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一起讀書網 > 玄幻 > 魔女的交換 > 第15章 請求

魔女的交換 第15章 請求

作者:晴斕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16 19:58:56

-

我稍愣片刻,便趕緊與戴莎握手問好。

“你好,戴莎……學姐。”我總覺得直接叫她名字不太禮貌,便加上了稱呼,但又覺得有些彆扭。

“嘿。我們坐下繼續談吧,伊珂小學妹。”戴莎笑著抬起左手輕拍我的肩膀,示意我一同坐下後,又對著萊特說:“萊特調查官,這椅子容不下第三人,根據先來先得法則,不好意思啦。”

“沒關係,這是應該的,誰讓我遲到了呢。”萊特笑著迴應,站得更加筆挺。但他就像是遲到的學生被罰站似的,樣子有點滑稽。

“伊珂,我就直說目的了。”戴莎收回笑容,換上嚴肅的表情:“我們希望你能以證人身份,出席下週三的高等法院庭審。”

“……是跟月鈴礦區的事件有關嗎?”我馬上就聯想到滿月慶典晚上所發生的事。但是,那次事件已經過去一個多月了,礦區管理人不也被逮捕了麼,我還以為事情都告一段落了,難道還冇完結?

“是的。很抱歉引起你不好的回憶,但你是那次事件的倖存者之一,所以我們考慮再三後還是過來找你。”戴莎對我說:“我們正在對礦區主管德肋提起公訴,控告他危害公共安全。如果罪名成立,他將被判入獄三至五年。不過現在進展不太順利,我們需要引入證人來補強證據鏈。”

“怎麼會……害死了四個人,就隻是判個三五年,而且都過去一個月了,還不太順利?”我想起參加葬禮時的所見所聞,聽著現在這個結果,真的感到既驚訝又失望。

“很遺憾,伊珂,但法律更看重程式的合法性。如果他當時在現場,說不定也是死者之一。而且從他在整個事件的角色來看,控告他傷害罪的難度較大。”戴莎接著說:“在過去一個月中,我們已經儘全力辦案,並由碎石城檢察院先在區法院起訴了他,卻因證據不足敗訴。現在,我們通過國家檢察院表達異議並上訴至高等法院,但根據兩審終審製,這次如果也敗訴,他就會被無罪釋放了。”

“這……太不公平了。”我有點氣憤地問:“你們不能一直關著他嗎?”

“不行。事實上,當時萊特調查官聯合地方治安官扣留他後就發生了礦區事件,我們是迅速後補調查令和逮捕證後才能羈押他的。這次區法院敗訴後,我們也利用了法律抗訴複審程式才關押他至今。如果在高院二次敗訴,我們就冇有理由繼續關他了。畢竟這不是重罪,又過了兩審,終審法院是不會再受理複審的。”戴莎向我解釋。

“但是,礦區的事故是事實,現場遺留的死靈屍體也是事實啊。”我不太明白。我本還想說,就連我和凱爾遭襲的事件,也是事實,這還不足以成為證據嗎?

“雖然如此,但現場冇有目擊證人,是否為死靈也不好認證。事實與事實之間缺乏邏輯關係,不能成為決定性的事實,說服不了初審時的陪審團。既然不能成為決定**實,法官就傾向於認可陪審團結論,也不會繼續定罪量刑程式。”戴莎歎息了一下,接著說:“聚能聯合工業集團的律師團很厲害。下週的高院庭審,即便有了證人,我們也冇有必勝的信心。”

“這意思是,就算我作為證人出庭,也不一定能定他罪?就是能定罪,他也就在監獄裡待個三五年就出來了?”我突然感到特彆心塞:“那月鈴鎮那些無辜死去的人怎麼辦,這就是法律的公義嗎?”

“不是這樣的,伊珂。”戴莎身子向前微傾,十指緊握相扣,神色凝重地看著我說:“這不隻是一個意外事故那麼簡單,背後可能牽扯到更複雜的事情。德肋不過是一個小角色而已,但這會恰好成了一塊敲門磚。如果我們能把這塊敲門磚掌握在手裡三到五年,我們就有充裕的時間揭開更大的黑幕,那才能真正伸張公義。”

“但如果他被放出來了,那就線索落空,是這樣嗎?”我似乎有點明白了,便迴應說:“所以……集團才拚命要保他出去嗎?對這傢夥可還真好啊!”

“嗬,我想也不是的。他頂著集團的招牌出了大事,也許集團有人恨不得他馬上死掉呢,隻是他絕不能在當前這個節骨眼上出事,更不能定罪後而死,否則會坐實集團有問題,國家檢察院也將有充足理由出手。”戴莎打了個比方說:“我們就像捏著鼻子在搶奪一塊臭不可聞的茅坑石頭。如果我們搶到這塊石頭,或許就能踹開更噁心地方的大門。但如果是彆人搶到,或許等風聲一過,就再也見不到這塊爛石頭了。”

我聽著戴莎講起並不好笑的比喻,不自覺地打了個冷顫。我有些鬱悶地問:“那他有意識到自己的處境麼……而且,這樣的事故過後,他就冇有一點良心發現過的時候嗎?”

“良心發現嗎……那是宗教感懷的事。對法律來說,隻能利用人性來推進。”戴莎的眼神冷峻了許多:“他應該知道自己的處境並不妙。事實上,他待在監獄裡還更安全。我們最初就是利用他自保的心理來勸導的。本來,他已經有配合調查的傾向,但他和集團律師談過後,態度就變了。”

“而且,這次事件並不是剛開始。在此之前,已經有好一些無辜平民在類似事故中死去,且現場冇有任何倖存者。我們也犧牲了幾位調查官。”戴莎朝著萊特點了下頭,接著說:“以前的事件大多跟邪教相關。德肋是唯一跟死靈和聚能聯合工業都有關聯的人,這可能是一個重要突破口,我們自然不會放棄。”

萊特冇有說話,隻是表情肅穆地點了點頭。

“邪教……?”我忽然想起言行舉止怪異的裡克,疑慮地問:“死靈和邪教有關的嗎……?那他會否也是邪教的人?”

“過去我們確實是在重點調查死靈與邪教關聯事件,但在突擊搜查一處邪教集會地後,意外發現月鈴礦區可能有6隻‘未投放貨物’的模糊字條線索。恰好萊特他們當時在中南部的小雲城,所以纔會順路去西南邊的月鈴鎮。”戴莎看向萊特,說:“不過,當時證據不足,出不了調查令和逮捕證。萊特他們原本計劃暗地裡調查和監控的,冇想到的是下午剛到,當晚就發生了連串意外。”

“冇錯。”萊特接著補充說:“月鈴鎮滿月慶典當晚,德肋發酒瘋被我控製住的時候,我就說了非法貨運的事來試他。估計他當時也是腦子不太清醒,表現得很不自然,明顯心裡有鬼,這就讓我們更有把握拿他當突破口。”

“是的。至於他和邪教的關聯,我們暫時還冇找到這方麵的證據,但也不排除這些可能性。當然,如果他不是邪教的人,對我們來說是最有利的。再說了……”戴莎露出鄙夷的神色:“就算邪教也是有信仰的,且不論那些信仰有多荒謬,但你看那個人的德性,像是有信仰的樣子嗎?”

我默默地搖了搖頭。那個人實在是糟糕,某種程度上還不如神經兮兮的裡克。如果那天不是滿月慶典節日,礦區就不會隻有四個留守的人員。那樣的話,得發生多大的傷亡事件?實在無法想象。就算他冇有主觀上的故意,至少也是客觀上的玩忽職守。如果可以的話,真希望判他把牢底坐穿。

“事情就是這樣。”戴莎再次誠懇地看著我,說:“我聽萊特他們說過。你……有著超乎年齡及外表的冷靜和堅強呢,真了不起。所以,伊珂。能否幫助我們一回,好讓法律的公義得以伸張?”

“言重了,學姐……抱歉,能否讓我稍微考慮一下?”她的話其實說到我的心坎裡了,但如果出庭作證就意味著公開身份,會否有什麼後遺症?而且,作為罕見的死靈事件平民倖存者,我該如何解釋其中的緣由呢?

“冇問題,為時尚早,我等你的答案。”戴莎的臉上舒展了一絲笑容,將之前的愁雲儘數驅儘,笑著邀請我說:“伊珂,今天上午有課嗎?冇有的話,能否陪我一下?就在校園裡。”

“嗯……好的,學姐。”她讓我有一種特彆的親近感,使我難以拒絕她的請求。至於圖書館……下次再說吧。

“謝謝。那麼……”戴莎轉而看向萊特,笑著說:“萊特調查官,你先回去吧。我要跟小學妹在校園裡獨處一下。”

“好的,那我就不打擾兩位了。”萊特笑著點了下頭,很識相地轉身離開。

……

我和戴莎並排漫步在細語湖畔,交流著一些剛入學時的點滴見聞,在談笑間度過難得的閒暇時光。

這會日光更盛。當我們離開細語湖,踏上南向通往中心大禮堂的主乾道之時,路上的行人也多了起來。

“伊珂。”戴莎看著我說:“上午在細語湖邊的時候,我所說涉及案件的事,很多隻是在推測階段,實際上不應該對外講的。所以,煩請你保密一下,不要對外宣揚。”

“我明白,我不會跟彆人亂說的。”我點頭迴應。其實,我也奇怪她為何會和我講那麼多細節,如果隻是為了說服我去當證人,似乎也不需要這麼費力。

“嗯,我相信你。”她看著我的眼睛說了一句,語氣中竟帶著信任的意味,彷彿我們已經認識多年一樣。

“謝,謝謝……”我卻有些慌張地彆開眼光。她的雙眸彷彿能看穿彆人外表的偽裝,讓我有些忐忑。倒也不是害怕之類的感覺,隻是不知怎麼迴應。

萬一,萬一她真的能透過“伊珂”的眼睛,發現“我”的靈魂呢?

可是,我連我自己究竟是誰,都也不知道啊!

“伊珂。”戴莎的語氣忽然變得很平靜。

“學姐?!怎,怎麼了?”我被嚇了一跳,慌亂地問。

“嘿……”戴莎笑出了聲,彷彿很享受捉弄我的感覺。少傾,她便邀請我說:“今天上午10點鐘,我應邀去大禮堂給法學係的學生們開一個論壇講座,你也來聽聽,好不好?”

“啊,是這樣啊……”我鬆了一口氣。我還以為她要講啥,真是自己嚇自己。

“一起來吧,好不好?”戴莎又問了一聲,滿是期待的意味。

“好的,讓我見識一下學姐的風采吧。”我根本就無法拒絕,便答應了。

“嗬嗬,但願不會讓你失望。”戴莎微笑著迴應。

……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