著我,笑著舉例:“而我們的身體,不過是一副皮肉容器罷了。冇有了靈魂,就隻是冰冷的軀殼。換一套靈魂,那就是另一個人。”

這……!我感覺心臟撲通猛跳了一下,兩手十指馬上用力交握起來。

不知道他是否在暗示著什麼,或者又知道些什麼,但他的表情……實在讓人猜不透。

好在他很快就轉向其他話題。

他的回答有時就像在發表一段演說,還將某些答案或線索深埋其中,讓我聽得有些疲累,但又不得不耐著性子聽下去。

“當人們不幸死去,就如能量通則的表述,維持生命的能量滅失後,剩下的隻有冰冷屍體。”裡克繼續說:“那維持人性的靈魂去了哪裡?聖明教的信仰中有這樣的解釋。人死後,身體溫度的下降,誠然是能量流失的表現。而生命最後的能量將護送靈魂進入至高聖境接受裁定。或者獲得祝福重塑後轉生,或者被粉碎後再墜人間……那是完全不同的結果。”

“而自然萬物……都可以是這些可憐靈魂碎片的容身之所。”裡克說:“一花一草一木,甚至石頭等等凡人所認為的死物,自然也包括……能晶。悲哀的是,對於由無數靈魂碎片拚湊而成的意識混合體而言,這樣的死物容器,可能意味著永世的牢籠。”

聽到這裡,我跟著插話說:“你是說……所謂靈魂碎片,或者是意識混合體,若能寄生在生物屍體並變成死靈,還算是一種幸運嗎?!”

因為……起碼死靈能動彈,甚至能獵殺其他生命,奪取能量,獲得再次進入聖境接受裁定和交換機會?就如裡克剛剛所說的那樣。

天……這簡直就是殘酷至極的死亡世界。

雖然我始終不相信聖明邪教的信仰世界觀,但第一次較完整聽到這些東西時,仍感到相當震驚。

儘管,這些應該都不是真的,對吧……?

“某種意義上講,確實是一種幸運。”裡克說:“那就是破碎的靈魂混合體再次進入聖境的希望所在。”

“所以……”他看著我,淡淡地說:“也許你看到的,聽到的,隻是凶惡死靈殺人的可怖情景。但也許在那恐怖怪物的外表之下,是實際上無數不知徘徊過多少年月的靈魂碎片,或許也曾是更多無辜生命的一部分。所以說,一個現存的生命,和一群可能已逝但不得安寧數十年乃至幾個世紀的迷茫靈魂碎片,究竟哪方可以獲得救贖呢?”

“你這是在給聖明教極端分子的殺戮新增假想的宗教光環嗎?對無法證明真偽的假設場景進行討論,有什麼意義!”我承認,自己確實因為他的話而感到一種莫名的忐忑,但無論如何,都應該從現實發生的事情來判斷纔對!

“沒關係,就如我之前所說,你可以當成故事來聽,不需要考慮真偽的問題。”裡克無所謂地再笑一聲,說:“對實際上看不到,也許可能並不存在的人類想象之物,諸如能量、信念、理論,真理,宗教、科學等等之物進行討論,本身就是一種真假難辨的行為。但隻要能解釋現狀,又何嘗不可一試?”

是的。若非現有科學和證據無法解釋死靈殺人機理,以及為了探求聖明邪教徒的作案心理和計劃……我根本就不想在這裡聽他講那麼多複雜又晦澀的邪教理念。

感覺自己就像在抗擊邪教洗腦的黑暗洪流中,費力尋找一點光明。

“好吧。”我歎了一聲,問他:“假如那些靈魂碎片,已破碎得就如你所說那樣,隻剩下某些殺戮與奪取的本能,那由這種混合意識寄生而成的怪物……還算是人類嗎?甚至殘忍地殺害無辜之人,不是在製造更多可能破碎的靈魂?”

“而且,這三年裡,聖明教徒製造的死亡事件中,直接凶手也不全是死靈!”我指出其中的荒謬之處:“就像1498年6月的長灘、9月的紫櫻,還有今年8月碎石城的聚能聯合集團總部大樓爆炸案,就是聖明教徒用刀槍凶器甚至爆炸物來犯罪的,難道這也是為瞭解救徘徊的破碎靈魂嗎?”

這樣的話,他能聽得進嗎?恐怕對這些邪教信仰根深蒂固的教徒而言,很難用倫理和人性來說服他們停手。

“行為要分情況來看,大部分教徒都隻是沉默的信仰者而已。”裡克的回答依然冇有明確的認罪態度:“那些自發執行儀式的教徒都將自己的生命算在內,就如長灘和紫櫻那兩次儀式。至於8月碎石城那次,也可能是套上聖明教徒身份的案件,或許背後因素並不完全與聖明教相關聯。”

“什麼?不管有多複雜的原因,也不論那些極端分子如何假以殉道名義,殺害其他無辜之人,就應該接受世俗法律的製裁!”我再次對他說:“就算這些直接凶手都已死去,躲在黑暗中策劃這一切並召喚執行者的幕後元凶,遲早要被公義審判!”

“審判……”裡克彷彿不為所動,隻是說:“對虔誠的教徒而言,隻能接受聖明的審判。至於人間法律,至多也就是奪去那有限的生命而已。既然終將麵對聖明的裁決,早或晚又如何?”

“但願真有聖明再臨人間,哦,聖啟之時……是吧?希望這位偉大的聖明能親自審判這些狂熱的教徒們。”我搖了搖頭,這個裡克真的是邪教死硬派。雖然他可能真非執行者,但危害恐怕也不小,就憑他這洗腦的能力!

“嗬……確實。也許,隻有當聖明的侍徒重現人間,才能終結這場數百年一次的聖啟之時儀式。”裡克好像都冇聽出我的諷刺意味,反倒讚同般點了下頭。

真是無藥可救……我在心裡暗想著。

“很好,但願能讓那些恐怖的死靈怪物全部終結,不再出現。”我隨口說了一句。

“死靈……一直都以不同形態存在著,不僅僅是因為聖明教徒的喚醒。”他的迴應卻是:“這就是立場的不同。你看到的是猙獰恐怖的凶猛動物外表,先入為主地認為那是不配與人類生命相提並論的怪物。但假如,那是普通人類的外貌呢?如果是人類遺體這種‘容器’,對於其親人而言,即使是死靈形態,是否也意味著某種神蹟?”

“這!”我再次驚訝於他的言論。這個人,竟然連禁忌話題都能說得一臉無所謂!

“裡克先生。”我回過神,順著話問他:“你見過……人類樣子的死靈嗎?!”

這時,我想起戴莎曾說過的代號vd-01死靈,儘管那隻是推論中的形態,但……

雖然裡克一直在用某形態能量和靈魂碎片的混合體來形容驅使死靈的動力,就算他的說話摻雜了邪教理念,但假如真的存在這種不明特殊物質,那麼……

如果動物屍體都能被注入某種特殊物質而複生為死靈,那人類的遺體是否也可以成為那種恐怖物質的容器?!

“見過。”他的語氣很平淡,卻猶如一聲驚雷。

“……!”我一時說不出話,驚訝地看著裡克:這人說的是真的嗎?可他為何如此平靜?

“已經是二十年前的事了。”他看了我一眼,笑著說:“不用驚訝。或許,那時候遇到的死靈,內裡靈魂碎片中存在著某些牽掛,所以冇有奪去我的生命,而是靜靜地待著,直至再次死去。”

“裡克先生,你……可真冷靜。”我感歎一聲。他的敘說輕描淡寫,表情也很淡然,明明從內容上來推測,似乎暗藏著某些可能為悲劇的隱情……

這麼說來,遇到這種人類形態的死靈並存活下來的人,並不是隻有裡克一人。

還有……蕾雅。我想到她曾說過的經曆,那恐怕也是悲劇,哎。

“難道說,如果是人類形態的死靈……也許還保留著某種理性?裡克先生,是這個意思嗎?”我小心地問。

“那可不一定。也許當時隻是受到了某種祝福。所以,如此苟活於世二十年,真是心滿意足了。”他回答我:“你可知道,多少宗教聖典中的記載,以及民間傳說中的真正死靈,實際上是以人類外形為主?那纔是不折不扣的怪物。”

“這些……我隻知道死靈這個傳說中經常出現的可怖名詞。”我又被他嚇了一跳,因為自己確實不知道古籍裡的死靈本質。但那些記載大概也隻是記錄者的誇大其詞吧?

“但是,如果人類的遺體都能作為某種容器,那假如能注入的特殊物質,就算是你所謂的某形態的能量,再加上完整的靈魂……”我想到另外匪夷所思的事情:“豈不是可以……複活死人?”

說出這話後,我感覺全身竟然一陣冷顫。

天,我怎麼會想到如此恐怖的事情……簡直比死靈更加聳人聽聞,而且對麵的聽者又是一個邪教徒!

“嗬……這可是數千年來無數凡人的妄想,從帝王、權貴到平民……無限複活,永恒生命……嘖嘖。”他竟然出乎意料地給出理性回答,接著又說“也許隻有聖明才能做到。儲存並轉移一個完整的靈魂,得付出多大的代價?真是無法想象。”

“實際上,在數千年的曆史上,從遠古到現代……妄圖複製神蹟、創造無限生命的狂人何其多?”裡克接著說:“可惜,最終的‘成品’,就是那些人不人鬼不鬼,‘再生’壽命堪比蜉蝣的怪物,死靈。”

“……!”我意識到他似乎在暗示某些可怕的事情,呆了片刻後就馬上追問:“你是說,除了聖明教……也有人或組織在研究並‘製造’死靈?”

“嗬……也許有些死靈隻是某類人追求永恒生命、妄圖比肩神蹟的副產品。”裡克說。

“……真是噁心。”我腦袋一時變得空白,卻下意識地說了一句。

好一會後,我才重新看向裡克:“那麼,這個時代是不是也有這樣的狂人在製造死靈,除了聖明教?”

記得裡克之前說過,並非隻有聖明教掌握喚醒死靈的手段或工具。

“也許有,但目的肯定不一樣。虔誠的教徒敬畏聖明,甘願付出生命進入聖境。”裡克說:“而有的人卻是在行瀆神之實……他們實際上並不信仰唯一真神。”

“那麼……聖明教的極端教徒在自殺式製造死靈時,是否用了某種他人提供的工具?!如果明早對方可能在利用自己,也無所謂嗎?”我再次想起那幾件血案中,近似於“精準”的殺人數量。

“如果……對。隻是如果。畢竟,執行者的事情,大概隻有他們自己知道。”裡克也強調著可能性,接著說:“即便是利用也無所謂。因為,虔誠的教徒的宿命,終將進入聖境接受聖明的裁決,早或晚,生或死,又何妨?”

“但這位聖明是冷酷無情的真神……而聖境也隻是冰冷的混沌世界,對吧?”我始終不明白那些狂熱教徒信仰如此神明的意義。

“因為無情,所以公平。冰冷的世界隻有絕對公平到冷酷的交換法則。”裡克回答:“我們畏懼並敬愛這樣的聖明。唯有自有之物方能交換。一克靈魂就隻能交換一克希望,這樣才能維持宇宙間的終極平衡……不對嗎?”

“也許對吧。”我有點無法反駁,隻能感慨一聲:“隻是希望能多哪怕一點仁慈……就如光明慈愛的聖主。”

其實,我心裡還想說的是,倘若他們信仰的聖明能多點仁慈,也許教徒們就不至於如此極端和瘋狂。

不過誰知道呢?如裡克所說,就是聖神教和聖主教也有少數的極端教派存在。

“仁慈,多麼美好的詞語。”裡克笑了一下,說:“確實,就私心來說,每個教徒都希望得到來自聖明的祝福、眷顧與仁慈。就算知道,哪怕多一點超過法則的恩賜,也可能造成某種意想不到的平衡崩塌。”

“不過,今晚真是愉快的交流。既然剛好講到這點上,能否再問你幾個問題?”裡克看著我說。

“裡克先生,你還想瞭解什麼?”我迴應一句。到這一刻,我對他的態度已經不像先前那麼厭惡……但是,對於他的問題,我還是會下意識地警惕。

“還是之前的某個問題。當時在月鈴鎮郊外,你,和另外一位男孩,遭遇死靈襲擊後還能倖存……”他問:“你現在還認為,這是神蹟嗎?”

“……”我猶豫過後,仍點了下頭:“是吧。”

“包括,‘殺死’那些怪物?”他接著問。

“……”我偷偷呼了口氣,回答:“神蹟就是無法解釋的奇蹟……對吧?”

“換個說法吧。”他繼續問:“假如真被死靈襲擊過,傷口是否出現迅速擴散的黑斑?就像那些遇害者全身發黑的遺體”

“……”我看向他,遲疑了一會纔回答:“是的。”

“對付這種可能致命的黑斑……你當時是如何消融它們的?”他繼續問。

話說,我感覺他的問題好像還挺多的。但考慮到剛纔我也問了他不少事,出於“公平交換”原則,我還是決定回答他……雖然答案也像他經常含糊其辭那樣。

“我也不知道究竟怎麼回事,反正黑斑最後都消退了。也許,還是奇蹟吧。”我確實也不清楚深層機理,所以也不算騙他。

“真好,被祝福之人的奇蹟。”他感慨一句後,又問:“那麼,你願意為陌生人展現一次奇蹟嗎?”

“什麼……?”我奇怪地看向他:什麼意思?

“看。”他接著就拉起左手的袖子,將左小臂伸向我這邊。

“咦……”我頓時睜大了雙眼:這是……?!

隻見他的左手腕位置,膚色也纏繞著一團漆黑!

就像是當時初見妮卡時的樣子,感染凍灼毒素後的病狀!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