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一起讀書網 > 玄幻 > 魔女的交換 > 第25章 檔案

魔女的交換 第25章 檔案

作者:晴斕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16 19:58:56

-

從圖書館東南區旋梯到第五層檔案區的入口,可能有好一段時間冇人通過了。鎖住柵欄鐵門的鎖頭上,伸手一摸全是灰。

我掏出鑰匙打開鎖頭,推開吱呀作響的鐵門,帶著凱爾通過後,又將鐵門鎖上。

“哎?管理這麼嚴格嗎?可是都冇人進出這裡哦。”凱爾看著空蕩蕩的五層迴廊通道,疑惑地問。

“雖然如此,但按規定,出入五層檔案區都要鎖門。”我回答說。

“嗯,這裡真高,好像觸手可及天空呢……”凱爾走到迴廊通道的鐵欄處,伸手透過欄杆縫隙對著高處的玻璃穹頂揮了幾下,接著又縮回手握住欄杆,低頭俯視中庭大廳:“哇,大廳上的人變得好小,還好有這些封閉的鐵欄圍住,要不然往下看還真有點害怕。”

接著,他便轉身問我:“伊珂,你已經習慣這景色了吧?哈,我第一次來到這裡,感覺很神奇呢。”

“其實我也是第一次來到這層。”我也跟著凱爾往下望:“從這個角度看,這箇中空大廳真的是很壯觀呢。”

接著,我便往後稍退幾步,觀察起五層的迴廊通道和書架。與三四層好歹還打開部分窗戶不同,五層迴廊的窗戶全部是關閉的,或許是為了避免風雨破壞檔案。

站在這寂靜又略稍顯沉悶的五層迴廊地板上,看著一排排書架中,那些封麵發黃蒙灰的曆史檔案,瞥見無數塵埃在透窗而入的陽光裡起舞,彷彿心靈也跟著沉淪到曆史深處。那些久遠檔案中的字裡行間,究竟湮冇了多少不為人知的真相呢?

我們所在的位置是五層東南5d區,主要收藏校史及相關檔案。在我眼前的是編號5d-004書架,收藏著學院主要建築史及大事紀要檔案。我快速瀏覽了一下檔案名字,並好奇地抽出中央圖書館的建設紀要檔案。

“寧溪穀學院中央圖書館,於1074年8月奠基開工……”我看著發黃檔案紙上,印著不知名畫師所描繪的奠基儀式圖,跳讀著圖畫下的說明文字:“圖書館的資助者……聚能工業商社?”

“聚能工業?”凱爾聽到我的話,也跟著湊過來,驚訝地問:“這圖書館建於四百年前,曆史這麼長啊……咦,那聚能聯合工業豈不是曆史更長?”

“看名字好像不太一樣哦。這個是聚能工業商社,在我們月鈴鎮開礦的是聚能聯合工業,不知兩者有什麼關係。”我看到檔案紙上還寫著參加當時奠基儀式的主要人員,除了市政廳官員,學院院長,還有聚能工業商社負責人等。不過,由於檔案冊年代久遠的原因,頁麵上所記載的商社負責人名字已經模糊不清了。

而且,當時的市政廳官員,還標註帶著“前自治領”的頭銜。我記得1074年前後,是從自治領到共和國成立的過渡時代,可以說是共和國的風雲歲月。

“會不會後麵改名了啊,畢竟幾百年的時間哦,說不定連老闆都換了幾波呢?”凱爾看著我翻開的檔案頁,提出了疑問。

“都有可能的。但這冊檔案是以中央圖書館為主視角的,冇有關於聚能聯合工業的變遷說明。”我翻過幾頁檔案,驚訝地發現:“咦,聚能工業商社不僅捐資,還參與設計建造。真不可思議,那個年代的能晶科技還隻是雛形,電力技術還在實驗階段,但這座圖書館建造之時,就預埋銅線管路並預設通道介麵等,方便後期改造時的新照明設備換裝。圖書館還利用玻璃大穹頂引入自然光,減少初期煤油燈消耗等,在當時可說是很超前的設計呢。”

“幾百年前的聚能工業就這麼厲害嗎?”凱爾也很驚訝:“而且似乎很支援科學事業發展呢。真想不到今天的月鈴礦區會出那種事故。”

我也想不通。如果冇出那種事故,隻是看這份檔案,再結合科恩曾經講過的“聚能聯合集團是能晶工學專業的最大科學資助者”,或許正常人都會對這家集團有好感吧。但經過幾百年的變遷,誰知道最初的聚能工業商社和現在的聚能聯合集團又有多少聯絡呢?或者說,是我過於先入為主了,這次的礦區事故難道是另有隱情?

我接著翻起這本中央圖書館檔案冊,後麵的內容主要是建築翻新,設施改造,藏書捐獻,幾百年來的災害事件及受損情況等等,冇有什麼引起我興趣的新內容。閱讀完後,我便將檔案冊歸位,轉而瀏覽起其他建築檔案資料。

“行政樓,教學樓,宿舍……基本每棟建築都有自己的曆史檔案呢,真夠詳細的。”我邊看著建築檔案便念出其名稱:“女宿舍樓,嗯,瑰園,榕園,荔園,櫻園……?”

“櫻園就是你現在住的宿舍嗎?你給我的信上寫著那裡環境很好,真的嗎?”凱爾問。

“嗯,好得簡直不像話,我現在住的是兩人套間。而且,整棟櫻園的實際住戶可能都不超過十戶。”我從書架中抽出櫻園宿舍樓檔案冊,翻開封麵準備閱讀。

“咦?這麼好的嗎!”凱爾的語氣中滿是羨慕:“我現在住的宿舍是八人間哎,而且每層樓有十五間宿舍,遇到任務集合時,經常要列隊擠下樓的,天……”

“怎麼說呢?我住的那棟樓冷清得有點怪,而且據說最開始是為研究生和輔導員準備的。按道理我們應該住到瑰園或榕園大學女生宿舍樓纔對。”我邊翻櫻園檔案冊邊說:“哦,櫻園宿舍樓是1486年建的,算是比較新的建築呢,才15年樓齡,不過也冇有理由這麼低人氣啊……”

可能是因為櫻園曆史不長的原因,這份檔案冊頁數不多,建築簡介及多角度構造圖後,便是宿管員記錄的大事紀要。但宿舍樓本來就不是什麼重要建築,所謂大事其實就是各種節慶安排,日常雞毛蒜皮瑣碎事件,就這些東西居然也寫滿了好幾頁。

當我看得昏昏欲睡並翻到最後一頁時,卻忽然一愣。

最後一頁就寫著這麼一句話:“1499年2月,因故封閉半年,當年暫停接收新生”。

這怎麼搞的,完全跟之前的記事風格迥異啊。

我重新翻過之前的記錄頁並留意了簽名,這十年的記錄者不是現任宿管員安娜太太,是一位叫米婭的人。所以說,安娜是這兩年纔來擔任櫻園宿管員的?

1499年的2月是第二學期初,一下子就封閉整個學期和暑假嗎?而且還停止接收新學年的新生?

這本檔案冊就這樣到底了,冇有1500年的記錄。

我記得入學登記的時候,蕾雅從學長那裡瞭解過櫻園已經連續兩年未對外開放,一直到1501年,也就是我們這一屆才重新接收新生入宿。

“伊珂,你就是今年入學後住在這宿舍樓的吧?如果這棟樓今年才重新開放,不是應該有很多新生入住嗎?怎麼還會冷清呢?”凱爾不解地問。

“不明白……可能這棟樓本來就是麵向研究生為主的吧,聽說瑰園和榕園那邊住滿人了,我們才被安置到櫻園。”我收好櫻園檔案冊並將其歸入書架,接著又抽出荔園宿舍樓檔案冊快速翻閱後,對凱爾說:“你看荔園……這也是女研究生和輔導員宿舍樓,五十多年樓齡了,每一年的記錄都很完整。最新的記錄到1501年上半年,似乎今年的新研究生也是優先安排到那邊住宿的,而且都住滿了。”

“啊?該不會今年就隻有你住在那裡吧?”凱爾皺起眉問:“伊珂,你住進這棟樓有覺得哪裡不對嗎?如果不對勁的話,趕緊換宿舍好吧。”

“還有個叫蕾雅的室友跟我一起住的。而且,我對麵宿舍還住著另外一位學姐。”我想起了塞拉。

如果櫻園連續兩年冇接收過新生,那塞拉會不會是1498年入學並在櫻園入住的研究生呢?看她那成熟的樣子,且曾是科聯會學院分團前任秘書,不太可能是1501年才入學。

不過,按國家畢業季都是在7月中旬推算,她是不是延期畢業呢?或者說,已經畢業但暫時留校?她最近不是正在和蕾雅交接並準備返回科聯會碎石城分會麼?或許那裡就是她的工作場所吧。

如果塞拉真的是1498年就入宿櫻園,那對於1499年櫻園被封閉的事件,她會不會知道些什麼?

想到這裡,我忽然對塞拉這個人產生強烈的好奇感。

“啊,原來還有其他人住在這棟樓嗎?我還以為隻有你一個新生,嚇到我了……”凱爾竟然舒了一口氣。

“怎麼可能啊。”我笑著說:“我有天晚上在外麵看到這棟樓,發現還是有好幾戶亮著燈的。而且按櫻園宿舍樓檔案冊的封閉時間推算,如果兩年不收新生,那麼在1498年及之前入住的研究生,正常的話也畢業得差不多了吧。所以這棟樓的住戶,要麼是延期畢業生,要麼是輔導員,要麼就是1501年的新生啦,肯定不止我啦。”

“哈哈,那也是……如果那棟樓冇人住的話,估計也不會有宿管員吧,那我也不會被擋在宿舍門外啦。嘿,我還記得那塊寫著男生及寵物禁入的招牌呢。”凱爾自嘲說:“感覺像是被一視同仁為阿貓阿狗了啊。”

男生及寵物禁入……我很想說那就是個笑話而已,但翹起了嘴角卻冇發出聲音。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檔案看多了,想得也多了,總是有點疑神疑鬼的感覺。

“伊珂,你怎麼了?想笑卻又突然沉思……冇事吧?”凱爾好像察覺到我的異樣,反而安慰我說:“其實,不就是一棟兩年冇新人來住的宿舍樓而已嘛,有什麼大不了的。再過兩年,住的人自然多了,人氣就旺啦。”

“嗯,你說的是。不過,我不是關心櫻園的人氣,隻是好奇那棟樓被封閉的原因而已。”我說出了心中的困惑。

“封閉的原因嘛,哎,說真的,我覺得如果不是對現在生活有影響的話,會不會彆去深究比較好啊……”凱爾停頓了一下,看著我說:“比如我讀的國防學院,也有好幾百年的曆史,那裡也有一些長年封閉的地方,既不對外開放,也不解釋原因,所以就總會有些不好的傳說之類的。”

“嘿,國防學院也會有類似的校園傳說嗎?”我笑著問:“勇敢不是你們訓練的目標之一嗎?難道還會怕幽靈鬼怪之類的?”

“你說對了,所以教官對我們下個月的訓練方式之一就是半夜輪班站崗,還特彆安排在傳說最多的神秘地區。我有時候都懷疑那些傳說是不是故意先編出來嚇我們的。”凱爾歎了一口氣,接著說:“其實,我是相信聖主無形的,所謂幽靈鬼怪也是不存在的。信奉有形的邪神妖魔本來就是邪教異端,但……那晚所看到的實體死靈,真的讓我有些動搖。”

我察覺到凱爾的神情中夾雜著迷茫和恐懼。這該怎麼說好呢?我本來就冇有堅定的宗教信仰。我的轉世可能藉助的某種神秘力量或法則,在某種意義上可能接近於宇宙間無所不能的聖主之力信仰,但即使如此,我仍不認為那就是神靈,或許隻是現今科學所無法解釋的自然法則。基於這個前提,我也是不相信幽靈鬼怪之類的存在。至於死靈嘛……

“那些所謂的死靈確實很超現實,但我認為,存在及合理,既然表麵合理存在,就該有底層運行規則。”我儘力開導凱爾:“雖然我們都還不知道這些規則是什麼,但越接近事件的真相,肯定有助於解答我們的困惑。凱爾,你的所見與所信,可能不是完全矛盾的,或許隻是兩者間隔了太深的黑幕,讓我們見不著連接彼此間的橋梁罷了。”

“是嗎……”凱爾的神情放鬆了許多,笑著對我說:“伊珂,雖然我聽不太懂你所說的話,但總而言之,死靈其實也就跟猛獸之類差不多,是吧!”接著,他便握起拳頭堅定地說:“那我也要加油鍛鍊自己,下次再見到這些東西,一定要學會反製,讓它們無法再傷害我們!”

“彆亂說啊,我可不想再見到那些東西……”我無奈地提示凱爾:“這些東西可比猛獸恐怖多了,還是交給專業的人去對付吧。”

我心想,這些死靈可能還帶著致命的毒物,而且解毒的辦法更加超現實,天曉得再遭遇一次還能不能撿回條命?我實在不想再麵對那種險境。

“說的也是,最好彆再見纔好,我想多了……”凱爾終於清醒了一些。

我“嗯”過一聲,將手中的檔案冊全部塞回書架。

東北5c區是曆年報紙和嚴肅期刊收藏區,不過冇時間再過去那邊瀏覽了。

我掏出懷錶一看,已經是下午4點半了,便對凱爾說:“到點了哦,要不今天就到此為止吧,你那邊學院管理嚴格的話,還是準時歸隊吧。”

“啊,時間過得這麼快嗎……感覺在這裡找書看書好有趣,真捨不得走呢。”凱爾遺憾地說。

“好啦,下次再來吧,關門了。”我開玩笑地回答,接著便帶凱爾走向東南區旋梯,打開鐵欄門,離開檔案區。

“如果你們歸隊遲到,會怎麼樣啊?”我一邊鎖好檔案區鐵門,一邊問起凱爾。

“遲到一分鐘,跑一圈400米……”凱爾的聲調低了不少。

“好像挺適合你哦,增加鍛鍊機會。怎麼樣,要不要再逛一逛,故意遲到一會?”我微笑著看向凱爾。

“還是彆了,鍛鍊就要正經地鍛鍊。因偷懶或懈怠而受懲是很嚴重的紀律問題,咳咳。”凱爾裝出嚴肅的表情。

“說得好有道理,我對你刮目相看了呢。”我噗呲一笑。

“謝謝,伊珂,嘿嘿。”凱爾也笑了出來。

我們回到中庭大廳谘詢處,“臨時有事”的牌子還擺在櫃檯上,理查先生還冇回來。

“我還得在這裡守著。”我對凱爾說:“管理員還冇回來,借書證也冇辦法馬上辦給你了。或許等下次吧。”

“嗯,我知道,我下週末再來找你唄,沒關係的。”凱爾轉而說:“伊珂,你下週末還在這裡兼職吧?”

“正常肯定在的。如果有其他安排的話,我提前給你寫信說一下吧。”我記得兩個學院之間的距離比較近,所以信件來回兩三天左右,冇有什麼大事的話,效率還是可以接受的。

“好的。那我先走啦……”凱爾臨走前說:“感覺現在見一次麵不太方便哩……好像要隔很久才能再見似的。”

“冇那麼誇張吧,一眨眼就再見了,不是嗎?”我笑著對凱爾說:“好啦,快走吧,彆遲到了。”

“嗯嗯。”凱爾向我告彆:“那,再見啦。”

“再見。”我揮彆凱爾,目送著他轉身離去。

……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