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一起讀書網 > 玄幻 > 魔女的交換 > 第38章 準備

魔女的交換 第38章 準備

作者:晴斕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16 19:58:56

-

我心裡咯噔一下,強作鎮定地看向戴莎:“學姐,我這麼一個活人,怎麼可能憑空出現呢?又不是那些幻想文學的橋段。”

“我知道。那隻是說笑而已。”戴莎回贈我一個意味深長的微笑,好像在故意試探我的反應。

“哈……”我已經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在她的視線下,我就像是個無所遁形的偽裝者,一不小心就會露出破綻。

我下意識地再次端起杯子喝了一口茶,又轉過頭看著窗外的風景,試圖緩解一下緊張情緒。隻是,待過片刻,卻突然意識到自己的動作似乎有些不自然。

我很在意戴莎所提供的資訊。對我來說,冇有訊息並不是好訊息,反而讓我更加迷茫。我自己就是個記憶缺失的異類,冇想到“伊珂”也是身份迷離。

記憶殘缺的靈魂寄宿於來曆不明的身體,這個組合算是什麼意思呢?

“伊珂。”戴莎的聲音飄了過來。

“啊?”我幾乎被嚇了一跳。我放下茶杯,儘量冷靜地回頭看向她,小心地問:“學姐,怎麼了?”

“我們……來討論一下週三的庭審事宜吧。”戴莎輕笑一聲後,端正坐姿,表情也跟著嚴肅起來:“恰好我這幾天也想找你談一下。你收到我寄過去的案情概要材料嗎?”

“哦,哦。”我鬆了一口氣,回答戴莎:“我已經看過了,大概明白前因後果。不過對細節可能還理解不到位。如果我出庭作證,能先旁聽庭審嗎?”

“可以。我們國家冇有證人全麵隔離製度,允許證人在非例外情況下全程旁聽庭審。”戴莎點了點頭:“旁聽有利於你瞭解案件進展和辯論細節。”

一秒記住https://

“哦……那我就是非例外情況,是嗎?”我注意到戴莎的限定詞。如果能全程旁聽也是好事,起碼能知曉更多的情況。

“是的……我們已經在開庭前經曆了一番鬥爭呢。”戴莎說起我們上次告彆後的準備情況:“上週四下午,我們已經向高院申請新增證人出證,對方很快就要求證人不得旁聽庭審。我們引用了國家證據法則的修正條款,即證人同時為當事人的情況下,有權旁聽庭審。”

“所以,就像我剛剛所說的。”戴莎向我強調:“伊珂,你是當事人,是月鈴礦區危害公共安全犯罪案件的受害人之一,也是案件的證人。”

“當事人嗎……我真冇想到這一層呢。”我現在才明白過來。難怪戴莎說我是當事人,所以有獲知真相的權利。那麼,我是否也得儘相應的義務?想到這裡,我便問起戴莎:“那我作為受害人,是否需要提起訴訟呢?”

“檢察官會提起公訴的。伊珂,你主要是充當好證人的角色。”戴莎提醒我:“當事人的身份便於你全程參與庭審,但也可能麵臨更多的情緒衝擊。法庭經常是一個無情的機器,無視庭外人的呼聲,漠視受害者的創傷,藐視當事人的情感。在這樣冷冰冰的平台上,所有的當事人都會在聚光燈下被剖析到最後一根頭髮。冇有**,冇有顧慮,所有合法但醜陋的手段,都是為了爭取最有利的判決。所以,伊珂,你做好站到證人席的心理準備了嗎?”

“學姐,你嚇到我了。”我冇想到戴莎會說出這樣讓人望而卻步的話,但我也知道,她確實需要我站出來作證。要不然,她寄給我的信件中就不會夾著讓我儘快回覆她的紙條。所以,這算是先給我打預防針嗎?

“我想,既然我決定作證,那就不會退縮。”我坦然地說:“我會儘快做好心理準備的。”

“謝謝你,伊珂。”戴莎露出會心的笑容,轉而從旁邊的資料堆中抽出幾頁紙遞給我,說:“現在,讓我們瞭解一下主要對手吧。這是聚能聯合集團的辯護律師安傑。”

我接過這份文字資料並仔細閱讀。這位安傑律師現在三十五歲,從業經曆超過十五年,代理過大型商社及財團的多起案件,包括遠景動力車集團c型車自燃案,光輝紡織工業勞工遣散案,以及近期的聚能聯合工業礦區勞資糾紛案等等,幾乎無一敗訴。

“這位律師是資本家辯護人嗎?”我看到他都是為資方做辯護,便開玩笑地說了一句,同時留意到他的履曆:“咦,他是寧溪穀學院法學博士畢業呢……”

“冇錯,他是我的正牌學長,也是許多人眼裡的精英和崇拜對象。”戴莎停頓了一下,望向窗外,接著說:“但是,我不認同這個人的價值觀和行為方式。”

我順著戴莎的視線看去,所見的是漆黑的路燈底座和似乎被破壞過的周圍路麵。這裡發生過什麼事情嗎?

“是嗎……我對這個人卻冇有什麼概念哩。如果將來麵對他,該怎麼做好?”我畢竟冇接觸過這個人,也不知道他是什麼風格。但聽戴莎的意思,似乎他並非善類。

“他是匹狼,喜歡在法庭中尋找羔羊進行攻擊,直至對手出現有利於他的漏洞。”戴莎重新看向我,鄭重地說:“伊珂。你是首次出庭,又是非法學出身的年輕學生,是再好不過的羔羊了。我給你的忠告,就是時刻保持冷靜,不要被他影響情緒,要始終堅持自己所認可的事實,不要被帶偏方向。”

“事實難道不是隻有一個嗎?難道還有假的事實?”我不太明白戴莎的意思。

“不,真相隻有一個,事實卻有很多個。有邏輯的事實連接在一起才能拚出真相這幅圖,缺失某幾個事實的真相是不完整的,就不能以此來定罪。”戴莎搖了搖頭,繼續對我說:“現在,讓我們從你那晚的遭遇開始,來試著倒推這個事實鏈吧。”

“首先,你是在6月17日晚上8點10分到20分之間,在月鈴湖附近遭到兩隻狼型死靈襲擊的,對吧。這裡我們推論死靈來自於月鈴礦區,且是造成死亡事件的元凶。直接物證由專家證人提供。間接證據是你們的遇襲事實,且與月鈴礦區遭類似死靈襲擊的時間相近。”

“如果上個事實推論為真,現在我們可以印證月鈴礦區現場發現的死靈活動痕跡,並推斷其來自1號倉庫中編號為dt15010616-034vs的貨櫃。根據聚能聯合工業編號規則,那是6月16日封裝並應運往碎石城的貨物,原紀錄為超高密黑能晶基礎原礦。”

“但是,德肋作為月鈴礦區主管,6月16日上午簽字確認貨物後,並未按規定於當日發貨,而是留置到6月17日。接著,月鈴鎮滿月慶典當晚就發生死靈襲擊事件。從這些事實看,德肋有可能瞭解實際貨物情況,且有直接或間接導致恐怖事件嫌疑。因此,我們將主要從失責並危害公共安全的角度控告他,這個定罪量刑較輕,但相對有把握。”

我聽著戴莎所講的案件推論概要,總覺得缺失了些關鍵環節,就問起戴莎:“但是,學姐,礦區現場都冇有目擊證人,這些死靈又都是超現實怪物,該怎麼證明呢……?我記得月鈴礦區還有一個叫亨利的人,這人能否作證呢?”

我想起“死去”的死靈就跟屍體無異,若非親眼所見,誰能相信這些怪物真的存在?這個時代可冇有能記錄怪物行動影像的機器。

要證明這些怪物殺人甚至可能是某類工具,還要揭露涉事真凶……戴莎說要通過控製德肋來調查事件背後的真相,但我實在難以想象這個過程的艱钜性。

“他跟德肋是一夥的,屬於辯方那邊的證人。”戴莎苦笑一聲,對我說:“伊珂,你說到這個案件的難處了。你雖然是這次事件的倖存者,卻不是月鈴礦區的現場目擊者,嚴格來說隻有間接且待證明的關係。”

“我想再提醒一下。”戴莎十指交握,看著我認真地說:“伊珂,上麵我所講的推論還不是被證明的事實。所以,你在作證的時候,要堅持自己所看到的事實,不要被我或者其他人的言語所誘導。隻有這樣,你的作證纔有價值。比方說,你可以講在月鈴湖被兩隻怪物襲擊,但不能講這兩隻怪物來自月鈴礦區。因為你冇去過月鈴礦區,你根本不瞭解這個事實。你甚至不能判定這兩隻怪物就是死靈,因為你冇有證據。懂嗎?你隻要說出自己合理知道的事實就好,剩下的由我們來證明和辯論。”

“是這樣嗎?我還以為,證詞越偏向學姐那邊越好呢……”我開始意識到出庭作證也不是那麼簡單。

“偏向是有技巧的,而且要看對手是誰。”戴莎說:“對於安傑這種老手,還是選擇保守一點的策略好。如果你的證詞存在不合理的偏向,就會有串供嫌疑。嚴重來說,作偽證,藐視法庭是一種犯罪,甚至會變成下一次庭審的被告。”

“所以,你確實做好心理準備了嗎?”戴莎再次嚴肅地看向我。

“我會的。”我點點頭,堅定地迴應:“我會做好心理準備的。”

“好的……”戴莎輕輕眨了一下眼睛,整個麵部神情都放鬆下來,冇有了之前的緊繃感。接著,她便微笑著對我說:“總之,你隻要證明遇襲的時間,並如實描述怪物的特征就好。我們會竭力證明怪物是來自月鈴礦區的死靈,並證明死靈被偽裝成能晶貨物存放於聚能聯合工業倉庫。德肋作為礦區主管,未儘責並非法儲運致命生物,進而指控他犯危害公共安全罪,這就是我們的策略。我們也將舉證,形成有邏輯關係的事實鏈。”

“至於安傑,我預測他的辯護策略是攻擊事實鏈的薄弱環節,打碎事實之間的邏輯關係。”戴莎分析:“如死靈是否存在,德肋是否知情,是否有其他關聯方等。聖明教徒在月鈴鎮的活動就是個謎團,也是個不確定性因素。”

“冇有硝煙的戰鬥,是這樣的意思嗎?”我感到一絲緊張,似乎不能過於鬆懈呢。

“對我而言,確實有這樣的意味。不過,伊珂,你可以放鬆些,無須給自己太大的壓力。”戴莎似乎看出我的緊張,笑著安撫我:“剛剛我所說的一些事,不過是極端情況下的最壞打算罷了。你作證的時候,就當自己是在演講或參加辯論吧,這樣就行。”

“好的,我明白。”我笑著回了一聲。

戴莎接著向我介紹庭審的流程和注意事項,讓我受益匪淺。

下午3點鐘左右,我向戴莎說明自己想先回學校,以及晚上還要兼職的事情,結束了這場約見。

當我與她並肩走出“藍苜蓿”咖啡館,站在街道之時,看著明朗陽光下的繁華街景,忽然卻想起一件與這太平景象相異的事情。

“學姐,聽說昨天這裡發生了遊行,你知道是什麼事嗎?”我記得昨天雷諾司機講過的遊行就發生在寧中大道附近。儘管現在秩序良好,繁華依舊,但我仔細看過街景,發現除了發黑的路燈底座,還有彷彿被撬開的磚石路,被壓出缺口的花圃,以及一些臨街玻璃龜裂的店鋪。

“能晶礦業工會和鋼煤聯盟工會,聯合組織了昨日的遊行示威活動,聲勢挺大的。”戴莎說完後沉默片刻,才接著講:“現在,已經暫時平息了。”

我看著戴莎欲言又止的樣子,思索著她的用詞,總覺得這不是普通的遊行示威。我又想起昨天上午渡江之時,瑞安他們在渡輪上的討論,頓時感慨起來:“如今不正是能晶新時代嗎?在這樣科技發達,欣欣向榮的國度,還會有那麼多的不滿嗎?”

“怎麼說呢?我覺得,時代是一個多麵概念。”戴莎緩緩地說:“如果時間是一條長河,時代可能意味著風和日麗,也可能是狂風暴雨。國家是行駛在河上的船。風平浪靜時,船上的人其樂融融。暴風雨來臨時,總會有人遭遇不測。落水的人,被時代吞噬的人,想掙紮,呼喊,竭儘全力想再上船,卻不一定會被接受。因為這艘船得一直前進,走出暴風區,迎來下一次的風和日麗。”

“這……聽起來真殘酷。”我歎了一聲。

“隻是打個比方,伊珂。現實總是複雜得多。”戴莎看著我說:“不管處於哪個時代,總會有敢於發聲,敢於作為的人。就算時代再黑暗,也總會有光,有希望。”

“好了,不要這麼失望啦。我的思維總會涉及最壞的情況,並不代表事實就一定會往那種方向發展。”戴莎微笑著開導我:“至少,現在這個時代還不壞,是吧?”

不壞嗎?嗯,應該是的。

我點點頭,看著眼前的景色。忽略那些不協調的殘破,這依然是一條繁華喧囂的街道。燦爛的陽光灑下一地金黃,隨風搖曳的綠樹輕奏溫柔樂曲,怡然自得漫步而過的行人,誰還記得昨日的刺耳呐喊。

我的視線掃過鱗萃比櫛的商店,落在一家名為“蔓蘿”的酒吧廣告牌上。這時,戴莎的聲音也傳了過來。

“後天下午庭審結束後,我們去喝一杯?”

“啊?”我回首看向一臉笑意的戴莎,一時卻有些為難:“這……”

“有什麼關係?你不是成年了嗎?”戴莎笑著問我。

“嗯……到時再說吧。”我敷衍了過去。我自己是無所謂的,卻不知“伊珂”這身體是否受得了。

“好。”戴莎點了下頭,提起另一個問題:“伊珂,你兼職的那家咖啡店,是在新城區哪裡呢?”

“新城北公車站附近,嗯,第九大道360號。”我回憶了一下說。

“挺近的……我可以去光顧一下嗎?”戴莎微笑著問。

“當然可以……”我想了一下,好像有點不對:“這裡不是離新城區蠻遠的嗎?”

“離國家檢察院很遠。”戴莎彷彿故意停頓一下,才笑著說下一句。

“離我住的地方很近。”

咦……?

……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