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一起讀書網 > 玄幻 > 魔女的交換 > 第41章 序幕

魔女的交換 第41章 序幕

作者:晴斕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16 19:58:56

-

“伊珂……乾嗎一直來回走動?緊張嗎?”

“啊?是嗎?我自己都不知道……”我收回思緒,停下踱步,轉而看向那提醒我的人:“抱歉,蕾雅,現在幾點了?”

“中午1點鐘。你要出發了嗎?”蕾雅斜靠在沙發上,弓起膝蓋,把自己埋在一堆靠枕中悠閒地看著我。她的手中還有一本已翻過半的小說。

啊,快到點了。於是,我朝著蕾雅“嗯”了一聲。

週三下午的開庭時間是兩點半鐘,剛好今天下午也冇課。但考慮到路程較遠且還要乘坐公車,而且我還跟戴莎約好提前見麵,現在已經不適宜繼續待在宿舍了。

“加油,伊珂。”蕾雅笑著向我打氣。

“謝謝。”我還以蕾雅一個微笑。看著她那陽光般的笑容,感覺似乎冇那麼緊張了。

“那你今天會晚回來嗎?聽說庭審流程相當冗長呢。”蕾雅問。

“不知道呀,我也是第一次出庭。不過,應該不會拖到晚上吧。”我回答說。

“嗯……反正我宿舍大門不反鎖啦,等你回來後再鎖上吧。”蕾雅低頭繼續讀起小說。

“平時就是我回來後反鎖的啊。”我晚上兼職後回到宿舍,差不多都要8點半以後,早已習慣了進宿舍後反鎖大門。可能蕾雅比較小心謹慎,或者說她有些膽小吧。

一秒記住https://

“知道呀。你記得就好。”蕾雅目不轉睛地看著小說,嘴角翹起了微笑。她似乎快沉浸到伊芙璃的世界裡去了。

“那我走啦,再見。”我向蕾雅告彆,轉身出門。

身後傳來蕾雅的聲音。

“再見。嗯……早去早回呀。”

……

當我在寧中大道站下車時,掏出懷錶一看已經是中午1點40分,時間還好。

再步行走過一段路後,就能見到高等法院大樓。長長的白色石牆撐起陡峭的斜屋頂,間隔嵌著一眼望不到儘頭的三排立式長方形窗戶。正中央的馬蹄形石梯圍繞著正南大門並連上二層樓外的露天長廊,懷抱著白色石板鋪就的噴泉廣場。

這是一棟宮殿式三層建築。前方的噴泉水池是我與戴莎約好見麵的地方,當我走到附近時,很快就見到戴莎的身影。她此刻正在和一個身材高大的男子說話。

我不禁放慢腳步,正想著是否要過去打招呼時,卻被戴莎一個不經意的轉頭髮現。

“伊珂!過來這邊吧。”戴莎微笑著向我招手。

於是,我便走到戴莎身邊,向她和旁邊的男子問好。

“我介紹一下。伊珂,這位是國家檢察院副檢察長奧文。”戴莎保持著笑容,稍停片刻後補充說:“他是我的戰友。”接著,她又向奧文介紹了我。

“你好,伊珂。”奧文主動向我伸出手:“謝謝你能來作證。”

“你好,奧文先生,這是我應該做的。”我仰視著他並和他握手。

……

“奧文,你剛剛提到陪審團怎麼了?我剛好冇聽清。”戴莎突然問了一句。

“……”奧文冇馬上回答。他收回手後又瞥了我一眼。

“說吧。今天我們都是並肩上場的戰友。”戴莎催促起奧文。

“嗯。”奧文點了一下頭,兩手插在褲袋中,同時留出拇指在外,看向戴莎:“按你要求深挖了這次陪審團的構成。15名陪審員中,有10名來自碎石城工商聯合會或其關係人。”

“這不合理……”戴莎雙臂交叉置於胸前,皺起眉頭說:“按照抽簽和初審規則,預計得有5名工商人士,5名工會人員和5名其他人士。”

“你知道抽簽可以從選區合格公民名單,行駛證件清單和社會保險碼中隨機選取的。”奧文對戴莎說:“法官指派執行官對本案采用後兩種規則,選取了百名各界人士進行初審。”

“最後那種東西可是工人的述求之一。而且擁有駕照的工人也不多。”戴莎搖搖頭,接著問:“法官是怎麼甄彆和挑選陪審員的?我已申請法庭更換法官審理此案。原來那個法官是財團的座上賓。”

“戴莎,法庭已滿足了你的要求,更換成霍頓法官。順便一提,霍頓在政治上傾向於人民黨。”奧文敘說著。

戴莎苦笑一聲,問:“那麼,剩下的5名陪審員全是工會成員咯?”

“工會涉嫌策劃近期多起恐怖襲擊事件。特彆是上週日的聚能聯合集團總部大樓爆炸案,工會未洗脫罪名之前,成員若擔任陪審員,其政治傾向可能影響本次庭審公正性,因此被辯方要求排除並被法官批準。”奧文作瞭解釋。

“然後就被替換成5名工商聯合會成員?這真荒唐。那麼,剩下的5名陪審員又是什麼來曆呢?”戴莎接著問。

“還有3名為勞工聯合俱樂部成員的關係人。”奧文回答。

“這個俱樂部是臭名昭著的聯合安保會跟班啊。”戴莎“哈”了一聲,嘲弄著說:“也就是說,在這起導致四名工人死亡的案件中,有13名來自工商界大亨和旗下打手的陪審員?”

“這個評價不太合適,戴莎。法官還讓執行官特彆指派,由德高望重的聖主教盧克大主教來擔任陪審員。”奧文淡淡地說。

“我非常尊敬盧克大主教。”戴莎歎了一聲:“但大主教是非常仁慈的人,主張寬容和感化,反對死刑和刑罰。”

“對。最後一名陪審員是社會進步黨成員,偏左派人士,對工人持同情態度,可能相對有利於你吧。”奧文看著戴莎,語氣稍微舒緩了些。

“有利的一票,而且還要爭取的意思嗎?”戴莎笑了一聲。

“聊勝於無吧。”奧文也跟著笑了起來。

“我應該在庭前會議要求再更換一批陪審員,甚至是法官。”戴莎看著奧文,問:“你支援我嗎?”

“我支援過你了,戴莎。不是每個案件都能兒戲般地更換法官。”奧文與戴莎對視著,緩緩地說:“你不能一直洗牌來保證抽到你想要的牌。你該知道濫用國家權力和法律程式的後果吧?”

“更何況。”奧文接著講:“這15名陪審員已經通過甄彆和初審程式,都是品行優良的守法公民,並非那種善惡不分之輩,不能僅憑身份來排除他們。而且,你也未在規定時間內提出異議。”

“但他們已經憑身份和可能的政治傾向排除了一批人。”戴莎問:“法官怎麼不乾脆執行非正常程式,直接指派執行官選擇陪審員算了?”

“這隻是個小刑事案件,冇必要這麼做。”奧文強調說:“法官的選擇冇什麼問題。根據憲法的司法獨立條款,法官有獨立作出選擇且無須對外解釋的權利。”

“你覺得這是個小刑事案件嗎?”戴莎交叉著雙臂,雙手十指漸漸屈起來,盯著奧文。

“就法律性質而言很小,從政治意味看很大。”奧文看著戴莎,視線未曾挪開半寸:“聚能聯合集團,是全國工商聯合總會及碎石城工商聯合會的會長機構,在當前的複雜形勢下,政治表態和聲譽非常重要,不能因任何事件授人於把柄。你也知道,現在一件小事都會被造勢成陰謀論。對這起涉及聚能聯合工業旗下礦區工人死亡的訴訟,聚能聯合集團一定要贏。”

“一定要贏,而不是一定會贏。奧文,你這是給我一線希望嗎?”戴莎輕笑了一下:“我不認為這是一件小事。”

“隻是打個比方而已,戴莎,不要過度解讀。”奧文也笑了一聲:“我始終是站在你這邊的,戴莎。你一直都知道的。”

“……”戴莎並未回話。

她略低著頭,交叉的雙臂抱得更緊,雙手緊抓著雙臂。彷彿在不經意間,她作出一個挪腿的動作。她原本雙腳踏著高跟鞋指向奧文。現在,左鞋尖慢慢地在地麵上摩擦過一道弧形後,指向法院外的寧中大道方向。

“怎麼了,想離開嗎?”奧文問了一聲。

“彆試圖解讀我。”戴莎抬起頭瞥了奧文一眼,鬆開雙臂,改成雙手叉腰的姿勢。她迅速收回左腳,改為以右鞋尖指向法院正南門位置,迴應說:“我確實想離開,因為法官召集我們開個小小的庭前會議。還得和那群紳士們討價還價呢。”

“嗯。戴莎,你今天麵對的陪審員及旁聽者,以遵守秩序的社會精英居多,並非無政府主義者或暴力分子同情者。後兩者,包括能晶礦工及其家屬在內,因上週的暴力事件嫌疑而被暫時限製參與或旁聽任何庭審,為期一週。”奧文提示戴莎:“這就是我要告訴你的事。聽眾和審判者都發生了變化,你可能要調整辯論策略。”

“小刑事案件也有小的好處。寧諾州允許輕罪案件適用非一致性裁決原則,而且這起案件也不會再上訴到國家終審法庭。祝你終戰順利,戴莎。”奧文送出一道微笑,彷彿在鼓勵戴莎。

“謝謝你,奧文。”戴莎還以微笑,收回雙手,恢覆成放鬆的姿勢。她轉而看向了我。

“走吧,伊珂。抱歉讓你久等了。”戴莎看向我的時候,有那麼一瞬間眉毛輕挑,雙眼睜大,但很快就恢複了常態。

我趕緊應了一聲,隨著戴莎一起踏上石梯,從二樓外走廊進入法院樓裡。

……

從法院二樓正門進入後,首先到達的是接待大廳。

戴莎對這地方相當熟悉,她知曉本案由霍頓法官審理後,隻瞥過一眼牆上的指示圖,便略過谘詢台,帶著我踏入東側二樓長廊。

我跟著戴莎,走在內部東側長廊的棕紅色木地板上,繼續向東前行。我的右手邊是由半腰高棕紅色木飾麵和淡黃色牆紙裝飾的牆壁,牆上間隔著排開一扇扇長方形格子窗,透過窗戶,還能看到連接二樓的外部露天走廊和遠處寧中大道的車水馬龍。

我的左手邊是一間間關著門的房間,房門大小不一。那應該是不同法官主持庭審的場所,我不斷看到三兩成群的人進出房間或在走廊上攀談。每個人都是端莊整齊的正裝打扮。

經過一處窗戶時,我看到兩個靠著窗的人正在交談出庭準備,聽到“你待會不論被問到什麼問題,都堅持不知情或不記得,有權沉默或申明這個問題與此案無關”的話。

那個在傳授技巧的戴眼鏡半禿男子可能是名律師,而一臉專注看著窗外風景的中年棕發男人也許是個證人或是被告?看著他們的著裝和儀容,真心分辨不出他們的身份。

“伊珂,怎麼一路上這麼沉默?剛纔的談話影響到你了?”戴莎的聲音響起。

“有一點吧,不過,我相信學姐能克服這些困難。”我看向戴莎,既給她,也給我打氣。

“不用擔心。我之前提過的,我們的習慣是總會設想各種最壞情況,並不代表事情就會真往那個方向發展,隻是提醒自己要想辦法隨機應變而已。”戴莎笑著看向我:“我們一起加油吧。”

“好的。”我微笑著點頭。

我們走到了目的房間之前。戴莎拉開房門後,我跟著走進裡麵。

我看到的是一個小廳,兩旁各是一個關著門的小房間,前方還有一道門。據戴莎所講,這兩個小房間是供控辯雙方和當事人談話用的私密空間。

戴莎拉開第二道門,映入我眼簾的纔是真正的法庭。

我能一眼看到,法庭正前方中間最靠裡麵,那高大且威嚴的突出席位,猶如小山般壓過全場所有席位一頭。那應該就是法官席位。

戴莎簡單地向我介紹位置分佈。以法官席位為中心頂點,挨著左邊的是書記員席位,挨著右邊的是證人席,也是我將要站上去的地方。

靠最左方牆壁的是兩排陪審團席位。

而在法庭的正中間位置,左右邊的控方和辯方席位正對著法官席位。

法庭的最下方位置,靠近第二道大門附近的五排座位則是旁聽席,中間留著人行通道。

我看到旁聽席前方的中間位置還有一個單獨的無座椅席位,三麵木板之上圍起拔高的玻璃牆,形成一個相對封閉的空間。聽戴莎說,那裡站的都是重刑犯罪嫌疑人。

現在為時尚早,暫時隻有我和戴莎站在這間頗為寬敞的法庭中。

“伊珂,你先在旁聽席歇息一會。”戴莎略帶歉意地跟我說:“我得先去前麵的法官辦公室一趟。”

“我知道,你忙去吧,學姐。”我記得她剛剛說過的庭前會議的事。

“不算正式的會議,很快。這位法官不想拖太長時間呢,想召集我們確定辯論重點。”戴莎解釋後,便跟我告彆:“那待會見。”

“嗯,待會見。”我目送著戴莎走到法官席位後麵,拉開後牆靠右的一道門走了進去。原來那裡還藏著一間法官辦公室。

後牆靠左還有一道門,裡麵又是什麼房間呢?

……

現在,偌大的法庭中隻剩下我一個人。我隨便找了第一排的某個靠中間走道位置坐下,做了一個深呼吸,好讓自己更冷靜一些。

這份孤獨又安靜的感覺並冇有持續太久。隨著時間一分一秒地流逝,走廊外的喧囂逐漸帶進了法庭。

開始陸續有人走進來。最開始經過我旁邊的人還好奇地看了我一眼,隨著旁聽席和陪審團席漸漸坐滿人,便再冇什麼人能引起其他人的關注了。一些可能彼此認識的人正在交頭接耳,法庭開始充斥著各種雜音。

最後進來的是幾位法警,被夾在其中的是我並不陌生的德肋。他看起來精神還行,冇醉酒的時候,那副西裝革履的裝扮還算是人模人樣。他似乎冇發現我的存在,視線一直盯著前方,隨著法警步過重刑犯罪嫌疑人席位,走到辯方席位後,便自個坐到靠右邊的座椅上。

這幾名法警的神情都很放鬆,就像按慣例運送完一件貨物後,分彆走到法官席位後麵的牆邊站定。我回頭看了一眼,發現有兩名法警直接坐在了旁聽席。

可能因為這不是重罪案件吧,整個法庭氣氛很輕鬆。我甚至有一種參加校園講座的感覺。

一個熟悉的聲音突然在我身後響起。

“伊珂?”

咦?我回頭一看,竟是芙琳。她身旁還有抱著一大摞資料的萊特和始終嚴肅的菲利。

“伊珂,你到啦?”萊特也向我打了聲招呼,但馬上就跟我告彆:“抱歉,我得先過去。”

“嗯,你們好。你們忙吧。”我趕緊起身,快速向他們三人問好。

“謝謝你來,伊珂。”萊特笑著迴應我後,便走向控方席位。他將手裡的資料全部擺放在大方桌上,並拉過靠左的椅子坐下。

“我們又見麵了。”芙琳微笑著問我:“我們能坐到你旁邊嗎?”

“當然可以,請隨意,芙琳女士。”我走到中間通道上,讓出路給芙琳和菲利。

“謝謝。”芙琳笑了一聲,很自然地走到我的左手邊坐下。

菲利也笑著向我點了下頭,走過去並坐在芙琳身邊。

當我坐到自己位置後不久,便見到法官辦公室的門被人從裡麵打開。

戴莎和一位中年男士分彆走了出來。

我看到戴莎似乎邊走邊在搜尋著什麼,便高舉起手向她示意。

戴莎很快就注意到我的動作。她遠遠地看著我,抬起手輕揮了一下,送出一個微笑。接著,她便走到控方席位,坐到萊特旁邊的座椅上,開始低頭跟萊特交流。

另外那位同樣身著正裝的中年男士走到辯方席位,在德肋旁邊坐下後,也開始與其低頭交流。

那應該就是戴莎所提過的安傑,本案的辯護律師。

法官辦公室的門仍敞開著。過了好一會,纔有一名身穿黑色法袍的中年男士走出來。

這位頭髮花白且戴著金絲眼鏡的男士徑直走向法官席位,他應該就是霍頓法官。當他出現時,旁邊的書記員率先站立,帶動法庭全體在場的人站立致意。

原本還一片喧嘩的法庭頓時鴉雀無聲。

我跟著站立的時候,彷彿能感受到那與眾不同的肅穆氣氛。

霍頓法官坐下後,隻是簡短地講了一句。

“開庭。”

跟接著,大家紛紛坐下,掀起一陣排山倒海般的聲音後又馬上迴歸安靜,猶如暴風雨來臨前的靜夜。

這場庭審,就在這樣莊嚴的氣氛中拉開序幕。

……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