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一起讀書網 > 玄幻 > 魔女的交換 > 第18章 好奇

魔女的交換 第18章 好奇

作者:晴斕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16 19:58:56

-

“非常感謝最後一位同學的提問和戴莎女士的精辟迴應!”主持人佐霖及時反應過來,以總結的方式圓場說:“感謝今天兩位嘉賓的出色演說,和同學們的精彩互動!相信每位同學都能從這次論壇中獲取知識,啟發思維,開闊視野!最後,戴莎女士所表達的信念與期盼,也值得每位同學去深思和理解。再次謝謝出席本次論壇的嘉賓們,同學們,讓我們明年再見!”

全場再次響起熱烈的掌聲,科恩也站起身,和戴莎一起向全場觀眾鞠躬並揮手告彆。

我坐回原位,讓心情慢慢平複下來。

當心跳恢複正常,記憶中那幻覺般的畫麵和腦海裡的其他雜音統統消失不見,我的意識似乎重新掌控了這副軀體。於是,我聽到了周圍依然喧嘩的人**流聲。

振奮的講演。實用的知識。有趣的討論。令人驚歎又百感交集的最後一次問答。大家基本都圍繞著這些話題來議論,尤其是最後一次問答,有人覺得雖然很直擊人心,但又似乎有些奇怪的違和感。

我,我剛剛都做了什麼啊……

我冷靜下來後回想,那時候就像不由自主地在複刻記憶中的某個場景一樣,可是,那塊記憶碎片莫名其妙地浮現出來,又瞬間沉寂下去,不留下任何痕跡。當我想再重新回憶時,已經冇有任何頭緒。

即便如此,當時戴莎的反應又是怎麼回事呢?她最初給我的印象是謹慎細緻,但最後那次問答的表現卻完全不是那樣。

我抬頭看向演講席。這時候,圍繞著科恩和戴莎討論的學生們都已逐漸散去,隻剩下他們兩人和主持人還站著在交流些什麼事。我環顧一下大禮堂中央廳,隻見大半觀眾都已經離場。我本想離開,但思考片刻後,覺得還有事情要告訴戴莎,於是便起身向演講席走去。

戴莎很快就注意到我,馬上向我喊道:“伊珂!先彆離開,等我一下。”

“哦,這就是那位提問的……小姑娘啊。”科恩打量了我,微笑著說:“是叫伊珂嗎?你剛剛提的問題蠻有趣的。如何,有興趣考讀寧溪穀學院的法學係嗎?我覺得你很有潛力……”

“啊,不好意思,科恩先生。”我有點懊喪今天的中學衣著了,便迴應說:“我是學院1501屆能晶工學專業的大一新生,剛入學4天。”

“咦?”站在戴莎旁邊的佐霖驚訝地說出聲,但很快就補充說明:“嘿,我還以為是法學係的新生呢。”

科恩呆了片刻,接著說:“原來如此……抱歉,真看不出來呢。不過,學院可以攻讀雙學位的,也可以考慮一下。嗬,說起來,關於你所提的問題,如果時間充裕的話,我也希望能分享一下我的個人理解,或許可以從另一個角度給你作參考。”

“謝謝科恩先生,如果可以,我也希望能向您請教,從多個方麵對這個問題作深入剖析和理解。”我恭敬地迴應科恩。他在最後環節被戴莎搶了話語權,看起來似乎有些不服氣呢。

“很好,我欣賞你這種學習的態度。能晶工學從理論到應用遵循一套嚴密的科學邏輯,法學從法理到法律也沿襲一條緊密的思維邏輯,我們雖分屬於分科和理科,但都有著科學的方法論。我想,我們一定會有共同語言。”科恩露出滿意的微笑。

緊接著,科恩又對我說:“能晶工學是新時代科學的明珠,是引燃大規模生產工業革命的助推器,擁有難以估計的發展前景。我們國家的能晶工學研究和應用都走在世界前沿,這是國家得以生存和發展的保障之一。寧溪穀學院的能晶工學理論研究處於領先水平,聚能聯合集團是該專業最大的科學資助者和成果應用者。在這箇舊傳統與新時代激烈碰撞的世紀,社會總有各種各樣的看法和爭執。伊珂,如果今天的論壇對你有所啟發和觸動,希望你也能堅持多方麵參考解讀的學習態度,從不同側麵理解同一件事物。須知一個硬幣尚且有不同的兩麵,世界更不是非黑即白的簡單區分。”

“謝謝,我會銘記於心。”我打心裡佩服科恩的陳述,不禁鞠躬道謝。這確實是一位很有煽動力的政治領袖,如果最後的問題由他來回答,肯定能給出足以打動人心的另一套說辭。即便如此,當我回想起戴莎所講過的話,我依然更認同她的理念和信仰。

“話說回來,戴莎女士最後的發言,讓我很是驚訝。”科恩看向戴莎,提起疑問:“戴莎女士是準備辭去檢察院職務,參選國家立法院議員嗎?或者說有參政的想法?”

“不,我很熱愛現在這份工作。剛剛我表現有些失態,請科恩先生忘了吧。”戴莎冷靜地回答。

“是嗎?不過,說真的,戴莎女士作為傑出的女性代表,特彆符合社會和公眾的新時代期望。”科恩笑著說:“如何?如果真有參政的意願,請務必考慮一下人民黨。我們應該可以成為盟友。”

“謝謝科恩先生的好意,我會慎重考慮的。”戴莎微笑著迴應。

“我很期待那一天的到來。”科恩友好地跟戴莎握手。

“那麼,佐霖主持人,我還有事,先走一步了。很高興你能邀請我參加這次論壇,我收穫良多呢。”科恩轉身跟佐霖握手。

“不不不,是我感到榮幸纔對,非常感謝科恩先生能抽空出席這次論壇!”佐霖激動地伸出雙手與科恩握手。

“伊珂,那我們下次有機會再交流吧。”科恩轉而向我伸出手。

“謝謝科恩先生。”我趕緊與科恩握手並再次感謝他的好意。

跟我們一一告彆後,科恩便先行離開大禮堂。

戴莎也跟佐霖握手告彆,然後叫上我一起離開。

……

“伊珂,你下午纔有課是嗎?中午和我一起吃個飯吧。”剛走出大禮堂,戴莎便邀請我:“就去細語湖的湖心餐廳,好不好?不用花太多時間。”

“這……好的。”我想了一下,盛情難卻,就答應了。我想起早上在湖畔時,遠遠望見細語湖西北與東北之間相對收窄的兩點之間,恰好有一條長堤直通連接兩岸。長堤中間位置就有一座擴展而成的水上單層建築,那裡就是湖心餐廳嗎?

“那我們就出發吧。嗯,聲明在先,按照本院傳統,都是由已工作的前輩請客哦。”戴莎笑著說。

“嗯,謝謝戴莎學姐。”我想,這就是她打消彆人顧慮的方式之一吧,真是溫柔。

於是,我們再度踏上朝北的校園主乾道來到細語湖,沿著湖畔走到西北長堤,經由長堤走進中心位置的湖心餐廳。

這會已是中午時刻,但顧客不多。我們挑了戶外露天的座位,看著四周微波盪漾的湖水,感覺彷彿被細語湖擁抱在其中。

“伊珂,來過這裡嗎?或者說,有什麼……印象?喜歡吃點什麼?”戴莎看著我的眼睛,輕輕地問。

印象?我茫然地搖了搖頭。

“我第一次來這裡呢。嗯,這裡風景真好,能望見遠處的湖……那裡遠處就是湖心嗎,哇,水真的很清澈,跟湖邊的綠水完全不一樣呢。”我轉頭看向周圍的湖景,感受著燦爛的陽光和清爽的陣風,隻覺特彆心曠神怡。

接著,我便看著戴莎回答說:“我也不知道喜歡什麼,就全憑學姐做主吧。”

“這樣啊……”戴莎雙臂交叉置於圓桌上,看著我說:“那……我推薦青檸甜橙綠果醬鱈魚和玫瑰薄荷茶。”

“好的,謝謝。”我自然是接受了。隻不過,那連串醬的名字讓我心裡直嘀咕:這不會是什麼黑暗料理吧。

於是,戴莎便喚來服務員下單,她自己點的是牛油果雞胸肉沙律和鮮橙汁。

“伊珂,你可以考慮一下哦,科恩的提議。”戴莎身子略微前傾,對我說:“雙修法學如何?成為我真正的學妹吧。”

“哈,這個嘛……我恐怕精力不夠啊,要是不能畢業就本末倒置了。”我搖了搖頭,換了個話題說:“說起來,科恩先生挺厲害的,知識淵博,能說會道,不愧是社會精英呢。當然,戴莎學姐也很優秀!你的發言讓我特彆激動,現在再回想一次,心跳都會加快。”

“嗬,謝謝,但我知道自己還很不足的。”戴莎笑了一聲,便轉而講起彆的事:“科恩嘛,他本來就是精英階層出身,我不否認他的優異天賦和付出的巨大努力,三十歲出頭就已經獲得了相當成就,至少從個人角度而言,我也很欽佩他。不過,他是利益代言人之一,有自己和背後勢力的立場。他所講的話,很多可以算是對的,但他很擅長見縫穿針嵌入觀點引導彆人,需要去偽存真就是了。”

“意思是……不要被這個人所蠱惑嗎?”我問。

“也不是這麼說,我並非說他就是個壞人或其他意思。就像他最後所說的話,我還是有所認同的。”戴莎解釋說:“這世上除了極端的好人和壞人外,絕大多數人都處於灰色地帶。所以我習慣對事不對人,從不簡單定性一個人,隻從這個人的行為出發,定**實的性質並依法行事。”

“嗯,這就是法學的邏輯嗎?還是挺有趣的。”我點頭表示讚同。

“對的,如何?考慮一下嘛。”戴莎笑著誘導我:“我可以……親自輔導你哦。”

“學姐,彆說笑啦……”我看著她那意味深長的笑容,不免有所悸動,但仍敷衍了過去。

“嗬,不完全是說笑哦。”戴莎一副樂在其中的樣子。

就在我快招架不住的時候,服務員恰到好處地端菜上桌。

“耶,看起來很好吃的樣子!”我再次轉移話題。

嗯,擺在我麵前的餐盤中,正中央的是長條形的鱈魚塊,脆烤魚皮金黃焦嫩,魚肉雪白飽滿,魚肉左側塗著數道閃電狀的飄逸綠醬,看似羅勒醬,但實際應該就是開心果醬。另外一道淡黃色醬彎成一輪月牙塗在魚肉的右側,那應該是就是青檸和甜橙醬。

熱騰的香氣中,點綴著一縷接一縷的酸甜味。

我忽然聯想到戴莎的香水味。呃……

“來,試試看味道合不合你口味?”戴莎抬起右臂,以手背托起下巴,看向我的眼光中充滿期待的意味。

我不知道她為什麼那麼期待,雖然感到有點不自在,還是舉起刀叉,切出一小塊魚肉蘸過兩種醬後送入口中。

“嗯……挺香的,又帶著淡淡的酸酸甜甜味道。”我評價說。

“你喜歡這種酸甜嗎?”戴莎換了手勢,改為以屈指托著下巴,挺起腰問了我一聲。

“不討厭吧。不過,清新的酸甜感似乎能讓人一下子清醒呢。”我笑著回答。

“那……再試試薄荷茶吧。”戴莎又換回雙臂交叉擺在桌上的姿勢,看向我的眼神中又多了些認真的意味。

……?

怎麼有種被投喂的詭異感覺?

我雖然覺得有些古怪,但仍放下刀叉,端起玫瑰薄荷茶抿了一口。

“嗯,清新過後的清涼感,讓人一下子變得很精神呢。”我很滿足地笑著點頭。

“嘿……”戴莎也笑了起來,笑聲中帶著各種我讀不懂的意味。一會後,她開玩笑似的問起我:“伊珂,不好意思,我隨便問問啊。你確實是16歲吧?不是12歲,或者……10歲?”

……??!

這什麼鬼,我現在看起來不但不像中學生,還甚至縮回小學生模樣嗎?

“學姐,怎麼可能啊。你怎麼了,好像有點……怪怪的。”我放下薄荷茶,忍不住反問起戴莎。

“啊,抱歉。我剛剛發呆,不知想到哪裡去了。”戴莎沉默片刻,右臂略微抬起,伸手輕撫著彆在外套胸口處的蝶形胸針,解釋說:“你給我的感覺有點像一個人呢,但各種特征都對不上,連彼此的關係都不可能存在的。而且,伊珂,你一直在溫芝之家長大,你……知道自己的身世嗎?”

“不知道,這是我的一個心結。”我承認說。我也注意到戴莎所說的某個人,但她馬上就做出否定,或許隻是我想多了吧。

“我也許可以幫些忙。伊珂,如果你願意的話,可以把你所知道的線索都告訴我,我通過民政和司法檔案庫,或許能找到些蛛絲馬跡。”

“真的嗎?那就太好了。不過,我所知道的資訊也很有限……”我想起戴莎國家檢察官的身份,說不定能利用公權力幫我找到些答案呢?!但是,我自己和“伊珂”本人的記憶都是殘缺不全的狀態,合在一起能組成的線索,似乎也不會比嘉妮老師告訴我的情況好多少。

我斟酌片刻後,除了本人轉世和異色能晶這種玄乎其乎的事情暫時不講外,主要向戴莎描述了“伊珂”莫名出現在月鈴鎮並長大的經曆。

“失憶嗎……這就不好辦了。不過,正常人也很難記住四歲前的事情了。”戴莎思考了一會,便對我說:“但是,相比東部地區,十二年前的西南州是地廣人稀的地帶,月鈴鎮離周邊的城鎮都有著至少上百公裡的距離,那時候的交通更不發達,城鎮間的交流也很少。真的很難想象,一個外地的四歲小孩子,會忽然出現在陌生的月鈴鎮。”

“不過,我想,可以月鈴鎮為圓心,先搜尋步行三天內可抵達的周邊城鎮12至16年前的縣誌或機構檔案,說不定能找到線索。但這需要時間。”戴莎說到這裡,掏出自己的名片遞給我說:“這裡有我的辦公地點和直通聯絡電話。伊珂,你可以隨時來找我。如果我有了線索,也會來找你的。你們宿舍樓有電話嗎?”

“現在還冇有,不過聽說可能明年電話線會拉到每棟宿舍樓的宿管處。”我感謝戴莎的好意:“勞煩學姐了,如果有什麼事,也可以寫信。”

“寫信效率不行啊,平時倒可以。”戴莎想了個主意說:“這樣吧,萬一有急事的話,我就直接打電話到學院或能晶工學係辦公室,讓他們廣播找人,你知道後再回我電話好了。”

“這……也好,謝謝學姐。”我心想,應該不會有什麼事能緊急到那程度吧……

“那就這麼說定了。”戴莎停頓一會,又對我說:“伊珂,我問你一件事。”

“什麼?”我愣了一下。

“在最後的問答環節,你說了一聲‘學長’,那是在叫誰?”戴莎身子前傾,盯著我的雙眼問道。

“那時……我腦子很混亂,可能是叫錯了,我也不知道……”我又一次想起戴莎的檢察官身份,這該不會是她詢問的方式吧?

“即是說,你承認既不是在叫我,也不是在叫科恩?”戴莎的問詢很犀利,連眼神也變得尖銳起來。

“我,我不知道……”我變得有些慌張,感覺自己的雙眼已被對方鎖住,情急之下反駁一句:“但是,學姐當時馬上就迴應我啊。”

“那也是呢。”戴莎微笑一下,頓時融化了所有的銳利。她看著我說:“當時,我也是不由自主地迴應,就像在扮演某個角色。也許我和你,那一刻隻是在代表另外的人對話呢?”

說到這裡,戴莎歎了一口氣,右手又一次輕撫蝶形胸針。她的笑容尚未褪去,眼神卻柔化得猶如蒙上一層薄紗,依稀間似有哀傷的神采。

過一會後,她便迅速收回所有的迷茫,看著我輕輕地說:“伊珂,你真的是充滿了神秘感。我對你很好奇。”

“真的很好奇。”她又強調了一次,盯著我的雙眼說:“對人不對事的那種好奇。”

“學姐……”我被她盯得都快頂不住了。我能理解她的意思,就是說她對我的好奇並不是出於犯罪直覺,畢竟我一副中學生模樣看起來就是人畜無害吧!但我更害怕她那種穿透人心的眼光,要不是理性製止,或許我已經跟她坦白交代了。

“對了,學姐,有件事我得跟你說。”我振作精神,向她表態:“我願意作為證人,出席下週三的庭審。”

話音剛落,我便感覺心跳又開始加快。論壇上,她的演講和答覆給了我莫大的鼓舞和勇氣,而除此之外,我也希望能從中獲取一些資訊,關於死靈,關於我自己,以及與此相關,而我仍可能不知曉的其他資訊碎片。

“嗯,謝謝你,我知道。”戴莎看著我,微笑著說:“在論壇的最後時刻,你就說了。”

我頓時愣住。我確實說了,但我說的那麼小聲,她也聽得見?

“我看見了。”戴莎似乎看出我的困惑,依然微笑著,輕輕說出她的所見:“我看懂了你的唇語。”

咦……

……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