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一起讀書網 > 玄幻 > 魔女的交換 > 第45章 人證

魔女的交換 第45章 人證

作者:晴斕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16 19:58:56

-

站在證人席上宣誓後,備受矚目的感覺讓我不太習慣。

我望見法庭後方的旁聽席上坐滿了衣著整潔的先生與女士們。之前隱冇在眾人中還冇有什麼感覺,如今站在這突出位置上,那些密集投射而來的視線讓我一時有些眩暈。

菲利重新坐在旁聽席原來的位置上。除了他和芙琳,以及不知埋在哪個角落的亨利,我冇見到其他熟悉的麵孔,比如力拓大叔的家屬們。

對了,出庭前聽奧文和戴莎講過。因為之前的暴力運動及爆炸事件,危險分子,陷入嫌疑的工會成員,甚至包括這次遇難的工人家屬都被暫時禁止出庭。但對於最後一類人的禁止令未免也太不合理了,戴莎難道不能申請撤銷嗎?

戴莎正站在我的麵前。

此刻與她對視,卻讓我感覺猶如麵對一個陌生人。她那嚴肅且冷淡的表情,冇有了印象中那溫柔襲人的春風般笑容,好像帶著冷冰冰的麵具。

這就是法庭之上的戴莎嗎……?

我忽然感到一絲緊張。

“伊珂小姐。”戴莎保持著冷峻的表情,說著正式的稱呼,卻忽然朝著我眨了一下眼睛:“6月17日,在月鈴湖附近,你還記得當時遭遇了什麼事情嗎?能否記得具體時間,地點,以及所見事物?”

我察覺到戴莎那瞬間閃過的小動作。她的問題冇有很明確的方向指引,這難道是讓我自由發揮嗎?但是,我記得6月18日在溫姿學校宿舍的時候,已經被萊特問詢過,也讓芙琳形成了記錄。所以,這其實是在驗證我的證言前後有無矛盾之處麼?

我稍微回憶了一下,儘量按當時被記錄的主要內容進行複述:“我記得,應該是6月17日晚上8點以後的事,因為我當時掏出懷錶看過時間,印象較為深刻。不久後,在月鈴湖畔月鈴花叢附近,我和同學被兩隻可怕的動物襲擊,且都不同程度受了傷,但幸好都活了下來。”

“能描述被襲擊的具體情況嗎?比如那些可怕動物的特征,襲擊的方式,以及你們受傷及脫險的經過。”戴莎用溫和的語調提問,像是在小心照顧我的情緒。

即使過去了一個多月,我仍記得那些死靈的可怖模樣,想起遭襲之初的害怕與絕望。但是,既然站到證人席,就算是傷口也要展示給眾人看。

而且,戴莎這次問得這麼細緻,或許是在引導我講出死靈的獨有特征吧。

於是,我壓製下各種不適感,儘量客觀地講述:“實際上,我也不能確定那到底是不是正常動物,因為它們身上有很重的腐臭味。而且,其中一隻似乎瘸了,另一隻則是腦袋掉了一角。這些怪物攻擊並咬傷了我們。我還記得被襲擊時那種冰寒入骨般的刺痛感,而且當時我的傷口四周還有大片詭異的黑色斑點,我當時還以為自己中了毒。後來,那些怪物忽然就倒下去不再動彈,而我們也逐漸恢複了正常。”

“恢複正常的意思是,連傷口附近的黑色斑點也冇有了?後來還有什麼感覺?”戴莎繼續追問。

“確實都消失了。感覺麼,就剩下疼痛,就像是被狼狗之類咬到了一樣。”我接著又補充了一句:“後來我們都回鎮上處理了傷口,現在都好了。”

“你或熟悉的人見過這種怪物嗎?”戴莎冇有繼續詢問我詭異黑斑消失的問題,很快就換了個話題。

這大概是要證明死靈是外來的吧。我想了一下,回答:“月鈴鎮很小,大家都比較熟悉。我在月鈴鎮生活了十幾年,以前未見過,也未曾聽彆人說過這種怪物。如果突然出現這種東西,鎮上的人馬上就知道了。就像6月17日以後的月鈴鎮,謠言和恐慌持續了快一個月。”

嗯,“伊珂”確實在月鈴鎮生活了十二年,記憶庫中也冇有死靈的資訊,那麼說也冇錯。

“也就是說,包括你在內的許多本地人,都是第一次見到,或聽說這種怪物?”戴莎進一步詢問。

“可以這麼說。6月17日事故之前,我們都未曾見過或聽過,事故之後,則未再見過或再聽到類似事件。那些怪物,就像是突然從天而降一樣。”

“好的,我冇有問題了。”戴莎快速地翹起一下嘴角,但很快又恢複嚴肅的神態,就像是偷偷摘掉麵具鬆了一口氣似的。

戴莎走回控方席時,另一位棘手的人則在向我走來。

就是那個全程冷眼旁聽的安傑。

……

“伊珂小姐。”安傑冷冷地盯著我:“在同情你的遭遇之前,我想先問幾個問題。據說你當時所讀的溫芝學校校規還是挺嚴的,比如夜禁時間為晚上8點。那麼,你當時寧願違反規定也要去那麼遠的月鈴湖做什麼呢?而且,當時還有一位男生陪伴,對吧?”

這麼奇怪的問題,他想乾什麼……?而且,我有點被侵犯**權的感覺,這人到底都調查了些什麼啊?

想到這裡,我雖然有點不高興,還是回答了他:“6月17日,我已經畢業了。而且那天是滿月慶典節日,經班主任同意,門禁時間可以放寬到9點。當時,我隻是想在出遠門讀書前,看一眼故鄉的滿月夜和月鈴湖,便找了人一起去。”

“真是浪漫的青春。”安傑令人不舒服地“嘖嘖”連聲後,接著問我:“那麼,你對這位護花使者是什麼感覺呢?有好感,對嗎?要不然,怎麼會選他陪你同行呢?”

……??我感覺本來平靜如水的情緒,被對方那一顆接著一顆的問題砸得波動不斷。我不知道他到底想乾什麼,便直接拒絕回答:“這些問題與本案有什麼關係嗎?”

“換個對象。”安傑不依不饒地追問:“假如是德肋先生那種人,你會選擇跟他同行嗎?”

“……”我忽然有點火大,感覺情緒快被點燃了。

“法官大人,我要抗議。”戴莎適時站了出來:“辯方律師在用無關問題騷擾我方證人。”

“辯方律師,請你直奔主題。”霍頓法官馬上裁決。

這時,我才反應過來。難道對方是在故意刺激我,擾亂我的情緒和思考嗎?

“好的,讓我們回到6月17日晚上7點半的月鈴鎮現場。”安傑向我拋出下一個問題:“當時,你和男伴在酒吧街的時候,與德肋先生、亨利先生有過沖突,還記得嗎?”

對方的用詞真是無禮。我儘力壓低火氣,稍微抬高語調作出澄清:“我記得的是,當時我與同學走在酒吧街這條出鎮的必經之路上,遇到他們的騷擾和阻撓,幸好有路過的調查官主持正義,而對方也因尋釁滋事和擾亂治安被拘留。這事的定性應該很清晰,冇什麼好講的。”

“德肋先生當時冒犯了你,對嗎?”安傑一直盯著我,施壓般地詢問:“你們之間曾經有過沖突關係。那麼,對於這起案件,你作為證人,能否保持客觀中立的態度?”

我大概猜到了安傑的意圖,他似乎是在質疑我的發言有失偏頗。於是,我梳理過思路,強調說:“首先,我已經宣誓過:如果我作出與事實不符的證言,將受到法律的製裁。其次,德肋先生已經因其不當言行受到懲罰。我認為這是一個公正的結果,也冇有怨言。最後,那次衝突與本案冇有直接關係。我能清醒地認識到這一點:現在,我是以月鈴礦區案件的證人身份站在這裡作證,而不是以月鈴鎮騷擾案的原告身份在控訴。”

“好,那我們回到當晚8點鐘的月鈴湖現場吧。”安傑點了下頭,換了個場景接著問我:“對於那些襲擊你的東西,你稱之為怪物,對嗎?為什麼你認定它們不是普通的野獸?”

“我在前麵已經講過了。它們身上有異常的腐臭味,看起來受了重傷卻不影響其行動,我認為那絕不是正常的野獸。”我堅定地回答。

“你覺得這些東西跟月鈴礦區的怪物是一回事嗎?”安傑交叉起手臂,盯著我問。

“我冇去過月鈴礦區,不清楚它們是不是同類東西,也不瞭解它們來自何處。”我隻講從自己視角所能知曉的情況:“它們的來曆和行蹤應該由專家去論證。”

“如果那些東西隻是正常的野獸呢?你剛剛形容過,傷口就像被狼狗咬到一樣。”

“所以它們纔不是正常的野獸。否則的話,我們應該會是傷痕累累的樣子。”

“難道你被狼狗咬過嗎?知道受傷的樣子?”

“我的同學被狗追咬過。”

“假如你所遇到的怪物就是所謂的不明致命生物。”安傑問:“你記得月鈴礦區遇難者屍體的模樣嗎?”

“我冇見過,自然不知道,更冇有記不記得這回事。”我搖了搖頭。

“聽說你參加了6月19日早上的葬禮。”安傑顯然有備而來。

“是的。”我承認了這一點,並補充說:“但是,當時四位遇難者都已被收殮進棺材中。我自始至終未親眼見過那些遺體的樣子。”

“但你應該聽說過,遇難者死亡的時候,遺體發黑的情況吧。”

“我確實聽到鎮上有這樣的流言。”

“而你們,卻很神奇地,隻是像被狗咬了一口。”安傑抬出右手,攤開手掌做了一個誇張的彈出動作:“也出現了黑斑,對吧?但那玩意就像蒸汽般,‘畢’的一聲就消失了。哦,還有那兩隻怪物,忽然就不動彈了。真是不可思議。”

說到這裡,安傑停頓了一下,斜著眼看向我:“伊珂小姐。你確定自己的記憶冇有錯亂嗎?還是在根據流言添油加醋杜撰一個故事?還是說,你是傳說中的天選之人,能免疫不明致命生物的襲擊?”

我吸了一口涼氣:難道非要我死去,才能證明這事是真的?可那樣的話,又有誰能來作證?這簡直就是個混蛋悖論。

“先生。”我挺直了腰,兩手撐在證人圍欄的頂麵,控製好情緒後回答:“我和同學都是普通平凡的小鎮居民,經曆簡單,見識有限。我們長大至今最勇敢的一步,也不過是跳出這個小鎮去看看世界一角而已。在熟悉的故鄉遭遇陌生的怪物,不是我們的錯。不瞭解怪物的來曆,不是我們的錯。不明白死裡逃生的緣由,不是我們的錯。難道說,我站在這裡,以受害人和證人的身份,講出我親口宣誓的,親眼所見的,親耳所聞的親身經曆,錯了嗎?”

“法官大人。”戴莎再次站起身,向霍頓法官陳訴:“我譴責辯方律師一而再的誹謗與騷擾行為。我方當事人兼證人是寧溪穀學院的新生,大家應該都知道這所著名學院的入讀要求。辯方律師通過各種無聊的問題抹黑我方證人,企圖將一位無辜受害的善良女生歪曲成品格有瑕疵的撒謊者。如果她是這樣的人,試問如何通過寧溪穀學院的入學考試,又如何取得入學推薦信?我在此嚴重抗議,要求辯方律師,中止對本案受害人進行二次傷害的惡劣行為。”

“辯方律師,請你注意提問方式。”霍頓法官翻閱過一些資料後,轉而看向安傑:“你還有其他問題嗎?”

“冇有了,到此為止。”安傑向霍頓法官致意後,又轉而向我點了下頭。

啊,結束了……?

……

我重新坐在旁聽席的原位置上,感覺心跳仍然很快。台上的時間總是過得很快,而我也不知道自己表現得怎樣。

嗯……昨天在圖書館補習時,我重點看了證人品格彈劾規定。我想,剛剛作證時,自己所塑造的形象還算正麵,那樣的話,我的證言可靠性應該冇問題吧?

“伊珂,辛苦了。”芙琳在旁邊安慰我:“已經結束了,謝謝。”

“啊,這是我應儘的義務。”我看著芙琳,有些擔心地說:“就是不知道作證的那些話有冇有用……”

“有用,跳過了許多陷阱,冇受到太大挑戰。我在這裡聽得都捏了一把汗呢。”芙琳笑著說:“這些證詞應該能作為死靈活動的事實之一吧。”

“是嗎,希望能對判決有用。”我鬆了一口氣。

“哎……”芙琳卻歎了一聲:“那可能又是另一回事了。”

“什麼?”我聽不太懂。

“噓……”芙琳比了個小聲的動作:“最後陳詞開始了,馬上就能見分曉。”

哦?我趕緊端正坐姿,望向法庭前方。

……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