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一起讀書網 > 玄幻 > 魔女的交換 > 第55章 再遇

魔女的交換 第55章 再遇

作者:晴斕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16 19:58:56

-

“話劇什麼的,我從未接觸過啊,太難啦。”我馬上就表示拒絕。搞個合唱什麼的不好嗎?當個小隱形,還可以偷懶。我還想就這樣向舒亞建議呢。

“不難,不難。像你那時與戴莎女士對話一樣,就當全世界其他所有人都不存在,儘情發揮就好了。”韋娜向我走近後,不死心地勸說我。

可是……她怎麼看出了我那時候的狀態?難道我當時的神情很專注嗎?

“學姐,我們隻是幫忙籌備的,具體安排什麼節目,可能得班長他們定呢。”蕾雅可能也不太想找事,就隨便找了個藉口。

“這好辦。”韋娜看看我,又瞧瞧蕾雅,笑著提出個建議:“這幾屆的能晶工學專業不都是僧侶係嗎?你們隻要撒個嬌,賣個萌……還不輕鬆讓他們就範?”

“咦……不要吧。”蕾雅皺著眉後退一步,身子幾乎貼近黑板。

“害羞嗎?冇事,我替你們弄。來,帶我去會會那群小學弟們……”韋娜笑容滿麵,一副躍躍欲試的樣子。

“哎,不要吧……”我好無奈:弄什麼弄啊!

“不用擔心,交給我吧!”韋娜信心十足地對我們說:“佈景,道具,裝扮……我也可以幫忙的!”

我啞口無言:這位學姐簡直就是不聽人話。不對,她根本就是故意的吧……!

“學姐,我們都冇有經驗哎,萬一表演不好,就鬨笑話啦。”蕾雅說出顧慮:“特彆是在羅茜麵前表演話劇,那就不像是……螢火蟲與月亮爭輝一般嘛。”

“飛揚的青春,揮灑的激情,任何時候都不是笑話。將最美好的年華壓在箱底等待腐朽,那纔是人生最大的笑話呢!”韋娜轉身麵向蕾雅,向前邁上一步,開始了即興演說:“你以為,羅茜學姐會像看小孩子的幼稚表演一樣,挑刺和嘲笑嗎?不,她不會。今天,我們無法重溫她曾經的耀眼畫麵,但你的表演,將如同穿越時空的鏡子,你在舞台上散發的任何一點光芒,都將點亮她的青春記憶,讓她去回味,思念和感懷。”

“所以,假如十年後,當你也回來參加校慶,見到後輩的類似表演,你會不會也感動於那曾經的美好時光?”韋娜看著蕾雅,又邁進一步:“你不覺得,青春不隻是一種易逝去的美好年華,也可以是一份可傳承的美麗記憶嗎?你難道,不想成為這光輝傳承的一份子嗎?為了自己的現在,為了學姐的曾經,更為了後輩的將來。”

“這……”蕾雅似乎有點招架不住,偷偷地看向我這邊。

我在心中驚歎:韋娜真不愧是文學係記者,洗腦功力一流,把幾個彼此無關的概念強行揉在一起,還講得煞有其事……

而且韋娜似乎打算先說服蕾雅,把對方崇拜的羅茜都搬出來當籌碼了。

我好像第一次看到蕾雅被壓製成這樣,她似乎在動搖,這可不妙啊!

可是……現在時間也不早了。我看到黑板上的掛鐘,已經是下午5點半了。

於是,我便乘著韋娜背對我的機會,向蕾雅搖了搖頭,示意她下決心拒絕掉韋娜。

蕾雅大概收到我的暗示了。她呆了一會,又歎了一聲。

“學姐,蕾雅,我還有事,得先走了。”我向在場的人告彆。

“要走啦?好吧,我們以後找個時間再討論細節吧。”韋娜轉過身,跟我告彆。她的意思,好像我們都已經敲定了話劇節目一樣。

“那麼,蕾雅,我們繼續討論吧……”接著,韋娜帶著笑容重新看向蕾雅,又向前走了幾步:“來來,剛好有黑板,我跟你說一下要領……紅葉遺蹟之旅方案反正差不多了,先放一邊吧。哦對了,待會帶我去找一下你們的班長。”

我的天……這個女人是個風風火火的行動派啊!

我瞄到了蕾雅的求救眼神。雖然不忍心,我仍是退了出去。

打開小樓大門之際,我朝著蕾雅又點了一下頭,送出最後的暗示。

嗯,蕾雅,你加油啊……

……

晚上7點半的紫櫻咖啡館,冷清如昔。

沃倫坐在吧檯後麵看《紅番茄報》,台上擺著一杯冒著熱氣的黑咖啡。

他時不時發出的笑聲,倒是給這家冇人氣的小店平添了一點生息。

即使端起杯子喝過一口黑咖啡後,他掛在臉上的笑容也未褪去半點,不知道他是讀報過於專注,還是習慣了那種苦澀的味道。

他似乎蠻喜好《紅番茄報》那種誇張的報道風格,好像把新聞報道讀成了獵奇故事,而且還樂在其中。

我照例坐在最後排的卡座複習功課。看著書本上的能晶工業分類參考指標區間,又想起月鈴礦區的超高密黑能晶礦石。

戴莎當時……應該冇記錯黑能晶類型吧?我覺得應該不會。她當時說話邏輯那麼清晰,完全不像後來喝醉的樣子。

假如那些被粗加工為黑能晶基礎原礦的活化指標是真的,這些書上的工業分類指標區間豈不是都要作廢了?

為什麼同等體積的2類黑能晶基礎原礦,普通與超高密類型之間能相差4倍之多?理論上,從次級、普通、特質三個檔次來看,指標最多上下浮動20%。若從能量密度分佈角度來看,相當於這類黑能晶礦石中被塞進4倍於普通類型的x物質。

這簡直太異常了……但從科學的角度看,又特彆地迷人。

可是,為什麼能晶科學期刊都冇刊登這麼驚人的發現和研究報告呢?

我在圖書館兼職期間,也確實冇在期刊區看到類似的報道和專業論文。按道理,像這麼具備技術革命性質的寶藏,應該上期刊封麵大書特書纔對。

而且,如果通過科學實驗,說不定能解析這批特殊能晶的x物質超高密度分佈之謎,也許還可以推動x物質或能量提純、再壓縮和液化重注技術的研究,突破能晶技術瓶頸呢?

可是,這麼強悍的素材,現在卻被埋冇在名不見經傳的偏遠小鎮礦區。之前是因為礦區生產冇跟上,素材供應不足?還是說,聚能聯合集團其實已經在做秘密研究,隻是暫未公佈結論而已?

真是可惜啊。我輕歎一聲。

如果能拿到一些超高密黑能晶礦石做實驗就好了。

哦對,還有那枚紫晶,以及紅晶,真想探測其構成奧秘。

……

一陣吱呀的開門聲傳了過來,有客人來了。

“歡迎光臨……咦?”我起身,走向來客,頓時一愣:“學姐?”

那正是戴莎。她一身職業裝扮,落落大方,儀態端莊,昨晚的沉醉和迷離神色已不留下半點痕跡。

“喲,伊珂,你真在這裡兼職呢。”戴莎微笑著向我打聲招呼後,便自己尋了一處卡座坐下,並將隨身公文包緊貼沙發靠背。她打量過我一眼,便開起玩笑:“嘿,盤發,長圍裙,看起來就像一位小太太呢?”

“終於不顯嫩了嗎?謝謝。”我就當她在誇我成熟,先為她端上來一杯冰水:“學姐,剛剛下班嗎?”

“嗯,正巧開車經過這裡,順便進來瞧瞧,歇一歇。”戴莎向我道了一聲謝,又問:“你什麼時候下班?”

“晚上8點,我還要去趕公車呢,那恰好是最後一班。”我看了一眼牆上的掛鐘,還有二十多分鐘就到點了。

“真辛苦。”戴莎看著我說:“你昨晚應該冇睡好吧?我送你回去唄?”

“啊,不用麻煩了。學姐,你家就在附近,彆兜圈了,我能自己回去。”我注意到戴莎身邊那個鼓鼓的公文包。說不定她今晚還要忙呢?還是彆去打擾人家吧。

“不過,學姐怎麼看出我睡得不好啊?難道有黑眼圈嗎?”我自嘲起來。

“因為我家沙發不舒服嘛,自己睡過當然知道。”戴莎笑了一聲,接著道謝:“謝謝你昨晚送我回家,伊珂。”

“啊,沒關係,沒關係。”我更驚訝:她又知道我睡在沙發上?她房門一直是關的啊。不過,她好像不知道我最後是掉在了地板上,呃……

“嗬,沙發上的布墊皺痕很深哦,靠墊也被推到一旁,是不是昨晚翻滾了許多次啊?”戴莎笑著向我致歉:“條件不好,讓你受累了,連多一張床都冇有。”

“不會,不會,冇事的。”我趕緊擺手,順口卻來了一句:“不好意思……”

戴莎竟然還注意到這些細節?我再聯想到她家的整潔佈置,便大概明白了,她根本就不會“小邋遢”什麼的嘛。倒是我,似乎有點隨便了,走之前也冇整理好人家的沙發,真是不像話。

“嗯……為什麼不好意思?”戴莎逗弄起我:“在我家過夜會不好意思嗎?大家都是女的,怕什麼?”

“不是那個意思……”我無力招架,隻好笨拙地轉移話題:“學姐,要不要試試這家店的飲料?雖然冇有玫瑰薄荷茶,但茉莉花茶也不錯!”

“好的,謝謝。”戴莎笑著放過了我。

……

當我把點菜單放在吧檯上時,幾乎是鬆了一口氣。

“怎麼這樣緊張?很少見哦,伊珂。”沃倫看了一眼菜單,放下報紙,開始準備飲料的同時,還不忘調侃我:“那位漂亮的女士為難你了嗎?”

“冇有啦……”我在心裡想的卻是:隻不過有點壓力而已。

就在沃倫工作的時候,我瞥到吧檯上被翻開的《紅番茄報》,被一段新聞吸引了注意力。

“震驚世人的聚能聯合集團總部大樓爆炸案,將於下週開庭審理。能晶礦業工會和鋼煤聯盟工會兩位領導人被控告集體策劃恐怖襲擊。巴倫博士將作為本案被告的辯護律師出庭。”我念出了聲。

讀到這裡,我很是困惑:這起事件怎麼會牽扯到工會?而且,這個報道也太正式了,好像是官方通稿一樣。

最搞笑的是,圍繞這個新聞,出現了幾個觀點相左又針鋒相對的社論,言論也相當火爆。

這份報紙是精神分裂了嗎,自己罵自己?還是說幾派人馬在同個報紙陣地上廝殺?

我看到其他的《紅番茄報》版麵,依然是那種荒誕無稽的風格。

“這些新聞不好看,就像是紅番茄裡混進一塊大木頭。”沃倫評價的同時,將做好的飲料遞給我。

確實有種違和感,不知怎回事。

我將茉莉花茶送到戴莎麵前時,還在想著當時聚能聯合集團總部大樓爆炸時的情景。

“怎麼了,伊珂?”戴莎問了我一聲:“心事重重的樣子。”

“學姐。我在想當時聚能聯合總部大樓爆炸現場的情況……當時引發爆炸的,明明是一個邪教徒啊。為什麼工會領導人會變成被告?”我想不明白,忍不住小聲說:“這難道是……迫害嗎?”

“所以市檢察官指控的是工會領導人‘策劃’襲擊,而不是‘實施’襲擊。當然,事實是否如此,有待證明。”戴莎的聲音也小了一些:“至於那名聖明教徒,根據你所提供的線索,檢察院已基本查明他的背景。那人同時也是能晶礦業工會成員,而且是南方分會負責人。”

“什麼?!”我更吃驚了,冇想到還有這層關係:“可這人,當時那種精神狀態,好像就很不正常,竟然還是分會負責人?”

“大概在案發一週前,這人的精神狀況確實開始惡化,但也是事出有因。”戴莎緩緩地說:“邪教惡魔的耳語,入侵他的思想,徹底改造了他。”

“這……”我不知道原因是什麼,但估計是不好的事。同時,我也想到了其他問題,便問起戴莎:“學姐,你對這起案件很瞭解哩。我還以為,你徹底不管這事呢。”

我記得,戴莎說過她不接這個案件的。

“我現在的工作內容,集中在聖明教及恐怖事件調查方麵。”戴莎解釋:“所以,隻要與其相關的線索,我都需要瞭解清楚。而案件與案件之間可能重疊的部分共性線索,更是關鍵中的關鍵。”

原來如此……我點了下頭。

“伊珂,你對這些事很有興趣麼?既然這樣……”戴莎向我建議:“下週三下午,法院會審理這起案件,要不要來旁聽?我也會去。”

“啊,學姐也要去嗎?”我想,她可能是要掌握一些情況吧。於是,我便對戴莎說:“那……我也想去聽聽,謝謝學姐。”

提到聖明教,我難免想起裡克,想到他所講卻未說完的話,以及關於命運的言論。

那是胡言亂語嗎?我也不知道。但好像冇那麼簡單。

我總覺得,聖明教似乎有一種神秘莫測的活動軌跡,若追查下去,會不會有什麼難以想象的線索?

也希望……那不會是歧途。

……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