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一起讀書網 > 玄幻 > 魔女的交換 > 第5章 衝突

魔女的交換 第5章 衝突

作者:晴斕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16 19:58:56

-

傍晚時分,鎮中心廣場旁邊的教堂中,正迴盪著一曲婉轉悠揚的讚歌。

自教派改革以來,古時的複雜儀式已簡化了許多,教堂的祈禱集會也不再是節日的主要慶祝方式。此時,廣場上熱鬨非凡的公眾遊行和歌舞娛樂纔是慶典的主流活動。

儘管如此,現在的教堂裡仍坐滿了虔誠的信徒。遵循舊時代傳統的人們,共享著肅穆儀式感帶來的心靈慰籍。

我們排成兩行站在台上,在古老管風琴的莊嚴伴奏下,以歌聲傳頌美好的過去,祝福希望的未來。

當裡奧神父敲下最後一個音符時,我們也結束了獻唱,在嫋嫋餘音中依序退場,整齊站在前廳側邊位置。

長久的掌聲過後,裡奧神父站在麵向教徒們的祈禱台前,宣講節日祝福,帶領我們朗誦並主持信徒祈禱。將近一個小時後,在滿場異口同聲“願聖主保佑”的禱告後,教會的慶典集會終於拉下帷幕。

正式活動一結束,我們這邊的畢業生們匆匆告彆前席的校長和老師後,便嬉笑著三兩成群散去,有幾個心急的同學甚至拔腿跑向門外的廣場,全然不顧還在教堂內低頭祈禱的少數信徒。

終於結束了。我暗舒一口氣。此時,站在我和凱爾麵前的是嘉妮老師,勞爾大叔,卡麗和維利姐弟。

“伊珂,表現很棒哦。”嘉妮讚賞地說。

“謝謝老師。都是集體表現得好。”我趕緊迴應。

“就算是集體合唱,我也能聽出你的聲音呢。”嘉妮笑著說:“就像終於在滿月之夜綻放的月鈴花一樣,老師很開心。”

我大概能理解嘉妮的心情,畢竟以前的“伊珂”就像是個與集體絕緣的異類。或許我現在的樣子讓嘉妮寬心了不少。

就在我正想說點什麼的時候,另一邊的維利馬上插話。

“嘉妮老師,我在剛剛上百號人的祈禱聲中,也能清楚分辨出您動聽的聲音哩。”

“是嗎?你可真厲害。”嘉妮笑著看向維利:“冇想到,維利也有興趣參加教會的慶典活動呢。”

“那是自然的。”維利嚴肅地點頭回答:“我可是個尊重傳統的人。”

“所以纔會從活動開始到結束全程打瞌睡嗎?”嘉妮保持著迷人的微笑,忽然伸手一指:“啊,嘴角還有口水……”

“哈,哈,哈!那是因為我的精神在迴應聖主的征召……”維利稍稍仰頭輕甩頭髮,故作鎮定地抬起右手真往乾淨的嘴角一抹,才發現是被對方逗著玩。但他轉眼間就喜上眉梢地驚歎:“哦,哦,哦!嘉妮老師竟然注意了我這麼長時間嗎!這,這,這!真是深感榮幸……哎呀!”

正要開始做夢的維利,被卡麗狠狠掐了一下,瞬間痛回現實。

我注意到卡麗一手提著一個鼓鼓的大袋子,還有長柄狀物體漏出袋口,那是啥?

“這麼嚴肅的場合不要亂髮情行不行!”卡麗一邊加大力度掐得維利呱呱直叫,一邊看著勞爾說:“這麼一個丟人現眼的東西!勞爾,待會在自家豬棚挖個坑把他埋了吧!”

“好的。”勞爾語不驚人死不休,此時的他嚴肅緊繃的臉顯得尤其可怕。

“喂喂……姐夫,你是說笑吧。”維利真的嚇壞了,轉而向卡麗求助:“姐姐,我錯了,你彆慫恿姐夫犯罪啊!”

“哼!”卡麗本來冷若冰霜的臉轉向我,馬上換上溫柔的笑容:“伊珂,以後還有1個月的暑假時間吧?多來我們家做客好嗎?阿姨中午很開心呢!你看,我剛剛還在外麵采購了好些新廚具,阿姨對自己的廚藝很有自信的哦!”

“好的,如果有空我就去。”說實話,我對卡麗的熱情似火有些招架不住。我轉而看向卡麗展示的袋中各種模具、刀具、鍋具,不禁大開眼界:“哇,好多我叫不出名字的東西哩!我都不怎麼懂做飯……”

“是嗎!伊珂,要不現在就去我家吧!阿姨很擅長烤製糕點麪包的,可以教你哦!”卡麗興奮地說:“如何?嗯……我們可以先從簡單的三明治做起!”

“啊……現在就先不了……”我為難地回答,又朝著凱爾努嘴示意:你也說點啥啊!

凱爾點了點頭,正要開口之際,嘉妮老師已經上前救場。

“好啦,卡麗。難得的節日慶典,伊珂今晚可能還有活動呀,是吧?”嘉妮朝我眨了一下眼睛。

“是的,所以先謝謝卡麗阿姨啦,我隔天再去拜訪吧。”我趕緊接著說。

“那也是,那也是。”卡麗很快就甩開失望,接著說:“伊珂,你是跟誰有約嗎?如果一個人的話,現在晚上外麵有好多陌生人,阿姨有點擔心呢,要不就讓凱爾跟你一起吧。”

“是的,就是跟凱爾一起去辦點小事而已。應該很快就好了。”我回答說。

“嗯,那好吧。總之,好孩子不要在外麵逗留太晚哦。”卡麗就像在囑咐自己閨女一樣。

“卡麗說的也對,現在外麪人比較雜,老師也有點擔心哩。”嘉妮也向我囑咐說:“伊珂,雖然你已經成年了,按理說老師不應該過多乾涉你生活的。不過,畢竟你現在還算是溫芝之家的人,那還要遵守門禁時間。當然,考慮到今晚是仲夏滿月慶典,就適當延長至8點半前回來吧,好嗎?”

“好的,謝謝嘉妮老師。”我之前已看過懷錶,估算現在大概7點半左右,有1個小時的活動時間,冇意外的話應該來得及。確實,以前在學校的嚴格管理下,冇法隨便跑出去外麵看滿月,也不合適。所以,今晚可以說是難得的機會,再往後就不知是什麼時候了。

更何況,現在的我莫名地焦急。一想到要去月鈴湖探險,心臟就撲通猛跳,簡直是前所未有的神奇感覺。

難道是誰在召喚我……?

不,不可能吧……

“阿姨還是有點不放心。來,伊珂,拿上這個!”卡麗轉眼就從袋子裡掏出一根東西塞到我手裡。

我呆了一下,仔細一看,是一根長約35公分,直徑約4公分的木棍。

這……

“這是……擀麪杖?”我舉起這根比小臂還長的粗木棍,困惑至極。然後呢?

“嗯,冇錯。要是遇到流氓,你就給他一棍子!”卡麗抬手用力揮了一下,氣勢十足。接著,她盯了凱爾一眼,“哼”了一聲說:“要是凱爾像他舅舅一樣做些失禮的事,你就拿這個狠抽他屁股!我跟你講,用起來效果超好的!我用過幾次……”

“媽……”凱爾的眉毛皺得都扭曲了,彷彿在無聲請求:彆再說下去了……

“這個……恐怕不太方便……”我好無語。帶把擀麪杖去看個湖,怎麼想怎麼滑稽。

“難道還不夠安全?”卡麗想了想,再度敞開袋子搜尋了一下,悠悠地說:“其實還有彆的東西啦,都是我平時看店時用來對付些臭不要臉的死流氓,我看看……嗯,還有平底鍋,斬骨刀……”

“哦,哦,那還是這個好哩。謝謝阿姨!”我馬上決定接受擀麪杖。

嗯,相比帶著鍋和刀穿街過巷去看湖,帶個杖很正常啊!嗯,就是這樣!

“那好嘞!”卡麗開心地笑了,又再三囑咐凱爾:“你小子,記得保護好伊珂啊!要是敢亂來,做什麼出格的事,我保證你屁股開花!”

“我不會亂來啦……”凱爾哭笑不得。

終於告彆卡麗等人。我和凱爾走出教堂門口後,不由而主地同時鬆了一口氣。

呼……

……

我和凱爾都穿著今早的畢業禮服,這會身上也冇帶挎包之類。走出教堂,我就將顯眼又突兀的擀麪杖甩給凱爾,讓他記得帶回家去。

我看到凱爾露出了苦笑,可能他也感得違和吧。不過,這畢竟是他家的東西,還附上他母親的囑咐,他也不好隨便扔掉,隻能硬著頭皮拿著,與我同行。

鎮中心廣場的晚風有些溫熱。

此刻,廣場中心的木頭高台正燃燒著熊熊篝火,向著夜空起舞的火光映襯著天上的皎潔滿月,一如千年來神秘的祭祀傳承,隻是多了今夕歡樂的節日氣氛。

以篝火為中心,裡三層外三層牽手圍成圈的人們,在樂手們歡愉輕快的音樂伴奏下,帶著強烈的節奏感踏歌起舞。

大半個鎮上的人聚集在這裡,和少些對民俗風景感興趣的外地人,不分彼此地對歌共舞,痛快淋漓地抒發著喜悅和興奮之情,烘托起炙熱的慶典氣氛。

我卻無意駐足於此。

穿過人群擁擠的廣場,走過略顯冷清的大道,踏上商業區小街道,這兒是另一個世界。

此時的商業街,很多店鋪已經提前打烊。堅持開業的少數商家,昏暗的燈火,稀稀落落的行人,令得大半條商業街更顯冷寂幽暗。

與昨天下午人聲鼎沸的商業街截然不同,此刻最熱鬨的是街道末尾的酒吧街。

我看到酒吧街燈火通明,少見的成排七色彩燈給街道披上妖豔的流光溢彩。

小鎮未通電網。那是由小型能晶動力源供能的稀罕浮誇燈具,維護費用不低,隻有那些客流如織的火爆酒吧才需要這些玩意。

離酒吧街越近,人聲越是嘈雜。勾肩搭背的男男女女,肆無忌憚的嚷笑聲,迷離於渾濁空氣中的菸酒味……

與鎮中心廣場淳樸的節日氣氛截然不同,這是屬於燈紅酒綠世界的快樂。

真糟糕。但無奈非得經過這裡才能出鎮。

再走幾步,我忽然發現前方的街道上,竟然還半躺著一個人。

那人衣著臟亂,鞋子上滿是泥土,蓬頭垢麵,歪頭靠在牆邊,大半個身體卻癱在路上,占據了本來就不寬敞的小半街道。

幾個酒瓶子堆在那人身邊。夜風吹過,那人身體一抖,不慎碰翻一個空酒瓶,那瓶子便咕隆咕隆地順著風勢滾了起來。

若不是看到那人動作,我還以為那是一條死屍。

這是哪裡來的酒鬼流浪漢?我不記得鎮上有這號人。

我小心翼翼地從那流浪漢腳旁繞過,小聲對凱爾說:“快走……”

就在不經意的一瞥間,我見到那人睜開眼,順手拎起一瓶酒就往嘴裡灌,一邊喝一邊看向我這邊。

我趕緊加快腳步。

這時,身後卻傳來一個低沉的聲音。

“教會學校的學生啊……嗬嗬。願聖明保佑你們,嘿嘿。”

我愣了一下:聖明?這不是教會崇敬的聖主稱謂。那人在說啥胡話呢?

我忍不住回頭一看,見到那流浪漢仍在喝著酒看我。那人對上我眼光後,還朝著我咧嘴一笑,順便舉了舉手中的酒瓶。

真教人不舒服!

我幾乎跑了起來。當我剛轉回頭想要看路時,卻看到個黑影。

不好……

“哎呦!”我來不及停下腳步,直接撞上前方某人的身板。

“不好意思……”我後退幾步,這纔看清前方站著兩個西裝革履的男人。

一股濃烈的酒氣撲麵而來。

“看清楚點走路啊!嗝……”一個略胖的男人,右眼圈一團腫黑,雙眼迷離地看著我:“喲,學生妹啊……”

“急著投懷送抱嗎?哈……”旁邊另一個男子,左臉一片淤青,笑起來又猥瑣又滑稽。

這又是哪裡來的傢夥?我厭惡地再退兩步。

“打擾了!”這時,凱爾迅速跑到我前麵,轉頭對我說:“伊珂,我們走。”

“走什麼走啊。嗝……”黑眼圈男冇有半點讓路的意思:“這麼晚,想走去那裡啊?要喝酒嗎?還是想去郊外乾什麼啊……哈哈。”

“現在的學生真不像話啊,哈……”左臉淤青男的眼神繞過凱爾,上下打量著我:“太不像話了,穿得這麼正經,內心這麼齷蹉……呀,小妹妹穿的都是主管喜歡的款啊!白禮裙,黑蝴蝶結,平底鞋,哦哦,是不是裡麵還套了長筒襪啊!什麼顏色的啊?哦,也是白色嗎!要缺錢的話,可以賣給叔叔哦!反正你待會也不需要吧!”他一邊說,還一邊看向黑眼圈男:“是不是啊,主管……嗝。”

“屁!你才喜歡!”黑眼圈男似乎還有點清醒,馬上就罵著迴應。

“啊?剛剛在‘月神’酒吧,你不是說……”左臉淤青男還想繼續爆料,卻馬上被他主管打斷。

“屁!你再放屁!嗝!”黑眼圈男惱羞成怒。

“說夠了冇有,流氓!”凱爾生氣極了,抬高聲調吼了一聲,舉起手中的擀麪杖,伸直手臂,棍頭直指兩個酒鬼:“快讓路!”

可那兩個酒鬼隻是愣了一下,馬上就大笑起來。

“哈哈!”黑眼圈男看向他的酒鬼同伴:“這小子在威脅我們啊!怎麼辦啊,亨利?給我正當防衛一下啊!”

“哈哈!”那個叫亨利的左臉淤青男,向前走幾步,斜低著頭,伸出右臉幾乎貼近凱爾握緊前伸的棍頭,怪笑著挑釁:“來呀,打呀,用力打這裡啊!”

凱爾冷著臉,很爽快地抽出一棍子。

“啪!”

這清脆的聲音瞬間吸引了酒吧街上好些人的注意。

“哇!”亨利怪叫一聲,雙手捂著右邊新增的長條狀淤青,往後跳了一步,氣急敗壞地大叫:“還真打啊!我揍死你!”跟接著,他就咬著牙向凱爾撲去!

“亨利抓住他,我來幫你!”黑眼圈男掄起衣袖,也加入戰團。

凱爾二話不說,小步跑到離我稍遠一點的地方,便跟那兩個酒鬼混戰起來。雖然他有棍子在手,但畢竟冇受過什麼格鬥訓練,一對二很快就捱了幾拳,冇幾輪就落下風。

再一會,凱爾就被亨利從背後鎖住雙臂,連棍子也被黑眼圈男搶走。

“哼哼,剛剛打得很爽是不是?亨利,要我打他左臉還是右臉啊?”黑眼圈男舉高棍子,得意洋洋地問。

“左,左右都各來幾次!哎呦,主管,快動手啊,這小子力氣好大!”亨利一邊吃力地困住凱爾一邊說。

“住手……”我看到凱爾死命掙脫不得,緊張地在街上四處張望,尋找幫助。

好,我看到了!

那個瓶子不錯!

我快步撿起剛剛被風吹滾起來的空酒瓶,不顧街邊那個半死人般的酒瓶原主人眼光,隻想快點加入戰局!

嗯,目標就是那個黑眼圈男的後腦勺!

“住手!”

我還冇動手,前麵已有人捷足先登。

黑眼圈男舉高的棍子已冇**下,他的右手腕此時正被一個挺身而出的高大壯漢單手控製住。

“哎呦……”黑眼圈男不一會就呼喊起來,手指一鬆,棍子立刻掉到地上滾起來。

“怎麼?”壯漢冷冷地看著黑眼圈男:“剛剛在‘月神’鬨事被趕出來,馬上又在街上搞事?”

與此同時,凱爾也乘機猛地抬頭撞向亨利的下巴,隻把對方撞得“哎呦”直叫並鬆手跌坐在地上。恢複自由的凱爾,馬上先拿起地上的棍子,然後纔跟幫忙的壯漢道謝。

我看到又有一男一女走近亨利。其中的年輕男子動作利索地將亨利兩手鎖至起身後,逼得對方無法動彈。

“可惡……又是你!我,我跟你拚了!”黑眼圈男一咬牙,不顧一切地向抓住他右手腕的壯漢打出左拳。

“哼。”壯漢一個轉身繞至黑眼圈男身後,右腿一掃便把他絆倒在地,控製著痛叫連聲的他麵朝下躺在地上,火速掏出一個手銬將他兩手緊鎖在身後。

跟接著,壯漢快速搜了一下黑眼圈男的全身,從對方的前口袋中搜出名片和工作證,嚴肅地說:“聚能聯合工業月鈴礦區主管德肋,很好,冇想到提前相遇了,誰說你今晚在礦區值班的?行為不端,剛剛在酒吧裡猥瑣女性,現在又攻擊他人,你被捕了。”

“胡說!你有什麼證據!我要控訴你!你是誰!”德肋一邊吃著地上的灰塵一邊大吼。

“國家調查官,萊特,編號03184,歡迎提出您寶貴的意見。”壯漢轉而向亨利邊上的男女喊話:“菲利,芙琳,跟鎮上的治安官聯絡一下,給這兩個酒鬼安排個地方醒醒酒。”

“哼,哼……調查官啊。”德肋冷言冷笑:“檢察院的人要管到治安小事嗎?不用勞駕您大人吧!你無權逮捕我!”

“您說得對。但我有專項調查令,關於非法貨物運輸……今晚我們先好好聊個通宵吧。”萊特語氣嚴厲地回答。

“……”德肋眉毛抖了一下,嘴巴張了張,再冇說出一個字。

“已經冇事了。”萊特看著站在旁邊的我和凱爾,語氣溫和得多:“後麵交給我們就好。你們可以離開了。”

“這不公平!”亨利喘著氣展示他右臉上的淤青;“看看這個!我被那傢夥拿棍子襲擊了!為什麼他們可以走!你們怎麼不管!你們有權移交治安官處理的吧!”

“什麼棍子?”萊特掃了一眼凱爾手裡的東西,馬上判斷說:“我隻看到一根擀麪杖。”

“你!我,我要向檢察院投訴你!”亨利氣急敗壞。

“好的。你記得按文字格式寫投訴信。”萊特看向芙琳,交代說:“芙琳司務官,麻煩你到時親自受理一下這位先生的投訴。”

“冇問題。”芙琳展顏一笑:“我很習慣這種事了。”

“……”亨利徹底閉上了嘴。

……

這段意外的衝突就這樣結束了。凱爾受了點皮外傷,還好冇什麼大礙。

我悄悄扔掉手裡的酒瓶,和凱爾謝過出手相助的萊特等人,繼續趕路。

浪費了點時間,應該冇問題吧……

一路上,我看到凱爾嘴角的小片淤青,很是過意不去地道歉:“對不起,凱爾。要是你冇來,就不會受傷了。”

“冇事,是我自己要來的。”凱爾卻笑著回答:“還好我來了,要不受傷的就是你了。”

“謝謝……”這讓我更加過意不去了。

酒吧街的明亮燈光漸漸甩在了身後。

馬上就要出鎮了。

……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