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一起讀書網 > 玄幻 > 魔女的交換 > 第39章 輿論

魔女的交換 第39章 輿論

作者:晴斕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16 19:58:56

-

下午3點半左右,我來到中央圖書館小廣場,見到東西兩側被清理過一次的公告板又貼上了各種紙張。

這周的主題又是啥?我好奇地走向東側“發情版”,首先看到一個顯眼的發帖,大標題是:“男生們,請停止你們無聊的遊戲!”

這似乎是對上週“如何讓一個陌生女生臉紅”話題的批判。主題帖用詞激烈,最後一段是:“為你們猴子般的尷尬表演臉紅!”我幾乎能感覺到透帖而出的怒火。

這個兩性話題有很多針鋒相對的跟帖。帖子筆跡各不相同,看來參與討論的人很多。有人認為“這不過是校園生活的調味劑”,就有人回“你怎麼不拿自己調味”。有人說“開玩笑而已不要反應過度”,跟帖則是“祝你天天被人開玩笑”。有人歪帖說“臉紅是矜持女生的可愛表現”,有人口無遮擋地跟帖“不臉紅的放蕩女生是另類的可愛”,便有回帖“想我矜持還想我放蕩,先去問問你媽會不會這樣”。跟帖越往後麵火藥味越濃,連“人渣”都出來了,還有人跟帖“不管男人渣還是女人渣歸根到底都是人渣”……匿名貼的尺度真令人歎爲觀止。

我轉而走到西側“扯談版”之前。有人在上麵貼了昨日遊行示威的剪報,併發出主題帖:“請關注勞工運動!《自由報》冇提到的,親曆者寫給你看!”

上麵寫到昨日多達數萬名能晶、煤炭礦工和鋼鐵工人蔘與的遊行示威活動,提到關於保障作業安全及改善待遇的述求,並以親曆者身份,敘述示威最終被治安力量驅散的過程。“他們也是這個國家的公民,合法表達述求,為何會像老鼠一樣被驅趕?”帖主發出這樣的呼喊並請求支援工會主導的勞工運動。

這個政論帖也有很多言辭犀利的回言。有人質疑“親曆者為何不寫出昨日遊行工人的破壞行為”,有人認為“那是長期被壓迫的底層人民怒火”,有人反駁“底層不等於弱勢,流氓也是底層”,有人補充“被遊行傷害的也是中底層人民,互相傷害的意義何在”。有人回帖“國家再怎麼發展也不可能平均惠及每個群體”,就有人諷刺“希望你淪落到被遺忘的那個群體時也能保有如此胸懷”。有人舉證“工人能組織及參與工會,且待遇相對以前好很多,但工會已蛻變成挾持勞工撈取政治利益”,便有回帖舉例嘲諷“是財團先組織安保會用毫無底線的暴力控製工人,工會是團結工人對抗的唯一力量”。辯論到最後,什麼“資本家的走狗”,“下水道的老鼠”等難聽的用詞都出來了。

我記得,兩邊的公告欄,雖然允許參與者匿名自由發表理論,也要求除圖書館正式管理員外不得撕毀他人的發言帖,但也同時禁止攻擊性和侮辱性言論。這才週一而已,這兩側的吵架就這麼激烈,本週的公告欄熱門主題討論真是令人大開眼界。

接著,我便步過小廣場,走進中央圖書館,來到谘詢台前。

理查先生正忙著分類整理圖書。他很開心見到我過來,也不在乎我這個半天的實際兼職時間最多隻有兩小時,因為我下午5點半就得趕公車去新城區。

他聽我提及小廣場兩邊公告欄的吵架帖後,無所謂地笑了一聲,囑咐我幫忙接著整理圖書後,就離開谘詢台去做清理工作。他似乎很習慣做刪帖這種事了,而且有點像是樂在其中。

一秒記住https://

不過,據他所說,他撕掉過激言論帖後,會特彆貼上親筆署名的說明,比如要求“尊重他人,理性討論”等。

待理查走後,我花了點時間幫忙分類整理圖書,並將其裝入推籃,拿上五層檔案區鑰匙,離開谘詢台去往東北角旋梯。

……

完成圖書歸位工作後,閒下來的我來到五層東北5c舊報刊區。

這個區域的所有窗戶都拉上厚窗簾,加上環繞第五層迴廊之上的回字形天花板,阻隔了玻璃穹頂和窗外陽光的直接照射,形成了相對封閉的空間。

長長的迴廊,外圍鏤空通頂護欄,寬敞恢弘的中庭空間給予這裡良好的通風條件,讓人在這裡不至於感到過於沉悶,卻能品味特彆的靜謐。

舊報紙區的報架擺放空間相對寬裕一些,不像其他書架上的書疊得那麼密集。

存放幾十年前舊報紙的5c-001至5c-030報架,還有玻璃櫃門保護,並貼上“請勿私自翻閱”及借閱細則說明的紙條。我看到櫃中的舊報紙發黃且有些磨損,紙張看起來相當脆弱,好像一觸碰就會灰飛煙滅。

5c-031至5c-045報架存放十幾年前的舊報紙,目前為1481年-1495年份報紙。這裡的儲存狀況相對好許多。不過,這裡都是報社年度合訂本,查閱內容時觀感不太友好。

5c-046至5c-051報架擺的是最近五年的報紙,也即1496年-1501年份。一層西南1a報刊區隻有最近一兩個月的新報刊,過期報刊會被歸類到這裡,並隨年份變動依次整理。

我找到1501年份的《自由報》,從3月1日開始翻閱,直至看到3月22日的報道:“3月21日,小雲城煤礦塌方,死傷情況待證實。”

這跟戴莎所講的小雲城事件有關麼?但這是煤礦塌方啊?考慮到《自由報》的報道風格,我仍仔細閱讀其中的每一行字,卻隻得到意外事故的結論。我又翻閱起後續日期的報紙,整個3月除了那一天的事故,再冇有其他值得關注的事件。

果然還是得看另一份報紙啊。

我歎了一聲,放好《自由報》,找到1501年份的《紅番茄報》。3月1日到3月21日的《紅番茄報》也未涉及到小雲城事件,到3月22日的報道又是封麵大字體:“昨日小雲城煤礦恐怖事件!六死!是塌方還是另有隱情?”

這標題嚇到我了。我閱讀其中的報道,拋開那些誇張的報道用詞,艱難地提煉其中要點。這裡明確提到,由聚能聯合集團和霍氏鋼煤集團合資成立的聯合礦業集團,旗下小雲城雲端煤礦發生災難事件,導致多達六名礦工死亡。報道質疑聯合礦業集團對外宣傳的塌方事故,結合礦工采訪,指出事件背後似有未知怪物活動的痕跡。

怪物?我忽然心裡一顫。要不是親身經曆過死靈襲擊事件,或許我也對《紅番茄報》捕風捉影式報道一笑了之。

我接著往下閱讀,但報道也冇再深入挖掘。最後提到的是:煤礦工人要求查明事實真相併保障安全,為表示抗議,當天未將遭遇不測的工人屍體按傳統風俗以鐵棺收斂,而是直接將六具屍體蓋上白布後放置於煤礦內,且工人們還在礦洞口與聯合礦業集團安保人員對峙。

我想這應該就是戴莎所講的事件。但是,死亡人數好像對不上……我接著讀起3月23日的《紅番茄報》,頓時瞪大了眼睛。

偌大的標題寫著:“突發!昨日國家檢察院兩名調查官在雲端煤礦遇難!”

這下與戴莎所講的死亡人數都對上了,可又是怎麼回事?

我閱讀起報道,歸納其中的結論,隻覺得迷霧重重。這兩名調查官是在3月21日深晚到達小雲城並進入雲端煤礦的,但一直冇出來。直至3月22日早晨,察覺不對的當地治安官進入煤礦,發現淩亂的工人和調查官屍體,嚇得跑出煤礦後,才說服工人將全部屍體按傳統風俗儘快埋葬。

報道提到本地似有聖明教這個被政府取締的邪教活動蹤影。願意收斂屍體的陌生外地人也是疑影重重,完成埋葬工作後便馬上離開這片地區。最後還懷疑煤礦連環神秘死亡事件與邪教召喚魔鬼有關,用驚悚的文筆把這起事件經過寫得猶如恐怖故事。

之後的《紅番茄報》就再冇與此事相關的報道了。從這份報紙中看出靠譜的內容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我也考慮過是不是直接問戴莎事情原由更好,但小雲城雲端煤礦事件與我冇有任何關係,詢問理由似乎不充分。我該怎麼解釋,為什麼會在意這件事情?事實上,我自己也想不明白。

想起戴莎,我放回《紅番茄報》,走到5c-041報架之前,那裡存放著1491年份的合訂本報紙,恰是戴莎入讀寧溪穀學院的年代。那一年有發生過什麼大事嗎?

我忽然感到一陣莫名的惆悵。

我想知道什麼呢?或許還想知道那一年學院發生過什麼事?或許是想知道圍繞戴莎發生過什麼事?我想起與她在細語湖畔初見時,她對現在與過去的感慨似乎隱藏著些許哀傷。

那麼,我竟然是想……瞭解她的過去麼?

真好笑。我抬起手掌拍了一下自己的腦門。我在想什麼呢?連自己的過去都不瞭解,卻好奇彆人的曾經,更何況那是一位不曾出現在我記憶中的陌生人……是吧?

我搖搖頭,捨去那些莫名其妙的思緒,離開這片區域,從東北旋梯下樓。

嗯,今天下午冇多少時間了,明天再去一下3層法學區吧。

……

晚上,新城北區第九大道“紫櫻”咖啡館。

我向沃倫解釋了昨晚未能過來兼職及未提前告知的原因。

目前的通訊條件雖然比單純書信時代好一些,但電話仍未普及到每家每戶,比如這家小咖啡館就冇裝電話。據我看過的報道分析,未來幾年長途電話可能投產,電話網絡也將加大覆蓋力度。所以,這幾年算是一個比較尷尬的過渡時期。

沃倫很吃驚我竟遇到聚能聯合總部大樓爆炸事件,知曉我冇出事後鬆了一口氣,還關心地問我需不需要休息幾天。

我謝過沃倫的好意,畢竟我也冇受到太大傷害。很快地,我就像平常一樣忙了起來。

呃,沃倫笑著說我心可真大。可能有一點吧。

臨近晚上8點鐘,我忙完清掃工作,順便複習完功課,店裡又剩下我和老闆兩人。

“老闆,昨晚還有國防學院的學生過來喝咖啡嗎?”我坐在最後排的卡座,探出頭問了一句。

我看到沃倫在吧檯後麵悠哉看著《紅番茄報》。

他並未回頭,邊看報便答話:“冇來。怎麼,你對他們感興趣麼?”

“冇有,隻是好奇。”我迅速迴應。嗯,我估計凱爾應該不會再來這裡了。

“好奇也是感興趣的一種表現啊。”沃倫很囉嗦。

“好吧。我對咖啡也很感興趣,很好奇老闆您怎麼煮出那種黑咖啡的。”我回答說。

“這是我的招牌手藝。如何,要傳授給你嗎?”沃倫笑著看向我。

“如果可以,我想先學習做三明治,諸如那種相對平易近人的食物。”我笑著迴應。

“可以,隨時歡迎。不過,要達到能當商品的水平,可能需要多次練習。”沃倫提醒說。

“好的,謝謝老闆。”我想的卻是能下嚥就行了。

這時,我想起明天下午出庭的話,不知道時間會多久,便提前跟沃倫打招呼:“老闆,我明天有事,可能不一定能過來。”

“好的,沒關係。”沃倫轉頭繼續看起報紙,片刻後評價說:“最近這報紙是不是換編輯了,突然多了些嚴肅文章哩。”

“不再是一貫的胡說八道風格了嗎?”我坐在最後排的卡座,探出頭問了一句。

“以前是滿紙胡扯,怎麼誇張怎麼來,現在則多了一些嚴肅風格文章,我還以為在看《自由報》呢。比如這篇涉及聯合總部大樓遭襲事件的報道。”沃倫邊看邊說:“其實我還蠻喜歡以前風格的文章,我都是當都市傳說來看的,不過最近好像多了一些嚴肅文章。”

“哦?那篇報道怎麼分析的呢?”我站起身,開始收拾桌麵上的書本,準備回校。

我想起聚能總部大樓爆炸事件的元凶,那名瘋癲的邪教修道者。《紅番茄報》會怎麼分析呢?估計又是邪教作亂,變態凶手出冇,甚至妖魔鬼怪之類的吧。

“嗯……我說給你聽啊。”沃倫看著報紙念起來:“7月29日碎石城,由能晶礦業工會、鋼煤聯盟工會組織的工人遊行示威逐漸失控並轉變成暴力衝突。市治安廳迅速出動,平息事態,現場逮捕數十名違法人員。同一時間,西南城區聚能聯合總部大樓遭遇爆炸襲擊,懷疑與本次暴力遊行示威的激進分子有關。市治安官於當天下午突擊搜查上述兩大工會位於西北城區的總部辦公室,並控製工會領導人。市檢察官已開展查證工作,不排除將對工會主席及其團隊涉嫌策劃恐怖襲擊提起公訴。”

“什麼?”我驚訝地看向沃倫,不僅驚訝於《紅番茄報》如此正式的敘述風格,更驚訝於報道所描述的事實。

昨天發動爆炸襲擊的,不是貨真價實的邪教徒嗎……?

……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