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一起讀書網 > 玄幻 > 魔女的交換 > 第68章 舊案

魔女的交換 第68章 舊案

作者:晴斕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16 19:58:56

-

距離聚能聯合總部大樓爆炸案庭審已經過去幾天。

週六上午,我照例來到中央圖書館兼職。

忙活兩個多小時後,稍微空閒些的我,通過旋梯走到五層東北5c舊報刊區。

站在5c-048報架前,我找到有些發黃的1498年份《紅番茄報》。

從3月1日報紙開始,我逐份快速瀏覽起頭版內容。若是重大事件,首版必定會以誇張標題讓人一目瞭然,我對這報紙已經頗有印象了。

如果能去偽存真,我甚至覺得,這份報紙對事件的報道,事實上比《自由報》挖得更深。

翻到1498年3月24日報紙時,我頓時暫停翻報動作。

隻見頭版大標題寫著:“菱川雷岩2號礦區昨日發生恐怖死亡事件!”

找到了?我馬上抽出這份報紙,仔細閱讀。

當時的《紅番茄報》還是晚報,記者在事件隔天的調查時間相對充裕,挖掘出不少資訊。

雷岩2號礦區,就是戴莎講過的黑能晶礦區。

據報道,當年3月23晚上,6名礦區值班工人遇害,屍體大麵積發黑,麵容扭曲,死狀恐怖。

而且,現場還發現6隻野狼屍體。

這個事件看起來跟月鈴礦區很像,怎麼回事?

我快速閱讀過全篇報道,並未看到“死靈”字眼。也許就如戴莎所說,那時候還冇人意識到“死靈”存在?

但如果以現在掌握情況來回溯,僅從遇難者死亡特征來推敲,確實有死靈行凶痕跡。

當時報道又怎麼說呢?

《紅番茄報》描述出一個獵奇式故事。據說,西部2號礦區接近卡諾州界,當地除了聖主教及聖神教信仰外,也有山神、河神、森林之神等眾多民間崇拜。

事故前幾天,有神秘外地人委托礦工獵殺山林野狼,據稱可高價收購皮毛。於是,就有1個工人響應,並組織另外5人一起狩獵。

這6人,正好就是3月23日值夜班的小組。

而那個帶頭工人,卻在那天臨時與人換班,逃過一劫。

但是,事件發生後第二天上午,報道記者在當地已找不到收購皮毛的外地人,甚至連那個帶頭工人,據說也在第二天大清早就離職,徹底不見蹤影。

也就是說,買家和帶頭人接連失蹤,連皮毛都不要,隻留下一堆謎團。

由於遇難者死狀太詭異,死亡原因不明,當地治安官無法得出結論,記者就自行臆測,不排除是當地魂靈神怪作祟,懲罰不懂得尊重自然和聖靈的愚人。

讀到這裡,本來前麵事實還算客觀描述,後麵卻突兀引入怪力亂神,簡直是精神分裂。

這個記者是誰?我好奇瞄過一眼:林奇。

看介紹,他應是當時菱川城駐點記者,第一時間調查並寫出這個頭條新聞。

將報紙放回報架後,我繼續翻起6月份的《紅番茄報》。

1498年6月20日的報紙頭版映入眼簾:“長灘東海港口昨夜發生連環殺人事件!”

記者竟然又是林奇,這次身份是長灘城駐點記者。

難道他剛好被調任到長灘?

這個事件冇雷岩礦區那麼詭異,但很驚悚,而且存在一些不合理細節。

案發地東海港口,當時是位於東海島新建深水港口工地,尚未完工。

死難者也是6名,為當晚孤島工地值班人員。

這起案件冇有神秘生物存在,但有明顯的邪教背景。

凶手是其中一名工人,據調查半年前加入聖明教會,思想逐日偏激,甚至呼喊過“死既是生,生既是死”口號,還試圖向同班工友傳教,但未成功,人緣也很差。

作案證據確鑿,過程比較清晰。林奇引述治安官初步調查結論,基本可以還原當晚事件。

凶手一人持刀殺害三名已入睡的工友,但可能驚醒其他兩人。

在後續搏鬥中,凶手殺害其中一人,但被另外一人反殺。

按道理說,這起案件應該會有一名倖存者纔對,但那人最後也被殺害。

據稱,從現場指紋、道具、血痕等現場痕跡判斷,包括凶手在內五人,均有致命刀傷,死亡原因清晰。

那名理論“倖存者”死因成迷。他本身隻有輕傷,被刀劃過而已,流血極少,不至於喪命,但卻渾身發黑,而且脖子上存在被凶手撕咬過的齒痕。

然而,即使是被凶手咬過,那也隻是輕傷,不應該致命。

林奇寫出最不可思議之處:死亡地點。

四具屍體集中在工地休息處,血泊成河。

理論“倖存者”斃命於距離休息處近500米遠的通訊處,他應是想打電話向長灘港口求救,但當時是半夜3點左右,對麵冇人接聽。

最後,治安官清晨在通訊處發現另外兩具屍體,包括凶手。

凶手被傷及動脈,出血量很大,從休息處到通訊處一路血痕,幾乎血已流乾。他怎麼能“走”或“爬”到通訊處,還能攻擊彆人?無法理解。

這個疑點,治安官也說不明白。

除了掉落在休息處的刀具,還從凶手身上搜到打火機,邪教語錄,普通黑能晶礦石,並無其他特殊之物。

如此不合常理的情況是怎麼回事呢?林奇再度發揚瞎掰風格,從幽靈、屍變到超自然力量猜了個遍。

這篇報道開始出現“死靈”字樣,因為與邪教有關聯,死靈複生與惡魔召喚都成為推測原因之一。

眼看後續報道轉成鬼怪傳說,我乾脆合上報紙,放回原位。

還有9月份的報紙呢?

我繼續翻下去,直至看到1498年9月16日的頭版:“紫櫻城昨夜發生滅門事件!”

這標題相當嚇人,我愣過一會後,才抽出這份報紙閱讀。

該案發生在紫櫻城花城區琴灣,臨近雪灣海灘的一處高尚住宅區。遇難家庭本是四口之家,包括男女主人和一對子女,還有兩名住家女傭。

其中,長子因在碎石城讀書逃過一劫,但其父母親、妹妹及一名女傭,被兩名凶手殺害。

該案同時有治安官和檢察院調查官介入。據透露資訊,凶手a是與該家庭男主人有生意來往的西北州某工廠主,當天長途跋涉專門來訪。凶手b是凶手a的司機,兩名凶手均有較長時間的邪教接觸史。

作案過程相當殘忍。據僥倖逃生的女傭敘述,當晚凶手a和b與男主人在書房裡閉門商談,但不知為何發生爭吵,接著就聽到槍擊聲。

據倖存女傭說,她親眼看到,書房門被打開後,凶手a拿著手槍,凶手b帶著匕首,在這個家裡殺人。她驚恐逃離,幸好凶手a槍法不準,才能逃生到鄰居家報警。

這一帶所居皆為富人,大多數家庭都安裝電話。

治安官出警也很及時,但到達現場後,發現死狀慘烈的6具屍體。

兩名凶手也同時死於非命。

根據現場證據,死因基本清晰。

該家庭的男女主人均死於槍擊,應是凶手a所為,次女和一名女傭死於凶手b的利刃。

而凶手b,也被凶手a槍擊殺害。

凶手a最後吞槍自殺。

看到這裡,我拿著報紙的雙手都有些抖。

難以想象那時候現場有多可怕。

這兩名凶手是瘋了嗎?然而,報道也冇有進一步訊息。但是,凶案第二天林奇就能瞭解詳細到這程度,實際上挖料已經相當深入。

可能因為官方調查尚未充分的緣故,報紙上冇有權威的凶手動機分析。而林奇,直接根據凶手邪教接觸史,牽強附會所謂邪魔附身等猜測,還新增一段邪教惡魔召喚曆和“流程”,真是風格依舊扯淡。

在這篇報道中,林奇身份是特約記者。難道他不再固定駐點,變成專題報道了?

我想了一會,放回報紙後,再走到5c-051報架,找回之前報紙。

再看一次3月22日、6月18日和7月份新歸檔《紅番茄報》,我似乎想到些什麼。

好像有許多個點。隻是冇連起來,看不出真相一角。

隻是在腦裡想象,感覺有點亂,串不起來。

我在報架之前來回走了幾步,拿出之前整理圖書時隨身攜帶的檔案夾板和筆記本,提筆開始記錄。

如果以時間排序,歸納各地各事件,會是怎樣呢?

1498年3月23日,菱川城雷岩2號礦區,6死。

1498年6月19日,長灘城東海港口工地,6死。

1498年9月15日,紫櫻城花城區琴灣住宅,6死。

1501年3月21日,小雲城雲端煤礦,8死。

1501年6月17日,月鈴鎮1號礦區,4死。

1501年7月17日,碎石城南部舊城區,6死。

印象中,似乎基本都是林奇署名報道。難道他也在跟蹤調查?

歸整來看,上述死亡事件,要麼有死者屍體全身發黑,要麼行凶者有邪教背景,要麼存在死靈活動跡象。

我看著筆記本,想起月鈴湖畔滿月之夜,一陣後怕。如果冇有那神秘的能力,我和凱瑞也將變成冷冰冰的遇難者數字。

列表中的事件,除了紫櫻城案件有人倖存,以及月鈴事件中我和凱瑞大難不死外,其他現場人員都已遇害。

而且,案件都發生在晚上。難道是便於作案?那又究竟是誰作案?邪教分子嗎?

越想越害怕。這會的寂靜,彷彿滲入些許冷意,令我不由自主打起寒顫。

而那些年份,不知道為何,一目掃過,總覺得數字有些眼熟。這又是為什麼?

心跳在加劇,腦袋也有些混亂,一時想不到答案。

我將報紙迴歸原位,收好筆記本,安撫自己那緊張心情。

冇什麼,彆怕。走一下,放鬆放鬆吧。

懷著複雜心情,我來回走過幾圈,又站在一處報架前。

那是5c-041報架,擺放著1491年份的報紙合訂本。

1491年?

週三庭審,巴倫曾講過的《勞動關係法案修正案》,就是頒佈於這一年。

很突然地,我竟對那部法案的誕生產生濃厚興趣。不過,這種嚴肅話題,可能不適合《紅番茄報》吧。

於是,我拿下1491年《自由報》合訂本。

真厚,而且挺重。我不得不把這個大塊頭擺在走廊地板上。抱歉,這條狹長回字走廊隻供讀者找書所用,也冇有桌椅之類佈置。

我蹲下來,從1491年1月1日報紙開始翻起。這真累人,特彆是那深黃色紙張配上嚴肅文字,內容又枯燥,讓人讀得昏昏欲睡。

此刻,就像在靜謐時空裡尋找過去。

謝天謝地,終於找到想要的資訊。

1491年5月1日頭版標題:國家立法院通過《勞動關係法案修正案》。

支援和讚成的比例為262:259。可想而知當時的激烈場景。

《自由報》難得展現一回激情,有篇社論對此描述並展望未來:“二十年前的《勞動關係法案》把地下工會扶正到地上,今天的修正案為工會組織的發展壯大鋪平道路。從今天開始,不管任何地域,任何產業,任何工種,從隻有兩三名工人的偏僻小作坊,到數十萬從業者的整個能晶礦業,都可以組建自己的工會,在和平談判的框架內解決勞資矛盾。那麼,未來會出現跨領域的統一工會嗎?勞動階層是否站起來成為新時代政治力量?讓我們拭目以待吧。”

讀到這裡,我內心萬分感慨。

似乎冇那麼簡單呢,經過十年的演變,繁多又混亂的大小工會組織還冇擰成一股繩,反倒是聽說暴力事件層出不窮。

特彆是1498年到今年,僅僅是筆記本上那些恐怖事件,特彆駭人聽聞。

也許如巴倫所言,未來還需要再整合,統一發聲。這個過程又會是多久呢?

那麼,立法者當年有考慮過這種趨勢嗎?

我仔細閱讀起當年報紙,確實有提過一小段。立法者預言那將是勞工階層整合的艱钜過程,也許會有一定動盪期,但相信人性博弈終將達成理性均衡,迎來光明未來。

好像有些理想主義呢,我輕笑出聲。

這人是誰?我好奇起來。

然而,這合訂本太不友好,恰好這又是偏中間年份報紙,於是就有些內容被嵌在合訂本中間裝訂處。比如這位理想主義立法者名字,就這樣隱藏在難以掰開的夾頁角落裡。

好想把這合訂本拆了啊!

試過幾種辦法,仍然看不出名字。

好吧,放棄。

我站起身後,把這本厚重的合訂本放回原書架,撿起筆記本後,感覺竟相當疲累,雙腿都有點麻木。

於是,我走到走廊鏤空護欄處,做個深呼吸,振振精神。

順便俯視一下壯觀的圖書館中空大廳和眾多的人群。

嗯?中央谘詢台外麵,站著一個人。他雙臂相疊靠在櫃檯上方,不知在等什麼。

理查先生也不知道跑哪裡去,冇人接待那個人。

我再睜眼看個仔細,嘿,那不是凱爾麼?

他一般都是下午纔來,這會怎麼來的怎麼早?

現在不太方便呼喊他。於是,我快步走到旋梯處,打開鐵欄門,走出去後再鎖上門,咚咚咚地小跑下樓。

到達大廳後,我跑向谘詢台,來到距離凱爾背後五六步位置時,發現他似乎還冇發現我,頓時一笑。

我還小喘著氣,待得調整好呼吸後,才大步走上前,重重拍過凱爾的肩膀,卻小小聲說:“上午好啊。”

凱爾被嚇了一跳,幾乎彈著轉過身來。

他見著是我後,才抬手撫著心臟位置,笑著說:“應該是下午好吧,伊珂……”

“啊?”我呆了一會,掏出懷錶一看:確實是下午2點半。

咦……我剛剛在五層待過那麼久嗎?

……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