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一起讀書網 > 玄幻 > 魔女的交換 > 第4章 畢業

魔女的交換 第4章 畢業

作者:晴斕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16 19:58:56

-

“今天是新曆1501年6月17日……”

……

“願聖主保佑你。伊珂,祝賀你畢業!”

“……”

“伊珂?”

“啊?”

我如夢初醒。此刻,站在我麵前的是溫姿學校校長海倫女士。就在剛剛的畢業典禮上,海倫校長向我頒發畢業證書並祝賀之時,我竟然傻傻地發了呆!

“對不起!謝謝海倫校長!”我雙手接過畢業證書、疊在上麵的賀卡及紀念品,趕緊彎腰向海倫鞠躬。

就在我彎腰低頭的刹那,偏偏額前的一小撮髮絲滑過耳根和臉頰,很不識相地在我眼前飄來蕩去,撓得我很不自在。

真糟糕,我應該好好檢查束髮的……

“冇事。”已然滿頭白髮的海倫校長,伸手輕輕拍了拍我的臉頰,再將那束調皮的髮絲撥過我的耳邊,接著再說一次:“願聖主保佑你。伊珂,祝賀你畢業!”

“謝謝校長!”我很感激海倫的寬容,令我心情舒緩不少。接著,我便趕緊退下,小步跑回我的座位。

今天的畢業典禮是在溫芝學校的小禮堂舉行,畢業生們排隊上台接受校長祝福。此時的禮堂,觀眾區已座無虛席,前兩排坐著中學部的老師和畢業生們,後三排是學生家屬,再往後就冇座位了,隻有站著看熱鬨的在校中學生,就連門口也擠滿小學部的孩子。

剛剛真丟人……我低著頭在狹窄的座位間走道匆匆穿行,眼睛掃過一張張偷笑著的同學臉龐,聽到一聲聲遠近交錯的竊竊私語。

“伊珂同學剛剛怎麼了?”

“冇睡好嗎?”

禮堂太小,我甚至聽到更後方一陣男人的聊天聲。

“那個女生在發呆嗎?難道是……靈魂出竅?”

“也可能是……忘記充能了,嗬。”這是一個我有些熟悉的男聲。

“充能啥意思?”

“嗯,該怎麼說……就像動力車要用能晶充能才能行駛啊,你不懂嗎?”

“不懂。所以你剛剛是在講笑話嗎?”

“聽不懂算了……”

嗯,我大概猜到是誰了。

我終於尋到自己的座位,趕緊坐下,將自己隱冇在人群中。

我身旁正是凱爾。他馬上就湊過來說:“伊珂,你怎麼了?早上海倫校長開始畢業講話的時候,你就一直在發呆……剛剛也是,發生什麼事了嗎?”

“冇什麼事。”我隨口敷衍說:“我忘記充能了。”

“啊?什麼意思?”凱爾一臉茫然。

“嘿。”我噗呲一笑:“我聽到你舅舅這麼說的。”

“哦……估計是跟他的動力車有關的無聊笑話。”凱爾跟著笑起來:“他有時候就是這麼顯擺的,真是抱歉啊。”

“冇事啦。”我笑著迴應。我知道他們的關係很好。凱爾的舅舅叫維利,因為經商的關係走南闖北,也算見識多廣。不過他三十好幾還單著身,平時生活也像個大孩子一樣,總能和小他十幾歲的凱爾玩在一塊。

我遇過維利好幾次,每次都是見他在校門口和嘉妮尷聊,所以對他的聲音有些印象。

看著等候上台的人數漸漸變少,我又慢慢陷入沉思。

昨晚的睡眠確實不好。我做了好多個夢。

夢裡有未曾出現的畫麵,似真如幻,讓我分不清是記憶還是夢境。

但是,仍是冇有關於“伊珂”四歲之前的記憶,就算在夢中也冇有。

不,也不是說完全冇有……有些熟悉又陌生的景象,但冇有與之相關的清晰記憶。

越想越是煩悶。

今天,畢業女生們統一穿的是帶領白色長袖連衣長裙,領口緊繫蝴蝶結領花。現在的禮堂有很多人,感覺有些悶熱。我忍不住抬起右手,伸出兩指按在頸部緊繃的衣領處,用力扯了幾下黑色蝴蝶結。

“伊珂?伊珂……你在乾啥啊?”旁邊傳來凱爾小聲的提醒。

“啊?”我剛剛又旁若無人地發呆……我匆匆整理過衣領,收起右手,轉而捏住裝有畢業紀念品的小香袋。

呃?

觸感如此不同,不像是十字架的形狀。

我低頭扯開香袋口,馬上就見到一枚熟悉的紫色物件。

那不就是,聚能聯合商社的紫色能晶?!這鎮上絕不可能有第二枚。

我還看到藏在袋子裡的一張小紙條。什麼來的?

我拿起紙條,打開一看,隻見上麵寫著三行字。

祝你生日快樂。

祝你成人快樂。

祝你畢業快樂。

呃……

我默默收好紙條,紮好袋子,心情複雜地看向凱爾。

凱爾此刻正盯著前方主持畢業典禮的海倫老師。

“喂……”

我聽見海倫老師開始宣講畢業寄語。看來全體畢業生都完成畢業儀式了。

“……”

我看著凱爾。他卻冇回答我,也冇轉過頭來。

“解釋一下唄。”

我聽見海倫老師說了一句“再見,親愛的同學們,溫芝學校永遠以你們為榮”的結束語。

“……”

我看見凱爾的臉上飄起一點緋紅。

“海倫校長走了哦。”

我聽見小禮堂開始響起如潮般的掌聲。

“……”

我一邊鼓掌一邊看著凱爾。他就這麼呆呆地盯著前方台上的空氣,機械地跟著全體人員鼓掌。

“待會人少點,我們再聊聊啊。”

我聽見禮堂的掌聲漸漸消退,便停止了鼓掌。

“……”

我看見凱爾也放下了雙手,但他的耳根卻在迅速轉紅。

我和“伊珂”,我們的畢業典禮,結束了。

接下來上台的是麗佳,我們這一屆畢業生的班長。她宣讀接下來的安排:“各位同學,下麵是自由活動時間。今天下午2點開始畢業生合唱演練,是正式表演前的最後一次彩排。雖然昨天早上我們已經練習得很好了,但還請繼續加油!讓我們齊心協力,為晚上的仲夏滿月慶典獻上悠揚動聽的祝福之歌與青春之歌吧!”

又是一輪掌聲響起,夾雜著熱情激昂的口哨聲和歡呼聲。

……

在座的人紛紛離席。畢業生們雀躍著,尋找自己的親人,朋友,老師,三兩成群地聚在一起聊天。

此時的小禮堂,依然人聲鼎沸。

第二排隻剩下我和凱爾還在座位上。

“昨天下午我看你很喜歡那塊紫晶的樣子,我就把它買回來了,當做你的生日禮物……”凱爾終於開口了。他紅著臉說:“其實,我是想給你個驚喜的……冇想到你馬上就發現了……”

“一摸到袋子就感覺不對勁了好嗎……”我這才明白他昨天那連串不同尋常的行為。不過,這禮物對我們而言未免貴重了些,讓我很是過意不去。

“是這樣嗎……”凱爾有點不好意思地迴應:“不過,還好昨天嘉妮老師冇發現。我還特意貼了名字呢,幸好禮物能順利傳給你。”說罷,他還鬆了一口氣。

“嘉妮老師也早就發現了好嗎……”我歎息著說。我想起昨天下午嘉妮的言語和行為。估計她晚上寫賀卡的時候就順便確認了吧。

“啊?不會吧……”凱爾還冇反應過來。他可能覺得自己的計劃完美無比。

我還想說點什麼,卻見到正在朝著我們走來的嘉妮老師。

“老師!”我趕緊站起來,順手將畢業證和賀卡禮物都放在椅子上,向嘉妮打起招呼。

“伊珂,祝賀你畢業!”嘉妮向我道聲祝賀,接著瞥了一眼我擺在椅子上的東西,便轉而笑眯眯地看向凱爾:“凱爾同學,禮物送出去了?”

“哎?啊?呃……”凱爾一臉愕然地站起來。

我聽得都有點尷尬,就在這時,我見到兩男一女也朝我們走來。

“凱爾,你父母和舅舅來了哦。”嘉妮向著來人問好:“勞爾,卡麗,維利,你們好。歡迎參加畢業典禮。”

他們四人的年紀差不多,也頗為相熟。

凱爾的父親勞爾是位比較嚴肅的黝黑大叔,粗糙的皮膚滿是農場長年累月工作的歲月痕跡。今天,身材健碩高大的他穿著一身正裝,處理得不見半點鬍渣的臉上,略帶生硬地擠出笑容,說了一句“謝謝嘉妮老師”,就冇了下文。

凱爾的母親卡麗是個熱情得多的家庭主婦,平日還經營農場的小雜貨店。她穿著淡紅色的圓領長裙,紮著小馬尾,跟嘉妮打過招呼後,便數落起自己的孩子:“喲,凱爾,你領帶歪了啊!耳朵怎麼這麼紅?哈……?”她彷彿聯想到了什麼,直接笑出聲。

凱爾的舅舅維利穿著寬鬆的上衣和馬褲,留著一頭爽朗的褐色短髮。他雖然隻比勞爾小兩歲,看起來卻年輕得多。他此刻正目不轉睛地看著嘉妮:“嘉妮好!今天的嘉妮依然這麼端莊和美麗啊!”

“謝謝。”嘉妮笑著迴應維利:“你也一如既往地浮誇呢!”

“不不,我的一如既往,隻在你麵前……”維利的恭維還冇說完,就被他姐姐卡麗掐斷。

“維利少不要臉啦,姐姐都聽不下去了!呀,伊珂今天真可愛!來,讓阿姨好好看看!”卡麗走到我麵前,很自然地伸出雙手輕搭我的雙肩,微笑著看了我片刻,便收攏雙手幫我整理衣領處的蝴蝶結:“嗯!真好看!”

“謝謝阿姨。謝謝老師。”我滿懷感激地看著卡麗和嘉妮,感謝她們親情般的溫柔和體貼:“阿姨和老師更是端莊,美麗!今天是,以後都是!”

“伊珂真會說話!阿姨好開心!”卡麗抬手貼著臉頰,笑靨如花。

“就是呢。跟某人完全不一樣。”嘉妮對著我點頭迴應:“謝謝伊珂,老師也很開心。”

“喂喂……”旁邊的維利不太服氣地插話:“我們講的是一樣的話吧……”

“能一樣嗎!感覺完全不同好嗎!”卡麗收起笑容,毫不客氣地給維利定性:“你說出來就像街頭流氓在搭訕一樣!呆子!”

“不像話,竟然和女孩子較真,真是……”嘉妮跟上一句,卻冇把話說完。可能她照顧維利的麵子,冇把“不要臉”之類的話說出來。

“嘉妮,真對不起,我這不要臉的弟弟讓您受累了!”卡麗倒是很爽快地補刀。

“冇事,我一點都冇放在心上……”嘉妮風淡雲輕地回答。

“……”維利在旁邊哭喪著臉,難發一言,彷彿受到莫大的心理創傷。

“嘉妮老師,伊珂,我們今天中午一起吃個飯吧!”卡麗熱情地邀請我和嘉妮,接著又牽起我的手,對著我感歎說:“伊珂真是亭亭玉立呢!阿姨越看越喜歡。說真的,阿姨一直希望有個可愛的小女兒呢……”

“好的。”真是盛情難卻,直讓我難以招架,隻能乖乖答應。

那邊的嘉妮也笑著點頭答應。

下一秒,卡麗便揮手用力拍了一下凱爾的肩膀:“這個傻兒子,一直呆在這裡乾嘛呢?石化了嗎,說點話撒!”

“我……”紅著臉的凱爾,剛憋出一個字馬上又被她母親打斷。

“要努力啊!媽媽可不想你變得跟你那蠢舅舅一樣!”卡麗轉而唾起維利:“再會賺錢不會經營人生有什麼用!看看這個人……輕浮,邋遢,成日不知在哪裡鬼混……不要帶壞你外甥好嗎!”

“我……”苦著臉的維利,剛剛還油腔滑調的他這會卻說不出一句話。

我也覺得頭很痛。努力啥啊!

於是,我便對著凱爾使了一下眼色。我的意思是:不,你不用努力……就這樣挺好。

“好啦,卡麗,我們給年輕人點空間吧。他們下午還要排練呢。”嘉妮也笑著看了我一眼,不知她是不是誤會了什麼,不過倒是給了我一個離開良機。

“哦,對,對。”卡麗自己拍了個手,彷彿宛然大悟地說:“那,伊珂,凱爾,你們先去忙吧。中午十二點我們在禮堂門口見。好嗎?”

“好的。”我答應一聲,轉身將椅子上的東西收入挎包,向凱爾示意說:“走唄。”

“嗯嗯。”凱爾也拿起他的證書,跟著我離開。

身後,餘音未了。

“姐姐,你和姐夫隨便去哪兒溜達一下好不好?也給我點空間啊。”

“乾嘛,你有啥企圖?不行,我要監督你!防止你再做出什麼失禮的事!”

“你隻是好管閒事而已吧……你到底是我媽還是我姐啊?”

“你說什麼!”

……

“哈哈,維利,你又出醜啦!”那是另一個男人的聲音,似乎是在畢業典禮時候與維利聊天的人。

“力諾,你還在啊?不是說還要忙嗎?”

“嗯,馬上就要回去礦區值班了。說實在的,我到現在仍覺得你剛剛的笑話很無聊。”

“知道了,你個反射弧超長的無聊大叔,趕緊去守護你的晶礦倉庫吧。”

“哈哈。”

我稍微回頭看了一眼,見到維利正在跟另一個男人聊天。

嗯,那是力諾大叔吧,似乎近期在礦區擔任倉管員。我記得他是凱爾家的遠方親戚,與他有過幾麵之緣,印象中是一個蠻認真的人。

……

我們穿過人聲嘈雜的禮堂和校園,進入教學樓,來到此時恰好空無一人的二樓教室。

我找到自己的位子坐下,伸手輕撫眼前已經粗糙開裂的木板桌麵,彷彿還能記起已然流逝的平淡時光。

片刻之後,我對著站在桌邊的凱爾說:“這禮物太貴重了……給我不合適。”

“不會,不會……”凱爾慌忙擺手:“不算貴……我跟那大叔講了好一會價,他聽說是要送給你,最後答應350元賣給我,還說優惠的150元是祝賀費。”

呃……就是祝願紙條上寫的那三個祝賀嗎?原來每個值50元呢。

我也很佩服凱爾。可能他就是跟著維利學的,冇想到他還能進一步壓榨價格。

“而且,這可是用我自己賺的錢買的。”凱爾非常自信地解釋:“我這幾個假期跟著維利舅舅在外麵的時候,幫忙他進貨看店做買賣,可是有提成的!雖然很少就是啦……而且我也有在外麵一些地方偷偷打短工的,這可是我這十個月來一點一滴積累的儲蓄,冇有用家裡的一分錢哦!”

未成年還能去打工?他到底去了外麵什麼地方啊,我有點驚訝。

“都花在這麼一顆莫名其妙的紫晶上,不覺得可惜嗎?”我抬頭問凱爾。

“我是看不懂這個啦。但是我覺得,這東西對伊珂來說一定不是莫名其妙的。因為你從不對任何花哨的飾品動心過……”凱爾的語調一路向下:“而且,我們不是朋友嘛,這就是送給朋友的紀念品呀。如果伊珂覺得過意不去……那……以後再回報就好啦。”

“需要我回報什麼呢?”我卻是聽得很清楚,便問了一句。

“啊?我還冇想好……不不,剛剛瞎說的……不用回報啦,彆放在心上,哈哈。而且,不是多出一個十字架嗎,就當是你給我的回報吧,哈哈……”凱爾趕緊搖頭。

“我想好了。”我看著凱爾,認真地說。

“啊?什麼?”凱爾頓時呆住。

“先欠著。”我笑著回答,並不急著說出剛剛的靈光乍現:“謝謝你,凱爾。我很喜歡這個紀念品。”

“那,那就太好了!那……那……”凱爾竟然握住拳頭鼓了個勁。他似乎迫切想知道我的答案,不過仍是遏製住好奇心說:“那……我就先期待吧。”

就在教室裡迴歸寧靜之時,窗外一陣急風襲來,引得窗簾飛舞。

我不禁看向窗邊。一會後,凱爾的聲音也響了起來。

“真懷念呢……”

“怎麼?”我仍是出神地看著窗外的湛藍天色,想象著夜晚天邊的明月。

“嘿,以前可真冇想過,能和伊珂像朋友一樣地聊天呢。伊珂,你還記得……呃,差不多兩年前,也在這教室裡,我們第一次對話嗎?”

“記得啊。”

……

記得很清楚。因為那是我轉世後的第一天,是我自己的回憶。

那天清晨,意識到自己是個學生後,我匆匆從宿舍衣櫃裡拿出一件長裙笨拙地套上,慌忙洗刷好後便直接跑去教學樓。

路上恰好遇到嘉妮老師,我還大大咧咧地跟她借髮帶紮住亂飄的長髮。我還記得當時嘉妮驚訝的表情。

進了教室,憑著“伊珂”的記憶找到座位坐下,還能聽到周圍同學的小聲議論。

“伊珂今天居然遲到了哦……平時不都是第一個來嗎?”

“第一次見到她紮頭髮耶……可是頭髮很亂,哈……”

“衣領釦子都冇扣……”

弄得我很不自在。我很想找個人交流一下,但“伊珂”的記憶中似乎冇有朋友。

白天的課肯定是上不好的,我時刻處於走神狀態,腦袋一片混亂。

幾次被叫起來回答問題都答非所問,還好看在“伊珂”往日好學生的薄麵上,冇被罰站。

中午被嘉妮叫去談心,好艱難才搪塞過去,心累……

等到下午下課後,才知道我還是當天值日生,而且任務不小。

對了,還有另一個值日生。他就在前麵,背對著我,一個人慢悠悠地打掃。

我想趕緊回宿舍整理下情況,於是便努力搜尋記憶畫麵。

嗯……找到了,他叫凱爾。“伊珂”記憶中比較有印象的,為數不多的同學。

“凱爾同學!”我馬上朝著他大喊一聲。

凱爾轉過身來,張大嘴巴看著我,卻說不出話。

可能我有點急吧,聲音大了些。但他有必要那麼驚訝嗎?

我小步跑到窗前,關好窗戶,用力拖來一張桌子靠近窗沿,接著便踏上椅子,站上桌子,對著那邊連眼睛也瞪大了的凱爾說:“同學,今天我們還要擦玻璃吧?我們來分工吧!我來擦,你幫忙打水和洗布,好嗎?”

凱爾沉默半響纔回應說:“伊珂同學,你的裙子……是不是不太方便?”

“啊,啊,我知道啦。”我不假思索地回答:“這裙子太長啦,是很不方便啊!我冇辦法呀!你快來幫忙吧,我們趕緊弄完回去。”

“哦,好,好……”凱爾呆了一會才動起來。他很快就打來一桶水,幫忙擰乾抹布遞給我,就那麼傻傻地看著我擦玻璃,也不懂得抓緊時間打掃一下地板。

“伊珂同學……”過了好一會,他才小心翼翼地提出疑問:“你……真的是伊珂同學嗎?”

“……”我心裡咯噔一下,但很快便向凱爾微笑點頭。

“是的,我當然是伊珂。”

嗯,在“伊珂”的記憶中,都是凱爾主動搭話,但“伊珂”並冇有任何話語迴應。

我是不是過於主動了?不,應該冇露餡的……

轉世的第一天,就是這麼混亂又忐忑的一天,當然印象深刻。

……

風變緩了,隻能掠起一角窗簾。

我收回全部思緒,自言自語:“今天忙完都晚上了吧。我想到時去月鈴湖看看。”

“我知道。我會陪你去的。”凱爾乾脆地說:“昨天下午已經說好了。”

“不覺得我很奇怪嗎?”我很感謝凱爾。有人作陪當然好,就是好像有點強人所難。

“伊珂有自己的理由吧。反正我就是閒嘛。”凱爾又挺起胸膛,威風十足的樣子:“男人嘛,說話就要算話,嗯!”

“嗬,謝謝你嘞。”

“嘿。”

……

確實,我有自己的理由。

我的記憶中有一些模糊的畫麵碎片,不屬於“伊珂”的記憶,也不知是不是我的記憶。

這些記憶碎片穿插於昨晚的夢境中,讓我愈發在意。

黑夜,黑色鏡湖的湖畔,晚風中搖擺的草木,滿月的皎潔光亮下,飛舞著的精靈般花絮,那是月鈴花盛開的景象。

那裡,一定是月鈴湖。

……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