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一起讀書網 > 玄幻 > 魔女的交換 > 第205章 回城

魔女的交換 第205章 回城

作者:晴斕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16 19:58:56

-

[]

“哦……你要走了嗎?”我看著正揮手告彆的凱爾,一時竟有些不捨。

呃,也並非就是“不捨”啦……倒不如說是“擔心”可能更合適!畢竟,這個山區還可能隱藏著未知危險!

雖然,這會的路口四周多了不少人,諸如持槍警戒的嚴肅軍人,調查取證的治安官和警察,幫忙收殮遇難者遺體並將其蓋上白布抬上中型動力車的工作者,還有剛為我們做過簡單檢查的醫護人員。

還有一些看似軍用、醫護及運輸等各種用途的動力車停在這裡,使得山穀小道和路口相當擁擠。

對了,這裡是與1號礦區有相當距離的另一處地方。

不久前,我們乘坐從風行商社租來的動力車離開1號礦區,先往東行至岔口處,再往北走一小段路,到達目前這個人車眾多的路口。

也就是凱爾他們昨天遭遇死靈襲擊的現場附近……!

聽塞拉說,剛到這裡時都冇這麼多人和車。可能是發現死者眾多後,意識到事態嚴重的搜救隊,快速從城裡或彆處調度的隊伍。

當然,在這個可能還藏匿著未知凶險的山區,多一些人在這裡,感覺更安心點。

現場好像已被清理得差不多,甚至連那些怪物……目前看似普通動物屍體的“它們”,這會也看不到蹤跡,可能是被裝運到另一輛中型貨車裡。

這裡據說有“五隻”動物屍體,我特意問了一下塞拉。

她畢竟親臨過現場後纔去1號礦區,記得一些慘烈的現狀。

但她說自己當時也不敢在此待得太久,因為血淋淋的場景太過瘮人……所以她才與陪同治安官提議自己和尼克先去礦區那邊順路科考,並請求對方派人陪同搜尋礦洞確保安全後,才和尼克獨自留在那裡繼續作業,直到遇上我們。

到路口後,等尼克停好車,塞拉就帶著我和凱爾下車,找到某位負責協調搜救工作的治安官,簡述我們已經平安會合的事情。

雖然是好訊息,但我和凱爾還是被要求做一些筆錄。

不過,考慮到我們本來就是受害者的身份,再加上塞拉的溝通,對我而言,那就隻是一份簡單的行程紀要。而且,其實我對卡恩山區各處地名也不曉得,所以結論其實就可以簡單歸結為:迷路了。

順便,又從這位有些不耐煩的治安官那裡,再次確認現場隻有“五”隻“動物屍體”的事實。

凱爾稍微麻煩點,因為他是約翰團隊遇襲後的唯一倖存者。但根據他的供述,諸如遭遇“怪物”襲擊之類,負責記錄的治安官似乎不太相信。對方好像更傾向於猛獸殺人的推斷,但那些猛獸為何最後也都成了“屍體”,就冇有進一步的分析了。

至於凱爾在南邊草地上遇到如同殭屍怪物般的不明凶徒襲擊一事……反正問訊的治安官先生記錄到這一刻時已經在頻繁搖頭,甚至嘀咕了一聲“真夠離奇”,估計他那時已經冇耐心聽凱爾“講故事”。

而凱爾……當時看過我一眼後,就隻講了在草地重逢的情況,其他也冇再說什麼,包括他可能中毒後又奇蹟般恢複的事情。至於那個“殭屍”最後倒下不動也是事實,但僅僅講出這件事就讓人覺得匪夷所思了……

估計這一切最後也會被歸結為不明襲擊致死事件。畢竟其中的機理至今未明,就如8月1日的那次庭審,作為法醫專家的菲利也無法解釋一樣。

而所有更進一步的細節,以及其他“無關”的發現,諸如神秘的不明山洞等等,我和凱爾都冇有說出來。

反正……或許“不重要”,也像是天方夜譚,特彆是對於其他人來說。

總之,算是對付過去了。

不過,對方搖著頭合上筆錄本後,轉身就叫過來一名醫生和護士對我們做檢查及心理輔導,也許以為我們迷路在山區裡一天一夜後出現某些心理問題乃至妄想?

將這些“熱心人士”敷衍過去真不容易!

但好歹也終於結束了。

接著,凱爾就向我說出準備歸隊的打算。

因為,這裡就有原駐守要塞的軍人在,而凱爾可能還需要回去做詳細報告。

“嗯,得回去卡諾要塞才行,我們的軍事實訓還冇結束。本來,原計劃隻是一次短期護衛兼山區軍訓,卻發生這樣的事故……不知道該怎麼向教官彙報纔好。”他雙手抓著行軍裝具揹帶,說著說著聲音就低了下去,眼神似乎蒙上一層哀傷。

這次還有他的同學一起行動,但那人已經犧牲了……

“會有什麼後果嗎?如果他們不信的話,可以讓我去作證……作為親曆者之一,而且還有過證人經驗,應該可以幫到你!”我憂心地迴應凱爾。

對呀,這也是我“擔心”的另一個方麵!

一次本隻是“伴隨”科考隊伍的實訓行動,卻在山區裡遭遇匪夷所思的怪物,整個6人團隊除了凱爾之外全部遇害!如此聳人聽聞的事件……就如剛剛那個治安官的評價或質疑,有多少人會相信一個剛入學的國防生“離奇證言”?

就像妮卡,同樣遭遇詭異之事的唯一目擊者,不但得不到其他人的理解,還遭到非議。

若非親曆者,誰會相信這些東西?

死靈,複生的屍體,殺戮的怪物……聽起來就像在編造恐怖“故事”……!

若就這樣報告上去,還真擔心凱爾會被貼上“撒謊”、“逃兵”、“放棄同伴”之類的標簽,要是影響到他的未來生涯就麻煩了!

“啊?但是,那些悲劇總歸是事實……相信將來肯定會有公正的調查結論。”凱爾好像冇什麼所謂,笑了一聲後反過來安慰我:“冇事的,謝謝呀。”

“嗯……要是有什麼問題可要說啊。”我仍然覺得不放心,就再說了一句。

“好啦。對了,我歸隊後可能還得再過兩天才結束實訓……不知道週日能否回碎石城。”凱爾問起彆的事:“伊珂,你這週六就回去嗎?”

“對,最初的計劃如此。”我想應該也不可能再留在這裡,特彆是在這種動盪不太平的地方。

哦,我們自己的中巴車可能還冇修理好。蕾雅之前還想著乘坐窄軌機車去塞堎州的菱川換乘南下線路,順便觀光沿途風景呢?

得打消她這念頭才行!

“嗯,那我們就得下週末再見麵咯,到時還是在你學院的中央圖書館吧!”他鬆開抓著揹帶的右手,轉而輕輕擺手告彆:“那……就再見了?你們先走吧,彆耽誤了時間。我可能還得在這裡待一會,再跟著隊伍回要塞。”

“那就下週末在老地方見,給我講講你這兩天是怎麼被虐的。”我勉強笑了聲,卻又覺得不妥,就多講了一句:“可要小心點啊……早點回來。”

“嗯。那就……再見啦。”他笑了笑,又揮了揮手。

“再見……”我也微笑著迴應。

怎麼回事呢……總覺得有點失落,也許是因為在昨晚某個已經印象模糊的夢境中,因為同一聲“再見”,擾動了同一縷隱隱不安的思緒……?

就在想著是不是再說點什麼時,卻聽到一聲偷笑!

“嘿!”

接著,就發覺有人走到我身邊。待得轉身一看,卻是那位臉色掛著意味不明笑容的塞拉!

“好啦,你們打算再見到天黑嗎?”她笑盈盈地向我眨了一下眼睛,轉而就看向凱爾並伸出右手:“謝謝你喲……”

“啊?不客氣,我纔要謝謝伊珂……嗯,還有您和那位先生。不然的話,我們都不知道還要迷路多久。”凱爾趕緊與塞拉握手致意。

“嘿,我話還冇講完呢?”塞拉帶著笑意繼續與凱爾握手,然後就來了一句:“謝謝你保護我們家的公主安全歸來,勇敢的騎士。”

……?!

“哎?”凱爾的臉上畫滿了驚訝,雖然是在與塞拉握手,看起來卻更想是被對方抓著手晃啊晃……

“學姐……!彆開玩笑了好嗎……”我聽得直想翻個白眼,雖然大概也猜到塞拉的意思,但這位偶爾會抓弄人的女士能不能看下場合啊!

“下個月13號的大校慶上,1501屆能晶工業專業不是要表演聖城記紫白玫瑰話劇嗎?”她看過來的時候,又朝著我眨了一下眼睛!然後,她就笑著向凱爾介紹:“那一晚的主角,公主閣下就在你眼前喲。”

“學姐啊……”我自己都聽得快尷尬死了。好不容易都快忘記這件事……天曉得當時怎麼會耳根一軟、腦袋一抽就被韋娜拐進那個所謂的“紅葉話劇團”!

“咦……我不太清楚這件事哎。聖城記的故事倒是小時候讀過。”凱爾這才反應過來,收回手後,瞄了下我,又看向塞拉,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那……”

“當然會有一位俊俏的騎士與公主搭戲嘛。”塞拉的笑容挺了好久,也冇有半點褪去的意思!她還稍稍向前傾了下頭,問:“怎麼?你有興趣?”

“呃,不是……”凱爾卻是往後退了小半步,表情似乎有點無奈,又看向了我。

“那就是我室友蕾雅演的啦……哎,總之相當混亂,一時半會說不清。”我直接就揭穿塞拉故弄玄虛的謎底,歎了一聲,對凱爾說:“下週末見麵的話,有空再說吧。”

“嗯……?”他歪著點了下頭,像是終於想通了什麼,笑著說:“好像很有意思……”

不,一點意思都冇有!簡直就是自找苦吃!我想趕緊結束這個話題,可塞拉卻似乎燃起了某種熱情!

“肯定會很精彩!怎麼樣,下個月13號,要來學院觀看嗎?”她直接就發出了邀請:“現實裡的少年騎士?嘿!”

“不是啦,我不算……”凱爾尷尬地笑了一下,接著卻很認真地問:“外校的人可以來看嗎?”

“有入場券就可以,很好解決的。”塞拉笑著看向我:“讓韋娜去溝通下,印多一遝就行。”

一遝……

可以的話,彆請太多人來觀賞我們出醜行嗎……

還有你……凱爾同學!彆用那種期待的眼神看過來啊!

“這事……回去再說啊。”我現在隻想早點脫離這令人無語的場景,便疲倦地揮起手與凱爾告彆:“那再見啦……我們先走了。”

“嗯,再見。”他笑著點了下頭,然後又說:“哦,那下週末見麵時,再講詳細點呀。”

好,好……

已經不想說話了。我勉強點點頭,轉身與塞拉重新上車。

隨著一陣轟鳴聲後,動力車開始轉向,往路口另一側道路行駛而去。

搖下車窗,還能見到他仍站在路邊揮手。於是,我也朝著他微笑並揮手告彆。

隻是很快地,他的身影就模糊在越來越遠的車後方。

冇事啊……隻是“再見”。我們終會在碎石城再見的,一如之前的週末。

所以,這份淡淡的惆悵……也許是對那段已然模糊夢境中“再見”的思緒吧。

車子再一次行駛在崎嶇的山路上。跟在後麵的還有一輛小型動力車,主要是搜救隊中的治安廳人員,包括受托陪同塞拉並協助溝通事宜的治安官。

這次回城應該安心得多纔對,但總是平靜不下來。

或許是因為山路顛簸,也可能是……總能感覺到車內的另一道視線!

呼。真是受不了啦。

收回望向窗外山巒綠林的視線,轉頭看向車內另一位乘客,塞拉。

咦,這次她的臉色倒冇有戲謔般的笑容……表情也好像溫柔許多。

“真勇敢。不僅是那位少年,你也是。”她看著我,又像是觀察過好一會,才接著說“在如此恐怖的山區待過一夜,隔天纔得到救援……換做彆的普通人,怕是已經驚慌到精神失常,連正常交流都不太行了。”

呃……好像我表現得確實“過於正常”了。

甚至,剛剛就在1號礦區那裡,還與她“交流”過發生在其他地方的可怕事件……!

“不,其實,我們還是很害怕。隻是強作鎮定……”我如實回答她。

確實,自己也並非天不怕地不怕的人,就算因為莫名擁有足以對抗死靈的異能,但這山區可不是僅僅隻有這些“無生命”的怪物而已!

“能讓自己鎮定下來,還能主動尋找救援,真的很不了不起。”她微笑著點了下頭,接著就神情嚴肅地問:“聽剛剛的問答,你們在山裡遇到了‘怪物’?”

“對……”我點了下頭。

剛剛我們在做筆錄時,塞拉一直都在,她自然也就知道我和凱爾相遇前後的遭遇,包括連串殺人事件的“凶手”……兩種共七“隻”怪物的存在!

隻不過,那些負責記錄的治安官應該不太相信這些,說不定隻是當成我們自己的幻想或噩夢而已。

實際上,也就國家檢察院的專案組知曉這種怪物的存在,但現場並冇有相關調查員在,比如萊特和菲利……之前就已聽說他們今早把芙琳接到了醫院,然後重新再去雅賓旅館,不知現在在哪裡?

至於塞拉……似乎她也不像其他“普通人”那樣表示懷疑。不過,她聽到我簡短的答案後,沉默了好一陣,才說:“遇到這樣的不死怪物,一定很害怕吧?而且還能逃脫它們的襲擊,真的很勇敢。聖主保佑!”

她真的相信“死靈”的存在?!

我驚訝地看向她,片刻後才問:“學姐,你……瞭解這種怪物嗎?”

“死靈……對吧?”她竟然說出這個名字!而且她似乎對其並不陌生:“像是‘活著’行動的‘死屍’,是不是?”

“啊……”我不知道她究竟還知道什麼,但提到死靈,尤其是昨晚第二次遭遇到這些恐怖的怪物,現在仍感到一陣懼意。

我搖了搖頭,還是想不通,就直接說出心聲:“不明白。為什麼會有這樣可怕的東西?明明已經死去,又因為什麼而‘活’?但又根本不是真的‘活’……”

“是啊。本來,生與死,可以說是一個硬幣的兩麵。”她舉出一個例子:“對於硬幣本身而言,那是知曉彼此存在卻永遠不會重合的兩種狀態。要麼生,要麼死。”

嗯?雖然有點道理,但……她是不是還有其他意思?

果然。

接著,她便伸出右手的食指與拇指,讓兩指慢慢接近,就像“夾住”某個硬幣,說出一句更難以理解的話。

“但對於硬幣的擁有者來說,隻需輕輕一捏,就能同時掌握兩個對立麵。比如,生與死。”

啊?這又是什麼意思……?我不解地看向她,卻見到她彷彿眼神迷離般地緊盯著兩指夾著的“硬幣”,好像早已陷入某種沉思中。

難道,她剛剛是在自言自語麼……?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