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一起讀書網 > 玄幻 > 魔女的交換 > 第198章 水梯

魔女的交換 第198章 水梯

作者:晴斕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16 19:58:56

-

[]

熄滅石頭小坑裡的火苗,收拾整理好所有的器具,我將那小袋粗磨過的剩餘黑咖啡豆送給凱爾當禮物,接著就對重新背起巨大裝具的他提議,一起去對開“石門”那邊看看情況。

“也好……嗯。”他看向冒出清泉的石池,隨著溪水流向慢慢轉身望向封閉的“石板廣場”缺口之處,說:“沿著水流方向走的話,或許真有路呢。”

希望如此,隻要石門另一側不是懸崖瀑布就好。

剛剛,我們一直在“廣場石椅”上休息,也冇走過去那邊看看。

不過,一路走過去時聽到的落水聲,似乎還挺“溫柔”。

待得來到“石門”之前,我扶著一邊石壁,探頭往外望去,隻見“門外”竟有一道精巧的石板階梯蜿蜒通往山下,溪流沿著這條石路潺潺而去,隻是在若乾高度差的台階之間墜成一幕幕小瀑布。

“這算是水梯嗎?哦……還有點深呢,得小心。”凱爾走到另一側“石門”旁邊,小心地踩著水中的石頭跨過幾步,站在外麵溪流漫過的一塊石頭台階上。

接著,他往山下方向看了看,說:“這條彎彎曲曲的階梯真好看,像是‘造出來’一樣!而且好像是一路延伸到山下去……咦,底下也是個池塘嗎?”

“池塘?可能是溪水往下流形成的吧。”我稍稍抬腳,以鞋尖點了下溪水。

呃,如果直接踏入水中,說不定會被淹到小腿位置。

“這條‘水梯’好下嗎?”我問向正站在高石階上觀察周邊的凱爾。

“還行,看著不太難,也許可以像走樓梯那樣下去。而且,離山下的距離也不太遠,像是條捷徑。”凱爾回答:“但是這些石階可能會滑,還有水流衝過來,得小心啊,摔倒就麻煩了。哦,有些小瀑布的兩級台階好像還有點高度……最下麵又是個水池,也不知道深淺!”

“能走下去就好……嗯,山下那個水池之外呢?”我彎腰脫掉鞋子和襪子,再向凱爾要個袋子打包起來。

“哎,山林有點密。不過,好像真有條路……可能是山穀裡的路?這裡望過去挺明顯的。”凱爾像是受到啟發似的也脫掉自己的短靴,扯掉綁腿,捲起褲腳,接著又把軍大衣的前後下襬翻上一截後扣在一起。

“這套軍服真方便,還有這種設計……”我看到他很快就將軍衣長下襬摺疊扣成短款,不禁輕歎一聲。

再看看自己身上這套幾乎垂至小腿的長裙,此刻竟然有種短裙或許更實用的念頭。

就如蕾雅的日常衣裝,可能那就是沿海時尚風格中隱藏的某種傳統“經驗”?

“對呀,方便急行軍之類,免得被自己絆倒。”凱爾將短靴和綁腿布包裝起來後掛在揹包下麵,同時笑著對我說。

“原來如此。我還以為這種軍服隻是配色華麗,冇想到還有這種設計。”我彎著腰捏起一邊裙角,考慮著能不能拿髮帶紮起一角。不過,可能是翻折後穿個針線更好吧,但現在哪有時間搞這些!

“呃,這種配色方案已經用了幾個世紀,從建國前到現在。據說當時就是為了與黑色主調的帝國割裂,彰顯獨立的熱血與決心,可說是傳統意義重大。”凱爾以步槍當支撐,小心踏向下一個水中的台階,再轉身囑咐我注意水流和滑石,然後繼續解說:“雖然如此,可其實這個配色有點顯眼,若真要打仗,也不見得就是好事……”

“是指紅色嗎?是挺顯眼。但是,也因為這層顏色,昨晚才能更快找到你,哈。”我跟在後頭,光腳踏入溪流中,頓時便感到清清涼涼的爽快感,接著再踩上剛剛凱爾站過的溪水高台,準備走出這個“石板廣場”的對開“石門”。

“是嗎,那看來也是有好有壞,雖然會被敵人發現,同時也可被自己人找到,哈。嗯……謝謝你,真的。”凱爾站在下個台階,左手拄著步槍,向我伸出右手:“小心些,這裡有點高……還有小瀑布。”

“沒關係。謝謝啦。”我的說話直接合併了兩層意思。

這時,我揹著隨身挎包,費力地用右手提著一邊裙角,藉著他的左手順勢走下溪流沖刷下的第二節台階,卻感到另一邊裙角馬上貼在小腿上,帶來了一陣濕涼。

終究免不了被溪水打濕。

說起來,這件連身長裙經過一番折騰,早就臟灰一片了。

“還是你這樣方便些。”我鬆開他的手,接連走下幾處低矮些的水中台階,稍不注意就發覺裙邊全都被溪流浸濕得有點重。真是不好辦!

“嗯……還好啦。”凱爾跟著我走下來,說:“也有你剛剛說的過於‘華麗’問題……總有人詬病這是帝國遺風或被征服後遺症之類。所以,近期也有一些製服革新嘗試,比如采用緊湊些的藍色工裝褲,軍服改成單排扣,試用金屬無沿帽等等,不過也隻是在一些軍團試用,但聽說反映不太好。”

“因為少了‘傳統’嗎?”我乾脆不在乎變得有些濕重的長裙了,隻想著再走下幾處小瀑布,儘快到山下去。

還好,這條在溪流沖刷下的石頭階梯並不算長,估計可能不到半小時就能下山。我已能看到凱爾提到的山下池塘,但那應該也不是很大,就是不知道有多深?

可彆被淹到上身啊……那就麻煩大了。

“聽說也是原因之一哦。比如有老資格高管不喜歡這種丟失了‘靈魂與勇氣’的新型灰色軍服。”凱爾跟在我後麵,接著說:“哎,伊珂,走慢些……小心!”

“嗯,知道,你也小心些啊,那麼大的揹包……”我回過頭對他說。

“沒關係,這不是還有把手杖嗎?”他一手抓著揹帶,一手握緊步槍管身,將槍托錘在溪水中的石階上,一步步下來走得很穩當。

“這把槍……叫什麼?”我看著前麵的“水路”寬敞了一些,石頭階梯似乎也能容納兩人,便放慢了腳步與他同行,順便好奇地問了一句。

“m1490式‘冬穗’步槍。”凱爾看了眼正充當著手杖功能的它:“說起來,這可是很有曆史來曆的槍名,祖先可以追溯到幾個世紀前,也是建國前的某老型號獵槍。”

“冬……穗?‘穗’……?”我輕聲念著這個名字,一時如被觸動到哪根心絃,卻又無法具體想起什麼,隻能傻傻地唸叨著:“為什麼會是‘冬’呢?不能是‘春’嗎……?”

“啊?這……好像是跟兵工廠曆史有關?呃,暫時不清楚……以後再去找找來曆吧。”凱爾接著就說起與之相關的話題:“嘿,但實際上,我們很少叫‘冬穗’的,而是叫‘麥甘’步槍!”

“嗯?這又是為什麼?”再下過幾級水中台階後,我繼續盯著凱爾手裡的步槍。

可能……是因為對這個型號名字的好奇,或是有某種天然般的奇特“好感”?

“因為……你看,這麼光溜溜一把槍,不是更像是‘麥稈’嘛?後來就慢慢就演化成‘麥甘’啦!”凱爾端起步槍,笑著說:“而且,這個名字可能更有氣勢!”

“嗬,因為‘冬穗’聽起來太柔弱嗎?好像也能理解。”我看著那把似與原名不“匹配”的步槍,慢慢地卻產生了一種奇特情感,以至於請求般對著凱爾說:“可以……給我看一看嗎?”

“啊?嗯……可以呀。不過有點重,你小心點啊。”他隻是愣了一下,就把步槍遞給我。

還真的有點沉重。

“咦?這裡的菱形標記是什麼?裝飾?”我兩手抱著這把沉重的步槍看了看,很快就發現槍栓下方的木質槍身上還嵌著一個內凹的小菱形鐵塊,頓時感覺有些奇怪:“像個淺淺的小鐵槽,難道還可以嵌入什麼零件嗎?”

“不是哦……好像就真隻是裝飾。據說就是這一型步槍的曆史傳統印記。”凱爾回答。

“啊?就這樣而已?專門嵌一塊冇什麼用的裝飾品?但上麵也冇有銘文之類……”我又觀察起這塊槍身上似乎多餘的“裝飾”。

“是啊……不知道為什麼。或許這就是‘麥甘’步槍的傳統標記。”凱爾說:“如果是戰時生產的話,大概就不會專門多一道新增這種‘無用’裝飾的工序。”

“也是。”我移過手指撫過這枚多餘的菱形裝飾,忽然就有了一個奇怪的想法:“也許可以嵌入什麼東西,讓它更像是‘冬穗’。”

“哎?嗯……”凱爾接著就說起笑:“比如……嵌個麥子?穗子?嘿。”

麥穗嗎……?穗……?

嗯。

想起了什麼嗎……?不……

“不……也許可以是……”我的腦海裡好像在急速翻著一幅幅空白或帶著模糊輪廓的畫麵,便乾脆任憑著感覺胡說了一句:“能晶。”

“嗯?嵌個能晶乾嘛……”凱爾的話裡似乎滿是疑問。

“裝飾……吧。”我搖了下頭,揮散奇怪的聯想,轉而笑著回答:“就像幾個世紀前那樣,以透明晶體的形態,當一枚合格的‘無用’裝飾。”

如果……要有用呢?黑能晶?白能晶?

不對……這隻是步槍,又不是發動機啊喂!

搖著頭再笑一聲,我便懷抱其這把“冬穗”步槍,還順便請示了它的主人:“抱歉啊,借一會。”

“哦……沒關係,你喜歡就好,嗯。”凱爾現在可能是覺得我很奇怪吧,但也冇問個為什麼,而是放任我自作主張。

明明沉重的槍械,卻有著輕盈的名字。

為它起名的人……在想什麼呢?或是有什麼故事?

不管了,先沉浸在那又莫名湧現的“懷舊”感受中,嘿!

摟著這樣的“冬穗”,卻像是擁抱著一種思念。

微微傾著頭,讓臉頰貼近槍身,慢慢地便似感覺“它”也有了溫度。

蹭一下……

“伊珂……”

凱爾的困惑之聲又傳了過來。

“啊,哦……嗯。”從某種奇怪聯想中清醒過來的我,趕緊擺正身姿,接著就把步槍還給凱爾:“真是把好槍,哈……”

“……”他接過步槍後,看了看手中的武器,又瞄了瞄我,問:“你冇事吧……?”

“冇事啦,能有什麼事啊?”我急著走快幾步,也剛好前麵的水梯又變窄了些許,便自己先走在了前麵,再望向可能僅剩幾十步遠的山下池塘,說:“嘿,這石梯好像是繞過池邊一圈,可以直接上岸的樣子!”

也許這真的是一條隱秘的下山水梯捷徑!再望向自池塘分出的溪水流向,像是還有一條岸邊小路,似與更遠處的某條山穀道路平行。這個地方的隱路小徑真比想象中複雜!

於是,踏著出奇平滑的一節節溪流石階,很快就從山上的“石板廣場”來到這片背靠高大岩壁的清澈池塘。再沿著高出池水的多級石台,剛好還能扶著一側石壁,如走在水麵上一般,無需多費力就上了岸邊。

便在石壁與岸邊之間,竟還能發現一叢叢於綠草間盛開的黃色花兒,還挺漂亮的!

還有一陣陣淡淡的花香,似乎還蒙著一層水霧,悄悄蔓延而來,真好聞!

好像有點熟悉?嗯……

“真舒服。呃,這花香……”我停下腳步,看了看花兒,回憶了一下,便想起了某種類似之物。

啊,對了。

“像是月鈴花的香味。”我唸了出來,朝著花叢走近幾步。

“月鈴花?嘿,這麼一說,還真有點像!不過……這顏色卻是黃色的。”凱爾湊過來看了看,說:“哦,準確地說,應該是白色花瓣中間嵌著黃色……好像脊椎一樣!”

嗯,真的像。如果是月鈴花,那嵌在花瓣中間的應是數撇深紅,而這兒卻是淡黃,直如月光餘暉走過的痕跡。

所以,難道這叢花兒也如月鈴花一樣,於滿月之夜盛開,隻是不似那般短壽?看看那依然盛開的可愛花姿!

要不……摘一朵“看看”?

呃……猶豫了一下,摘!

待得自己反應過來,手裡已經多了一朵黃色小花,看著還真與月鈴花有幾分相似,除了那幾縷淡黃!

接著,便看到凱爾……他這會不再看著黃花,反而看向了我!

“咳……這個顏色很有趣,也許是變異的月鈴花?回去做個科學測試確認下。”我趕緊將黃花隨便塞進挎包裡,接著便抬頭看向彆處……比如那變得高高在上的石壁和頂上的石門,再看向凱爾,隨便換個話題:“哇,這麼看上去,我們就像踩著瀑佈下來一樣!”

“嗯嗯,真不可思議!”凱爾也抬頭望向山上那巨大的對開“石門”,還有從“門縫”中沿著隱秘石梯一路流下的溪水與若乾小瀑布,感慨起來:“隻是站在底下看的話,那就隻是從半山中流下的溪流瀑布,冇想到竟然有這麼多級隱秘的石梯,簡直就是自然奇蹟!”

“確實……那地方其實也不算特彆高,但如果冇有這麼一條捷徑,想下來也不容易呢。”我也跟著望過去,並感慨一聲。

說起來,早上我們從那個露宿一晚的山洞口轉向山林時,其實還爬了一段上山路吧?隻是因為“路”比較平緩好走,纔沒感覺特彆累而已。

再看看那些隱冇在溪流瀑布與池塘岩壁間的石梯,恰到好處的平整檯麵和高度間距“設計”,該說是“鬼斧神工”呢,還是“巧奪天工”……?

“真的是不可思議。”我搖了搖頭,也想不通這其中的奧妙,便一邊彎腰擰乾裙角的水,一邊對凱爾說:“該怎麼走纔好……能看出是什麼方向嗎?”

“嗯……剛好是東北方向……”凱爾搜出羅盤確定方位,說:“剛剛走下石梯時,就望見那個方向好像還有條山穀大路,說不定從這兒穿過一段山林就可以連上去。”

“大路?”我踏著岸邊的光滑鵝卵石,擦去腳上的水滴,感覺差不多後便開始穿上鞋襪,接著回想起來,便有了印象。

確實,剛纔在半山溪流石梯時,也望得見遠處那條一麵靠著山壁一麵挨著山林的道路。

難道那就是另一條……“主路”?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