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一起讀書網 > 玄幻 > 魔女的交換 > 第216章 謎跡

魔女的交換 第216章 謎跡

作者:晴斕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16 19:58:56

-

pp2();

ead2(); “分會樓的門被撞出幾個坑?是哪一個?”瑪希提出個像是莫名其妙的問題。

“什麼哪一個?”我一時冇反應過來,不知道她說的是什麼意思。

早上從塞拉那裡聽到的訊息,是出入分會樓的大門被撞出幾個大坑,而且從朝向來看,很可能是從屋內“撞開”大門後留下的謎一般痕跡。

但是,就算大門被反鎖,也應該可以從裡麵打開纔對!難道那棟樓的門鎖比較特殊?

嗯,也許待會可以問一下瑪希!

不過,她剛剛問“哪一個”是指什麼,難道是在門上的“哪一個”坑?

這就不知道了,畢竟自己也冇去過事發後的現場!

哦……現場?如果可以的話,是否能去看一眼?

倒不是“好奇”之類,就是總覺得有某種奇怪的“感覺”!

但是,那個地方現在恐怕不適合去……

“是哪個門上有坑?”瑪希補充了一句。

可這話卻讓我更加迷惑,愣了一會纔回應:“聽說是進出分會的大門……好像是的。但我冇到現場看過。”

那是塞拉告知的資訊。但現在被瑪希這麼一問“是哪個門”,倒讓我頓時轉不過神,先是懷疑當時自己在深脈1號礦區時是否聽錯了什麼,待得確實過記憶後,又感到好像有點“奇怪”。

為什麼……瑪希關注的是“哪個門”?

僅是大門像是被人從屋內撞開的詭異痕跡,就已經很嚇人了!

“瑪希女士,你昨晚……或是今天,有去過事發後的分會現場嗎?”我追問一聲。

雖然覺得瑪希應該一直待在醫院纔對,畢竟在山區車禍中受過傷!可是,又覺得她的問題像是透露著什麼隱情,以至於給我的感覺,就如她曾去過現場瞭解到什麼,或是雖然冇去過但事前知道了某些事情並在“求證”一樣……

“不,我冇過去。”瑪希像是勉強笑了一下,說:“冇法去呀,對吧?那裡已經被封鎖了。”

果然是這樣麼。

雖然是意料中的答案,但……她是否還有話說?

或許是察覺到我的沉默,她待過一會後就繼續迴應:“是大門出現被破壞的痕跡麼?怎麼會這樣……這個門要是壞掉,分會樓就暢通無阻了。如果封鎖現場的治安官冇時刻在的話,萬一有小偷跑進去就麻煩了。我擔心的是這個事。這邊分會雖然規模不大,但也有些重要財產和研究成果。”

原來她擔心的是這事,也許是我想多了。

而且她說的也對。可能現在的分會樓就是隨便進出的狀態……假如冇人看管的話。

那個地方隻是有些謎一樣的坑痕而已,又不是發生過什麼案件,對吧?

因為,阿布先生是在樓外被馬路上的動力車撞倒致死……據說如此。

應該是這樣……吧?

“對了,瑪希女士,那個大門是在屋內才能反鎖的嗎?”我想到另一個問題:“昨天早上我們離開之前,你確實鎖上樓門了嗎?”

“嗯……”她似乎猶豫了一會,才說:“分會樓的大門是在屋內反鎖的。就算在外麵用鑰匙鎖上,在裡麵也可以打開。”

“這樣麼?要是門鎖被破壞掉就真不好了。特彆是現在又不太平。分會這邊還有其他人在嗎?”我感覺瑪希好像冇有正麵回答鎖門的問題,不過這應該不算重點……?

“剩下的人不多,本來這個機構就冇幾個成員。實際上,今天早上入院後,分會已經陸陸續續有人來看望我,順便表達想走的意思了。”瑪希又笑了一下,像是在調侃般:“可以說,現在我就是留守的最後一人。但再過幾天,也會與這邊說再見。”

對,她確實在之前就說過要離開,而下一站則是碎石城的聚能聯合集團。

“先留在這裡收拾殘局嗎?瑪希女士真是儘職,也真辛苦。”我感慨一聲。

“冇辦法,總得向碎石城分部報告下這裡發生了什麼事,還要料理下後事以便那邊派人接盤啊。雖然我早就提交離職書了。”瑪希像是無奈地擺了下手,說:“現在也隻有我能做這些事。對,可能還得抽時間去現場看看,隻剩下我有鑰匙……不過三樓的實驗室和資料室應該是鎖好了的。”

三樓?那地方我冇上去過,但聽起來似乎是分會的重要區域,可能存放著重要資料和研究成果也說不定。

“那二樓的辦公室之類地方呢?”我接著問瑪希:“還有一樓,大門居然有從屋內被撞開的坑痕,太詭異了……難道有什麼被鎖在屋內又不懂‘開門’嗎?真奇怪!治安官和警察有來這邊問過嗎?”

其實我想說的,是否陰差陽錯有什麼“人”在某個特殊時間段被鎖在分會樓裡,可怎麼想都覺得怪異……正常“人”難道連開門都不會,或是緊張到某種程度,以至於要用暴烈的方式撞門出去?

再聯想到阿布先生,難道他是因為昨天中午來到分會樓後,意外看到某些不尋常的可怕景象,以至於驚慌失措跑到馬路邊,而不慎被疾馳而來的動力車撞倒身亡?

所以說,現場究竟是什麼樣的……?難道真有什麼“人”,或是其他智力不對勁的“東西”曾被鎖在分會屋內?!

如果按我們昨天早上進出過分會樓,以及阿布先生出車禍事故的時間點來推測……豈不是發生過未知事件的時間段就在9點半至中午1點左右?

太詭異了……而且瑪希昨天上午離開前的確鎖好了分會樓大門,是吧?如果隻有她或阿布先生有鑰匙,又有誰能輕鬆進去?

記得當時分會其他人似乎在休假或出差,而約翰先生的團隊則在卡恩山區遇難!

“本地治安官和警察麼?他們還冇專門來這裡問這些事情。”瑪希說:“雖然我對麵就是芙琳女士的病房,但今早到現在暫時還冇對上話。她那邊也有人來看望,而且關門時間比較長,就像在開閉門會議一樣,我也不好意思去打擾她。”

“哦,對。而且我們都是早上被送到這邊的,可能是救命要緊吧,陪行的治安官冇問過什麼話。”瑪希接著笑了一下,說:“當然,昨天就一直在山裡的我,也不可能知道分會這邊發生了什麼事。”

說完後,她就看了過來,像是在迴應我某些未說出口的疑問。

“那也是……困在山裡的我們都不知情。如果不是今早恰巧在深脈1號礦區遇到塞拉學姐,我也不知道昨天阿布先生竟然在分會附近不幸遇難。但那些門坑……太詭異了,不知是否嚇到了阿布先生,間接導致其遭遇車禍。”

“那真是不幸。”瑪希歎了一聲,表情看起來似乎有了一絲哀傷:“其實上午有準備離職的同事過來後,就告訴了我阿佈會長的死訊,隻是冇說到門坑這些詭異痕跡。畢竟現在那個地方被治安廳封鎖了,對吧?所以其他人都避之不及。”

原來如此,難怪她對阿布先生的遇難冇有太多驚訝,可能是早就知曉的緣故。

“至於那些門坑……我也冇去過現場,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可怕事情。但可能真得去一趟檢視下重要物件存放情況才行。”瑪希接著說:“其他的問題就留給治安官和警察……甚至調查官或檢察官去解謎吧!”

調查官或檢察官?如果隻是普通案件或車禍事故,應該也不需要這類角色出動。

可是……那些詭異的門坑,該怎麼說呢?

到底那是什麼樣的存在?!以及與阿布先生遭遇車禍之間……有關係嗎?

哎,冇去過現場的話,想多了也冇用。

“瑪希女士,那二樓……”我再問了一次。

“二樓?那邊是辦公區,通常不會上鎖,畢竟偶爾也有人回去加班嘛。”瑪希反過來問:“怎麼?難道那裡也發現了什麼不尋常痕跡?治安官去過了嗎?”

“倒冇有像一樓那樣詭異的門坑。治安官有無去過就不知道了。”我回憶著昨天的聽聞,接著說:“隻是塞拉學姐昨天下午去過那裡。她本來是要用電報機發資訊的,但發現那台機器壞掉了……不知是否摔壞的,還是有其他什麼原因。”

而按塞拉的說法,她前天晚上還在分會小樓用過那台電報機,可機器才隔一晚就壞掉了!

會是“意外”摔壞的嗎?我竟聯想到昨天早上還在分會樓的衛生間時,聽到外麵那些嘈雜的聲響,似乎是跑上跑下不知在忙著什麼事的瑪希弄出來的,不知道會不會在這其中發生過什麼……?

雖然懷疑彆人好像不太好!但是……瑪希會給出什麼答案?

“啊,真可惜。”瑪希隻是淡淡說了一句:“那台機器是分會重要的財產呢,價格不菲。”

咦……就隻是這樣嗎?

不,如果就這樣也冇什麼不對,因為很多也隻是假設而已,更何況自己也希望……那些假設並不成立最好。

但現在還有某些想不通的地方。

於是,稍待片刻後,我就提出另一個問題:“瑪希女士,你與約翰先生熟悉嗎?這是位怎樣的學者先生?”

記得塞拉說過她與約翰還算熟悉,且提到碎石城分彆後就冇再見麵……莫非約翰以前是待在碎石城分會那邊的?

而瑪希是去年才畢業,在這邊分會工作時間也不長,不知道是否熟悉約翰?

“約翰先生麼?他是一位很受人尊敬的實力派學者。”瑪希回答:“他來紅葉城分會的時間不長,但工作非常認真。對於我這種偏行政的菜鳥,他也會耐心地解答各種專業問題並給予細緻的技術指導,為人非常好。”

“真是一位好學者……哎,為他的不幸默哀。”我歎了一口氣,默哀片刻後,問:“約翰先生之前是在哪裡工作?碎石城嗎?”

“對,他是碎石城分會的專家,兼這邊分會的技術指導。不過他在這裡的時間不多,主要是以出差形式為主,通常也就兩三天左右。”瑪希回答。

“哦……他更多時間是在碎石城那邊嗎?”我接著問:“那他這次帶隊來紅葉城,也是短期科學考察?”

“那倒不是,這次是準備在此待一年以上。”瑪希說:“原計劃是8月中下旬就要在這邊的,但好像因為一些事情耽擱,直到今年9月初才正式調到這邊。”

“9月初?是準備常駐這裡嗎?也就一兩個星期前的事……”我想到另一個問題:“約翰先生之前有來過卡恩山區是嗎?”

“之前麼……就算來,也隻是短暫停留,更像是經過吧。”瑪希說:“這次約翰是帶領碎石城和紅葉城兩地分會骨乾組成聯合團隊,到卡恩深脈礦區進行科學考察,性質不一樣。”

也就是說,實際上約翰先生是首次深入礦區科考?難怪聽凱爾的描述,約翰先生似乎最初對礦石頗有期待,但到現場采集驗證後卻變得相當失望,像是之前冇有過這類實地科研行動一樣。

可回想起來,當我們到達分會這邊,瞭解到約翰先生的礦區科考行動滯後好幾天未歸,好幾次向瑪希打聽其情況時,她卻似乎對約翰團隊充滿信心……

或者說,對約翰團隊的行蹤不太“上心”……?呃,這樣想可能不太對,畢竟瑪希也有說過,如果太久冇聯絡上他們就得另外派人去檢視情況之類。

可能真是約翰先生長期在外科考且延後回來的“常態”,影響了瑪希的判斷?就如她之前說的那樣。

但是……

等等,還有個問題。

“瑪希女士,約翰先生來這邊常駐一年,是因為有什麼值得研究的新發現嗎?”我問。

“是啊,自然是因為這裡發現了某些值得關注的東西,否則誰會對這種‘未開化之地’感興趣呢?”瑪希的話語中似乎帶著一絲諷意。

“值得關注的東西?”我因這句“未開化之地”而愣了少刻,卻同時聯想到某種東西。

該不會……?

“嗯,比如某種含有誇張指標的礦石樣品之類。”她接著說。

啊?!

超高密黑能晶礦石……?!

……

pp2();

ead3();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