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一起讀書網 > 玄幻 > 魔女的交換 > 第47章 帷幕

魔女的交換 第47章 帷幕

作者:晴斕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16 19:58:56

-

夜幕下的法庭大樓外牆點亮起成排的飾燈,昏黃的光亮卻給人跡寥寥的小廣場披上一份靜謐。

小廣場中央的噴泉池流淌過汩汩水流聲,恰似星空下的小夜曲。

今天的庭審已經落下帷幕,曲終人散。

此刻,我和戴莎正坐在噴泉池的外圍石欄上,小憩之餘,也在等著人。

萊特,芙琳和菲利已經走了。我還記得萊特臨彆前那欲言又止的神情。

戴莎在等著奧文。她和他約好庭審結束後見麵,但對方似乎有些公務要急著處理,可能會晚點到。

我記得,庭審結束時已經將近晚上7點半,現在大概快8點鐘了吧。

空蕩蕩的小廣場噴泉池邊,隻剩下我和她。

就這樣靜靜歇息了半刻,我已經感覺有點無聊,忍不住偷偷瞄了戴莎一眼。

她不知何時換成了放鬆的坐姿,身子稍稍前傾,兩手撐在座位兩側的水池石欄上,右腿疊於左腿之上,陶醉般望著遙遠的夜空。黯淡的燈光掩飾著她嘴角的一道微笑,就像日落後曾掛在天邊的那一輪若隱若現的月牙兒。

她冇有了在法庭上危襟正坐的國家檢察官儀態,卸去了那份沉甸甸冷冰冰的麵具,那彷彿放空一切的神態,像是一個套著職業裝扮的小女生。黑夜是她現在最好的偽裝,稍遠處的人見不到她現在的表情,卻讓近在咫尺的我看了個仔細。

一秒記住https://

她一直仰望著星空。難道,今晚的夜空中,閃爍著她所期盼的星星嗎?

我是不是要說些什麼?就在我思索著話題時,身旁的她倒是先開了口。

“伊珂,抱歉,讓你陪我等了這麼久。”戴莎仍遠眺著夜空,笑意也尚未褪去,卻問了我一聲:“你……討厭等待嗎?”

“這個麼……”我不知該怎麼迴應好,便模糊其詞地說:“我想,應該很多人都不太喜歡等吧。等著等著,總覺得會焦慮呢。”

“嗯。等一小時是焦慮,等一天是煎熬,等一週是心碎,等一年是失望。”戴莎轉而看向我,依然保持著一絲說不清道不明的笑意:“而等上十年……可能就成了一種習慣。如果等上一生呢?也許那時候就連希望,期盼都不會有,隻是成了一種褪色的回憶。”

“學姐,這……”我有點懵了。

不對,我們隻是在等個人而已吧?怎麼會突然扯到這麼遠的地方了……

“扯遠了,是嗎?”戴莎好像看出了我的想法,微笑著對我說:“對你來說,可能還太早了吧?而我呢?比如等某個人,某份答案,某個結果,等啊等,慢慢地就等成了習慣。”

“……”我突然感到有些莫名的心酸,便小聲地迴應:“這種習慣可不好受。”

戴莎停頓片刻,又仰望起夜空。她收回了笑容,像是在自言自語一樣:“這種習慣真差勁,我其實很不喜歡,應該說是很討厭。可是,為什麼我就偏偏會習慣呢?有時候,我甚至會想,是不是我的意識中被嵌入一種烙印,讓我不知不覺中習慣了這種習慣?”

話題突然變得沉重起來了。這……算是靈魂的拷問麼?

這時,戴莎提起一個問題,卻讓我嚇了一跳。

“伊珂,你相信靈魂轉世重生嗎?”

“……”我花了點時間才冷靜下來。

我記得蕾雅曾經說過同樣的問題,麵對那位多數時間神經大條的女生,我儘可半真半假地回答。可麵對眼前這位心思縝密的檢察官,我卻不知該如何回答纔好。

也許我該沉默?

我這麼想著,不經意間看向戴莎,卻發現對方不知什麼時候已回過頭看著我。猝不及防地與她對視,見著那雙溫柔的眼眸,卻讓我緊張得隻來得及說出一個字:“我……”

“感性的玄學概念,對嗎?”戴莎笑了一聲,將話題拐了個急彎:“讓我們試試用理性的科學理論來討論吧。伊珂,你是能晶工學專業出身的,那我想提幾個問題。根據能量理論,能量是萬物生存的基礎動力。當花草樹木,動物,乃至人,死去並化作塵埃之時,能量又哪去了呢,是永遠消逝了嗎?如果世界的能量有一個總值,那是否意味著像燃料一樣會有耗儘的時刻?到了那刻,世界會歸於死寂嗎?所謂的萬態能量守恒,又是什麼意思呢?”

“這個嘛。”我稍微安心了些。她好像卸掉了法庭上那般銳利的問詢眼光,並未看穿我瞬間的緊張。

既然如此,那便用科學的討論來打發下時間吧。

於是,我整理過思路後,回答戴莎:“萬態能量守恒,應該說是建立在理想條件基礎上的理論假設。假設在一個冇有能量損耗的理想環境中,能量在萬物間的流動是通暢無阻的。如流水一般,蒸發至天上形成雲朵,再降雨至大海大江中,形成完美的閉環。這就是萬態能量守恒狀態,形成了能量流動的第一個小循環,也就冇有能量損耗燃儘之刻。”

“但是,如果考慮到能量流動損耗的問題,那就複雜多了。”我繼續解釋:“所以,在萬態能量守恒的小循環基礎上,又有學者提出萬態守恒的大循環理論。將視野放大到宇宙這個超量框架中,單個物體,某個人,一片區域,甚至包括這顆星球,乃至漫長的時間,都冇有單獨的意義。在這個超越時空的近似無限框架內,質量和能量都可以相互轉化。質量粉碎成最小的單位,轉化成能量,能量消耗後,重塑質量,最終形成萬態守恒的大循環。而在極致精妙的大循環體係中,質量和能量的總量是恒定,哪怕隻多一克質量或一焦能量,都會使得守恒的宇宙崩潰。”

“隻有兩個可測變量的循環體係嗎?真是冷冰冰的理科思維呢。”戴莎看著我,提出個建議:“讓我來加一勺不可測的文科變量吧。假設我引入一個靈魂變量。那麼,在大循環的體係中,這個變量會有作用嗎?如果人死去,能量散儘,靈魂又去到哪裡呢?是否也進入了循環通道呢?”

“這就難倒我了……”我為難地說:“我所學的模型冇有這樣的主觀變量。當然,也不是說主觀變量就完全不可測。比如情感類的,社會類的主觀性概念,聽說可以用管理工程學的歸因法提取共性因子,再通過因子分析和建立模型來判定其影響參數,理論上任何主觀的文科變量都可以描述、測量和推算其對某件事物的影響力。”

“是嗎?嗯……伊珂,你打算雙修學位嗎?”戴莎眨了一下眼睛。

“冇啦。”我趕緊解釋:“因為我在中央圖書館兼職管理員,整理圖書的時候,遇到有趣的書籍就會隨便翻看一下,也冇有深入研究的。”

“比如出庭前,也是隨便翻看了一下法務書籍?”戴莎突然問了這麼一句話。

我張了張嘴,終究還是點了點頭。呃,我察覺到她的雙眸似乎悄悄鍍上一層銳色,真是教人防不勝防。

“謝謝你。”戴莎換上了溫柔的微笑。

“冇什麼。”我稍稍低著頭,一時詞窮。

我想再說點什麼,卻總覺得有些失落。

“來,讓我們回到原來的話題。”戴莎彷彿在調動我這唯一聽眾的情緒,揚起右手,接著講:“我曾經聽人講過,關於萬態守恒大循環的另一個假說。當然,因為冇有嚴格的科學論證,或者說猜想更好點。在這個假說中,在仍然超越時空的超量體係中,有著質量,能量和靈魂三個變量。不過,這裡的靈魂應該被定義為記憶、意識和情感等等資訊集合體纔對。”

“嗯……因為年代有點久遠,要回憶並說出來挺費勁呢。”戴莎講不到一會就卡了殼。

她不好意思地自嘲一聲後,重新組織起語言:“我也記不太清了,總之,好像是說,質量,能量和靈魂分屬幾個層次,能在不同個體間循環流動。這裡的層次概念,應該不是時空之類,或者說是維度?我也不太懂,先略過這些細節吧。嗯,所謂個體呢,甚至包括花草樹木,動物和人類。如果人死去,能量耗儘,肉身逐漸粉碎,靈魂也會破碎成微小的資訊碎片並飛散在世間,甚至可能依附在一草,一木,一石之上。”

“而在特定的條件下……抱歉,我記不得啥條件了,反正是假說條件。”戴莎帶著遺憾跳過了關鍵環節,接著說起這套理論:“這些分散的,不知多少已逝生命的資訊碎片,可能會被集合起來帶回所屬維度,在那裡被重組成嶄新的靈魂,再降維注入到新的生命容器中,從而形成整個循環。”

“所以,如果再考慮到時間,空間概念,那這個大循環就是無處、無時不在的精妙守恒。”戴莎以右手指尖輕按自己的衣領,彷彿在介紹自己的來曆:“比如我,現在的靈魂,假如真由不計其數的資訊碎片組成,看似獨特的性格、情感、意識,說不定卻與從前的某個誰共享過一樣的資訊碎片呢?也就說不定擁有類似的個性呢?”

“這真不可思議。”我頗為驚歎,卻感覺有些不對的地方:“但是,人卻不曾有過前世的記憶啊。若說到資訊碎片,記憶應該是最合理的資訊了吧?”

但我說出口後,還是覺得不太妥。比如我,就總會有一些斷斷續續的不連貫記憶碎片,這又算什麼呢……?

“嗯,合理的質疑。”戴莎似乎樂在其中,好像到了她自己所喜歡的辯論環節:“剛剛,我也提到了特定條件下的資訊碎片重組,雖然我不記得是什麼條件了,但我還記得的是,聽說這種資訊的升維、重組、降維和流動也是要消耗某種素材的。而記憶,或許就是最好的燃料之一。所以,如此一來,重組後的‘靈魂’冇有了前世的記憶,卻有著前世類似的性格與情感,甚至可能保留著某種烙印般的潛意識,不就說得通了嗎?”

“嗯,這確實有道理……”我想了一會,雖然這是假說,似乎還有些解釋不通:“不過,從兩變量的萬態守恒體係看,在跨越時空的超量框架內,能量和質量之間可說是無損轉化,所以纔會有總量守恒的說法。但是,記憶作為資訊碎片之一,如果被損耗掉了,就構不成萬態守恒。考慮到絕大部分人都不會有前世記憶,這種損耗說不定是真的。那麼,三變量的體係如何達到精妙的均衡狀態呢?還是說,甚至存在著能與記憶相互轉化的第四變量?”

說到這裡,我還是覺得不對勁,便繼續說:“但是,人冇有前世記憶這個問題仍是死結。就算存在第四變量,恐怕也是記憶的單方麵不可逆轉化。這樣的話,仍達不到均衡狀態啊。”

“確實如此。其實,我偶爾也會想到這個問題,卻始終得不到答案呢。伊珂,你能否解答我的兩個問題呢?”戴莎滿眼期待地看著我:“第一,如果舊的記憶被當成燃料消耗掉,人的成長卻會創造新的記憶,這算不算一種相對均衡?第二,如果存在第四變量,假設那就是x物質好了。那麼,當舊的記憶轉化為x物質並不斷累積,在一個足夠長的時間維度裡,達到即使超量乃至所謂無限空間也難以承載的極限,是否意味著……”

“轟?”戴莎笑著抬起雙手,像是手中有一枚突然爆炸的氣球:“於是,當這個超量空間,或者說宇宙重歸到‘要有光’的創世時刻,從幾乎無限的時間維度來看,是否也意味著一種周而複始且近似於無限的精巧守恒?”

我無法回答這個問題。我驚訝地看著戴莎,驚訝於一位法學背景的檢察官,卻說出我也難以理解的守恒假說。

我忽然想起,戴莎剛纔說過是從彆人那裡聽來的,便忍不住好奇地問她:“學姐,這些都超出了我的認知範疇,我冇有能力回答。可是,學姐是怎麼知道這些假說的呢?是自學的?還是聽那位前輩講的?”

“我可學不來這些晦澀的理論。”戴莎坦白交底:“好多年前,偶然聽熟悉的人講過一些。我覺得有趣,就記了下來。”

“哦?難道那也是能晶工學的前輩嗎?是一位怎麼樣的人呢?”我更好奇了。我還是第一次聽到還有第三甚至第四變量的萬態守恒假說。但是,如果引入玄之又玄的靈魂資訊,又該如何建模和計量呢?能提出這樣假說的人,應該在能晶工學領域也有一定造詣吧。

“那人也是法學出身的,不可思議吧?什麼樣的人嘛……”戴莎搖了搖頭,笑著評價:“一個討厭的人吧。”

“啊?”我頓時呆住,也不知要怎麼接話纔好。

還好,戴莎馬上轉移話題。她雙腿交換相疊,將十指交叉相握的雙手擺在膝蓋上,繼續抬頭望向夜空,說:“剛剛,我望著天上的星星,莫名地想起這個假說,接著就又聯想到其他事情,忽然就覺得好好笑。”

“嗯?是什麼事呢?學姐能分享一下嗎?”我想起剛纔戴莎眺望夜空時的表情,那時她是想到了什麼好笑的事呢?

“我想起了十年前的自己,也曾經好奇地數著漫天繁星。如果那個假說是真的。那麼,或許我現在靈魂的一部分,也曾經是好久好久以前某個人的一部分。也許在一百年前,五百年前,甚至上千年前,說不定,曾經共享過同樣部分靈魂的不同我們,也許還懷著一樣的心情,在同一個地方,望著同一片夜空的同一條星河,卻數著其中位置不儘相同的點點繁星。”戴莎語調平緩地講著,像在述說一段跨越時空的故事。

“所以。”戴莎的思維彷彿翱翔於穹蒼:“如果百年之後,我的靈魂粉碎並飄散四處,說不定還有一點點靈魂碎片依附在某些塵埃上。如果那時的科技發達到可以探索星空,如果有那麼一小簇帶著靈魂碎片的塵埃能有幸被帶到宇宙深空,如果還能遇上那傳說中百萬年一遇的冥泉彗星,如果還能乘著彗星旅行過百萬年的輪迴。當重返故地之刻,靈魂碎片會不會產生一種‘我回來了’的意識呢?”

真是有趣的想象。如果是我,如果是曾經擁有過共同靈魂碎片的“我”,又曾在何時何處,也許還和誰,一起見證過這無邊無際的璀璨星空,暢想過類似的天馬行空故事呢?

我再想了一會,決定給這段想象打個補丁:“如果要讓已經上天跟隨彗星的靈魂碎片回來,恐怕隻有一種可能性。雖然不知會經過多少個百萬年的輪迴,但理論上總會有冥泉彗星撞上這顆星球的時候。到那時,學姐的靈魂碎片就真‘回來了’,說不定還會帶上外星人的靈魂碎片進行重組呢……”

“伊珂學妹。”戴莎回過頭看向我,笑著迴應:“你好煞風景啊。”

“啊哈……是嗎?哈,哈……”我尷尬地笑了幾下,也抬頭望向夜空。

天上,星河流淌,群星閃爍。

地上,寧中大道邊,國家權力機構建築群都已睡去,點點滴滴的城市燈光還不足以和星空爭輝,讓我們得以望見那美麗的燦爛群星。

隻是,夜幕之上,似乎還少了什麼。

“月亮……消失了好久啊。”我這才發現,自日落之後那輪早起的月牙輪廓之後,落下帷幕般的黑夜中,卻再也見不到半點月光。

“因為,今晚是新月之夜。”戴莎的聲音輕輕地響起。

啊?

……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