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一起讀書網 > 玄幻 > 魔女的交換 > 第225章 討論

魔女的交換 第225章 討論

作者:晴斕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16 19:58:56

-

[]

回到白巒公園西門冇多久,就看到一輛銀灰色動力車從馬路遠處開過來,直至停在門口路邊。

車身上刷有“風行商社”的標誌,以及掛著rlc-13893的車牌號。

坐在駕駛位的尼克隔著車窗向我們揮了下手。

隨著車門被打開,塞拉的聲音也傳了出來:“久等啦。怎麼樣,風景好嗎?”

“好地方。隻可惜時間不夠,去不了山頂。”我彎腰鑽入車內時,想起白巒山頂的白冷鬆,那株於新曆元年種下的古樹,以及作為聖神教先知交換之物的傳說……

雖然之前經過上山路口時,有一種“不用上去”的念頭,剛如今真要離開這兒,卻又感到有些惋惜。

就如當時的直覺般,即使那兒已經“空無一物”,但是,那株古樹不僅與先知有關係,甚至還關聯到另一位“她”……對吧?

奇怪的想法。我輕輕搖了下頭,坐到第三排的位置上。

“是在醫院待久了嗎?冇事吧?”坐在前麵的塞拉回過頭問。

“冇事,謝謝學姐。”我答了一聲。

緊接著,蕾雅上車坐在我身邊,韋娜最後上車關好門,再與塞拉同坐一排。

隨著一陣轟鳴聲後,車子再次啟動。

“你那位朋友呢?國家檢察院的芙琳女士,怎麼樣了?”塞拉接著問。

“她傷得挺重,但現在好多了。”我回憶著與芙琳的談話,想到諸如毒素,“嗎啡”針劑,以及自己那“褪色”的髮絲……頓時便感到一股突襲而來的寒意。

“那就好。這起案件實在太可怕了。”塞拉看著我說:“就當是個噩夢吧。我們明早就離開這裡。因為芙琳女士也是當事人,所以問詢記錄什麼的就讓她和團隊去應付,那位調查官萊特也是這麼說的。”

“是嗎……那可要謝謝萊特先生和芙琳女士了。”我點了下頭:“他們這會應該很忙,冇辦法與他們告彆了,可惜。”

那應該是萊特和芙琳的主意,不想讓我再回憶昨晚的可怕經曆。

但我也冇那麼脆弱。除去害怕,更有對某種事件似乎“未完”的擔憂。

不僅僅是未破案的緣故。

因為,這起案件好像不是“孤立”的……似乎與其他接二連三發生的可怕事件有若隱若現的可怕聯絡!

隻是發生在這片古老又紛爭不斷的土地上,好像還摻雜了許多特殊因素和危險分子!

真複雜!不知戴莎是否收到了電報之類?她又會有哪些資訊或看法呢?

突然間,想回去見見她,聽聽她的聲音……

“沒關係啦,你們回碎石城再聚,一定可以的。”塞拉微笑著說,轉而看向蕾雅:“那今晚要收拾行李,早點休息哦。”

“哎,其實好多東西都冇來得及拆包……不費事!”蕾雅笑著迴應一聲,彷彿信心滿滿。

也就是說,蕾雅費力拖來的那個大行李,裡頭很多裝備都冇用上麼?可能就連她精心準備的策劃書……或者說是紅葉旅遊指南也冇發揮太多作用吧?

“對了,說到明天走的話……瑪希女士出院後要來送行。”我想起瑪希臨彆時說的話,以及她準備當成研究素材送給我們的超高密黑能晶礦石。

但是,那個東西卻是“毒石”!雖然,對我這種可能不算“正常”的人來說,觸感更為直接和疼痛,甚至還會造成某種至今未知的傷害……!

“是的,她有用醫院的公共電話給我們留言。”塞拉說:“而且,她還幫忙訂到明天午後1點的車票,應該明早就會送過來。”

真是貼心!瑪希是剛剛分彆後就馬上行動嗎?效率真高!

“這段時間真是麻煩瑪希女士了。而且分會還發生了事故……哎,願阿布先生安息。”蕾雅歎了一聲,便雙手十指合攏做起祈禱。

“事故……是的。真是不幸。紅葉分會算是暫時廢了,雖然這麼多年來也未產生多少有價值的研究成果,但終究可惜。為阿布默哀,也惋惜瑪希這樣優秀的人離開科聯會。”塞拉似乎覺得更可惜的是分機構的癱瘓和瑪希的離職。

對了,明天應該就是在紅葉城與瑪希的最後一次見麵……雖說以後或許還可能在碎石城相見。

回憶之前在醫院看望瑪希時與她的談話,覺得她也很了不起,經曆過這樣的變故,還能鎮靜並打起精神,做好接待我們的最後一彆……

是的,可怕的事件。不僅是發生在山區的凶徒襲擊案,還有在城裡的分會小樓事故。

除了阿布先生遭遇車禍而死,還有那至今想不懂的詭異門坑。

嗯,門坑……聽起來像是由屋內被人撞開的痕跡!

現場……究竟是什麼樣的?

“學姐,瑪希女士現還在住院,而且她之後還要離職去碎石城聚能集團,那紅葉分會這邊冇人打理了嗎?”我想起瑪希說過她自己的打算。

瑪希是位很儘職的人,但在其住院期間……至少今天,是否那邊已經冇人駐守,就像塞拉所說的“暫時廢了”那樣?

“對啊。其實我下午還與尼克專門經過分會樓那邊。倒是看見兩個治安官和警察先生在看守現場,但聽說他們到下午6點左右就會離開……當然,會幫忙關上門之類。”塞拉搖了搖頭說:“但那扇大門……不提也罷。瑪希女士明天出院是麼?她是會幫忙再打理一會,但也不會待太久。至於其他人麼,本來就冇幾個人,還在最近不斷申請離職。嗬,後麵重建工作可難搞了。”

果然是“廢了”啊……但聽塞拉的意思,似乎冇打算把這個分機構撤掉?甚至還有重建計劃麼?不,不一定……她剛剛不是說這兒多年來也未產生“有價值”成果嗎?

還是說,這裡以後有值得重建的價值?

比如……發現了超高密黑能晶礦石之類!?但是,那些東西“還在”嗎?

而且,兜售這堆“毒石”的人,好像也不在這裡了!

哦,還有另一個資訊!按照塞拉的說法,今晚的分會小樓就是個無人值守的事故現場麼?而白天依然會被治安官和警察封鎖調查?

難道除了分會樓大門的坑痕,裡麵還有其他什麼異常痕跡……?

如果隻是調查阿布先生的車禍死因,應該不需要那麼費時吧?

奇怪……

“真是悲劇……願逝者安息。也希望分會這邊能恢複生機。”蕾雅說。

“也隻能向聖主祈禱了,但願吧。”塞拉說了一句後,便轉過頭坐回正位。

或許是因為略顯沉重的話題,氣氛也跟著沉寂下去。

這會兒,隻剩下動力車奔馳在街道上的響聲,配上窗外漸沉的夜色,更顯壓抑。

還好,街邊的路燈開始亮起,至少帶來了光明。

“車真少啊,人也不多。明明冇有宵禁了呀。”蕾雅看著窗外的孤寂夜景,說:“那天剛進城時,看到那麼多人排隊待檢,還以為這是一座人口密集的大城市呢……”

“本來是剛恢複元氣,冇想到城外又發生恐怖襲擊事件。現在城裡人心惶惶,很多人早早就回家不敢出來了。”塞拉說:“下午跑個電報局發報,還不到5點人家就催著我們走,他們要急著回去避難呢……啊哈。大概現在城裡街上最多的就是治安官、警察和軍人。”

可能真的如此。這不,剛剛經過一個路口,又見到幾個持槍站崗的警察!

“哎,真是挑了個糟糕的時間來這兒。哦……熟悉的街道,快到我們住的地方了。”韋娜往車窗外看去,接上話說。

話音剛落,第一排駕駛位便傳來尼克簡短的話語:“是的”。

“但紅葉城終究是一座曆史悠久的名城,可惜不能儘興開啟人文探尋之旅!”韋娜擅自給這次科學探究活動改了名字,一番惋惜過後,便轉半身看向我們:“對了,我們明天午後離開,那上午還可以自由活動,對吧?要不要去哪裡走走看看?”

“城外的話肯定是被封鎖了,城內是有幾個著名景點,但不知時間來不來得及……難道去逛街?”蕾雅轉頭看向我:“伊珂,你怎麼說?”

“嗯……要不就在旅館休息算了。”我還以為蕾雅會讚成韋娜的提議,冇想到她似乎冇什麼精神,完全不像之前精心準備紅葉城之旅的熱情與興奮。

至於我自己,雖然真心是想休息,但更多的考慮是……如果可以,最好是“分散”的自由行動。

“彆那麼頹廢嘛,不曬太陽的話,精神會發黴的。”韋娜微笑著看過來,提出另一個建議:“那就以輕鬆休閒為主的活動吧,比如,找個地方來個茶話會,聊聊天就好!”

啊?茶話會嗎?聽起來好像有點無聊……而且“浪費”明天的時間!

“嗯……有什麼合適的地方嗎?最好彆太遠。”我想了想,卻不知該用什麼藉口來拒接纔好,就隨口一說。

“要近嗎?好說。”韋娜立刻跟上話,好像早就心有所屬一般:“就旅館旁邊的蔓蘿唄!多方便!說起來,這個名字好像在哪裡見過……”

“還真是!我想想……哦,碎石城寧中大道,終審法院對麵街的酒吧也叫這個名字。”塞拉也轉過頭來,笑著說:“嘿,這可真巧!想起來了,那家‘蔓蘿’還是蠻不錯的,比如‘夏日夢幻’就很有特色!可惜現在好像不當季。”

“啊,就是那個!對,我也看過!”韋娜笑著看向我和蕾雅:“回去後,也許我們可以來一杯?聽說那裡的酒保氣質和服務不錯哦!”

“讚成。讓酒精來稀釋近日的陰霾。”塞拉也笑了起來:“說不定這邊的‘蔓蘿’也不差。”

“呀……萬一醉倒不識歸途可如何是好?還是喝茶吧。”蕾雅跟著笑起來,還看向我,似乎若有所指!

哎……大小姐!拜托不要這麼看著我行嗎?那次純屬“意外”……

碎石城的“蔓蘿”,我還真有印象。那是月鈴礦區災難事件公訴失敗後,戴莎帶著我“借酒消愁”的地方……大概是那樣。

夏日夢幻也讓我印象深刻。一杯特調飲料,隨著三顆酒心果依次加入,就變了顏色,變了屬性,變得不再是原來的“自己”。

嗯……現在,再回想一下,當時自己想到了什麼,卻又想不通?

對了,是因為月鈴礦區倉庫的那個案件關鍵物,裝著若乾礦石的貨櫃!

但那可不僅裝有特殊的超高密黑能晶基礎原礦!因為據調查竟從裡麵爬出了殺人的死靈!

而還原部分現場痕跡後,很可能是本在盜運超高密黑能晶基礎原礦的兩名不端工人,不知為何將原來已死的野狼屍體搬入貨櫃後,竟導致屍體變異併產生死靈,最後造成包括力諾大叔等無辜者在內四人死亡!

但現場……不存在這次發現的詭異針劑,所謂的“嗎啡”,對吧?

因為戴莎並冇指出這個可疑點,隻是一直在尋找導致死靈“複生”的痕跡。

那她……會隱瞞某些關鍵證據嗎?我想不會!畢竟法院庭審都亮出了底牌,而且……雖然她確實有時候也未必會對我毫無保留,但總覺得在這件事以及關聯案件上已經告訴了主要所知。

這一點上,戴莎不像萊特的做法。雖然她也說過我是當事人及受害者,有權知道真相,但不意味著她必須全盤托出。

萊特就明顯不想我參與過多……但那是為了我的安全考慮。

現在,再回頭想想,結合到目前為止的見聞,好像……真能摸到一點真相的尾巴!

當時現場冇有針劑,貨櫃的晶石也不全是超高密品級,而是摻雜了部分普通品級,甚至那些普通黑能晶基礎原礦還沾有死靈生物組織……換言之就是被“躺過”!

然後,就是從貨櫃裡跑出了原為野狼屍體的死靈?!

而那兩名工人似乎並非狂熱得不顧性命的邪教徒,即使裡頭可能有人的家屬參加過聖明邪教會活動,但戴莎也說過冇有明確證據說明那就是邪教徒。既然如此,那他們就不是自殺式“製造”死靈……

那麼?!那個貨櫃裡的“可疑”及“普通”黑能晶基礎原礦和死靈的關係……?!

這時,韋娜的聲音又傳了過來:“伊珂……你怎麼了啊?低著頭愁眉苦臉的。喝酒隻是開玩笑啦。難道明天連一起喝個茶都不行嗎?”

啊?

剛剛好像聯想過多了!我趕緊抬起頭,對上正看向自己的另外三人眼光,隻好勉強迴應:“不是……好啦,我當然冇問題,反正就在附近嘛。”

“很好。”韋娜終於將視線移走,轉而看向蕾雅,笑容似乎有了其他意味:“那麼,明天還有誰參與呢?”

“在座的我們就可以呀,學姐。”蕾雅傾了下頭,似乎有點不太明白韋娜的意思。

“可參與這次紅葉城人文之旅的又不止四個女生!”韋娜再一次改變活動性質,還繼續微笑看著蕾雅,不知在等什麼答案。

“哦……明白。”蕾雅煥然大悟般點了下頭,然後神態自然地把球踢回給韋娜:“如果學姐要邀請舒亞同學參與聚會,我本人當然冇意見啦。”

“我無異議。”我趕緊舉起右手,因為看到蕾雅撇過來的眼神。

“可以啊。隨你們喜歡,嘿。”塞拉說完還莫名其妙笑了一聲。

“嗯,我也讚成。”韋娜笑納這個不知算是誰的提議,接著追問蕾雅:“不止一個男的吧?”

“這幾天辛苦您了,尼克先生!您有興趣參加明天的聚會嗎?”蕾雅看向駕駛位方向。

接著,便是同樣一個簡潔的聲音砸來:“免了。”

“哎呀,真是的!”韋娜不依不饒地看向蕾雅:“你忘了尊敬的梅林教授嗎?”

“他……梅林教授,可能不會想參與這類活動吧。”蕾雅的笑容稍稍沉寂了些。

“不主動的話,怎麼知道呢?”韋娜接著說。

“可能……冇用哦。”蕾雅搖了下頭,接著似乎反應過來什麼事,又重複說:“我是說,他應該冇空參與這類活動啦!他總是很忙。”

這倒是真的。那是位總沉浸於學術研究中的學者,即使是在一起乘車時的某些集體玩笑,他也表達過不想參與“年輕人遊戲”的意思。

實際上,蕾雅應該也邀請過他參加好幾次自由活動,但似乎都被婉拒。

“好像有點意思。”塞拉加入話題,還自告奮勇:“那就讓我去邀請他吧。無論怎麼忙,也該休息一下不是?他自己放鬆一下,跟著他跑出來的學生們也不至於太緊張嘛,嘿。”

“也不會緊張啦……梅林教授很好的。”蕾雅接著說:“隻是覺得他可能不太感興趣。”

“是嗎?”塞拉看向蕾雅,微笑著問:“難道你下午提議過,然後被拒絕了?”

“下午?冇啊……”蕾雅似乎顯得很困惑,不知塞拉什麼意思。

“你們不是去了白巒區那棟老房子嗎?冇見到梅林教授嗎?”塞拉似乎有點吃驚。

“冇啊……學姐。”蕾雅回答得有些模糊。

“哦?”塞拉再次堆起笑容,說:“我還以為那是梅林教授在這裡的另一個家,而你們還被他的家人招待了呢……”

“不是,學姐!”蕾雅皺起眉,趕忙解釋:“那就是棟空房子,荒廢了好久的樣子!哪有什麼家人,彆嚇我呀!”

“哈,也就是說,你們真進去那棟空房子了?不隻是野草庭院?”塞拉明顯知道答案,還笑著繼續問:“有找到梅林教授埋在哪裡的寶藏嗎?以此來邀請他參與明天活動嘛。”

“學姐……!冇有啦!”蕾雅這才發現好像被人套了話,臉頰頓時飄過一絲緋紅:“不要啦……!”

“嘿……好了,好了。”塞拉抬起手擺了擺,權當是撫慰了下蕾雅,接著說:“他現在應該也回到賓館了,我們到時一起去邀請他唄,就當是離開紅葉城的小聚會。”

“嗯……”蕾雅不再說什麼。

倒是韋娜,不知為何似乎總想讓梅林加入:“嗯,一起動員梅林教授!這就叫勞逸結合,大家順便互相增進瞭解,嘿!那就明天9點在旅館大堂集中吧!”

而蕾雅則是稍稍歪了下頭,似乎還暗暗歎了一聲。

畢竟,她實際上從小就與梅林教授相熟,但也因為變故導致某段時間不曾來往,即使後來在同個學院和專業,甚至在同一棟分團小樓相處過,卻似乎有難以“增進瞭解”的隔閡。

而平時的集體活動,更多的是學術或課堂交流。

所以,也許明天的聚會是個不錯的契機,如果梅林教授真參與的話。

但這樣一來,我自己的計劃……呃。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