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一起讀書網 > 玄幻 > 魔女的交換 > 第17章 誓言

魔女的交換 第17章 誓言

作者:晴斕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16 19:58:56

-

“那麼,有請第三排中間位置那位穿著灰色衣服的男同學提問!”主持人笑著向第一位學生擺出邀請的手勢。

“尊敬的科恩先生,您好!”那位男生站起來,提出自己的問題:“我叫納修,大四法學係學生,來自西北部邊境州。那裡高山險峻,土地貧瘠,冇有發達的工商業,發展很慢,人口也不算多,自古以來就被稱為神眷未至的土地。如果法律是要體現多數人的利益,那這裡的人民是否屬於不被重視的少數群體呢?如果是這樣,憲法如何體現公平性呢?作為一個即將畢業的法學生,我對這個問題感到有些迷茫,請科恩先生給予指點。”

“這位同學,很遺憾告訴你,憲法的平等概念並不完全等同於公平。”科恩神色冷峻地說:“公民生而平等,指的是本國公民天生應擁有人權與自由發展權,這是與個體密切關聯的精神層概念,也是個相對可行的理想與信念,所以作為共和國的法理核心並寫入憲法。”

“而公平,習慣上更多指的是資源的分配和使用原則,這是與個體相對分離的物質層概念,也是實際上很難實現的偏空想理念,因為人生而不公平,生理,家庭,社會關係與資源,統統天生不公平,而且隨著時間的發展會更加不公平。”科恩放緩語調說:“以學校的操場為例。憲法保障你進入這個操場比賽的平等權利。你所認為的公平可能是當你進入賽道時,應和彆人在同一條起跑線上比賽,但問題是有些人早就跑到前麵去了,把他們拉回來和你一起比,或讓你到他們的位置一起比,對你的公平卻是對彆人的不公平,而對你一時的公平也可能變成下一刻對你的不公平,這反而有悖於平等原則和人權。”

“絕對公平是不存在的。”科恩總結說:“法理和憲法反映特定社會基礎條件和發展目標,不應該引入空想式的概念。公平雖然聽起來很美好,但如果作為法理核心,可能會引起法律體係的絮亂,拖累整個國家的發展效率,削弱國家潛能,反而形成更廣泛的事實不公平現象。所以,憲法不體現公平性,但法律可以從國家福利與救濟方麵來照顧少數地區和群體,保障一定程度上的公平性。”

“當然……也許是我們的智慧還不足以構建能體現公平的法理。或許在未來能有一種包括公平、自由、平等乃至效率的憲法,那肯定是另一種法理思維,法製體係和政治製度了,但至少對於現在的我們來說,是無法想象的。”科恩笑著提了個假設。

“明白了,謝謝科恩先生。”那位名叫納修的男生點點頭,歎過一口氣後,若有所悟地坐下。

“好的,同學們反應都很熱烈呢!”佐霖看了一下全場,再次點名:“請第五排左起第三位女同學發言!”

“謝謝!尊敬的科恩先生,戴莎女士,我是法學係大三學生莎拉。”女生提問說:“我們國家根據憲法精神製定了三權分立原則,但從實踐上來看,似乎立法、行政和司法各有一些職能重疊的權限,這是否會削弱三權製衡的設計初衷呢?”

“哈,現場缺乏一個行政機構的人來講解呢。”科恩笑了一下,舉例說:“這位同學,你指的是國家行政院的緊急行政令麼?那確實是憲法所允許,由立法院轉授的權力,授予國家行政院在戰爭、重大災害、宣佈進入緊急狀態等特殊情形下,可出具相當於臨時立法效力的緊急行政令。”

“這其實反映了我們國家的另一個屬性,即精英民主主義。”科恩解釋說:“與古典共和投票決定從日常管理到重**律乃至緊急決策的製度不同,為避免古典共和派投票處死衛國英雄,導致古共和國滅亡的悲劇,我們的建國先賢承認精英治國的現實主義,由立法院特彆授予行政機構在特殊時刻高效決策和執行的權力。當然,如果政府濫用這種權力,立法院可以發起暫停乃至收回該項權力的決議,隻要三分之二議員投票通過即可生效。”

“而且,要是發生那種情況,檢察院也會及時出手,是不是?”科恩笑著看向戴莎。

“嗯,檢察院主要負責司法監督、案件調查和公訴,並設專門委員會負責監督權力機構人員行為合法性。”戴莎回答說:“檢察院無權推翻立法、行政、司法機構正式出具的法律和政令,但有權督查人員在執行中的違憲行為,視情節嚴重性可出具調查令和逮捕證控製違法人員並提起公訴,間接遏製權力被無限製濫用乃至失控的情形。”

“冇錯。從某種意義上講,戴莎女士和她的團隊,就是懸在我們頭上的利劍,哈哈。”科恩開玩笑說:“身為國家的公民,我們都得小心翼翼工作才行哩”。

“科恩先生說笑了。”戴莎笑著迴應:“檢察院雖然兼有監督、調查和公訴權力,但並非曆史或彆國的特務機構啊。檢察院在立法院根據憲法轉授的權力範圍內運作,要向立法院負責呢。所以,檢察院必須以憲法和法律為指引,以事實為基礎,如果偏離航線乃至違憲的話,立法院也可以表決收回檢察院權力,甚至把檢察院整個踹了呢?”

“所以,這位同學,你看到了吧。”科恩看向提問的莎拉,說:“國家立法院雖為憲法授權的最高權力機構,實際上已經把很多權力轉授給行政和司法機構,並形成了互相製衡局麵。如果現場還有行政機構和法院人員,我們還能表演出一場四角牽製好戲呢。”

“感謝科恩先生和戴莎女士,非常生動的說明。”莎拉繼續提問:“我還有一個問題,可能跟平等和公平也有關。我們已知道,憲法無法覆蓋當今時代發展的方方麵麵,總會有一些空白地帶。那麼,在具體的法律執行上,是否會變為漏洞和後門呢?比如基於時代進步和技術發展,很多大商社和大集團迅猛發展並組成影響力越來越大的財團,例如聚能聯合財團之類,這些財團會否進一步膨脹成相互關聯的利益團體,並影響到其他小商社和公民的平等發展權,造成社會貧富差距擴大,加劇社會不平等和不公平現象呢?如果是,立法院有可能出台相關限製性法律嗎?”

“貼切時代特征的問題啊。”科恩感慨地說:“具體財團的情況我不適宜展開講,就講個人的一些思考吧。我個人更傾向於將憲法空白理解為預留介麵,因為憲法作為基本法,既是法理和信唸的載體,也是現實和利益的妥協。規定過細,就冇有妥協的空間,而國家總需要一些空間來平衡群體利益,彙聚群體力量。我個人認為,隻要當前財團的發展還能帶動社會進步和效率提高,就暫時冇必要約束。相反而言,如果財團已經膨脹至壟斷某個領域並阻礙行業發展或降低效率,那就有必要研究反壟斷立法。”

“我個人能理解科恩先生的觀點,但站在司法機構的角度,法律的空白對於具體案件而言,可能意味著效率下降甚至公義受損。”戴莎補充說:“對於無法可依的新時代具體事件,司法機構可能會綜合參考各類判例,習慣法則,法理等等,這是個相對漫長的艱難過程,且判決也往往充滿爭議。檢察院雖然能起到監督和抗訴再審的作用,但也意味著開始新一輪的艱難曆程,這就較難體現公正和效率的司法信仰。”

“謝謝科恩先生和戴莎女士的解讀。或許,這就是現實吧。謝謝!”莎拉鞠躬後坐下。

“現在還有15分鐘,同學們抓緊機會咯。”佐霖微笑看著全場過半數舉手的學生們。

又有兩個學生提問了幾個專業問題,在獲取了答案後滿意坐下。

第五個被指名的,是一位紮著高馬尾的女生。

“尊敬的戴莎女士!我是語言文學係新聞專業大四學生韋娜,畢業後將成為一名記者!”這位洋溢熱情卻又帶著狡黠笑容的女生,開始向戴莎提問:“我聽了您的講演,特彆感動。根據您所提到的優先次序原則,最重要的最先講,那麼,引起您對法學興趣的,是您所提及的第一點,即對某個人的憧憬,類似於初戀的感覺嗎?!”

頓時,大禮堂中央廳響起一陣笑聲,很多學生都笑著看向演講席。

“很有趣的問題呢!”佐霖也綻放著笑靨看向戴莎,補充說:“我記得,戴莎前輩是十年前那屆法學係唯一的女生,可說是新時代女士的先行者和代表!是什麼精神支援前輩踏入這個深奧的法學領域,並形成對後輩的鼓舞和示範效應呢?”

就連科恩也饒有興趣地看著戴莎,笑而不語。

我無奈地看著那位名叫韋娜的女生,這難道是要從事花邊新聞的專業記者麼?不過,連主持人都配合轉變了整個論壇的氣氛。果然,比起專業度,還是娛樂性更吸引大眾興趣啊。

但是,即使在這樣的輕鬆氣氛下,我卻感到莫名焦灼的心情。

我的心跳更快了,記憶中彷彿浮現出一幅隻有簡單筆劃的模糊畫麵,冇有顏色,冇有清晰的場景,感覺似曾見過,卻總是回憶不起,讓我特彆心焦。

“咳。”戴莎看了一眼佐霖,笑著迴應韋娜:“這位同學,很高興你記住了法學優先次序原則。所以,也請你回憶一下主持人說過的話,交流的問題得和主題相關才行,也即時代變遷與法理內涵主題,這就是法學前置條件原則。基於這個前提,我可以迴避這個問題哦。”

“咦~~~~~”現場一片惋惜和歎息聲。

“不過,出於交流目的,我就從另一個角度來回答吧,個人觀點,僅供參考。”戴莎看著韋娜說:“我想,最初對法學興趣的樸素情感,隻是一顆種子。在長年的學習與實踐中,法學的甘霖使得這顆種子在心靈中發芽和成長,逐步形成能支援我走下去的信仰。對我而言,對公義的堅持和追求,就是這種初心羽化後的信仰。”

“謝謝戴莎女士。感覺像意外獲得一個重要的答案和指引呢。”韋娜開心地笑著說:“希望我也能找到自己的信仰。”

“預祝你成功,韋娜同學。”戴莎鼓勵說:“文學和法學都是由文字來精煉和演繹,新聞更是弘揚和引導價值觀的渠道之一。我想,如果迴歸本源,我們或許擁有相近的信仰。”

“謝謝!我會以此為目標努力的!”韋娜鞠躬感謝後坐下。

“好的,由於時間問題,我們隻能邀請最後一名同學了。”佐霖看著全場依然熱烈舉手的學生們,笑著感慨:“哇哦……同學們仍然很熱情呢,但是,機會隻剩一次了。剛剛我們一直在邀請左側和中間位置的同學提問,現在,我們把最後的機會讓給右側的同學吧。”

我看見佐霖轉過身並望向我所在的右側區域,正在物色最後一名發言提問的人。

我看到演講席上的戴莎也微笑著看向我這邊。她保持著端莊的坐姿,視線穿越過一段很長的距離直對我的眼眸,似乎在期待我的迴應。

我聽到周圍的學生們熱情的叫聲,他們都在爭取最後一個提問的名額。

真奇怪,我……明明隻是一個旁觀者,就應該無所謂地坐著,看著,聽著,就當參加一個消遣時間的講座。可現在,我卻感到一陣接著一陣的悸動,情感彷彿如壓抑許久的火山般等待傾瀉而出的時機,而這個時機彷彿就是現在。

我這是怎麼了?我微微低下頭,閉起眼睛,想讓自己放空在周邊這片喧鬨的人海中,但就在這時,我的心臟猛跳了一下。於是,我腦海中那幅潦草的畫麵,便突然有了人物,有了背景,有了顏色,在刹那間忽然清晰得猶如昨日的記憶。

我猛地驚醒,睜開眼睛,抬頭望向演講席,雙眼所見的景象卻如與記憶中忽然湧現的畫麵重疊。似夢如幻之間,我彷彿見到前方的演講席上,一樣的沙發擺位,卻有著不一樣的嘉賓,那是一位年輕又自信的男子,一張熟悉又陌生的臉龐,一雙熱切又清澈的眼眸,一個溫柔又燦爛的微笑。我感到內心的澎湃情感急切想要迴應那個人的期盼,於是,我不由自主地緩緩舉起右手。

“右邊也有好多熱情的同學呢,那麼,我們就請……”

我聽到主持人開始指名的聲音,但我已經先行站立起來。我的雙眼仍盯著前方的演講席,那畫麵又開始模糊了,我很害怕一眨眼就會消失不見。

我迫切地要發聲,甚至等不及是否輪到我。

“哎……”主持人驚訝又疑惑的聲音再次響起,但我已全然不顧。

不要消失,不要消失,讓我再看一眼,讓我好好記住那幅畫麵,那塊新的記憶碎片。

我彷彿感到四周的喧嘩全都沉寂下去,於是,我腦海中出現了一段話,透過我的聲帶,送至演講席上的嘉賓,就像在朗誦一段早已熟知於心的台詞。

“學長。”我緊盯前方,喃喃自語,像是另外一個靈魂通過我的身體發聲:“請明確告訴我,您是否認同,姍姍來遲的公義仍是公義?”

當我話音剛落,那幻覺一樣的畫麵也如雨露般蒸發不見,那段新的記憶碎片再一次沉淪到意識深淵,我看到前方的演講席恢複了現實的模樣,那裡仍然是戴莎,科恩和佐霖三個人,而此刻他們看向我的眼神卻多了些驚訝的意味。

“嗯,這是個經典法學問題。從我個人角度看,由於立法滯後可能導致的公義來遲確實是個現實問題,但至少來遲的公義仍優於永恒的不公……”科恩率先反應過來併發言,但他的回答竟被人打斷。

“我不認同。”

那是戴莎。她慢慢站起身,朝著我的方向走過幾步,雙眸迴應我的眼光,不顧法製避嫌和論壇禮儀,彷彿也如對背台詞一般,誦讀與她身份不完全一致的答案。

“遲到的公義不是公義,是法製漏洞的遮羞布,是現實不公的胭脂粉,是對法理的懈怠,是對事實的傲慢,是對加害者的縱容,是對受害者的侵犯。”

“當要有光之時,我們的立法者就是造光者。我們的信仰,是及時將公義如光明般送達每一個陰暗的角落,讓那裡的執法者和人民擺脫黑暗的侵蝕和傷害。”

戴莎講完後,現場鴉雀無聲。

我看著她,她也看著我,寂靜的大禮堂中央廳中,彷彿隻剩下我和她兩個人。

就算隔著那麼長的距離,我也彷彿能透過她的雙眸讀出那如烈焰般熊熊燃燒的堅定信仰。此時的她,真的是她嗎?她是執法者,不是立法者,為何會說出那樣的話?

可是,這些言語卻讓我的心潮如漪漣般層層散開,敲開了我的心門,釋放出一種特彆的情感,觸發了我深層記憶中的某個開關。

於是,有那麼一些文字,浮現在我的腦海中,讓我不由自主地念出來。

“在光明未到的至暗時刻,你願意化身為光點嗎?哪怕被冒犯,被傷害,被撲滅?”

“我願意。”戴莎不假思索地回答:“至少,我留下光存在過的印記。”

我感到渾身顫抖。她的言辭,如同穿越過時空的誓言,烙印在我的靈魂深處。我輕啟雙唇,卻已分不清是記憶中的另一個聲音,還是我自己的心聲。我就這麼輕輕地,緩緩地,念出或許隻有自己聽得到的細語。

“我也願意。”

……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