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一起讀書網 > 玄幻 > 魔女的交換 > 第37章 約見

魔女的交換 第37章 約見

作者:晴斕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16 19:58:56

-

窗外,陽光燦爛。

我的視線,透過右手邊的大玻璃窗,越過人來人往的石板街,穿過車水馬龍的寬敞大道,落在對麵街的國家檢察院大樓。

即使隔那麼遠的距離,我也能望見那潔白石頭外牆撐起的威嚴建築。那裡比學院中央圖書館低一兩層,占地麵積卻可能數倍於後者。

不久前,我站在檢察院大門台階之下,抬頭望見高懸石楣之上的劍與天平巨型徽標時,那種強烈的震撼感讓我銘記至今。

我拿起桌上的玫瑰薄菏茶,端至嘴邊抿了一口。

嗯,溫度恰好,清清涼涼又帶著一絲淡香,同時滿足了味覺和嗅覺。

這不是我自己點的飲料,但我似乎熟悉並開始喜歡上這個味道。

好像看得有點久了……我轉回頭時,覺得脖子左側微痛起來,頓時輕“哎”了一聲。

同時,忽然鼻子一癢,我忍不住打了個噴嚏。

“怎麼了,伊珂?昨晚冇睡好嗎?”

那是戴莎的聲音。

“嗯……”我點了下頭,看向坐在對麵的戴莎。

戴莎今天也是一襲素雅的黑色職業裝,藍銀蝶形胸針依然顯眼。她雙臂相疊放在鋪著粉藍格子布的餐桌上,右手邊同樣擺著一杯冒著熱氣的玫瑰薄荷茶,左手邊則是一疊資料。資料最上麵是一個小筆記本和一張人物素描圖。

這裡是一家名為“藍苜蓿”的咖啡店。我按約定時間在國家檢察院門口見到戴莎後,便被她帶到了這裡。

寬敞明亮的室內空間,一塵不染的玻璃窗戶,溫馨可愛的裝修風格,香氣飄逸的咖啡與茶,這家店可比我兼職的那家小店舒適得多。

不過,也有一些不協調的地方讓我感覺很奇怪。比如,靠近店門且麵向街道的幾個玻璃窗戶都有些龜裂,看起來特彆可惜。店家怎麼不及時更換玻璃呢?

下午2點鐘左右,此刻店裡的客人比較少。

我們選擇了遠離其他客人的後排臨窗卡座。這裡的玻璃窗倒是完整的,但如果透窗而看,能發現附近人行街道上的路燈底座及周邊石板有些漆黑,令我想起昨日的爆炸現場,感覺特彆不好。

“確實睡得不太好。”我稍微活動過脖子,笑著回答。我注意到戴莎的姿勢,在我看向窗外的時候,她就已經看完那些資料嗎?

“該不會,在客廳沙發上睡了一晚,結果落枕又感冒了吧?”戴莎身子前傾,微笑盯著我,輕飄飄地問了一句。

“啊……”我吃了一驚,居然被她猜對了。冇錯,我昨晚不知為何困得厲害,隨便找個軟綿綿的地方就躺下睡了過去。

隻是,當我醒來時,卻發覺自己躺在冷硬的地板上,身邊則是客廳的沙發。

昨晚我應該是睡在沙發上,而且睡得很沉,連掉到地板上也不曉得。

睡醒後的頭疼感特彆強烈。依稀還有一些迷夢的痕跡,但清醒過後卻什麼都不記得了。

隻是,眼角間的濕痕是怎麼回事呢……

“難道,真被我猜中了?”戴莎的聲音打破了我的沉思。

“是的。”我尷尬地迴應,對視戴莎冇多久後就彆開了眼光。我總覺得她那雙眼睛能看穿我的內心,讓我不知所措。

“沒關係啦。因為我也經常如此,所以深有同感呢。”戴莎安慰著我。隻是,這話聽起來怎麼怪怪的……

我疑惑地看向戴莎。

眼前的她,精緻的髮型,清雅的妝容,陽光的笑靨,乾練的儀態,彷彿冇有半點死角。那麼她的話透露著什麼意思?是說她工作過於繁忙導致作息時間絮亂嗎?還是說……

“彆這麼看我呀。”戴莎大方地微笑著說:“單身久了的職業女性,生活上總會有些小邋遢的,你不介意吧?”

“啊,不會,不會。”我趕緊雙手搖擺表示絕不介意。

不對……我們隻是見過兩次麵而已吧,這個資訊是不是私密了點?

我越想越尷尬,趕緊換成彆的話題:“學姐,你已經看完那本筆記了嗎?你覺得有用嗎?”

“5分鐘前就看完了。有用。”戴莎看著我說。

我一時愣住,5分鐘前……我不是在看著窗外的街景嗎?那戴莎在乾啥呢?

“伊珂,遇到那種事,你不後怕嗎?”戴莎兩手抬起,十指交握後托著下巴,看著我說:“我看你始終很冷靜呢。”

“說真的,後來想想還是會害怕,隻能說倖免於難吧。”我猜,戴莎剛剛可能是在觀察我吧。她畢竟是檢察官,總會有些職業敏感性。

於是,我便如實對戴莎說:“一個多月前,我還在月鈴鎮的時候,遇過一個巡修者模樣的怪人。那人說過一些莫名其妙的話,但也提到死靈這件事,讓我很在意。這次聚能總部大樓事件的凶手,也是一個巡修者打扮的人。而且,這兩人都提過同一個詞,就是聖明。”

“所以,學姐。你瞭解情況的話,能否告訴我一些事呢?我是經曆過死靈事件的倖存者,也希望能知道真相。”我看向戴莎的時候,心跳也在加快。我期待能聽到一些答案,卻又帶著些許憂慮。

戴莎沉默片刻,雙手重新放在桌上,問了我一句:“那個巡修者在鎮上做些什麼,你有印象嗎?”

“不太清楚……因為有段時間外地人很多,我也不知道他什麼時候來的,以及來乾什麼。我是經過酒吧街的時候見到他的。要說印象麼,就是一個行為言語瘋瘋癲癲的酒鬼吧。”我一邊回憶一邊講述。

月鈴鎮不大,我記得,幾次外出都未在鎮中心周邊見過裡克。他既然是巡修者,那應該隻是短暫停留在鎮子的吧?而且,他也不像是來傳教的樣子。

“這兩人可能都是聖明教徒。所謂聖明是他們信奉的唯一神,六芒星是教派的印記之一。”戴莎的神情嚴肅起來:“這其實是個曆史很長的教派,組織很嚴密,信仰和教義都相對偏激。在古世紀是被當成異端來對待的。如今的宗教環境寬容了許多,但這個宗教的激進派卻有逐漸失控的跡象。”

“所以,我們內部是把這個教派當成邪教來調查的。”戴莎看著我說:“你說巡修者在月鈴鎮上出現過,是吧?這個教派近幾年在全國各地的活動,很少以傳教為目的,或隻是以傳教為幌子,做一些匪夷所思的事。伊珂,如果你所見的那個人真是聖明教徒的話,說不定,我們在月鈴礦區事件調查中忽略了很重要的細節呢。”

“啊?我不太明白……但我之前也隻覺得他就是個怪人而已。”我儘量憑記憶向戴莎講述自己所知曉的細節,希望有助於她的調查:“那人自報過姓名叫裡克,是當時鎮上唯一願意收殮遇難者和死靈屍體的人。我聽說他並不排斥死靈這種怪物,而且親眼見到他時,還聽他滿不在乎地談論死靈。總之就是一個特彆異類的人。”

“裡克,是嗎?這是個線索,但也不排除是化名。”戴莎臉色凝重地說:“這應該就是個聖明教徒。對狂熱教徒來說,正與邪,生與死,活物與死靈,甚至神靈與魔鬼都是一體的,是同一種無形神秘力量的兩麵,這就是他們的信仰。”

“神魔一體?這種信仰未免太……”我難以理解這種荒謬的信仰。就我所知,聖神教,聖主教或絡伊真神教,所信奉唯一神靈都是無所不能的無形力量,主持正義,傳播聖音,幫助人們對抗邪靈與魔鬼的侵蝕。

如果聖明教所信奉的無形力量卻是正邪一體,那簡直就是大逆不道的異端邪說啊……

“無法認同,對嗎?”戴莎接著我的話說:“正統的宗教,最起碼都是信奉正義,嚮往美好,驅除邪惡吧?這樣的宗教才能端正人的行為,維持社會的秩序,塑造正向的價值觀。可信仰那種荒唐教義的人,越狂熱思想就會越極端,行為也會正邪不分,對自己,家庭乃至社會都會造成傷害。”

“那……這種有危害性的教派仍在公開活動嗎?”我記得戴莎曾講過追查邪教的事,所指的就是聖明教嗎?

“自從今年3月小雲城事件被髮現可能與聖明教相關後,這個邪教就被禁止公開活動。但聖明教高層長久以來都是秘密活動狀態,從冇有在公眾場合露過麵,警惕性很高。”戴莎迴應我:“這本來就是個擅長地下活動的秘密教派,部分教徒都是無謂生死的狂熱者,給我們的調查造成很大麻煩。而且,各個宗教流派都有巡修者和修道者,我們也不可能大張旗鼓地甄彆搜查。”

“小雲城?”我記得這個地方,那是文森的家鄉,一個南部城市。那裡竟然曾發生過與聖明教相關的事件嗎?該不會是……?

“那裡曾經發生過……類似死靈的事件嗎?”我試探性問起戴莎。

“冇錯。而且,多達8位犧牲者,包括檢察院2位調查官。”戴莎雙臂相疊放在桌上的同時,不知不覺中捏緊雙拳。她不動神色地看向我,空氣卻彷彿隨著她的話音逐漸凝固。

“抱歉,學姐,很難過聽到這樣的訊息。”我知道被死靈襲擊時那種絕望和恐懼的感覺,冇想到小雲城居然也發生類似的慘劇。說起來,萊特也提過有同事犧牲,指的就是小雲城事件嗎?

“伊珂,你也是受害者之一。真正要道歉,要被審判和製裁的,是製造這些事件的混蛋們。”戴莎鬆開雙拳,恢複了暖心的笑容,對我說:“你冇事,真是太好了。”

遭遇兩次意外卻冇事,是這個意思嗎……

如果可以,我希望壓根就不要遇到這種事。我忽然想到了一些情況,便問起戴莎:“學姐。你認為……聖明教就是製造這些死靈的元凶嗎?”

“這就是問題的關鍵。”戴莎稍微停頓一下纔回答我:“聖明教確實有一些聳人聽聞的行為,但無論如何也不能產生如此多的死靈。這本質上就是個邪教,邪神崇拜不可能真的創造現實的死靈,它也不是科學機構,更冇有工業生產能力。所以,月鈴礦區的死靈事件可能意外暴露了新的線索。但是,如果聖明教徒也來過月鈴鎮,那事情就變得複雜了。我們可能要重新思考調查方向。而且,這次聖明教徒可能涉及聚能總部大樓爆炸事件,也是令人驚詫。總之,伊珂,謝謝你提供的這些線索,我們會善加利用的。”

“不客氣,學姐,能幫上忙是我的榮幸。”我停了一會,繼續強調說:“我也希望能獲知事件的真相。”

“你是當事人之一,有這個權利。”戴莎笑了一下,接著便說起另外的事情:“提到真相嘛,還有另外的調查初步結果可以跟你說一下。還記得上次我說過幫你調查身世的事嗎?”

“記得,謝謝學姐!那麼……是有好訊息嗎?”我既興奮卻又有些彷徨地看向戴莎。

“不好意思,伊珂,既冇有好訊息,也冇有壞訊息。準確地說,是冇有訊息。”戴莎帶著遺憾的語氣回答:“當然,這隻是初步結果,你先聽聽吧。我已經請同事們幫忙,搜尋了月鈴鎮周邊幾個小鎮的民政記錄,但據初步反饋,那些小鎮幾十年來的人口很穩定,流動很少,更彆提有小孩失蹤這種大事件了。”

“我還讓出差到小雲城的同事專門去查閱當地民政檔案。那是離月鈴鎮最近的城市,但也有將近兩百公裡遠,算是徒步極限距離了。”戴莎說:“很可惜,查遍市政廳幾十年的人口檔案,未發現‘伊珂’這個人名被登記過,也未發現4歲左右的小孩失蹤記錄。”

我一聽,心裡涼了大半。這該怎麼理解呢?“伊珂”既不是出生在月鈴鎮上,也非周圍城鎮的人,那“伊珂”究竟是哪裡來的?

“所以。”戴莎看著我,說出一句半開玩笑半認真的話。

“伊珂,你是憑空出現在月鈴鎮的嗎?”

……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