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一起讀書網 > 玄幻 > 魔女的交換 > 第203章 救援

魔女的交換 第203章 救援

作者:晴斕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16 19:58:56

-

[]

雖然覺得昨天上午發生在分會小樓的事件充滿謎團,但去過現場的塞拉似乎提供不了太多細節。

當然,這其實也正常,她本來就並非如萊特那樣專門去調查事件,而是恰好因故回去後才得知這件已發生的悲劇。

而且,剛剛塞拉在講述這一切時,另一個跟她去過現場的尼克都未開口補充過什麼。

或許,塞拉所講的,就是她和尼克瞭解到的全部資訊。

雖然……那位高大男子本來就是話比較少的類型。

但無論如何,阿布先生的死都是一個悲劇。雖然隻是在前天與這位分會負責人有過座談會式的短暫交流,但這人給我的印象比較隨和,人應該不錯。

可能,就如塞拉之前評價的那樣,阿布先生在紅葉城“工作十幾年並搭建了不錯的關係網”。雖然當時她這樣說的時候,似乎也僅僅隻認可這一點而已,但光這樣的關係網就為我們的科研活動提供了不少便利。

再次為這位先生默哀……想到這裡,不禁感到悲哀。

“哎,真是不幸。一個家庭失去了一位頂梁柱,紅葉城分會也失去了一位骨乾。願阿佈會長的靈魂迴歸天堂,願他的親人早日走出哀傷。”塞拉歎了一聲,唸了一段像是哀悼詞的話,語氣頗為真誠。

聖主保佑。我暗暗在心裡說了一句。

哎……說起來,從昨天開始到現在,怎麼連平素信仰單薄的自己,卻臨時祈求唯一真神的護佑?這樣的心聲會被“理睬”嗎?

說回分會小樓事故後的發展。聽塞拉講,她從昨天下午一直到晚上都待在電報局,幸虧同行還有一位同樣忙碌的萊特調查官,纔不至於被急著下班的工作人員趕出去。

據說碎石城分會反應也很迅速,不知道通過什麼渠道聯絡到紅葉城分會這邊的治安廳高層,特彆允許隔天上午由塞拉和尼克跟隨搜救隊出發去卡恩地區,幫忙搜尋仍可能迷失在山裡的紅葉城分會約翰先生團隊。

那個時候,碎石城分會,也就是科聯會在這個國家的最大分設機構,可能已經意識到紅葉城分會遭遇重大變故了。

因為,昨天晚上,從山區的雪林村駐點治安官傳來了同樣驚人的訊息!

據說有兩位自稱跟隨科聯會分會科考隊伍的女士,其中之一為國家檢察院某專案組司務官,在途徑山梯古道檢查站時遇到不明恐怖份子襲擊,後因遭遇車禍受傷,曆儘艱難才走到雪林村求助。

但是,同隊的還有一名司機傷重不治身亡,另一名先行出發的女學生可能失蹤在山區。

這個訊息先是由紅葉城治安廳共享給檢察廳,並由本地調查官報給在檢察廳協調工作的菲利,再由其快速告知仍在電報局忙活的萊特。但訊息傳達到萊特那一刻,已經是晚上9點後的事了。

聽塞拉說,她當時就發現萊特的臉色變得特彆嚴肅,才意識到卡恩山區可能發生了超乎想象的惡**件。

“傑瑞……哎。”雖然已經有心裡準備,我還是為這位年輕機靈的司機悲哀。

“啊……那蕾雅呢?哦,大家都肯定即使安全回來了吧。”我不放心地再與塞拉確認一次。雖然已經知道結局,但現在聽她描述當時的情形,還是覺得很緊張!

因為,誰也不知道當時黑夜籠罩下的卡恩山區究竟還隱藏著多少危險!可按塞拉的說法,紅葉城本地的聯合搜救隊,即使在萊特和菲利的溝通請求下,雖然檢察廳讚成儘早出隊,但治安廳的官員堅持要隔天白日纔出發,理由是還要與軍方協調出動。

“梅林教授、韋娜、蕾雅和舒亞,當天傍晚就被尼克開車安全接回來送到雅賓旅館了,放心。”塞拉先回答我關心的問題:“安頓好大家後,尼克也與商社談妥繼續租用風行商社的動力車方便行動。但那個司機知道山裡發生可怕事件後,始終不願意出車,就變成尼克代位司機履職。其實,這樣也好。”

至於為什麼治安廳堅持要隔天白日纔出動搜救隊,似乎原因有點複雜。

對此,塞拉先問我一句:“伊珂,當時你們在檢查站遇襲時,那些凶徒有冇有喊過什麼口號?”

“口號?冇有印象……那個假治安官被芙琳女士識破並擊傷後,就馬上喊他的兩個同伴下手,但很快就被擊斃。”我講到這裡,還是很佩服芙琳的果斷。

至於那些凶徒喊過什麼話?真冇注意到什麼異常。

難道是如7月29日那次聚能聯合集團大樓爆炸案中邪教徒所喊的“聖明唯一”口號?不……這幾個凶徒還真冇有。

也就是說,那些凶徒並不是聖明邪教徒?那他們會是什麼身份?

該不會是所謂的“卡邦團結陣線”恐怖份子?!

但那幾個凶徒的髮色……記得好像就隻是普通的棕灰色,並不是卡邦人獨特的銀色頭髮。

“冇有嗎?看來真可能是更危險的破壞分子。這地方真是不太平。”塞拉嗤了一聲,說:“明明這種落後的地方隻要把經濟發展起來,不就能解決許多問題?愚昧守舊的思想,粗俗野蠻的民風,守著寶藏不利用,卻又怨恨被不公正對待,甚至還滋生極端行為,真是可笑!”

嗯……?她指的是卡邦人這個彷彿與現代社會脫節的少數民族群體,以及擁有兩個能晶礦卻因故未能開發的卡諾州麼?

好像是第一次聽到塞拉發表觀點如此鮮明的言論!透過話語,似乎還能察覺她對這個落後地方和守舊卡邦人的鄙視……

確實,如果隻是因為本地傳說或信仰對所謂“死地”的敬畏,而阻撓可能促進本州經濟發展的能晶礦區開發,且當地政府機構還像是無可奈何並將矛盾直接推給紅葉工業和卡邦族村民,好像也太……奇怪了點。

難道還有其他“隱情”嗎?想不通!

可目前問題是,無論是什麼原因都好,因為政府的“隱形”,加上礦區開發談不妥造成的屢次衝突事件,使得直接關係的雙方根本毫無信任可言,並最終造成數十人傷亡的嚴重流血衝突。所以,矛盾恐怕已經從最開始的信仰衝突惡化成難解的血仇了。

而且,還有近期潛伏的其他可能更危險因素……!

“總之,估計城裡治安廳懷疑,深夜裡的卡恩山區可能潛藏某些恐怖分子或‘怪物’,擔心貿然出隊會承受不可預測後果,堅持要隔天白日與軍方巡邏隊一同出發。”塞拉說。

雖然她說的可能是無意之語,但事實卻是……真的存在可怕的“怪物”!

“那……芙琳和瑪希兩位女士呢?她們也回到城裡了嗎?”我趕緊問:“對了,萊特現在後來怎樣了?”

“聽說她們受了傷,所以昨晚一直在雪林村裡休養。至於那位調查官萊特麼……”塞拉接著說:“當時都已經很晚了,但他好像打算與同事一起先找車去雪林村。後來我們就分彆了……”

天,萊特和菲利竟然深夜還去那個危機四伏的卡恩山區……特彆是雪林村!

而在昨晚,我和凱爾可是在山裡遭遇過恐怖的死靈襲擊!

但願他們能平安到達村子!祈求聖主保佑……

“不用太擔心,伊珂。其實當時也勸過他不要冒險,但那位勇敢的調查官一句‘冇事,天生運氣好’就笑著對付過去。而且,今天上午我們又在雅賓旅館見到他,聽說是成功把人接到醫院了。”塞拉說。

她可能看出我的擔憂,接著安慰:“今天早上7點鐘天亮之後,幾支聯合調查和搜救隊就出發了。一支是去雪林村繼續調查,一支是去調查檢查站遇襲事件,我們則是隨第三支隊伍去深脈2號礦區和1號礦區尋找約翰團隊。哦,還有一支是去河穀地區搜救你呢,梅林教授跟著一起去的。”

“真是太感謝了,讓大家擔心……慚愧,當時走錯路,結果越走越遠。”我大概能猜到,應該是昨天下午或晚上,清醒過來的瑪希和受傷的芙琳走了正確的河穀道路到達雪林村,卻發現早走的我反而冇到,就通過駐點治安官向城裡報信並請求救援。

而那個資訊,包括檢查站遇襲的事,可能是引起駐點治安官的重視,才被加急送到城裡,並傳遞給萊特,以及剛好和他在一起的塞拉那裡。

這個速度……可真與“慢悠悠”花兩天多才傳到城裡的約翰求助資訊有天壤之彆!

“這個地方本來就特彆複雜。若非尼克還來過好幾次,我們也要迷失在山裡。”塞拉看著我說:“幸好你冇事……更幸運的是能在這裡遇見你,聖主保佑!可能你走了錯路,但最後還是好的結果。這樣就好了,不要在意。”

是嗎?選擇“錯”的路,但卻是“對”的結果?

確實,如果我昨晚也走了“正確”的岔路來到雪林村……那可能將是追悔莫及的選擇!

幸虧……有那位精靈般的小光球指引,讓我走了“錯誤”的路,卻因此救回重要的人!

感謝“她”……真的感謝!

隻是現在內心裡的真實感受,卻似乎不適宜在這時候講出來。

因為,不知怎麼回事,總有種奇怪的想法!

好像麵臨著某種命運的天平,當我選擇某一方,便會有另一方沉入深淵……

這種選擇,竟有種彷彿生命“交換”般的可怕聯想,讓我一時感到可怕的寒意!

不……太離奇了,彆想這些……

趕緊轉移個話題!

於是,我轉而再次問向塞拉:“學姐,你們早上是先到這個礦區嗎?”

“不是,我們先去2號礦區……就是發生過嚴重衝突的那個地方。”塞拉說:“前天晚上在分會樓與阿佈會長聊過,知道了約翰帶隊在深脈2號礦區進行礦石采樣與研究工作。當時,我們還以為約翰可能有重大發現以至於不捨得回來……因為那位先生本來就是習慣風餐露宿的勤勞科研者。”

“但是,說到具體研究發現的話,那位分會負責人就冇說得很詳細,但也能看出來似乎挺得意……哎,誰知道後麵會發生連串悲劇?真是遺憾!”塞拉搖了下頭,又歎了一聲。

嗯……?

聽起來,好像是在前晚的交談中,阿布先生也許猜測到久出未歸的約翰團隊可能“發現”了什麼,卻不太願意透露給塞拉?

那她的“遺憾”,是指阿布先生的死,還是那個冇被揭破的“發現”……?

“但是,實際上……那兩天,約翰先生與其他人,包括我這位充當臨時安保的同學,都被困在雪林村裡。可約翰先生也通過駐點治安官向城裡傳信請求放行了呀?”我看了一眼身邊的凱爾,又迷惑不解地問塞拉:“難道前天晚上在分會樓時,阿布先生冇說這個事嗎?”

真是奇怪!

記得凱爾曾經講過,在2號礦區時的約翰先生說過“不是這裡”之類的喪氣話,那說明應該冇有發現有價值東西纔對……

如果阿布先生知道無所獲的約翰團隊被“封鎖”在某個地方兩天,怎麼還會表現得很“得意”呢?難道……他一直不知道這件事?而且是在事情發生後兩天多的時間裡?!

也不對……好像有點混亂。因為,昨天早晨,被困許久的約翰團隊終於獲得城裡返回的出村許可,雖然也恰好與村子“解鎖”同一時間就是了。

但這個時間段好像有點奇異的矛盾。如果阿布先生一直不知道約翰被困,那又是誰在這兩天裡幫忙溝通放行約翰團隊的……?

“冇有,前晚阿佈會長壓根冇提到這件事。如果他真的知道,可能談的就是如何救援纔對。”塞拉說:“那時候我們更不知道。一直到昨天晚上,就是我和國家調查官萊特在電報局時,從雪林村傳來訊息才得知,山區裡有不明危險分子出冇並製造了殺人案件,以及約翰的隊伍早就從昨天早晨重新出發去礦區。”

“昨晚簡直就是淹冇在壞訊息中,一個接著一個……”她接著說:“我們已經得知山區裡很危險,又不知道約翰他們究竟是再回2號礦區還是去往1號礦區,但在那種緊張形勢下還未能回來,不管約翰如何敬業,都得儘快把他們找回來才行。”

“隻不過,就如剛剛所說,搜救隊一直到今天早晨纔出發。”她繼續講述隨隊出發的情況:“我們特許跟著由一群全副武裝的軍人、治安官和警察組成的聯合隊伍……老實說,感覺不像是去找人的,倒像是去打仗,還真是有點緊張。”

這……聽起來確實是。

據塞拉所說,他們開著幾部車,先是到了2號礦區。據觀察封鎖線並冇有被破壞,也似乎無其他人進出,更何況現場還有一些值班站崗人員,確認無人到過這邊後,塞拉就以科研需要的名義,經過陪同的治安官允許,進場采集一些礦石樣本後,才啟程前往1號礦區。

他們的路線,是沿著我們昨天出城北走的路,先從山梯古道西行段某處下山通道直達2號礦區,再經由某段山穀主路去往1號礦區,之後還可以通過另一個岔口返回西行段山路。

那段山穀主路,應該就是凱爾他們昨天因故不得不步行的道路。

因為就在某個路口,接近拐入1號礦區通道的岔路附近,發現了已經死亡的約翰等人,以及撲在他們屍體上卻同樣死去的“動物”遺骸!

“少了一個人。”塞拉看向臉色有些蒼白的凱爾,說:“我們已經知道約翰隊伍有6個人,但現場隻有五具屍體。這就意味著可能有倖存者!所以,除了一些在現場調查的治安官和警察,其他人繼續搜救。然後我們就來到這個1號礦區,隻是冇有發現其他人在……”

“謝謝……”我看向塞拉的同時,正好對上她的視線,還能感覺到她似乎有很多問題,但現在我更關注她剛剛提到的“采集”。

“學姐,那其他人……是繼續去彆的地方搜救嗎?真是感謝他們!”我接著問塞拉:“那這邊……”

“對,冇發現這邊有人後,他們就走了。現在就隻有我和尼克在這裡。抱歉啊,我們冇跟著去……但論專業搜救的話,還是他們比較行。”塞拉坦白:“不過,我們其實是剛到這裡不久,也收集好了一些樣本,正準備離開……卻遇上了你們。聖主保佑!”

嗯……怎麼說呢?

雖然不妥,但總覺得,塞拉今天跟著搜救隊進山……可能她也是經過努力得到的特許,卻是為了跟隊到礦區“順便”采集一些石頭……?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