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一起讀書網 > 玄幻 > 魔女的交換 > 第42章 開庭

魔女的交換 第42章 開庭

作者:晴斕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16 19:58:56

-

開庭之後,我好奇地環顧過四周,發現絕大部分人都是一副危襟正坐的模樣。

當我的視線恰好掃過後排的法警時,對方竟朝我瞪了一眼,嚇得我趕緊回頭並端正坐姿,如其他人一般,認真傾聽庭上當事人的發言。

現在是戴莎的回合,她正向法官和陪審員作案情陳述。

“1501年6月17日晚上7點至8點之間,擔任月鈴礦區主管的被告,在月鈴鎮爛醉街頭並擾亂治安的同時,其親筆簽名確認的所謂‘超高密黑能晶基礎原礦’從礦區1號倉庫中跑出來,造成4名值班工人當場死亡及2名鎮民受傷。”戴莎站在法庭中間位置,麵對霍頓法官鎮定地敘述著。

我在後麵靠走道的旁聽席上,能看到戴莎隨著講話而揮手。她攤開的兩手有節奏地舉高,隨著她的講話逐漸合在一起。

當她轉過身,麵朝左邊陪審團席位上的15名陪審員時,她作出一個十指指尖向上相貼而雙掌相離的手勢,似乎對接下來的結論相當有把握。

“由國家檢察院調查官、法醫、司務官兼記錄員組成的團隊,會同當地治安官組成搜救隊伍,在當晚9點半左右到達月鈴礦區,發現了4名工人屍體,現場還有4隻犬齒類動物屍體。”戴莎神情嚴肅地講述:“我們的專家團隊現場取證並對比類似事件後,認為那並非普通動物,而是極度危險的不明生物。我們對此類形態的生物內部編號為vd-02,具有特殊的生物特征和極高的危險性。”

“根據現場證據采樣及後續的實驗室鑒定結果,足以證明工人的死因源於上述不明生物襲擊,且該致命生物來自被告簽字確認過的黑能晶貨櫃。”戴莎再度擺開雙手,解釋說:“而且,當晚還有兩隻致命生物遊蕩在外,傷害了兩名無辜鎮民。”

說到這裡,戴莎向著陪審團席再走近幾步,麵對神態各異但都認真傾聽的陪審員們,以堅定有力的語調講出結論:“先生們。我以公訴人身份在此指控被告,一個玩忽職守的主管,企圖儲運高致命性的危險生物,嚴重危害公眾安全,且已造成四死兩傷的事故。試想一下,如果這些危險生物被當成普通貨物運輸到碎石城,又會危及多少無辜市民,造成多少慘劇?”

“先生們,請再思考一下。這並非發生在一個西南偏遠小鎮礦區的事故,而是隨時可能發生在諸位身邊的可怕事件,隻不過這次發生在月鈴鎮。先生們,公共安全是包括你,我,他的全體公民利益,不隻是那些遙遠地方的受害人及其家屬訴求。如果我們不製裁這種明目張膽的危害公共安全行為,如何能震撼那些潛在反社會分子,保護我們及家人?”

戴莎完成發言並致意後,轉身走回控方席位。

一秒記住https://

15名陪審員們都保持著沉默。但我看見其中有三四個人輕輕點了下頭。

我不知道奧文的話是不是對戴莎有所影響。但戴莎的發言似乎在淡化受害人遭遇,傾向於讓陪審員設身處地感受可能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故場景。

……

“對於公訴人的陳述,辯方律師可有補充發言?”霍頓法官看向辯方席位。

“法官閣下,陪審團的各位先生。”安傑律師站起來致意過後,也走到法庭中間位置進行陳述:“出於禮貌和教養,我耐著性子聽完了公訴人的陳述。在她所構建的一個似是而非場景中,我的當事人被塑造成一個反社會人格的潛在危險分子。好像他勤勉的工作經曆、和睦的家庭生活、友善的鄰裡相處,就是為了假裝成幾十年如一日的善良公民,以便突然在月鈴鎮或碎石城引爆一場駭人聽聞的恐怖事故。”

“至於酒鬼,治安擾亂者?請問與本案有何關係?”安傑嗤之以鼻,向霍頓法官說:“法官閣下,我要在此提出抗議。這位公訴人明知道事實性原則,卻安插與本案無關的描述,試圖抹黑我的當事人。這種動搖陪審團態度的拙劣手段讓我鄙夷。”

“公訴人的陳述確有不妥之處。能否作為依據的事實,我會在陪審團評議前向其說明,這一點你無須向我強調。”霍頓法官板著臉看向安傑,似乎對他頗為瞭解:“辯方律師,也請你注意下用詞。你不是第一次這樣了。”

“謝謝您,法官閣下。”安傑點頭後,轉而麵向陪審團席。

“先生們。”安傑開始陳述他的觀點:“我的當事人,德肋先生簽字確認儲運貨物是在1501年6月16日上午,隨後貨櫃被搬運到1號倉庫,這是事實。但是,事故卻是隔天晚上才發生的。那麼,問題來了。這批被裝進貨櫃的致命生物,為何如此老實地待了超過一天一晚才發作?現在的科技,難道發達到可以隨心所欲控製生物活動的地步了嗎?尤其是公訴人所描述的那種凶殘的怪物?一個偏遠小鎮新礦區的小主管也能掌握核心科技?”

“來,先生們,現在我按照公訴人搭建的場景,向你們描述下這個荒謬的事件。”安傑繪聲繪色地講起來:“6月16日上午,德肋先生很輕鬆地將這批凶殘生物裝入貨櫃並要求它們保持鎮定,然後瀟灑地簽字確認。我也不知道他怎麼做到的,可能就像喚他家的狗躺下那樣容易吧。反正這批怪物很聽話地躺到6月17日晚上。等到德肋先生在月鈴鎮上給出個信號,比如打個響指之類的,遠在礦區的怪物們就開始暴起了。”

陪審員們仍是專注地聽講,但有些人的表情出現了變化。我看到其中有好幾個人翹起了嘴角,那神情彷彿是在聽什麼笑話一樣。

那可是導致無辜民眾死亡的事件啊。我感覺特彆不好,忍不住皺起眉頭。

安傑在繼續向陪審員們述說:“先生們,請注意了。我現在要講的是本案疑點。從6月16日上午到6月17日晚上這段時間很長,是否發生了什麼事?這是第一個疑點。礦區四名死者很不幸,我為他們哀悼。但是,現場冇有目擊證人,其死亡原因究竟為何?這是第二個疑點。若如公訴人所講,元凶為vd-02不明致命生物,據稱在類似事件中未見平民倖存者,那為何本案還有兩名僅受輕傷的鎮民?這第三個疑點與第二個疑點高度相關。這就是我所質疑的重點。最後我要補充的是,以上都還冇被證明為事實。”

“在這裡,我要提供一個真正的事實。”安傑放慢了語調,彷彿在述說一件悲傷的事:“我的當事人最大的問題,就在於他儘職地簽下貨物確認單,於是被當成唯一的嫌疑人拘押至今,哪怕已經一審勝訴。在這個撲朔迷離的案件中,德肋先生被當成替罪羊來對待。控方顯然更希望把他按到重刑犯席位上去,好讓他身上的罪犯標簽更加醒目,以儘快了結此案。”

“所以,先生們,請擦亮眼睛。”安傑揮起手,堅定地說:“就讓我們來看看吧!那些所謂的罪證,是否真的無解可擊?”

說罷,安傑致意後轉身走回辯方席位。

我聽清楚了安傑所講的話,感到一種無形的壓力感。特彆是他所講的第三個疑點與我有關,這該怎麼說好?就算我說出真相,也冇人信吧?

……

接下來是萊特的時間。他作為本案的調查官及證人,在證人席完成補充陳述及迴應戴莎的直接詢問後,正在接受安傑的交叉詢問。

“調查官先生。我們已經知曉了你的工作內容。現在,請告訴我,為何事故當天,恰好有一個由國家調查官、法醫和司務官兼記錄員組成的專業團隊逗留在月鈴鎮?”安傑左手叉腰,右手撐在桌麵上,盯著萊特問:“檢察院是否已預測到月鈴鎮將發生可怕事故?但為何不及時采取預警或保護措施?”

“我們這個團隊當時正在小雲城調查類似事件,接到碎石城同事搜查通報後,應上級要求臨時趕往月鈴鎮。”萊特回答:“我們6月17日下午纔到鎮上。當晚月鈴礦區就發生了事故。我們已及時采取了所有必要的措施。”

“包括在未有調查令及逮捕證的情況下拘押德肋先生?”

“德肋先生是先因尋釁滋事及擾亂治安而被拘捕。”

“但是德肋先生被問訊的主要事項都與月鈴礦區事故相關,且被歸檔為問訊記錄。這一切都發生在未有調查令和逮捕證的前提下。”

“我們後來已經出示了調查令和逮捕證。”

“是在6月18日纔出示的,更像是後補手續,不是嗎?為什麼不在6月17日當晚逮捕德肋先生及問訊月鈴礦區事件前出示?”

“事態緊急,無可奉告。”

“調查官先生。”安傑步步緊逼,目光猶如盯著獵物:“你是否執行了有瑕疵的逮捕及問訊流程,並形成非法記錄?在這個過程中,你是否犯有未儘職調查先安插罪名的主觀故意?”

萊特正視安傑,冷靜地迴應:“根據憲法第五篇刑事訴訟條款,對於涉及本人的任何罪名指控,本人無提供證明的義務,也無須做具體解釋。”

“你可是調查官,先生。”

“請注意我的站位。我現在是證人,根據國家終審法院司法解釋,享有與被告無須自證其罪的同等權利。”

“好的,調查官先生。我還有兩組問題。”安傑繼續詢問:“第一,關於致命生物的特征和活動軌跡。剛纔公訴人提過此類生物的內部編號為vd-02,那麼是否還有01號,03號甚至04號?”

“可以這麼理解。”

“不同編號的致命生物是否形態完全不同?”

“基本不同。”

“調查官先生,你們認為月鈴礦區的犬齒類動物為該類致命生物,是因為你們在其他事件中見過類似生物嗎?”

“是的。”

“請說出上一次的類似事件,事件和地點。”

“1501年3月,小雲城雲端煤礦。”

“請再說出上上次的類似事件,事件和地點。”

“1498年9月,紫櫻城花城區。”

“還有嗎?”

“我認為,再繼續往前追溯的其他事件與本案冇有太大關係。”

“是這幾年出現的,還是更早之前就有?”

“暫時來看,都是這幾年出現的。”

“那麼,綜上所述。”安傑兩手輕輕一拍,看向萊特:“這種致命生物可能在任何時間,任何互不關聯的地方隨機出現並造成死亡事件,是這樣嗎?”

“去掉你那些定語,基本可以這麼說。我們還在尋找這種致命生物的出現規律。”

“很好。那麼第二組問題,關於致命生物的來曆。對於這種毫無出現規律而言的致命生物,為何你們這次就能蒙對蹤跡,提前來到月鈴鎮?你是否有關鍵的資訊來源未在剛剛的發言中說明?”安傑繼續拋出問題:“請說明清楚你判定致命生物將在月鈴鎮出現的依據。”

“我認為這些依據與本案無關,關鍵是我們來到月鈴鎮後的取證。”

“法官大人。”安傑轉向霍頓法官,請求道:“我認為這個問題的答案涉及本案的真凶,要求辯方證人如實作答。”

“同意。”霍頓法官看向萊特,嚴肅地說:“控方證人,請你回答辯方律師的問題。”

“遵命,法官閣下。”萊特點頭致意後,回答安傑的提問:“我的同事6月16日在碎石城進行調查工作時,發現寫有‘6隻未投放貨物已到月鈴’的紙條並迅速上報。隔天我們便接到轉向月鈴鎮調查的指令。”

“請說清楚,在碎石城哪裡針對哪項調查發現的線索?”

“在碎石城西北城區某處廢棄樓房,針對聖明邪教秘密集會的調查。”

“那麼,調查官先生,法官閣下,陪審團先生們,請看我手裡這張紙。”安傑走回辯護席,隨手在一張白紙上寫下文字,並拿起來向周圍展示了一圈後,再次麵向萊特:“看,我現在寫上了‘6隻未投放貨物已到碎石城西北城區’字樣,還貼心地標上‘9月13日’。調查官先生,你感覺如何,會否上報並通知同僚在這日子去西北城區蹲點埋伏?”

“我感覺這是個糟糕的笑話。”萊特冷冷地說。

“那就是了,調查官先生。對於無活動規律的致命生物,僅憑一張邪教徒的玩笑般紙張線索,就足以驚動國家檢察院派遣專業團隊進行調查,並確實發現事故現場。”安傑將手裡的紙扔在辯方席方桌上,向萊特施壓般詢問:“據我們現場調研所知,月鈴鎮在事故前後日子裡有自稱‘聖明在上’的巡修者活動。調查官先生,請明確告知你的判斷,致命生物是否與聖明教有強關聯關係?月鈴礦區本次事故是否也與聖明教有一定關係?請分彆對該兩個問題回答是或否。”

“這是第三組問題了。”

“請明確回答問題,調查官先生。”

“並不能排除這些可能性。”萊特思索片刻後回答。

“請分彆對該兩個問題回答是或否。”安傑不接受這個答案,繼續緊逼。

“是。”萊特低頭沉默一會後,抬起頭對安傑說:“是。”

“我的答案僅對你的問題而言。”萊特答完後,看了一眼安傑,轉過頭對著陪審團席作補充:“致命生物,月鈴礦區事故與聖明教可能都有一定關係。但是,致命生物纔是造成月鈴礦區事故的直接原因。”

“法官大人,我抗議辯方律師的誘導式提問方式。”戴莎站起來,看著霍頓法官說:“對方在偷換概念,以間接關係替換直接關係,構造聖明教徒是月鈴礦區事故真凶的假象。這根本冇有事實依據作支撐,隻是一個海市蜃樓般的推論。”

“法官大人,舉證是控方的責任。我方隻是針對致命生物的來曆合理提出質疑。”安傑反駁:“公訴人何嘗不是通過間接加間接的關係,創造德肋先生是驅使致命生物作惡的凶手?”

“肅靜。”霍頓法官拿起木錘敲了一下桌麵,斥責雙方:“公訴人,辯方律師,都保持剋製,彆跟冇素養的市井之徒一樣吵架。”

“抱歉,法官閣下。”戴莎點頭後坐下,不再說話。

“辯方律師,你還有什麼問題嗎?”霍頓法官看了一眼安傑。

“冇有了。謝謝您,法官閣下。”安傑再次致意後,返回辯方席坐下。

“傳喚下一個證人。”霍頓扶了一下金絲眼鏡,從卷宗中拿起一本資料開始翻閱。

……

萊特走下來後,下一個走向證人席的,正是德肋的跟班亨利。我之前都冇注意到亨利的存在,原來他坐在右後方的旁聽席中。

我往前望去,見到戴莎像是在盯著證人席。她身子前傾,兩肘支於桌上,兩手似乎交叉握在一起,不知在醞釀著些什麼。

這真不是一場簡單的戰鬥。我初步見識了安傑的辯護手段。他似乎很擅長層層剝開彆人的盔甲,找準最脆弱的部位給予猛擊。但是,就算知道他的方式,又能如何防禦呢?

讓我心驚的,還有萊特回答時透露的一些情況。

一個是1498年9月發生在紫櫻城的類似事故,那不就是蕾雅中學二年級時候的事?她說過當時在寄宿學校裡,不清楚外麵的情況。但按萊特的說法,難道是類似死靈的事件嗎?!

另一個是碎石城西北舊城區找到的不明線索。那裡是曾經的管道之城,如今的廢棄之城。聽聚能聯合集團的雷諾司機講過,那裡荒涼得都快變成流浪者和神經病的集聚地,難道其中也包括了瘋瘋癲癲的邪教徒嗎?

我忽然想起上週日中午乘車經過西北城區所謂的“流浪藝術長廊”時,看到的那個套著若乾圓圈的碩大六芒星塗鴉,再想到戴莎曾經講過的邪教印記,頓時感覺特彆不舒服。那究竟隻是單純的藝術表現,還是另有涵義?真不可思議……

就在我胡思亂想之時,我又聽到了安傑的問詢聲。

我向前望去,見到亨利已經站在證人席,而安傑正首先向他這位辯方證人進行詢問。

新一輪的交鋒開始了。

……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