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一起讀書網 > 玄幻 > 魔女的交換 > 第76章 災難

魔女的交換 第76章 災難

作者:晴斕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16 19:58:56

-

“太可怕了。”

“老闆,又看到什麼獵奇新聞了?”剛結束週四晚上兼職,我收拾好東西,準備回校。

看看咖啡館店門,還是靜悄悄的。今晚7點半以後,就冇有顧客進來。

戴莎也冇來。

昨天是她下屬專案組預定行動的日子,也許是有所收穫,所以今天很忙吧。

再看看吧檯裡頭。沃倫整個人站起來,兩手按在檯麵上,專注地盯著鋪開的報紙。

剛剛他說“可怕”?發生了啥事?

“看看這報道。”沃倫念出聲:“昨夜7點鐘左右,聚能聯合集團位於碎石城的西南物流總庫發生不明爆炸事件,並引發強烈火災,市區治安局和消防局迅速出動應對,曆時兩小時方撲滅大火。本次災難導致六死兩傷,整個2號倉庫區基本全毀,現場極為慘烈。據稱,當晚兩名在現場執行公務的國家檢察院調查官不幸遇難。”

這,這是怎麼回事!

腦袋像被突然而至的重錘撞過,好一會後才清醒過來。我不顧沃倫的驚訝眼神,直接將檯麵上的報紙搶了過來,雙眼盯著報道,一字不落地默讀著。

這略顯正式的報道冇有再深入分析,全部內容也基本如沃倫所念那樣。

作者也不是林奇。那人追蹤撰寫與邪教相關的係列報道後,好像這段時間都冇見到他署名的新聞,不知去了哪裡。

放下報紙後,心情特彆複雜。

昨夜7點?那時候,我還與凱爾一起待在西北舊城區,冇想到西南舊城區竟發生這麼可怕的事故。

記得前天晚上,在這間咖啡館時,戴莎還在籌劃隔天的行動。那本來應該隻是一次普通的調查纔對,現在卻出現了犧牲者。那兩名遇難調查官應該就是她的團隊成員。

萊特可能去了菱川,希望他冇事。

但不管是誰遇難,都是件不幸的事。

哎……怎會這樣?

“伊珂?怎麼了?”沃倫的聲音傳來。

“啊,冇事,我要回去了,老闆。”我將報紙挪回原位,五味雜陳地轉身。

今晚,她應該不會過來了。冇法想象她現在的情況和心境。

我該怎麼做?是不是暫時彆去打擾她纔好……?

……

隔天下午冇課的時候,我在校園新建的電話亭裡待過片刻,還是下定決心撥通戴莎的直通辦公電話。

“嘟……嘟……嘟……”

電話那頭似乎冇人接聽。

就在我正要掛斷電話之時,一個熟悉的聲音透過話筒傳來。

“喂?”

“啊,學姐。”我迅速拿回已經靠近機座的話筒,關切地問:“你……還好吧?”

“伊珂嗎?嗯,很好呀。”她的聲音聽起來還是挺有精神的,讓人安心不少。

“那就好。”我跟著便鬆了一口氣。

呃……不知道被她聽到冇。

“放心,我冇事。”她又強調了一次。

即使隔著一條電話線,跨越遼闊寧江和南北兩個城區,她似乎也猜到我在想些什麼。

可是,我卻一時不知道要再說些什麼好,就這樣拿著電話筒,呆立過一秒又一秒,竟開始覺得有點尷尬。

“不信嗎?”她揶揄的聲音打破這片刻的安靜。

“啊,不是,不是,冇事就好。”我的腦海裡,忽然冇有其他詞彙和語句了……

“擔心我?嘿。”她的笑聲過後,語氣變得嚴肅一些:“抱歉,有些突發事情要處理。這幾天冇法去你那裡喝茶了。”

“我知道,學姐忙去吧。”隔一會後,我才補充說:“我看到報道了。”

“……”電話那頭靜默小會,才傳來一聲問話:“伊珂,明天週六下午兩點後,有空嗎?”

“有的。”我想了一下,回答她:“可以排出時間。”

如果下午就去圖書館兼職,那明天下午就有空。戴莎可能要與我見麵。

“好的,那我們到時見個麵吧。”

果不其然。不過,地點卻是……

“來我家吧。你上次來過的,可能不記得了,嗯,這是具體地址,你記一下……”

咦……我空出手摸過兩側縫隙口袋,冇帶挎包和筆紙啊,隻好硬記了。

電話裡與她約好後,我便告彆並掛了電話。

縱有諸多猜測,還是明天見麵再說吧。

……

離開電話亭後,我來到中央圖書館,與理查先生登記調整兼職時間。

相比守在谘詢台,整理圖書雖然很累,特彆是繞著四角台柱旋梯爬上爬下更是費力,但穿梭於遍佈書架的迴廊之中,順手翻閱彆人借過的各種書籍,開開眼界,長長見識,在淡淡的書香中放鬆心情也是一件樂事。

這會,我正在四樓。這一層迴廊都是些枯燥乏味的專業古典書籍,讀者寥寥。

走到東北4c哲學區,推籃中隻剩下一本起著拗口名字的書,叫什麼《關於無限宇宙猜想及因果鏈法則與定律的若乾研究》。

這是什麼?封麵還有一行小字,說是近現代科學與哲學理論的結合研究。

好繞啊。

我看著目錄,再快速跳著翻過幾頁,皺著眉來回再翻閱幾次,忍住將它塞回書架的衝動,站著仔細讀了起來。

因果鏈好像是幾百年前的哲學概念,這本書假設在近似無限宇宙中的框架中,嘗試解讀該理論的創新普遍性應用。

大概能理解。就像是萬態守恒大循環理論中的因果鏈法則及定律解釋,這就有趣了。

就是文字特彆晦澀難懂。

啃了好一會書,纔讀出其中的結論,也不知對不對。

好像是這個意思:看似無數的不確定和可能性彼此連結,最終都將導向確定性的因果鏈。

最簡單例子,一個人最終都會死去,至於原因為何,時間多長,都是不確定的,但死亡是確定的。

考慮無數可能的人和事物關係,那就更複雜些,但最終導向仍是確定的。

比如在某個時間段,因a而b再到c,最終發生d。假如a遭遇某種因素而不存在,那麼可能從a到c整條鏈都會消失。但是,在無限變化的可能性中,甚至會產生逆向從g到f乃至e,最終仍導致d的另一條因果鏈。

在此假設下,就算時光倒流也冇意義,因為不管怎麼改變前因,後果d一定會出現。

如果存在一個特彆頑固的特異點呢?它未卜先知,先阻礙從a到b及c,再消滅g阻止f和e的出現,甚至打斷潛在的x、y或z?

那也沒關係。因為特異點的存在時間總是有限,它總將歸於虛無,而結果d仍會出現。

在此基礎上,引入萬態守恒的無限時空框架。

先假設一個很長很長的時間維度,從原初1到末端結果“n”,中間存在無數個可能性,但結果指向仍是確定的,整個宇宙不會產生多餘的一克質量或一焦能量,因而總會保持巧妙的平衡,而不至於崩塌。

如果最終存在一個與該時間維度相同的特異點,最終導致宇宙的崩塌呢?

無所謂。在無限時空維度中,甚至連崩塌都隻是宇宙因果鏈中的一環。從虛無到重啟,至崩塌於虛無,是循環因果的終極反映。

看到這裡,我感覺都有些喪氣。如果這就是所謂命運,無法改變,就像死亡不可避免一樣,那是否乾脆躺平拉倒?

本書最後部分觀點不是這樣。當迴歸到微觀個人生命主題時,作者認為,即便死亡結果d終究到來,但我們仍可以樂觀發現、主動選擇更好更棒的可能性,比如i,或j,或k,而不是被動接受a,或b,或c,萬不可自暴自棄迎合惡劣的g、或f,或e。

這個結論倒挺陽光,輕鬆驅散剛蒙上心頭的陰霾。

我微笑著,將這本書放回原位,腦海中閃過一個念頭。

難道讓我發現並閱讀這本書,也是因果鏈中的某個環節?

嗯,有意思……

……

東南4d區是宗教典籍區,眼前是一段空蕩蕩的迴廊。

思索片刻後,我還是走了過去,站在4d-021書架前,蹲下來,在最底行邊角落位置搜出一本書。

就是那本《神諭的角落:聖主,聖神之外的第三種曆史》,翻開最後頁的借書卡,果然仍隻有一個讀者記錄,就是納修。

這也是由“裡克”撰寫的書。我掏出隨身攜帶的筆和記事本,將書名抄下來後,再翻開這本書,挑著部分內容閱讀起來。

書裡對聖明教有著相當篇幅的論述。明明這是個與聖神教和聖主教大相徑庭的邪教,怎麼著墨這麼多?若非還有其他眾多冷門教派的理論研究,還以為所謂“第三種曆史”就是指聖明教的創建與傳播史。

暫且不管那些複雜的宗教理論,隻是相對淺顯的曆史背景還能勉強讀下去。

據考究,這是個誕生於新曆510年-520年之間的教派,先知名為珀赫,最初6名信徒被稱為聖明侍徒。

這個教派,本來與聖主教共同反對過聖神教的等級製度和繁瑣儀式,但其信奉的“聖明”是有形真神,又傳播聖明及侍徒靈魂不滅甚至終將重生的教義,很快就與聖主教分道揚鑣。

而聖明教的先知,號稱是至高至上“聖明”的見證者和代理人,擁有部分聖明神力。懲治罪人和惡徒的方式也很特殊,不是感懷人心和促其贖罪,而是剝奪其靈魂,把他們變成在地獄邊緣徘徊的死魂靈。

這……其實就是殺人嗎?我讀著這些冷酷的文字,總覺得指尖傳來陣陣寒意。

死魂靈什麼意思?難道是死靈?聖明教真的與這些怪物有關?這是表述上的誇大,還是真的“曆史”?不對,那也太扯了……

而且,這個教派用這種恐怖手段傳教,也太極端了吧?

接著讀下去。

不出所料,由於聖明教所宣揚的教義和擁有的神秘力量,書裡講到也可能是一種以訛傳訛或敵意宣傳,這個教派很快就被教廷定義為與魔鬼交易的邪教,教徒一經抓獲直接處刑,不像當時的聖主教徒那樣還會經曆一道裝模作樣的裁罪所審判程式。

但是,即使在當時的極端惡劣環境下,這個教派也從未被撲滅。

據說,先知和聖明侍徒所懲治的傢夥,很多都是民間痛恨的惡人,所以這個教派得以在底層民眾中地下傳播並頑強生存。

然而,不管怎麼說,這個教派的教義仍是偶像崇拜,即便在聖主教占主流後,仍被當作邪教對待。

特彆是其教義中宣揚聖明終將重臨現世,地獄業火將同期而至,洗刷世間一切罪人,而先知,聖明侍徒和最虔誠的信眾們都將再度複生等等匪夷所思的內容,帶著千年以來未曾變過一個字的原始血腥信念,也與近現代文明格格不入。

即使在宗教信仰自由的今天,這也是被重點監控的邪教。

難怪近幾年來,許多致命案件被證實與聖明教相關後,國家檢察院等機構就馬上出手鎮壓。但對這些早已習慣地下活動的秘密組織來說,似乎黑暗角落反而是他們滋養生息的絕佳地帶。

想到這裡,我盯著書頁上的文字,不禁有些難以言語的莫名思緒。

為什麼?偏偏是這幾年?我記得上次在5層舊報刊區整理的筆記,那些案件其實就集中於1498年和1501年。

特彆是,今年。

就在我思考得入神時,卻發現照在書頁上的光線變得暗淡起來。

有一道人影?

“同學……”

“啊?”我這時還蹲在地上,順著聲音抬頭看去,見到一個男生也站在書架前。

他穿著藍色格子長袖,剛對上我的眼睛,便匆匆移開視線。

好像我剛剛看得有些入迷,都冇意識到有人過來。當我合上書,站起身來,才發覺雙腳已經開始發麻。

難受啊。早知道,剛剛直接坐在地上更好。

“這本書,你還要嗎?”他又看過來,隻是低頭盯著我手裡的書。

“哦,不需要。你要嗎?給你。”我已經基本讀過感興趣內容,便將書遞給他。

“好的,謝謝。”他接過書,翻閱起來。

我看到他翻到最後頁並看著借書卡發呆,便忍不住提醒出聲:“還書後就可以重新借。要再借一次嗎?”

他驚訝地抬起頭,好一會後才問:“你認識我?”

認識啊。我冇說話,隻是點點頭。

剛剛看到衣裝相貌,就認出來了。他就是這本書目前唯一的借閱讀者,納修。

“哦,對對,我也認識你。”他合上書,笑了一下,又試探著問:“你是圖書館管理員,對吧?還有啊,你是不是在法學論壇上提過問題?”

“對,你也是吧?我記得。”我迴應著他,也當是解釋為什麼認識他。

“是哦,抱歉,我記性不太好。”他看起來有些木訥,隻是撓了幾下頭髮,便找話說:“嗯……再借一次書,也是在谘詢台登記吧?”

那是當然的呀,要不然在哪裡?我再次點點頭。

“哦,正巧遇到你,管理員。”他又問起另外的事:“我還想找一些醫學的書,還有能晶工學之類的書,應該去哪裡找?”

能晶工學?他不是法學係的嗎?還有醫學……涉獵範圍可真廣。

“西北3b工學區,大概3b-010至3b-015書架是能晶工學專著。醫學書籍的話,可以到東南3d區找。”我很快就回答他大致藏書位置。

“哦……”他好像又找不到話接了,不知是否因為我回答太乾脆的原因。隔一會後,他便向我揮手告彆:“那我要去找書了,再見。”

“嗯,再見。”我跟他告彆,目送著他拿著裡克所寫的書離開。

宗教,醫學,甚至能晶工學,他找這些書乾嗎?

……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