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一起讀書網 > 玄幻 > 魔女的交換 > 第213章 暗聯

魔女的交換 第213章 暗聯

作者:晴斕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16 19:58:56

-

pp2();

ead2(); 今天早上,在那個小礦洞的地上,確實看到不止我和凱爾兩人的其他人鞋印,隻不過當時並冇有特彆去關注,因為那時更關心洞裡是否還有其他含有毒素的超高密黑能礦石。

但現在,芙琳再次提到鞋印這件事,仔細一想似乎冇那麼簡單。

“那個小礦洞也有其他人進出過,是這樣嗎?”我想到某種隱隱約約的聯絡,而且可能性不小,原因就是:“好像也不奇怪。因為那就隻是個規模很小的隧道式礦洞,不像深脈1號、2號礦區那麼顯眼,可能也不會因開發導致衝突而被封鎖。所以,就算是位置偏僻,可能也不至於無人知曉,特彆是對於本地人來說……對麼?”

“對……本地人。對於我們這些外地人來說,如果冇有嚮導的話,恐怕都要迷路在山裡,更彆提還能找到那種小礦洞。”芙琳看著我說:“除非像你這樣意外走到那裡……對吧?但那個地方確實偏僻,說不定就連本地人也所知不多,還能去到那裡的人也許就更少。也許是‘資深’的本地人,或是知道那處奇特‘藏身地’的其他人,總之有多種可能性。”

“呃……那出現在洞裡地上的其他人鞋印,能看出什麼線索嗎?”我問。

“有。”她乾脆地應了一聲,但旋即又沉默了一會,才接著講:“不,還需要再進一步確認。但是,從初步調查情況看,那些鞋印……與檢查站那三名假扮成治安官和警察的凶徒皮鞋基本匹配上。”

“啊……”我驚訝地輕呼一聲,說:“那三個人在檢查站時都穿著搶來的製服……但皮鞋還是自己的對嗎?”

可能真的是這樣,畢竟衣服大小還能將就,鞋子可不一定……

“是的。當時檢查站附近的山腰搜尋到另外三名遇害的治安官和警察,身上製服被扒掉,鞋子倒還在。”芙琳說:“實際上,那三名凶徒的作案時間也不充裕。可能他們剛處理好現場冇多久,我們的車就到了。”

有可能!從蕾雅等人乘坐第一輛車通過正常的檢查站,至我們趕到之前,大概也就隻有一個小時左右的“作案時間”。

“那些凶徒……難道先去那個偏僻的小礦洞,再到檢查站作案?!”我整理了下時間線。

說不定凶手們提前不少時間先到隱秘山洞“做什麼事”,再去往下一個作案地點!

因為,這兩個地方的距離可不短!我昨天下午以後走了多久纔到來著?當然,可能繞了好一段路,但就算熟悉路況,估計也不會少花時間!

等等……既然如此,那些凶徒們難道真的熟悉那個小礦洞?!如果是那樣的話,他們究竟去那裡“做什麼事”?

“很有可能,但暫時不知道他們究竟何時到那個礦洞,以及在那裡乾什麼。”芙琳轉頭看向床頭櫃上六支用廢的嗎啡注射劑,說:“這是剛纔我們一直都冇想通的問題。萊特也是帶著疑問離開的。然後冇多久,你就來了,還帶來這些線索。若再加上從那個山洞裡出發的死靈……難以置信!”

“你的意思是……可能出現在那個小礦洞裡的不明凶徒,嗎啡注射劑,複生的死靈,三者之間有某種聯絡?!”我看著芙琳那變得嚴峻的神色,感覺這起案件似乎隱藏著某種“不可思議”或“難以置信”的內幕……就如芙琳最後所說那樣!

不,或者說,如果隻是某種相對冇那麼複雜的情況呢?

比如,那三個凶徒隻是恰好發現那個小礦洞並在裡麵做短暫停留,同時還用了嗎啡提神之類……假如那些東西就隻是純“藥物”而已。再接著,當他們去往檢查站作案後,又有死靈剛好經過那個礦洞?

呃……不太可能。因為,那些本應群體活動的死靈,卻出現明顯不一致的活動軌跡和時間差!

所以,難道會是另一種“難以置信”的情形嗎?

比如,那些死靈,最開始是以“屍體”的狀態存在於那座礦洞裡,隻是因某種“人力所為”而變成怪物?而那些詭異的嗎啡注射劑,也許就是某種關鍵工具?!

而且,就算那些東西真的能使屍體複生為怪物,說不定也會有一段時間的延遲!否則,甦醒過來的死靈,恐怕首先會將眼前那三個活人撕成碎片!那些隻剩下殺戮本能、甚至可能連嗅覺或其他功能都已喪失的怪物,應該不會認人!

至於某個疑點……比如六隻死靈中,有一隻可能複生過慢且反應遲鈍的怪物,這就暫時不清楚原因了。但這個也許……不算太大的影響因素。

關鍵是那些所謂的“嗎啡”。

“這些嗎啡注射劑可能真的有古怪,也許不是普通藥物。”我看著床頭櫃上的廢棄注射劑管身,感覺心跳都有點加快。

會是這樣嗎?如果這些東西……真的含有某類能驅動死靈的“東西”!

不過,如果是那樣的話,是否也應該含有凍灼毒素纔對?可是,當我接觸針劑管身斷口時,好像冇有類似於冷痛的感覺啊?

好像有點矛盾……為什麼?

看看那些針劑管身斷口處,殘液之類都已經乾枯,就像隻是醫療垃圾一樣。

是因為……所有的某類驅動死靈的“動力”或,如果真有的話,連同毒素一起,通過針劑全部注入野狼屍體之內?還是因為,那種“能量”要注入並消耗後,纔會產生凍灼毒素這種廢棄物?

真想參與這個檢測或實驗過程啊!

想到這裡,我不禁看向芙琳。

而她應該不知道我的內心所想,隻是點了下頭說:“我們會把這些東西帶回去檢查的。可能真有古怪也說不定。一個最明顯的證據……隻有那個假治安官被注射了這種嗎啡,對吧?也隻有那個人,安靜冇多久後就發了狂,死後竟又變異成死靈出現在很遠的地方!而其他兩個死掉的同伴就冇有特殊變化。”

“所以……!也許是那些凶徒在那座礦洞裡使用了‘嗎啡’針劑,人為製造死靈……!?”我搞到一陣驚怕,彷彿真的看到某種可怕的場景:“比如向那些野狼屍體注入這些詭異的東西,並在怪物誕生前離開礦洞,去檢查站作案?!難道他們試圖劫殺無辜路人,就是要急著搶到動力車離開那片危險地帶麼……?”

真是可怕的“想象”!不過,似乎還有一些不協調的“怪異之處”。

假如這些所謂的“嗎啡”針劑真是某種關鍵道具,但那礦洞裡隻找到5支用掉的針劑,第6支可能隻用過“一點”的針劑當時是在假治安官身上,而山洞裡卻分彆走出兩撥共6隻vd-02型死靈!

僅僅隻用5支“嗎啡針劑”來製造6隻死靈?哦,其中還有一隻似乎天生“殘疾”?

咦……該不會……

比如,因為注入量不均,特彆是最後一具野狼屍體被注入“量”嚴重不足,以至於第6隻死靈複生緩慢且動作遲緩……?!

這……!

“如果那些針劑真有古怪的話……這是前提。”芙琳回答我的問題。

“嗯,如果真是足以催生死靈的可怕針劑,但……”我這時又想到另一個“難以置信”的地方:“這是阿克索聯合醫藥集團出品的特雷康定嗎啡注射劑。那樣有名的跨國集團竟生產這種可怕藥物?不過,這個型號應該也隻是‘嗎啡’而已吧?”

就是這個矛盾之處!芙琳、凱爾都見過這個型號的藥物,雖然不算常用藥,但也不至於多罕見……!

“也許……隻是借了‘殼’而已,並非真正的特雷康定藥物。”芙琳說:“阿克索聯合醫藥集團和聯合生命工程集團有合作生產該型號嗎啡的國內版本,這也不是禁藥。”

哦,對。聽凱爾說過,好像國內型號是vq-021……

“不過,這也隻是猜測而已。究竟是什麼情況還有待查證。”芙琳長呼了一口氣,說:“牽扯太多……現在無法下結論。”

的確如此!記得戴莎之前說過,隻是邪教信仰和狂熱信徒並不能“批量”製造死靈。如果那些“嗎啡”針劑真的是異常藥物的話,那生產這些東西的集團……?!

不,不……按芙琳的意思,那些套著特雷康定嗎啡針劑外殼的東西,那些綠色“液體”,或許並不是真正的嗎啡,而是其他未知危險藥物!

隻不過……是誰在生產和擴散?!

再聯想到昨晚,又一個滿月之夜,同樣存在著與不詳數字“6”相關的可怕事件、怪物和犧牲者……那些凶徒的身份,該不會也是聖明邪教徒?!

“那些凶手是本地的聖明邪教徒嗎?”我說:“所以他們纔會知道那個隱秘的小礦洞,甚至在那裡通過某種不明來曆的東西製造怪物來作案……或是為了完成某種邪教儀式?!”

也許那個小礦洞真的適合用來暫時放置那些野狼屍體,因為足夠“冷”……對,昨晚剛踏入那個山洞時,那種渾身如被千萬冰錐刺穿的可怕冷痛感,至今仍心有餘悸。

呃……?等等,刺痛感?

難道我不小心闖入的地方,不僅是個偏僻的礦洞,甚至還是個……“毒洞”?

回頭想想,今天早上在礦洞裡看到的那些密密麻麻的黑能晶礦,雖然觸摸過並“驗證”為普通礦石,但如果……那些東西實際上已被不可思議地“消融”過,連同毒素以及超量的x物質!?

就像我昨晚剛踏入小礦洞時,還意外撿到類似超高密黑能晶礦的東西,並真切感受到附在其上的凍灼毒素!隻不過,被自己的手“消毒”過後,它們也就退化成普通的礦石!

所以……難道,昨晚在那個地方行進時,猶如沐浴在冷刺冰雨中的可怕感覺,實際上也是某種特殊的吸收及消融毒素的過程?!更何況自己昏迷後還在那裡過了一夜!

可是!這樣的想法,有什麼依據麼?!

也許真的有!

想想那莫名異變成銀白的半截長髮!再回憶更早之前,那像是突然出現的全銀或是半金半銀的髮絲,不都是使用異能“消毒”過後的事?!

隻不過,那時候也就一根長髮絲而已,而今早發生異變的卻是幾乎全部半截長髮!

雖然,自己的異能足以對抗毒素和死靈,但這種神奇能力恐怕不是冇有副作用的!或者說,得付出某種代價,才足以“消融”那些本應“一命換一命”的可怕未知東西!

可是,究竟是在“付出”什麼代價?!直到現在,也冇有感到身體有什麼不妥啊!

無非是半截頭髮變白而已,剪掉它們,再過一段時間,不就又會變長嗎?!

想到這裡,我不禁稍稍低頭看起自己的挎包。

包裡麵就藏著一小捆被剪掉的半截銀髮。

若從異變的髮量來推斷,究竟要“消融”多麼巨量的毒素?!若再從毒素含量進一步猜測,恐怕……那整座小礦洞到處都是超高密黑能晶礦石!

而今早被觸摸後並無異感的普通礦石,怕在昨晚是另一番模樣!

但問題就在於,昨晚也冇有“主動”去觸碰那些礦石啊!難道自己的異能已經進化到足以自動吸引那些毒素“歸流”嗎?!

還有那些似真似幻的陰沉雜音,也不知是昨晚極度疲倦狀態下的幻聽,還是來自地獄的哀嚎……那又是怎麼回事!

算了,先捨棄那些詭異的想法。但是,若那小礦洞真是遍佈超高密黑能晶礦石,那麼……難道這裡算是北方異種礦石流傳至碎石城的“源頭”嗎?!

並非是深脈1號、2號這樣的大型礦區,而是這種少為人知的隱秘小礦洞!

同時……也是那些不明凶徒和未異變成死靈的野狼屍體待過的地方……!

天,那個地方究竟隱藏了多少條可怕線索!

不明凶徒,“嗎啡”針劑,由野狼屍體異變而成的死靈……

超高密黑能晶礦石,毒素,哀嚎幻覺,自己那大量異變的髮色……

以及,走過那個小礦洞,穿過一段山路,便可到達的另一處隱秘山洞,某個神秘的洞廳、遠古墓碑或是……“遺蹟”!

驀然感到……心跳在加速!

“本地的邪教徒麼……不排除這個可能性,但還有待證實他們的身份,也可能是另一撥恐怖分子。”芙琳的聲音傳了過來:“伊珂……怎麼了?”

“啊?”我這才意識到,是不是剛剛想到太多難以置信的可怕事情,以至於自己的臉色都變得不太好看,便趕緊看向芙琳,說:“冇事……冇事。”

“唉,先不管這些凶手身份和罪案細節,很多情況還有待調查。彆自己嚇自己,尤其是那些詭異離奇的邪教言論。”芙琳看著我說:“總之,後麵的交給我們來辦。去散個心如何?放鬆一下。”

“嗯,一會後我們還要去附近的白巒公園走一走。”我轉而看向窗外藍天下的綠翠山峰,便感覺心情稍微好了些。

“啊,真好。可憐我卻躺在這裡,隻能看著幾乎近在眼前的美景,真可惜!”芙琳笑著輕拍自己的大腿。

“那我就先去探個路,再回來報告好了。”我也笑了起來。

“哦,這次你不是一個人,對吧?彆再迷路呀。沒關係,有時間再說吧,或者回碎石城後再聊嘛,我爭取儘早出院後也去逛逛。”芙琳開了個玩笑,接著對我說:“嗯,這樣就挺好,多精神,又很可愛,特彆是你現在的髮型……嘿!話說為何要換成短髮呢?”

“啊……哈,就是覺得方便些……”我無奈地笑了一下,真不知要怎麼招架纔好。

隻是,說到髮型,還有那半截異變成銀白的頭髮……

萬一……全部異變呢?!

想到這裡,不禁顫抖了一下。

不會吧……不會吧!

如果是那樣,不就像那些卡邦人一樣……?

呃,那可太顯眼了!如果有那種事,就考慮下染髮劑好了……聽說真有這種東西!

哎,又開始胡思亂想……!我搖搖頭,再與芙琳聊了會天,看著窗外的陽光似乎淡了些,便與之告彆,準備離開。

說起來,蕾雅還冇回來呢。

要不,先去對麵門看看。

不知瑪希回來冇?

……

pp2();

ead3();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