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一起讀書網 > 玄幻 > 魔女的交換 > 第195章 秘門

魔女的交換 第195章 秘門

作者:晴斕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16 19:58:56

-

[]

風停了,岩壁上的藤蔓也停止擺動,剛剛的景象好像隻是一瞬間的“幻覺”。

不對。

那彷彿嵌在灰色石岩上的縷縷漆黑,透過密佈其上的青藤縫隙,像來自深淵的暗光,穿透過厚實的石壁,如滲入光明的半隱觸手,依稀撥動過我那似乎過於敏感的一弦“直覺”。

去看看吧。

好像,有這麼一個聲音在“引導”著我。

咦……

內心掀起一陣小小的波瀾後便又歸於平靜。我默默將裝著咖啡的杯子放在“石椅”邊上,站起身,盯著前方披著藤蔓“門簾”的石岩,邁起步子走過去。

那一道道漆黑的印痕,好像是某幅未知畫麵的筆觸,吸引著我的視線。

“啊……伊珂,去哪裡?”凱爾的聲音似乎有點焦急,也許他覺得我又突然“失神”了?

“冇事。呃……想去前麵看看。”我仍盯著前方的岩壁,隻想著儘快走過去,好瞧一瞧那些藤蔓之下究竟藏著什麼秘密,就簡單回了凱爾一句,同時還稍稍加快了腳步。

就像怕被他再次“拖住”自己……或是其他“誰”來阻止我?

不……不知為什麼會有這樣奇怪的想法,但現在的自己心情有些莫名其妙的焦急,好像石岩深處真埋葬著什麼秘密!

哎……又一個奇怪的念頭!可是,如果真的有呢?!

“凱爾,能把鏟子帶過來嗎?”我馬上聯想到他那個巨大揹包上的一把特殊裝備,趕緊轉頭問了一句。也許那把小鐵鏟真能派上用場?

但是,萬一那全是石頭……實際上也理應如此!

“鏟子?”他已經拿起步槍追了上來,聽到我的話後一愣,接著便踏過幾下地麵,語氣頗為困惑:“這兒好像全是石頭哎……那個東西可不一定敲得動哦?拿來乾什麼?”

看起來確實如此。但是……

“試一試。我……也冇把握,隻是個很主觀的感覺而已。”我再次看向前麵藤蔓遍及的洞壁,再瞧瞧不遠處的石池噴泉,沿著潺潺溪水流向,轉身望向那彷彿被神秘力量劈開的巨型石門,透過那道鬼斧神工般的倒三角形“門縫”,越過近處折下山的小瀑布,窺至遙遠天邊的聖靈山頂雪帽,刹那間便在宛若一覽千年般的心潮澎湃之餘,似有彷彿瞥見某個不為人知的曆史印跡之感。

近處“清泉”,遠方“雪頂”……這裡?

可能嗎?不會吧!

可是……誰又知道呢!

便在疑惑又激動的矛盾思緒驅使下,我走到岩壁之前。

這真是不知經曆過多少個百年的古老石壁,密密麻麻的粗壯藤蔓如生鏽的鎖鏈般纏繞在巨大石牆上。但仔細一看,還能發現藤條某處居然長出叢叢白色小花,倒也給這些遠古遺物增添幾份活潑的色彩。

至於剛剛在遠處瞥見的縷縷漆黑,現在稍微用力“拔開”一些青藤鎖鏈,便能看見那滿是歲月滄桑裂痕的灰黑長紋,猶如千溝萬塹的自然印記。

再撫過那些縱橫交錯的粗淺紋路,便有陣陣冰冷且堅硬的觸感傳至指尖。

這……看起來還真不是一把小鐵鏟能處理的東西。

我轉頭看去,隻見凱爾已把鐵鏟頭部與手柄折成九十度變為鎬子狀,那可真是有趣的功能!不過,能對付麵前的巨石嗎?

再說了,誰又知道這裡麵真藏有什麼東西?或者一切都不過是自己的“幻想”?

可是,既然如此……又讓我來“看”什麼?

然而,剛剛的那個“聲音”,也冇有再次響起。

也許我真的是太累了?哎……

歎過一聲後,我再次抬起手,撫摸著石壁上某一道裂紋,順著其走勢邁步隨行,看著它漸漸由淺紋擴展至粗深的大裂縫,猶如欲將一小麵石牆劈開,也許這就是悠悠歲月的遺痕?

不……再看看那附近的裂紋。

走幾步,瞧一瞧,“石牆”上的大口子裂紋越來越多,隻不過是被藤蔓遮住了“傷口”。

再用力撥開一些藤條,不小心抖落幾朵小花之餘,就能看見更為觸目驚心的裂口子,簡直就像被無數道閃電劈開的傷痕!

是被自然的力量在長年累月中改造而成的嗎……?

對了。前天,在明月宮的東宮二樓檔案館,林奇好像提過,前陣子卡恩山地發生過地震。嗯,就在深脈……1號礦區。

呃,之所以會聯想到這一點,是因為睡過一晚的附近小礦洞。但這兒?不對……這裡也不是深脈1號礦區啊。

還是說……這裡也在卡恩山地範圍內,多少應該會受到影響?

這麼說來,剛剛藤蔓隨風擺動時,那個彷彿連成一片漆黑的角落……哦,好像在這邊!

真的,就像是石牆上的一個小洞!

哎,趕緊扯開這些礙事的青藤,再看個仔細!

“咦……這算是裂開的洞嗎?好像還挺深……”凱爾也發現了這個“洞”。

若與我們身高相比,差不多是從地麵到胸下的高度位置,就在岩壁上,像是被什麼力量鑽出一個幾乎可伸進拳頭的小洞。而且,以洞為圓心的話,還有不少裂痕向著四周蔓延而去,彷彿會隨時碎裂成更大的“洞”。

“看不清裡麵是什麼,太黑。要是手電筒還能用就好了。”我彎著腰往洞裡看了看,隻見到一片漆黑,甚至還不顧凱爾的叫喚伸手往洞裡“掏”了一下,但似乎冇摸索到什麼東西。

“這裡麵還挺深的嘛。”我傾著身子靠在岩壁上,幾乎能通過那個小山洞,慢慢將手臂伸進去!不過,好像所觸及之處都為貌似鬆垮的土石……

咦?是伸到底了嗎?忽然間手指便冇有了實物觸感或束縛感,甚至張開五指彷彿就能抓住一把“空氣”!

不到一臂的距離,卻是另一個“空間”?!

“哎,伊珂,快把手拔出來,要是卡住受傷了可怎麼辦!”凱爾的語氣裡滿是焦急,他兩手各拿著步槍和鏟子,朝我靠近一步,卻又不知所措的樣子……也許是在考慮把我“拖”出來?

“裡麵有古怪。”我慢慢地抽出右手臂,站直身子後,抬起左手拍掉衣袖上的土砂石,同時看向凱爾:“說不定……有個‘房間’。”

“什麼?”凱爾最初是一臉困惑,但隨後便似乎理解了意思:“房間?嗯……你的意思是,裡麵是中空的?又一個山洞,隻是被‘埋’起來?”

“有可能。但這種情況……”我看著重新垂下後將“洞口”遮掩得嚴嚴實實的粗長藤蔓,說:“就算裡麵真是另一個山洞,也恐怕是被埋了好多好多年了。不知道是什麼原因而已,或許是地震導致坍塌?又或許是最近的另一次地震搖落了某些土石,才露出這個小洞?”

但無論如何,要打開這道隱秘的“石門”,進去裡麵可能存在的房間,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就算……這道可能被亂石堆落而成的“秘門”又因故被震裂。

呃……雖然很不科學,但好像記得,在已經印象模糊的之前某次夢境中,好像也遇過一樣無路可走的場景。麵前也是同樣都不開的“門”,但牆邊卻有一個可以踹開出通道的隱秘洞口。

那麼……來試試?

嘿!

稍稍用力一踹岩壁洞口的下方石頭!

哎喲!痛……

不對,不成!真是蠢透了,果然不科學!

我在內心裡暗暗叫疼,轉而一看,卻見到放下步槍的凱爾也學著掏起了岩壁小洞。

“真的,裡麵深處是空的,而且好像空間還挺大……”他一會後便抽出了手臂,還捏著一把沙土磨了磨,說:“不全是石頭,還好辦一點。”

緊接著,他就改成雙手握緊變形鎬,猛地以手柄頂部的平頭錘狀硬物衝撞小洞四周裂縫,瞬間,就敲下好幾塊土石,也讓洞口稍微擴大了一點!

“要不要……繼續?”他向前一步,順著洞口裂縫摸著四周的岩壁,又用鎬子到處敲了敲,再試著挖了會好幾條石縫,說:“洞口四周的石頭都非常硬。看裂縫好像是幾塊大石頭落下卡出來的大洞,隻是中間被小土石塊塞滿了。”

難道……這麵石壁其實是落石堆積而成?隻是經過漫長的歲月,讓灰土填滿了縫隙,藤蔓長成了門簾,隻留下那一道道滄桑的皺紋。

“會不會太難了……”我還是猶豫了一下,現在不過是一個拳頭般大的小洞而已,卻要鑿出一條通道?能行嗎?我們……有時間耗在這裡嗎?

可是……卻有強烈的不捨絆住想離開的念頭!

“事不宜遲,來唄。”凱爾看了看我,好像是讀出兩難的意味,就乾脆自己做出決定,同時用力在小洞口外圈沿著裂縫猛錘起來:“試試吧!先看看比較鬆散的部位大概有多大。”

他這次相當果斷,也不再詢問我的意思,就自個兒捶打起洞口外圍,當明顯錘到大石頭邊緣時就調整著位置繼續作業,直至錘爛看似堅硬的土石表麵,接著又改成用鎬子形態用力挖下一堆碎石灰土。

隨著一陣碰碰作響之後,還真出現了一個相對大一點的洞口輪廓!

同時,他彎著腰,掄起變形鎬對著填滿洞裡的沙土一陣猛挖,砸得那些看似堅固的“石牆”碎成一塊塊掉落到地上,很快就壘起一座座小土堆。

“要不你休息會,換我來……”我見他居然還真把“石牆”上的小洞漸漸挖成一個大型的坑,就提議他是不是換個手之類。畢竟他昨晚也冇睡好,而且又冇正經吃過什麼東西。

“不礙事。嘿,你的壓縮餅乾很不錯,現在能量十足,看我的!”他反而更賣力地挖起土石,還有興致開玩笑。

“哎,好吧。要不要喝點水?啊,對了,我再去給你煮個咖啡!”我也猜到他不會把鏟鎬“讓”過來,要是有多一把工具就好了。既然冇法幫忙,那就當個後勤人員吧。

“好呀!呃,但是那個鍋壺燒水會很燙手的,你要不要用這個手套……”他停下作業,脫下他剛剛戴好的手套,正要給我時,卻好像覺得不妥似的說:“哎,剛剛冇注意,已經都變臟了……”

“挺好的,謝謝!”我接過這雙蒙上厚灰土的手套,稍微拍打了幾下,對他說:“看,這樣不就乾淨了?嗯……你不用嗎?會不會戴上去更好些?免得受傷什麼的。”

“沒關係,我們之前訓練過工事作業,不戴手套很正常,剛剛隻是忘記脫掉啦……”他馬上揮起鏟鎬繼續乾活,速度好像還加快了不少!

“好吧……”我戴上這雙明顯尺寸不符的手套後,感覺卻挺有趣,便笑著抬起雙手向他展示:“嘿……你看!有點像大號隔熱手套哎,不過它們自己就有點熱!哦……是不是還留著你的溫度啊!”

“哈……哈。”他笑了笑,好像不知道該怎麼回答纔好,就隻是盯著眼前的洞坑繼續猛挖,也不知道是否用力過度,臉上竟攀起一絲紅色。

“真不好意思……等我啊。”我接著就先跑回剛剛的石台附近,拎起已經空了的鍋壺去到石池那邊裝水,再跑回去擺在小石坑上再燒一次。

小石坑裡的火苗咬著乾樹枝嗤嗤作響,身後還有嘩嘩啦啦的刨土敲石聲。

我蹲在地上,等到鍋壺裡的水撲騰歡躍,自己也在咖啡罐的濾架上換好了新的濾紙與粗磨的咖啡豆。

嘿,帶著手套,拎起裝滿熱水的鍋壺,澆出一罐全新的黑咖啡。

乾脆再用剩餘的熱水洗一下剛剛被我喝過的杯子,它本來就是凱爾的裝備之一,帶個握把更方便一點。

將咖啡倒入杯子裡,再加三包糖……最後的存貨了。

好,大功告成!可以端過去了。

“辛苦了,凱爾……同學。”我笑著走到他麵前,用雙手端著盛有八分滿咖啡的杯子,想了會還是加上個稱謂:“來喝杯咖啡提下神,也許還能補充點能量?”

“謝謝!”他彎著腰,抬起一腳踩在已被挖成一個大洞的下方邊緣處,就像是踩在一塊底座大石頭上一樣。轉過身看向我手裡的杯子後,他似乎有些驚訝:“啊,這個……”

“哦,不用擔心,已經洗過了。嗯,用熱水燙過的,保證衛生。”我笑著對他說:“用自己的杯子更方便點吧?”

“好……呀,謝謝……”他改成單手拿著鏟鎬,右手抹過一把腦門的汗滴,接過杯子就喝了起來,長“嗯”過一聲後,接著就嘴角上揚:“好像更好喝了呢……”

“那當然,技術總會進步的……”我看著他藍衣紅褲的成套軍服已經臟灰成片,就像整個人在泥地裡滾過一樣,便又說了一句:“辛苦了。”

“冇什麼,比想象中更容易一點。”他右手拿著咖啡杯,左手握緊鏟鎬前端,以手柄尾部平頭錘撞向洞坑上方邊緣,馬上又敲下一堆嘩啦掉落的土石:“可能本來就是幾塊大石頭掉落卡出來的大洞,隻是不知道洞口為什麼塞滿一堆泥沙,挖出來就好了,也不難。”

嗯……?難道說,本來就應該是一個大洞纔對?

確實……看看這些土石泥沙的細碎度,好像真與四周的大塊大片岩石不太“相配”。

聽林奇講過卡恩山區發生過地震,那這地方可能也不止一次。

如果說,也許很久前的一次地震導致岩石崩裂掉落“堵住”了某個“洞口”……如果後者真的存在的話。

那麼,就像凱爾所說的,幾塊大石頭卡住形成一個“通道”,就算也有一些細碎土石掉落,會剛好“塞滿”這個“通道口”嗎?

也不是完全冇可能,但……好像太“湊巧”了點。

而且,說不定……這些泥沙土石可能“堵塞”的時間要稍微短一些,以至於會被近期發生在不知多遠處的深脈1號礦區地震“搞”出一個洞!

這……如果真是這樣?那不就是“自然”因素……

難不成是“人為”……?呃,這就更不可思議了吧!

比如有哪個“後來者”專門從附近刨來一堆土石來填滿這個“大洞”?

何苦呢!

但是……

相對周邊環境或演變邏輯,總有點奇怪的違和感。

比如……匆匆“掩埋”的跡象……?對,大概就是這種感覺!

還有另一個地方也類似,那就是月鈴湖畔。6月17日滿月慶典節那天晚上,我在湖邊某地,不算費力地挖出紅晶……那時候也覺得,好像那枚異色能晶是“被埋入”不久似的,或者說,更像是不慎被丟在地上,隻是因為流逝的歲月給它披上一層淺土!

哎!奇特的聯想……或是幻想吧!我不禁搖了搖頭。

就在此時,忽然有一陣響亮的聲音傳來,好像有什麼東西轟然倒塌一樣,瞬間震碎了我的想象。

接著,就是凱爾頗為欣喜的喊聲:“嘿,打通了!裡麵還真是空的……!”

啊?

趕緊看看!我馬上轉身,彎腰看向那個被鑿出一大圈的山洞,藉著外麵的陽光,似能看到裡麵彆有洞天的驚奇景象!

或許,裡麵不僅僅是個“房間”,更像是個“大廳”!

隻不過……所有的光線,好像都被擋在裡麵另一堵厚厚的石壁之前。

咦……

難道……洞裡還有另一座“秘門”?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