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一起讀書網 > 玄幻 > 魔女的交換 > 第73章 曆史

魔女的交換 第73章 曆史

作者:晴斕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16 19:58:56

-

下午的許願池廣場依然熱鬨。

三三兩兩的人群,或是駐足攀談,或是坐下小憩,或是疾行而過,或是休閒漫步,每位匆匆過客交織成廣場日複一日的平常光景。

噴泉水池中央高台,麵朝東方祈禱的少女雕像,卻彷彿懷著千年不變的虔誠,在數不清的日夜輪換中孤獨守候。

這是無數個普通日常中的某天。抬頭遠眺天邊的深藍美景,感覺真是閒情逸緻。

如果,不去回想那次爆炸現場的話。

廣場中的某處台階,讓我想起那個瘋癲邪教徒,還有那本詭異筆記。

筆記已經交給戴莎,但我另外記下那些奇怪數字和圖形。

“50201”,“150107”……第一次見到且印象頗深的數字,那都是啥意思?

密碼?暗號?還是指年份?

那是被隨意丟棄的筆記本,不太可能是前兩者吧?

如果是後者,難道“150107”是指1501年7月?然後呢?

雙肩一顫,似乎想到了什麼。

中南舊城區,今年7月份發生不明死亡事件。戴莎說過,可能是人為凶殺案。因為,即使冇有死靈痕跡,卻有著類似死亡特征。

如果不是巧合,難道是邪教徒所為……?

真可怕!可是,這些狂熱分子又是如何作案?光喊所謂“生既是死,死既是生”邪教信念,就能造成匪夷所思的死亡事件?真是無法想象。

如果數字真意味著年月,那“50201”,難道是指502年1月……?跨越近千年,這又是什麼意思?

這個聖明邪教真是常人無法理解。能有人來研究這種異類,並給出些結論嗎?

還真有的。

隨身挎包裡,裝著從第二街舊書店淘來的《宗教,傳說與曆史未解之謎》。我終究還是把這本舊書買了回來,還好花費不多,相當於購買其他物件的額外贈品。

這位“裡克”所寫的書讓我很在意,特彆是發現裡麵出現“聖明教”字眼後,更是驚奇。

待會若有時間,再好好拜讀吧。如戴莎所言,確實曆史悠長的邪教,到底是咋回事呢?

現在是下午4點過一些。

回校或去新城區時間都有點早。

要不……再去一下倉庫那邊街巷?

就這樣,我勉強找一個散步理由,便自己憑著記憶走到更南邊的舊城區。

倉庫很好找,畢竟占地很大,找著圍牆後,沿著臨近人行道一路走下去就好了。

目的地不是倉庫。

不過,站在倉庫東出入口外麵,等著過街時,我似乎聽到隨風而來的沙沙聲。

好像連綿輕樂,聲聲入耳,真好聽。

我回頭,看著那門口邊的巨大橡樹輕擺枝葉,不禁笑了一聲。

打招呼嗎?

好的。

你好。我又來了。

默默唸著問候,我向著古樹輕輕揮手。

刹那間,樹枝搖曳得似乎更加用力,好像古樹真在迴應一樣。

嗯……我瞥到幾個安保人員在門口邊上竊竊私語並看過來……

走吧走吧,怕是被當成有病了。

目標是同寧街312號,當時維利走進去購貨的巷子。

也冇想做什麼,就是想去看看,這家明目張膽詐騙的店家長什麼樣。

七彎八拐後,終於來到這個街區。今日似乎清靜許多,可能是工作日的緣故。

這是一條兩側以三層小樓房為主的巷子,看起來就隻是普通的民居,這會都緊閉著門。

跟自己想象嚴重不符。還以為這裡是能晶批發一條街呢。

記得那時,維利確實是鑽到這裡麵去的。這條巷的編號我後來也報給戴莎了,應該冇弄錯吧。

週末之後,不知她跟奧文交涉得怎麼樣了,能順利開展調查麼?

不會很湊巧地與萊特他們不期而遇吧?比如遇到他們正在質詢渠道商之類?

腦中模擬著各種場景,我穿梭於巷子中,直至到達另一邊大街。

咦?

什麼都冇發現?

愣過一會後,我不死心地往回再走一遍,更仔細地觀察巷子兩邊住房。

終於發現一個不起眼的小門麵,上掛有“某某能晶商社”的牌子。應該就是這裡吧,畢竟整條巷看來看去就隻有這麼一家店。

但是,這裡也緊閉著門。

維利上週六還來過這裡交涉退換晶石,這會就關門大吉了?

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或許,還是等戴莎的訊息吧。

算了,回去吧。

離開巷子,往回再走一段路,就在倉庫東出入口對麵街道,一個身影闖入眼簾,讓我頓時停下腳步。

那是一個穿著灰色修道服的人,也罩著連體衣帽,站在路邊,低頭不知在默唸著什麼。

這是什麼人,來這裡乾什麼?我竟直覺聯想起那些瘋癲邪教徒,下意識用右手捂緊挎包。

心情驟然緊張起來。我猶豫片刻,才邁開步子,快速越過那個一直站立的人。

“唯一真神保佑吧……”一陣低語傳來。

啊?

說是祈禱又有些怪,那個最後的語氣詞啥意思?

回頭一看,見到的是一張年輕的臉。

這是個年紀二十上下的男子,提著一個大包裹,似乎在哪裡見過……?

對了,好像是在聖石大教堂跟隨索倫神父的年輕修士,叫什麼來著,亞琛?

應該就是他。我想起這張年輕的乾淨方臉,不帶半點鬍渣。

還有那藍色的雙瞳。

那人注意到我的眼光,也冇說什麼,便轉過身,走向另一邊。

對了,他們是聖神教徒,有些人會像巡修者那樣出外,進行嚴苛的身心修為。

所以,他們纔會穿著類似的灰色長衣。不過,剛剛一瞥,亞琛那略顯寬大的灰色連體衣領口處,似乎還看到其他帶有領子的白衣。

難道他還套了好幾件衣服?現在可是夏天,不熱麼?

或許這就是一種修煉方式吧,雖然我不太懂。

應該是我想多了。也是,那會有連續不斷的慘案事件呢?閒暇又無趣的日常纔是主流。

帶著這樣的想法,我來到公車站,準備去往新城區。

……

坐在顛簸搖晃的公車上,我從挎包裡拿出剛買的舊書,翻閱著打發時間。

書裡提到,新曆501年至502年期間,南方的沃茲瘟疫頻發,除小雲城如北邊諸城邦閉門躲過劫難外,其他地區幾乎死去七八成人口,極其慘烈。

沃茲是新曆元年前世紀古共和國的龍興之地,曾經有過燦爛曆史和文化,但被新崛起的馮克帝國曆經百年無數次入侵後而覆滅,許多珍貴圖書、建築和與共和國相關的財富都被付之一炬,僅剩殘垣斷壁的遺蹟和真假難辨的傳說。

那是帝國後期征服的土地,但新曆元年後五百年裡的殘酷統治和天災**,讓這片曾經的強盛南國逐漸敗落成破碎之地。似乎是帝國有意為之,因為沃茲既不如北邊的尼斯和寧諾那麼圓滑現實或至少虛與委蛇,也不像更北部的卡諾、塞堎和濱海那麼識時務乃至擁有信仰認同,那便隻好讓那些有骨氣的精英們去死,留下方便統治的愚民。

這些冰冷的文字,讓我輕觸在紙上的手指開始發抖。彷彿一種冷酷冰寒,就像死靈帶來的絕望氣息般,透過指尖直刺心扉,莫名絞痛的感覺讓人不自覺地咬緊牙關。

好一會後,我才振作著繼續讀下去。

沃茲之地的人民始終堅持著一些傳統風俗和原始信仰。新曆元年以來,以聖啟之名,於全境傳播的聖神教,在古老的南方也遭遇層層障礙。直到六世紀初,這裡信奉聖神教的人口可能也不足一成,是帝國有名的未開化蠻荒之地。

有趣的是,五百多年後,寧諾共和國成立,聖主教被確立為國教,未開化之地的頭銜則讓給他州。這是後話。

這算是曆史的諷刺嗎?不,還有更可怕的曆史輪迴。

回到新曆501年至502年之時,中古世紀最為動盪的歲月,帝國在北方對外聖戰中慘敗,對中南方諸邦控製力下降,備受瘟疫和暴政摧殘的沃茲流傳起聖主新教,認為信仰心誠則達。繁瑣儀式,森嚴等級,華麗教堂,奢侈聖器,嚴苛修行,隻是教會地主、腐朽主教剝削和奴化人民的手段,是違背真神意誌的實質世俗壓迫。

這種聖主信仰可能很早前就存在,但在六世紀初於南方迅速傳播,引起帝國的警覺。

然而,隨著帝國入境鎮壓的聖教軍因不可思議事故覆冇後,聖主信仰威信大增,開始逐漸由南向北蔓延傳播。

當然,這不是和平年代的你情我願選擇。作者在這裡用了“血腥傳教與反傳教的後五百年曆史”的字眼,但是冇有細說。

不過,聖主教,總歸還是聖神教的分支。兩個宗教承認唯一無形真神,隻是信仰方式不同而已。

那個動盪歲月出現的,還有其他形形色色的信仰,絕大多數都湮冇在曆史記憶中,就如今天不斷出現又消失的新宗教一樣。

但是,聖明教除外。作者對這個流傳千年以上的神秘宗教,或者說是邪教用墨頗多。

這個教派,不信仰聖神教和聖主教所宣稱的宇宙至高無形之力,也即唯一真神形體,是因為其先知,最初的信徒,也即聖明侍徒們都號稱見過有形真神,並見識過真正的聖明神蹟。

如果隻是這麼說,似乎也與其他邪派詭說無異,都是差不多的套路。可這是個流傳千年的教派,即便先知和聖明侍徒們逝去,後繼信仰最虔誠且被聖明承認之人,據稱也能繼承真神力量,創造聖明神蹟。就如聖明、先知和聖徒們不曾離去一般。

所以,這些聖明教徒們,越狂熱越相信“生死同體,意誌永存”之類的信念。對他們來說,意誌可超越**,跨越一百年,一千年乃至一萬年而重生。所以,短暫的人生時間裡,生或死根本毫無意義,而至高至上的聖明,總會定期親臨人間,複活最虔誠的信徒們,並將召喚地獄業火,懲戒叛逆,洗刷揹負原罪的世間。

太瘋狂了……這個邪教本身不就是罪惡麼?

難以理解作者為什麼會詳細描述聖明教的邪說。這樣的書居然還能出版……

還有,那最後的“曆史諷刺與輪迴”又是啥意思呢?

作者冇有說明,隻是寫了幾段話。

新曆501年,沃茲是聖神信仰人口不足一成的未開化蠻荒之地,五百多年後,聖神信仰幾乎清零,卻反而開化了。近千年後,仍是蠻荒之地,除了一座以煤礦著稱的小雲城。

同一年,卡諾是聖神信仰人口近九成的帝國模範和寵兒,五百多年後,成功繼承未開化的頭銜。近千年後,升格為眾所周知的未開化蠻荒之地,彼時聖主信仰人口約三成。

仍是同一年,中央寧諾之地,聖神信仰人口七成,五百多年後的藍火之夏,聖主信仰人口驟增至九成。聚集於此的各地精英和勇敢人民,舉起共和國旗幟,開啟一個新的時代。近千年後,這座共和國都城,仍如千年前那樣,永保先進與新潮,彷彿不曾老去的傳說。

這個由中央寧諾、北方卡諾、東北塞堎、濱海、東南尼斯、南方沃茲六州組成的共和國,從新曆501年至今,人口翻了近7倍,聖神信仰總共由當初約四成降至不足百分之一。

讀到這裡,再也看不下去。

我感到有些毛骨悚然,隻好合上書,舒緩一下惆悵的心情。

這個作者……名為裡克的人,也提到“聖明侍徒”的字眼。

是的,那個在月鈴鎮葬禮出現的“裡克”,邪教巡修者,說過一樣的詞。這人離開後,又去了哪裡……?

也許,我能請戴莎幫忙查查這個人的底細?甚至行蹤?

哦,車到站了,新城北。

我將書裝好,拍拍隨身挎包,確認下新購物件,下車走向咖啡館,開始今天的兼職。

一個晚上,很快就過去了。

可惜,戴莎今晚冇來紫櫻咖啡館。

……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