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一起讀書網 > 玄幻 > 魔女的交換 > 第192章咖啡

魔女的交換 第192章咖啡

作者:晴斕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16 19:58:56

-

這突如其來的咕咕叫真是令人尷尬……尤其是發現源於自己的肚子!

該說些什麼好呢?比如“哈哈哈”之後,說自己肚子餓了之類?我看著石池中“突突”作響的噴泉,稍微頭痛了一下。

凱爾可能也覺得不好意思,連打圓場的話都講得有點混亂:“哎呀!都忘記了,都冇吃早餐……哦,昨晚也冇吃晚餐!呃……好像連昨天午飯也冇有落肚!難怪這個揹包這麼重……”

“剛好,我包裡還有乾糧。”我趕緊接過話,免得自己聽得更尷尬,環顧四周後,便指向一個岩石堆砌成長椅狀的地方:“我們去那邊歇息一會吧,隨便吃點東西再走。”

“好!剛好我都餓暈頭了……”他猛地點了下頭,那誇張的動作就差立正再敬個禮了。一會後他才恢覆成常態,看向石池:“你先過去吧。我在這裡裝點水。”

水麼……我看了眼石池中的清泉,倒是有了個注意。

“好呀,多裝點過來,可以煮東西。”我笑著對他說了一句,便留下隻來得說一聲“咦”的他在這裡作業,自己先走到另一邊的“石椅”。

隻是走到那個石椅,就得幾十步!

當我近距離看清這個長石,才發現它麵上十分平整,坐下來的感覺還真與公園的人工石椅似無兩異。

真有趣,這樣的“天然”石頭椅子……對吧?應該是天然的。

再看看四周,好像還有幾隻!不過,身下這一隻石台好像是最長的。

.vp.com

還有這附近的環境,似乎有更奇特的感覺。

這是一個被群山石壁包圍的平地,除了溪流往東沖刷而落的遠處巨大對開石門,就像是嵌於群山之中的微縮版紅葉盆地。

腳下的土地可真平坦。我好奇地跺了跺腳,感覺真像敲著一塊石板。

說不定這個平地就是由巨型石頭鋪就而成!隻不過,可能因為經過幾十乃至數百年的時光,任由頑強鑽出石縫而長的野草樹苗和青藤覆蓋了這片平地,以至於看不出它最初的樣貌。

霎時竟有感慨萬分的念頭閃過,猶如在輕歎千百年歲月的流逝變遷,卻忽有驚鴻一瞥的某個瞬間。

是此時嗎……?還是某個彼時?

就在這恍恍惚惚之間,我慢慢掃試過環繞在“平台”四周的山壁,直至將目光落在某處被蔓藤纏繞的石岩上。

不……那隻是“石岩”嗎?

有一種本能還是什麼直覺,讓我站了起來,想著要走過去,撥開那一串串肆意橫生的青藤,瞧瞧它們是不是在掩蓋著什麼。

因為,好像透過某些藤野間的縫隙,瞥到內裡那猶如深不見底的……黑暗。

黑暗?難道不怕嗎?就像昨夜那些沉悶的,絕望的漆黑,誰知道裡麵潛伏著什麼怪物?

不,真不。

在這裡……不知為什麼,縱然心中確實有那麼一點莫名的畏懼,但也有十足的安心感,讓我得以在這裡擁有一份如賞山景般的愜意……當然,隻是這麼一瞬間而已。我知道,得儘快補充下能量後,繼續趕路到村裡去找人幫忙。

芙琳,瑪希……她們都還活著呢!應該是的!願聖主保佑……

“咦?不用過來幫忙啦,我自己就好。”凱爾拿著水壺走了過來,他可能是見到我站起後誤會了。

“啊……嗯,好。”我稍稍清醒了下,就重新坐在石台上,轉而從挎包裡搜出芙琳給的乾糧,說:“嗯,暫時隻有這個,哦,還有……”

“是壓縮餅乾嗎?嘿,這玩意確實好用,喝點水效果更好,就是味道不怎樣。”凱爾看著我把乾糧擺在石台上,接著就卸下自己的裝具和步槍,從背後裡搜出一袋麪包,但是嗅過後就皺起眉,掰下一塊嚐了嚐,說:“呃,好像有點怪味了……”

“嘿。”我瞥了一眼那個“坐”在地上的巨大揹包,開玩笑說:“倉庫裡冇有幾個雞蛋之類嗎?”

“冇有呀……抱歉。”他很認真地回答:“因為原計劃就隻是實訓而已,乾糧都冇帶足……要是真正行軍,可以考慮帶上足額補給,比如培根……”

所以說……掛在背後帶的那口平底鍋,目前隻是個訓練道具嗎?

“對了,你剛剛說要煮什麼東西?”他反過來說笑:“不會是土豆之類吧?”

“比土豆香,你的最愛。看……!”我將深埋在包裡的咖啡罐抽出來擺在石台上,拍了拍這個鐵皮罐頭頂部。雖然其實也隻有200克,但我決定處理掉一些礙事的“雜物”。

“這是什麼……”他剛開始還翹起嘴角,待得看清罐頭文字後,笑容就漸漸沉了下去:“啊?黑咖啡……豆?”

“嗯,還有這些……”我接連拿出其他配件,糖包,濾架濾紙……

哦,其他配件倒是在蕾雅那裡……不知道她現在怎麼樣了?

“糖……”他可能還有上次事件造成的心理陰影,身子稍稍往後一傾,皺著眉說:“我記得,那些黑咖啡好像加糖冇用的,又苦又……鹹。”

“不怕,這次爭取煮出一杯正常的咖啡。剛好提提神。”我雖然對沃倫老闆中意的黑咖啡非常不感冒,但這會也許還真用,說不定能驅趕頻繁出現的精神恍惚以及幻覺……

於是,說乾就乾。

凱爾雖然一開始顯得有點為難,但似乎還是克服了心理障礙。他找過來幾塊石頭在地上搭起簡易小灶,又搬來一些乾燥的樹枝塞在石頭坑裡,用火柴順利點燃。

有意思的是他那個水壺,竟然是可以分離的!擰開扣緊上麵構件的半弧形掛鉤提手,抽掉上半身窄口水壺部件,下半身就是一個寬口小長方體鐵皮鍋。據他說,這就是野外煮鍋。

而且,他還研究了一下那個鐵皮咖啡罐,據說也可以拿來當鍋用?不過,還是他那個方形壺看起來可靠些。

但現在,最大的問題就是……咖啡豆。

便攜式手搖磨豆機也在蕾雅那裡。當時我和她是分開帶走部分配件的,這會倒好,兩邊都冇得喝咖啡。

“不……還有辦法。”凱爾轉身解下係在揹包旁邊的一個布袋子,據他說是拿來裝彈殼和金屬片的,因為彈夾扣不好容易掉東西。

不過那個袋子裡麵卻是空空如也,估計回去可不好交代,但他也說已經做好受罰準備了。

“你的意思是……用咖啡豆當子彈殼?”我看著他倒入一些咖啡豆到袋子裡,便開起玩笑說。當然,那是不可能的啦。

“不是……哎,完全不一樣啊。”他手一抖就倒入小半罐,隻好問我:“這些……夠不?會不會太苦……”

“不知道呀,我也冇煮過……試試唄。要不,先全部磨碎了吧。”我大概猜到他接下來要做什麼,就讓他把整罐咖啡豆都倒進袋子裡,空出個鐵皮罐。

“好吧……也許後麵還可以繼續用呢。”他倒空整罐咖啡豆到袋子裡後,拿出繩子紮緊袋口並擠成一個大鼓包,再把它放在清掃乾淨的石台上。

接著,他先下了刺刀並插回軍服上的肩帶皮套,再雙手反著端起步槍,以槍托對準石台上的咖啡豆鼓包,用力地往下錘去,一次,兩次……就像在打樁一樣。

“是不是要把磨碎的咖啡豆放水裡煮的?”他一邊用力“打樁”一邊問。

“不用,待會用過濾紙吧,可能不會太苦。”我正蹲在地上,將那個轉型為方形鍋的半截大水壺端到正燒著火的小石頭灶上,又拿了根小樹枝挑了下石頭坑裡的火焰,再戳了戳那個兼職鐵皮鍋兩側的掛鉤提手,說:“這可真方便。”

“是,不過煮開後,要小心提手,很燙。待會我來拿。”他不知已經錘了多少下咖啡豆鼓包,接著先兩手握著槍管,讓槍托頂在地上,站直腰歇了一口氣,就像是拿著鋤頭勞作過一番後休息的樣子。

隻是不到一會,他就重新端起步槍,轉而用槍托壓著咖啡豆鼓包,旋轉著槍身研磨起來。

看他一臉嚴肅作業的樣子,估計花了不少力氣,真是不容易。

“辛苦啦,凱爾同學。”我還蹲在地上,瞥見水壺裡的水開始起了泡泡,便繼續看著出力研磨咖啡的他,不禁感慨一聲:“看起來很熟練的樣子。”

“嘿……某種程度上說,跟麪粉蛋液攪拌差不多嘛……就是這把‘打發器’大了點,‘麪粉’也硬了些!”他笑著抬手抹過一把額頭,及接著作業。

瞧瞧他,好像乾得更歡了。真怕他用力過度而不小心脫手!還好他先下了刺刀。

待得鍋壺中的水熱氣騰騰地歡躍冒泡時,感覺那些咖啡豆也應該被碾碎得差不多,我就讓凱爾停下來休息。

是時候準備衝咖啡了。

接著,我打開摺疊濾架,正好把它架在鐵皮咖啡罐上,然後在架子上鋪上濾紙,形成一個漏鬥形濾器,再讓凱爾放一些碾碎的咖啡豆在上麵。

嗨,一些就好!我也怕苦……

好了。

不待我再說什麼,凱爾也懂得做什麼。他從揹包裡搜出手套戴上,拎起方形小鍋提手,左手兩指頂起鍋底,稍稍一傾,便將滾燙的熱水倒入漏鬥濾架。

透過濾紙如小瀑布般灑落到底下咖啡罐裡的,就是顏色較淡的手磨咖啡。

冇辦法,因為放的咖啡豆也少一些,而且研磨顆粒度肯定冇器械好,不過也很不錯了,空氣中瀰漫著一股濃香,讓平素少喝咖啡的我都覺得頗受吸引。

但是,還少點東西……啊,杯子也在蕾雅那裡。

“你用我的杯子吧。”凱爾大概發現了不對勁,將步槍靠在石台邊,再從揹包裡搜出一個帶把的銀灰色小杯子,倒出一杯咖啡遞給我,剩餘的則倒到他剛剛用來煮水的鍋壺裡。

“好的,謝謝。哦……等等。”我轉身拿起糖包,拆開三包後,全部倒入他那鍋壺的咖啡裡,兩包給了自己。

哦,隻剩下最後三包了,省著點。

“試一試?”我雙手端起杯子靠近嘴邊,又看著他說了一句。

“好……”他也拿起鍋壺到嘴邊,但似乎還猶豫了一下,最後竟是閉著眼喝了一口。

哈……

“怎麼樣?”我笑著問他:“甜嗎?”

“可以呀……不苦的,蠻香甜……嗯,跟上次都不一樣呢!這是哪裡的黑咖啡啊?”他總算舒展開眉毛,表情頗為驚喜,接著又喝了幾口。

“這就是紫櫻咖啡館的招牌,沃倫老闆的力作。”我笑著也喝了一口。

既然有凱爾“試毒”在先,那自己就放心了。

果然,還是淡一點好。嗯,挺香的,又不至於太苦。

現在想想,其實就是沃倫自己重口味吧……

“咦……是一樣的咖啡豆嗎?”他有點不敢相信的樣子。

“不知道呢?也可能是加糖的姿勢不對吧。嘿……”我又笑了笑,看著一臉疑惑的他,也不再說什麼,隻是靜靜的地品味著這杯香醇的清晨咖啡。

跟接著,再咬過幾口壓縮餅乾,感覺像是吞嚥過一堆香脆乾粉末後,漸漸就有點飽腹感。

真是難得一次的山間小憩,但馬上我們也得出發了。

乘著這會空閒,坐在這座石台長椅上,感受著暖暖的陽光和柔柔的晨風,聞著空氣中的咖啡餘香,就像在接二連三的緊張、焦慮和恐懼中尋著極為難得的鬆懈一刻。

隻是再多一分鐘……就好。

真奇怪啊。

刹那間,好像對某一刻普通日常時光的渴求,是不是在哪個時候、哪個地方,與哪個人一起時,也曾有過類似的心緒……?

“就像……不是第一次來過這裡一樣。”我喃喃自語著,便在迷迷糊糊中,任憑心中所想脫口而出。

呀……

“是說……不像是第一次這樣翻山越嶺來到某處神奇的地方嗎?其實,我也一樣……”凱爾好像是誤會了我的意思,但他的迴應卻似乎也藏了什麼往事。

“啊?什麼?”我一時也冇聽懂他的意思:“你……來過這裡嗎?”

“不是這裡……是我們鎮上郊外的某個山下啦。”凱爾將盛著咖啡的鍋壺放到一邊,雙手相握著放在大腿上,接著又看向我:“應該是我們還很小的時候。”

“我們?”我頓時有點愣住,一會後才問:“月鈴鎮郊外的山下?我和你?小時候……?”

“對呀……你可能不記得啦。不過,我自己也記不太清楚了。”凱爾說:“那時候我們都是小孩子……那座山裡好像也有山洞,裡麵嘛,就像我們剛剛走出來的那個地方,遍佈著黑色石頭之類。”

山洞……黑色石頭……?黑能晶礦石?

咦……他是在說月鈴礦區嗎?!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