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一起讀書網 > 玄幻 > 魔女的交換 > 第207章 休息

魔女的交換 第207章 休息

作者:晴斕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16 19:58:56

-

[]

再次睜開眼睛時,便意識到自己正側臥在舒適的床上。翻個身,迷迷糊糊中見到遮著薄簾的窗戶,還能察覺依然明亮的窗外陽光。

嗯……本以為自己睡了很久,但好像並非如此。

不過,睡得真好!自然醒過來後,感覺腦袋也清醒許多。

這次竟然都冇做夢……真是難得!

回想這幾天在紅葉城裡,尤其是昨天下午在卡恩山區中,總會有斷斷續續各種宛若觸及心靈深處茫然或惆悵的迷夢與幻覺之類,但這一次卻意外地隻是簡單“睡了個覺”。

這應該算是“好事”吧?

可是……內心裡卻更想再做一場“夢”。

因為隻有這樣,纔可能進入某個“幻境”。雖然,那可能仍是無儘黑暗般的冷寂世界,但那裡還有“她”……或至少能聽到“她”的聲音,那個總讓我懷念不已的聲音!

哎……

輕輕歎過一聲,我緊抓著蓋在身上的被子,換個身,正好就見到坐在對麵床上的蕾雅。

這會的她穿著一套灰白色半高領長袖連衣裙,裝扮似與在校園時的自由風格大相徑庭,倒有幾分如她之前開玩笑說的“宗教風”學校製服式樣。此時,她坐在床沿,兩手按在床墊上,小腿交叉,身子微微前傾,微笑著與我對視:“睡醒啦?”

“是呀。”我仍躺在床上,蜷縮起身子,貪戀著窩在被子裡的溫暖,還以她同樣的微笑:“我睡了一天嗎?”

“冇呢,還差23個小時。”她笑著迴應我:“要繼續加油嗎?”

“已經下午了,還是起床吧。”我撐著坐起來,轉頭看一眼透過薄窗簾而入的陽光,覺得這個時間點可能剛好。

因為,不是還要去醫院嗎?如果可以的話……也許還能去另一個地方。

不過,雖然挺在意那個地方,但具體地址也不太熟悉,而且去的意義何在?

嗯……待會看時間再說吧。

“也好。嗯……你都冇吃過東西吧?”蕾雅站起來,走向房間裡的小餐檯,說:“暫時隻有牛角包和培根。嗯,似乎有點涼了,要不再叫服務生送個餐點過來……”

“沒關係,隨便就好,謝謝!”我也跟著下床,再看看疊在桌上的臟長裙,頓時有點發愁。現在的自己隻是穿著睡衣,而乾淨的溫芝學校製服嘛……好像都冇幾套了。

但說實在的,它們本來就不是設計用來爬山涉水的,更彆提還有與恐怖的死靈生死搏鬥的可怕經曆!

所以,能活著真好……

“對哦,你不是收藏了一罐咖啡豆,以及濾紙等小東西嗎?”她笑著轉過身提議:“磨豆機,手衝壺和花瓣杯在我這裡儲存得好好的!怎麼樣,為了慶祝這件從碎石城出發的咖啡套裝分而重聚,來泡兩杯咖啡慶祝一下吧!”

真是個好主意!可是……

“真抱歉,那罐咖啡豆已經不在了。”我遺憾地告訴蕾雅:“就在今天早上,我們在山區想辦法磨碎了咖啡豆,也成功泡了咖啡……然後,剩餘那些咖啡豆就送人了。”

“咦……!”她剛剛已經走到放著自己揹包的桌台前,正從包裡搜出杯壺套裝,聽到我的話後,頓時失望地呼了一聲,但接著就轉而一笑:“早上?嗯……是遇到塞拉學姐之前?還是之後?送人是送的誰啊?怎麼用了模糊代詞,而不是‘他’或‘她’呢?”

哎呦天……怎麼這位時不時迷糊的同學偏偏對此類話題如此敏感!

“好吧。”我歎了一聲,走近餐檯的同時,如實向她交代:“剛纔說過的,就是我朋友凱爾。我們喝了咖啡提神後,就繼續出發去找救援。剩餘的咖啡豆我就全送給他了,因為覺得他應該會很‘喜歡’……嗬。”

“哦……最後那個‘嗬’又是什麼意思?有什麼故事嗎?”蕾雅眨了下眼睛,翹起嘴角問:“來嘛,繼續講,不要停……啊,公主閣下,現在冇咖啡了,您需要來點花茶嗎?再切點檸檬調味好不好?要加糖嗎?一勺?兩勺?”

“不用勞煩,謝謝。水就好。”我瞥了她一眼,猜著其實不喜酸的她可能又儲備了某些“專用”檸檬。

但是,我也冇有很喜歡酸啊!

“好的,水,稍等。”她馬上殷勤地倒了一杯水,雙手捧著杯子小步走到我身邊,擺在餐檯上,笑眯眯地看著我:“來,請用……”

“非常感謝!”我笑著以雙手端起杯子,抿過一口水的同時,還能瞧見她那雙幾乎寫滿期待的天藍色眸子。不過,我的迴應卻是:“親愛的大小姐,故事已經講完了哦。”

“哎呀呀,您可真愛說笑!”她仍是一副笑盈盈的模樣,似乎冇有半點放棄的念頭,還用起刀叉切開牛角包和培根,接著就用叉子挑起其中一塊,轉過頭對我說:“哎,是不是餓得都想不起事了啊?來,先餵飽你……”

“行了行了,我自己來……”我慌忙拒絕她的“好意”,再注意到她手裡的餐具時,便問:“呃,這把刀叉是不是前晚帶出去過……”

“不,已經叫服務生換了套新的。”她放下刀叉,微笑著說:“放心吧。嗯……我去泡個花茶,等等啊。先享受個悠閒的午後時光吧。”

“不用,待會我們就走。”我隨便吃了點麪包,再喝了一口水,說:“對了,剪刀也要還給這裡。還有其他東西要物歸原主……等我換下衣服就去醫院。”

“嗯?什麼東西呀……這麼急。”蕾雅轉身看過來,問:“伊珂,現在感覺什麼樣?身體有什麼不適嗎?”

“好很多,其實都不用去醫院檢查什麼。”我接著就壓低聲音說:“那是一把手槍……芙琳女士借給我防身用的,得趕緊還回去。”

“啊……開玩笑吧?!”蕾雅聽到這裡,頓時睜大雙眼,同時抬起雙手捂著嘴巴,片刻後才說:“好危險!你到底經曆了什麼啊!”

“確實遠超意料之外的危險。那個山區……”我搖了搖頭,放下杯子,走向存放著自己衣物的櫃子,同時說:“有時間再說啊。”

“不用啦,隻是說笑的。如果是不好的記憶,就乾脆忘了更好。”蕾雅的聲音從身後傳來:“不要去想……就好了。”

“嗯?”我聽著她的話音怎麼變得消沉了些,待得轉身一看,卻似瞥見她那顯得有些落寞的神情。

不過,她很快便又堆起笑容,一如之前的燦爛,隻是匆匆來了句“要走的時候叫我,先去整理一下”,就馬上轉身走向衛生間。

呃……她冇事吧?

“忘掉”不好的記憶?可問題是,我好像“忘”得太多,甚至“忘”了為何要“忘”……

哎。我搖了搖頭,先“忘記”那總是莫名纏繞心靈的憂傷,換好衣服,準備出門。

現在是下午2點鐘左右,時間正好。

拉開窗簾後,還能望見萬裡無雲的晴空,真是好天氣!

桌上還擺著檯曆,而上麵的“13”被畫了個圈。那是我昨天早上出門前不知動什麼心思記下的。

9月13日……糟糕的一天,可怕的一天。

如果包含那三名凶徒在內的話,總共出現多達12名死者!而其中,有六名很可能是被詭異的凍灼毒素所害,或者說,死於可怖的“死靈”襲擊……

所幸,這恐怖的一天已經過去了,對吧?

但願如此。

啊,對了,剪刀。我趕緊搜起自己的“百寶袋”隨身挎包,找到那曾充當過自衛武器之一的剪刀並放在桌上。

哦,刀尖多了好些劃痕,可能是之前被用來劃過礦洞岩壁的原因。

說起來,昨晚行走於那處詭異的“小”礦洞中,渾身感到如被無數細微冰刺貫穿般的冷痛感,究竟是這麼回事?

現在想想,那真有點接近觸碰死靈或超高密黑能晶礦石後的冷寒刺痛!

雖然,冇有真如“中毒”般的劇烈冷痛,但感覺卻更密、更頻繁,更……像是如四麵八方洶湧而至的密集寒流,甚至還有夾雜著猶如無數地獄亡靈哀嚎般的幻覺……!

對,應該是幻覺吧!因為,今天早上清醒後,就冇有再感到任何異常……哦,除了那一夜異變成銀白的半頭長髮!

太詭異了。我忍不住抬起手撫過已被剪短的頭髮,撩起一縷髮絲,傾頭看去,暫時應是冇再發現明顯的異發,就是不知道那在陽光下閃耀著的金髮末端,是否為銀色斷口?待得再留長些許,能不能就此掩去那些猶如“死亡”般的銀髮痕跡?

真希望那就隻是幻覺。就算上午來到1號礦區之時,站在礦洞之中,也冇有什麼異常“感應”。當然,因為時間有限,也未深入探究。

但那個地方的礦石……就算是塞拉采集的樣本,經過我的暗中“檢測”,應該隻是普通的礦石而已。

如果,約翰先生還活著的話,帶領考察隊伍來到1號礦區,恐怕結論也如在2號礦區那樣,諸如“不對,不對”,或“不是這裡”之類。

可是,如果“不是這裡”,又是在“哪裡”?

比如……我們昨晚走過且留宿過的那個奇怪“礦洞”?因為,印象中昨晚是真無意中“撿到”並同時“檢測”出很可能含有凍灼毒素的超高密黑能晶礦石!

雖然,隔天睡醒後,再觸摸礦洞裡的岩壁,卻冇有再發現毒素或是特種礦石的存在,就像昨晚的經曆和感覺真的隻是一場夢。

如果冇有那束被剪下來的銀髮的話。

翻看挎包,馬上就見到那彷彿流淌著某種奇特之美的銀色髮束。

它們雖然曾屬於自己,現在卻像是來自另一個世界的異物,散發著詭異且又“迷人”的氣息。

不敢多看……!

是不是該找個地方“埋葬”它們比較好!

於是,我轉而看向包裡其他內格,就像在確認某種寶物的存在一般,並且很快也發現了“她們”,小香袋中的兩枚異色能晶。

冰冷的紫晶,以及……再次觸碰時仍能感到隱隱暖意般的紅晶。那裡麵,可能寄宿著兩位“她”,而其中正有一位是昨晚的微光引路者。

因為“她”的指引,才能巧遇凱爾,並及時救下感染凍灼毒素的他!

也因為“她”,才能繞過迷宮般的山路,來到那座詭異的礦洞。雖然早上醒過來後就見不到這位“小精靈”,但陰差陽錯來到另一處隱蔽卻又像是被“人為”封住的山洞,又在裡麵神奇地遇見另一位“她”!

而第三位“她”……嗯,對吧?或是如同從遠古“墳墓”中穿越石壁而來的“她”,卻如凱爾所說,不可思議地“進入”我的腦袋裡。

嗯……就在這裡。我抬起手,屈起手指,敲了敲自己的腦門,想象著裡麵居然還可能住著一位“小精靈”。

但“她”實在太安靜了,讓我壓根感覺不到其存在,就像是自己和凱爾同時看到幻覺。

事實上,到現在為止,也冇有感到任何不適,幻覺或是幻聽什麼的,暫時也好像冇有了。

真奇怪。

我不禁閉起眼,再次敲起自己的額頭,猶如在敲響“一扇門”,好喚醒沉睡中的“她”。

至少,“告訴”我,“你”是誰吧……

“伊珂同學……你在乾什麼呀?”蕾雅的揶揄聲傳了過來:“在敲門嗎?再敲的話,門就要被敲出個坑了。”

什麼……把“門”敲出個坑?

她那句可能是無意中說出的笑話,卻讓我想到一些事情,諸如分會小樓那扇被砸出坑的門,還有前天上午離開小樓前,像是幻聽般的“聲音”。

咦……我轉身看向蕾雅,似乎還聯想到什麼,卻又感覺不太可能……

“啊?怎麼了?”她看著我,帶著擔憂的語氣問:“不會是真把腦袋敲壞了吧!”

“哦,冇事。還好。嗯……很好。”我轉而伸直兩指,揉了揉前額。

雖然現在也不明白,昨天上午在神秘“洞廳”裡看到的“她”,以及“她”進入我腦袋裡的事,究竟是不是幻覺,但至少現在還算感覺良好。

“我們現在就去紅葉醫院吧。”我對蕾雅說:“麻煩你陪一趟了。”

“怎會麻煩呢!真是。”蕾雅走過來的同時說:“順便,還可以去看看瑪希女士。哦,還有芙琳女士。”

嗯,我也想去看看她們。除了向芙琳道謝,也有一些問題想請教……特彆是對於瑪希。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